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八十九章 年祭(书号:13555

第八十九章 年祭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小镇的广场上,人流熙熙攘攘。经过几天的布置,这里是年祭的主会场。

    在云山镇,年祭的活动分为两部分,白天在镇上的公祭和所有地方一样,都是祈求神灵望来年风条雨顺,人畜平安。而晚上,则是各自家的祭祖。像某些大家族,自家活动还会持续几天。

    陈江和戚冉冉来到的时候,广场四周都坐满了人。

    本来,于恺行说好一同前往的,但等冉冉梳妆的时候,一匹快马将他叫走了。于恺行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陈江看他震惊和失落的样,已经明白了。

    热闹的会场人山人海,只剩擂台和贵宾区还有位置。

    贵宾区坐的都是武师。

    镇上和武院分别有自己的年祭,由于是镇上的活动,陈江熟悉的武师只有训练营的严老鬼和成昱正。陈江想过去找严老鬼说话,负责维持次序的守卫见他面生,于是将他拦了下来:“站住。这边是贵宾区,坐的都是受邀的尊贵客人和武师。”

    “什么眼力劲,我就是武师。”

    陈江懒得跟看门的废话,带着神识的威压向着守卫一扫,顿时将其惊得连退几步。

    按说武者没有神识手段,当真评定对方实力只能在其出手之后,不过观其神情气势多少都能看出端倪。而陈江用上神识的手段,可就不是端倪了,武师巅峰的气势对普通武者就是碾压。

    “请……您请……”

    没有了阻拦,陈江带着冉冉大摇大摆进入贵宾区。

    见到陈江进入,周围响起一片嘘声。外面的人群接踵摩肩。为一个好点的角度和位置。差不多就有人打起来。贵宾区的席位大伙都眼睁睁看着呢。这贵宾区就是镇上的英雄谱,不说每一个贵宾都认得,但至少随意询问,就能问到那人的赫赫声名。

    在云山,大家认的是实力。

    什么家族代表,尊贵客人啊,没有实力上了贵宾席也要接受大家的嘘声。

    “嘘什么,他就是陈江。”

    台下这么多人里面。终于有认得陈江的说话了。

    原来是他就是今天的主角之一。众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嘘声是停了,但议论的嗡嗡声又起来了。见到陈江带着冉冉坐到了严老鬼旁边,众是更是不满。陈江你是风头大盛的天才武者没错,可是规矩就是规矩,天才武者就能随便找地方做,那将几十年的老武士置于何处?

    “咦,陈江来了?”

    严老鬼半眯着眼,似笑非笑看着陈江。

    “是啊,迟了一小会。还好没有开始。”陈江四顾。见活动的主持者忙碌着却没有开始的意思。

    “今天岳永涛老前辈要过来,所以等等也是应该。”严老鬼呵呵解释。

    “谁?”冉冉奇问。

    “你们可能不认识。岳永涛老前辈在我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是前辈高人了。”严老鬼说话间目光变得炽热,“他是我所知道的为数不多的以武入道的前辈高人之一。”

    “这样的前辈来我们云山镇的年祭干什么?”

    “以武入道,步步艰险。”严老鬼叹道,“即便入了道,修了仙,后面的路也不好走。算算岳永涛老前辈的年纪,至少已经一百八十高寿了。大限将至,少不得为弟谋些福荫。”

    “原来是走穴。”陈江心里想着,没有说出来。

    想岳永涛老前辈这样的人物,在世俗界的人气和声望哪比得过贺老爷和蒋道奇大师。除了云山镇上仙缘深厚的家族捧着他,给他些面,其余还真不知道往哪里走穴?

    “教官,听说你很缺灵石?”

    “只要价钱不离谱,我敞开了收。”严老鬼笑呵呵的,“这也不是秘密,我有个侄女在仙门。资质普通,没什么倚仗。所以我帮她挣点银,尽量帮她。”

    “我想托你件事。”

    “哦,说来听听。”

    “我想打通任督二脉,让内力通灵台,达先天。如果拜托教官你的话,预计多少灵石?”陈江说话间四顾一下,刻意压低了声音。

    “这个不好办。”

    严老鬼下意识地皱眉,“打通任督二脉这样的事情,对先天武者来说也是极大损伤。而且对通脉者自身并不好。谁要做这么不靠谱的事?”

    “我。”陈江很随意地道。

    “你?”

    严老鬼突地瞪大了眼睛,向着陈江上下打量,惊喜道:“半步先天?”

    “是啊。”陈江坦荡荡道。

    “唉。我说陈江,以你的天赋不值当啊。”严老鬼摇头叹道。再天才,再妖孽的武者,就没见过谁短时间成为武师巅峰的。唯一的解释,就是陈江用了外力的手段。虽然用了什么样的外力,大家或许想不明白。但这也是唯一的答案。

    “没什么值当不值当。”

    陈江道,“教官你就说吧,请几个先天大师来打通经脉需要多少灵石?”

    “你是怎么上来的?”严老鬼尤不放心。

    “就是吃小培元丹。”

    “对小培元丹没有药免?难怪你要这么枚。把你的手伸过来。”严老鬼道。

    陈江见其无恶意,当下把手伸了过去。

    “脉象温正平和,积蕴深厚,没有强行提升功力的走火入魔之兆,也没有药力的淤积和对经脉的损伤。”严老鬼闭目喃喃道,“你没有说老实话。”

    严老鬼可是在陈江武徒的时候就助他运过功法。

    不然,以陈江的当然状态,他是无论如何不相信陈江是短时间内连突七阶。这功法,这状态,明明就是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提升上来的嘛。不仅基础扎实得可怕。武师阶的功力凝练和积蕴也做得异常完美。完全有机会正常晋升先天。

    “你有你的机缘,我就不追问了。”

    严老鬼道,“但以你现在的情况,你在几年之内就能自行晋阶。何苦追求一时的爽快,为以后转埋下隐患?”

    “我可以等,我的仇人不能等。”陈江坚决道,“教官,我明白你是替我考虑。但您想想。请动先天高手通脉,还一请就是几个,这花费可不是小数字,我肯定经过深思熟虑。再有,几年真的就可能吗?”

    陈江嘴上是这么说,实际他可是看到严老鬼才有的想法。

    陈江现在缺少一门可以打通任督二脉的功法,虽然通脉的潜力已经提升,但也不知何时才能晋先天,所以他见到严老鬼就有了这么一说。

    严老鬼沉默了一会,点头道:“好。我帮你问问。”

    “还请教官费心。”陈江说着。将严自于远山的两块灵石塞给了严老鬼。

    严老鬼眼睛一亮,点了点头。

    两人说话的工夫。年祭活动也开始了。先是镇上的士绅讲话,然后又是杀牛宰羊,各种祭拜,各种去年的回顾,各种来年的祝愿。

    各地风俗不同,陈江和冉冉没有见过,直看得津津有味。

    观众席上的镇民热情澎湃,抱着凑热闹的闲心指指点点,还有代表上台轩昂演讲。穿着新衣的孩童更是坐在大人肩上,兴致勃勃,巴拉巴拉挥舞着玩具。

    严老鬼只是闭目养神。

    贵宾席上一小半人都是如此,对这些套路,他们看得多了。

    到活动进行到一小半的时候,才有士绅如众星捧月似的陪着一精神矍铄的小老头出来。小老头出来的瞬间,严老鬼便睁开了眼睛。贵宾席上的人们同样如此,大家仿佛一下打了鸡血,全都兴致勃勃参加到了活动里来。

    不少人还站起来,微笑着随着镇民一齐欢声鼓掌。

    “那老头就是岳永涛。”严老鬼感慨,“多少年不见,他还是老样。”

    “没我厉害,还是练气初期!”冉冉小声地说着。

    显然,岳永涛也感到有人试探他。

    冉冉说话的时候,岳永涛恭敬地向贵宾席点了点头。

    看他的样,他并不知是哪位前辈高人向他试探。修真界实力为尊,练气初期和期的差距,在冉冉看来只是多练了一天,而在卡在此关碍的修士看来,却是如同隔了一块大洋般遥远。试探者既然表现了比自己强大的实力,岳永涛除了微笑示好,并没有反向侦察。以武入道的战修,越级挑战家常便饭。岳永涛拘谨的态度很奇怪。

    “咦。他的气机分散,都不看向这边过来。”

    “江湖越老,胆越小。”陈江道,“不知你是什么人,老人家顾及后辈孙,当然做事小心。”

    岳永涛出来时并没有做介绍。

    他虽然不是全场焦点,但是在有心人眼里,他的一举一动都值得关注。岳永涛的举动很奇怪,向着贵宾席示好,老人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

    陈江两人议论的功夫,活动有在有条不紊进行着。

    只在岳永涛亲自为一艘准备放游的花舟涂彩后,各种仪式便要告一段落。岳永涛涂彩的时候,还看着贵宾席假意谦让了一下。他知道,试探自己功力的前辈肯定不会出来,但必要的姿态还是要做的。冉冉当然不会出头,岳永涛略暂一会,便上阵涂彩。

    岳永涛这一举动,又惹到贵宾席议论纷纷。

    “岳老前辈,还真是越来越客气了。”

    “想当年,他可是脾气火暴的大老粗。这么多年过去,修了道,炼了心,真是大不同了。居然对我们这些后辈也礼数周全。”

    “武功再高,也要因人成事。难不成,岳老这把年纪还能亲自杀敌?但话说回来,岳老的小孙还是不错的,不枉岳老四处托关系照应他。”说话的人优越感十足,岳永涛向着众人的这一谦让,更使得他飘飘然起来。

    年祭活动进行大半,保留节目便是金牌武徒战了。

    对贵宾席的大佬来说,小武徒的争斗自然不值一提,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岳永涛身上。但对于台下的老百姓来说,那才是全场hgh点所在。不少人大清早前来抢前排,根本就是来看武道精英的龙争虎斗。当然,今年最大的看点还是众说纷纭的陈江。(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