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八十五章 升级神通(书号:13555

第八十五章 升级神通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你……你是谁?”

    于远山一边向后退,一边颤声问道。他已经知道,眼前这个杀死自家前辈的年轻人约不是自己能对付的,所以他寻思着是想办法逃跑还是跪地求饶。

    “于远山,你不要管我是谁?我知道你是于远山就行了。”

    陈江一步步逼近,脸上带着淡淡笑意。

    “陈江,是你?”

    忽然,于远山瞪大眼睛喊了起来,“你怎么能,怎么能杀得了……”

    “不错,居然认得我。”

    陈江玩味地看着于远山,“没多久之前,你不是刚送了我一截断臂吗?听恺行说,还取自你最喜欢的歌姬,受你这份大礼,我怎么好意思?来而不往非礼也,所以我来了。”

    “哼……你来这里,是想知道你妹妹的下落吧!”于远山傲然道,“你以为这样杀上门,我就会告诉你吗?做梦……当然,让你知道也不是不行,除非……”

    陈江注视着于远山一举一动,对方毕竟是成名已久的武师,对阵不能不小心。

    “吱吱。”

    在于远山说话停顿的当口,突然,天机鸟叫了起来。

    “咦?”

    陈江全神贯注盯着于远山,注意到他明明没有异动。星光火石之间,陈江选择了后退。梦幻的身法拿将出来,瞬息间退出三丈。

    “除非……你死了。”

    于远山连上后半句的同时,“呼”一声,腰间冲出一簇寒光。也是陈江退出远了。如此短的时间才有反应时间。陈江屏息。再次向后暴退。同时。无死角扫射的漫天飞针也到了。

    “叮,叮,叮,叮。”

    陈江借助神识外放用刀击落数根飞针,其余堪堪避过。

    “有毒?”

    凶险的闪避让陈江汗毛都竖了起来,再看击落的飞针,其上带有诡异的颜色,显然都涂有剧毒无异。

    而那边。于远山放出飞针的同时已经掠出了房间。

    “来人啊!”

    于远山边跑边扯起嗓喊了起来。

    “敌袭……”

    刚喊了没两个字,愤怒的陈江已经从后追了上来。鬼魅般的身法爆发到了极致,于远山只喊了两个字,就再也喊不出了。当然,于远山还不能死,所以陈江只是在他的后颈一击。全力逃跑的于远山根本没想过陈江来得这么快,于是一声闷哼,缓缓软倒。

    陈江扛着于远山返回房间,将他重重丢在地上。

    “呀呀呸的,武师也能长这么肥。真是见鬼。”

    受打击后,于远山昏迷未醒。

    不知他刚才惊动了其他人没有?陈江当下运起《引敌入梦》。开始了对他的拷问。

    同样毁天灭地的场景,同样不可思议的大威能。

    在梦,陈江拥有绝对的神通。

    当于远山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铁链锁在一望无际的火海之上,陈江坐在一支巨大的火龙上,居高临下看着他。

    “说吧,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可以让你死得轻松点。”

    随着陈江的话声,火海扬起波浪,热力掠过,于远山惊恐地看到自己的双腿已经灼烧得直剩下了白骨。

    “你不是,你不是陈江……仙师饶命。”

    梦的于远山声泪俱下,当下将其认得陈江两兄妹的经过讲了出来。

    陈江越听越是心惊。

    原来,于远山认得陈江兄妹是因为淮阳王信。这个王信是东南行省总督二公李维的亲信门客,财雄势大,权势滔天。而于远山告诉陈江,在他的父母平反,特旨厚葬后,从诬告陈江误杀,至陈溪被收为官婢,就是这个王信一手策划的。而陈溪刚入教坊,王信便意欲凌辱。当晚,于远山便在现场,所以看得清楚。

    官婢虽然也是卑贱小角色,但毕竟与官妓不同。像许多红极一时的舞师,服务宫廷的女官,从身份来说也是官婢,只是层次不同。

    于远山义愤填膺地说,王信依仗权势,调派陈溪为他服务,还要强行为她赎身。如此,才有红极一时的陈溪跳楼自杀事件。

    “我妹妹到底死了没有?”梦境,陈江闭目而问。

    “没有死。”

    于远山忍受着火海灼身的痛苦,肯定地说:“当时我离得最近,在陈溪跳楼之后,立即就有两个女仙师上前救治。最后也是一个女仙师见她可怜,带走了她。因为涉及仙师,官府,教坊数方,王信当时下了封口令。”

    “没死就好。”

    陈江心下一声叹息。妹妹被仙师带走,虽然知道未死,但也是前途茫茫。在仙师生活的地方,没有灵根的凡人何来地位和幸福可言?

    苟且生活下来,日也一定很苦。

    至于妹妹可能拥有灵根的要赊,则更是不可能发生的小概率事件。想以前,陈江家境不俗,当真有明显的灵根不可能不为人所知。至于隐灵根,更不用说了。以陈江这些天来捣弄引灵丹的经验,就知道了凡人拥有隐灵根的几率何其之低。陈江灵根潜力不高,同为兄妹,溪儿的几率可想而知。

    “说说你们于家。”

    于远山不明所以,痛苦道:“说什么?”

    “昨天我杀死的先天是谁?”

    “于留逸。我太爷爷辈的,快有十了,我叫他小太爷。他在家族里年纪最大,辈分最大。小太爷有一个哥哥是青元宗的修士。外面都传,我的那个大太爷已经陨落,所以李家敢对我们动手。不过,刚才小太爷跟我说了,大太爷并没有死,只是进了一个长时间的试炼。要我韬光养晦,不与外界争执。不管如何,云山镇总会有我们家的公道。”

    于远山说这话的同时。忐忑地看向陈江。

    陈江的手段已经与他认知的大神通者无二致了。即使大太爷现身。估计也是送菜。说不定还先斩了他这个不肖弟向大修士卖好。但是,扯出他家大太爷,是他活下来的唯一机会了,他不能不说。

    “行了。不挨边的事不要说。”

    陈江一挥手,“说说另外几个先天,再说说昨天你们的人员调动。”

    于远山黯然。

    虽然他很奇怪,陈江事无巨细问那么多干什么,但是陈江未决断之前。于远山总怀着一丝求生的希望,当下,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

    从梦境出来,陈江看着于远山,目光带着淡淡恨意。

    按照拷问的惯例,一次并不足信,还需要侧面拷问两次。涉及到妹妹陈溪的问题,陈江更是小心行事。

    “这样拷问太慢了,我要升级神通。”

    陈江想着。说干就干。

    入梦决提升到3级,需要经验1万点。普通经验肯定不够了。好在先前斩获了大量的先天经验。按1比1000兑换,花费的不过是10点先天经验。

    “叮,入梦决升级成功,当前等级3级,神通技《入梦》成功率提升至80%,神通技《引敌入梦》成功率提升至50%,新增神通技《群英聚》。”

    这些天来的使用,陈江已经知道了神能技的成功率只是参考,并非一成不变。

    像原来50%成功率的《入梦》,如果对没有武功的凡人,成功率几乎100%。而对修为与陈江相若的武师,成功率则远低于50%。

    简要查看系统,回想灌输的记忆,陈江已经对入梦级3级有所了解。

    神通3级,除了提升前两个神通技的概率,还新增了群体技能《群英聚》,可以对一定范围内的目标同时使用神通。而如果与其他神通叠加使用,概率则会减半。

    “不是我想要的。”陈江摇摇头。

    当下,他再次升级入梦决。

    100点先天经验砸下来,系统提示传来:“叮,入梦决升级成功,当前等级4级,神通技《入梦》成功率提升至100%,神通技《引敌入梦》成功率提升至80%,新增神通技《南柯一梦》,成功率20%。”

    南柯一梦,可以让敌人生活在自己的梦境。引导得当,可至梦境重现。

    在梦境拷问者手,这简单就是一大利器。

    要知道,人的潜意识是会说谎的。像某件事明明是假的,但各种原因,潜意识认定是真的,那么无论怎么拷问,拷问的结果都是真的。潜意识会说谎,但记忆不会。如此梦境重现,已经是真正的神通手段了,能把搜魂术比下去。

    入梦决4级以后,陈江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升级。

    从新灌输的记忆可知,炼化第5级神通,就能得到最后一个神通技《引梦入敌》,那可是能把自己设想的梦境引入敌人脑海的逆天手段,简单来说,就是修改敌人记忆。5级的入梦决需要先天经验1000点,相当于普通经验整整100万,但是眼下在于家大宅,入梦决作用众多,所以陈江决定继续升级。

    “叮,入梦决升级成功,当前等级5级,神通技《引敌入梦》成功率提升至100%,神通技《南柯一梦》成功率提升至50%,新增神通技《引梦入敌》,成功率50%。”

    升级完神通,陈江当下对于远山使用《南柯一梦》。

    《南柯一梦》的冷却期是三天,陈江第一次没有成功,当下甩出1点经验,第二次使用成功。经验兑换成精元使用,可是没有零头的。1点经验就相当于凡人的1年寿元,所以,解封冷却期一个时辰的《入梦》是1点经验,解封三天的《南柯一梦》也是1点经验。当然,预计冷却期一个月的《引梦入敌》,强行解封也只是1点。

    利用神识轻轻干预,仿佛高清电影一般,陈江清楚看到了于远山的梦。

    时间回到陈溪被带走的那一刻。

    于远山刚才没有说谎,但他下意识撇清了自己的责任。他在事件的参与度,远比他自己所说的要高得多。

    在陈溪带官坊的人冲进陈家带走的那一刻,于远山就和王信等几人在远远看着。

    在于远山的记忆,陈江又看到了自己,看到自己瘸着追出来,可是追不上;看到自己苦苦向自己的族人哀求,可是无人理会;看到溪儿被带走后,自己黯然坐在冰冷的地上;看到自己昏厥之后,王信还过来查看,在胜利者的嬉笑声,还是一个不怎么熟的族兄陈山护住了自己,又把自己抬回了屋里。

    这本就是记忆融合前的片段,陈江自己都记不清楚了。或许是记忆融合的原因,或许是下意识想忘掉痛苦的记忆。总之,这是陈江重生之来第一次直面血淋淋的伤口。

    而最后溪儿为保住清白跳楼,到被女仙师救走,倒是和于远山所言一致。

    不过,事发后于远山参加王信一干人关于他的讨论,刚才于远山就没有说起。

    当然,这也因为陈江没问。

    在他们的讨论,还有对付陈江的后续计划。面对溪儿被误认死亡后,陈家的强烈反弹,王信却如对一个好玩的游戏似的,直接把后招放在了他们认为陈江必去的穆云县。陈江在与关宇健的矛盾之后,出自于家门客的关宇健找于家的人调查陈江。如此,陈江便再次落入于远山的视线。这是这样,才有了金牌武徒的赌局。当然,如果陈江选择跟于家合用,哪怕他再天才,再妖孽,势必又将落入新一轮的猫鼠游戏。

    “丫丫呸的,今天晚上还真来对了。”

    陈江了解完情况,平静到连生气都省略了。

    “远山老爷的院有动静,你们几个过去看看。”这时,于家的守卫发现不对,向着小院这边查探过来。

    “今天晚上,看来要有大动静了。”

    陈江目光坚定,拖着于远山进房里藏起来,同时,一个神通技入梦让其昏睡得更沉。

    接着,陈江抖抖衣服,迎着来人方向走去。(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