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八十三章 “礼”尚往来(书号:13555

第八十三章 “礼”尚往来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黄昏时分,坐落在镇西郊的于家大宅沉浸在夕阳里,一派祥和。

    “都滚开。”

    随着一声咆哮,于恺行推开门口的丫环,冲进了二叔于远山的小饭厅。

    “主人,小公要进来,我们拦不住。”

    被推倒的丫环顾不得起身,便爬着进房连连告罪。

    “原来是恺行啊,何事惊慌?”

    于远山不悦地品着小酒,放开了坐在他腿上的妖艳歌姬。

    “陈江的事,我听到不好的消息。”于恺行讪讪回答。

    “恩。”

    于远山踱步来到伏地的丫环面前,淡淡道:“你且起来。”

    “谢主人。”

    “你谢我?如果进来的不是恺行公,而是家主。请问,我谢谁?”于远山冷笑着,“没用的东西,留你何用。来人,拖出去喂狗。”

    丫环花容失色。

    “二叔,全部护院都派出去了,现在外面哪里有人?”于恺行笑说,“你实在嫌弃她,就把她赏给我吧!我一定好好替你出气。”

    “主人。求求你,不要啊。”丫环连忙跪下磕头。

    “你看你,你看你。人家小姑娘宁喂被剁碎了喂狗都不愿从你。”于远山哈哈大笑。

    “行了,二叔。”于恺行没好气道,“陈江的事,你快拿个决定!”

    “你急什么。向家主打保票的人是我,又不是你。”

    于远山瞪了侄儿一眼,挥手示意众丫环和一班舞姬离开。刚才于远山怀里的妩媚舞姬见状微嗔。于远山在她丰满的臀部拍了拍。向她说了两句悄悄话。

    如此。妩媚舞姬才起身,一步三摇,路过于恺行时还向她抛了个媚眼。

    “二叔,你这班美人素质不错。”

    于恺行的眼睛一直随着妩媚舞姬移动,见她挑逗自己,当下拉住她的纤纤玉手。“美人。你们从哪来的呀?”

    玉手仿若无骨,握在手细腻软滑。

    于恺行只觉整个人都酥了。刚才急冲冲跑进来和催促于远山的事全忘到了霄云外。

    “啊!”

    突然,随着妩媚舞姬一声凄厉的尖叫。于恺行手上一轻。

    定睛看时,玉手是握在手里,可只剩下一只手了。原来,妩媚舞姬的手臂已经被于远山从肘部齐生生斩断。她瘫倒在地,血如泉涌,眼带着惊恐。

    “咦。”

    于恺行连忙退出两步,厌恶地向断手丢在地上。

    “二叔,你太不像话了。”

    于恺行指着自己染了血的鞋道,“我不管。我这双鞋是锦瑞轩订做的,你要赔我。”

    “哼。”

    于远山瞪视其一眼。轻拭带血的长刀,抽刀入鞘的同时。向一班想叫又不敢叫正在瑟瑟发抖的舞姬微笑道,“大家不要怕,其实我是很好讲话的。相处久了,你们就知道了。”

    于远山如同谦谦君一样,极有风度地拍拍手。

    等丫环们进来,他吩咐道:“打扫干净。好好的地方,不要留下血印。”

    丫环们打扫的工夫,于远山坐下来继续喝他的小酒,“说吧。听到了什么?”

    于恺行贴着桌坐下,说道:“外面都在传,陈江已经晋武士了。李怀东现在敞开了退银,说限时退注。许多人已经退了,特别是低赔率时买进的。”

    “消息可靠吗?会不会是李怀东放的烟雾?”

    “应该可靠。”于恺行道,“消息是贺家放出来的,听说还是贺家的人首先撤注。我那天去找陈江,他就是刚送贺家出来。我的护卫小三看陈江,当时就讲他的气势和武士一样。”

    “这个李怀东,还是偷偷做了手脚。”

    于远山冷哼一声,并不以为意,“你再去找陈江,按我说的办。”

    ……

    整整两天时间,陈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除了偶尔到密室看看冉冉,呼吸一下灵气。都待在房里熬药,引煞气练体。

    蓄力散在过了第四层后,煞力的积攒非常缓慢,连带着《易筋炼骨篇》的附加完成度也是像乌龟一样爬呀爬。当然,慢也是要看和谁比。这两天下来,陈江的第五层已经完成了,同样增加了一点体质。而第层,附加完成度也到了60%。

    陈江熬药的水平稍为好了一点,火岩木虽然还是浪费,但用量还不到四块。以剩下的进度估算,年祭前后达到层不成问题。

    “公,公。”

    陈江正在熬药,突然,厢房外传来李进的喊声。

    陈江熬药的时候,每一次都小心翼翼。以火岩木的珍贵,浪费点还罢了,当真炼废了可没处找。所以不管是炼功还是熬药,陈江都严禁府里的人过来打扰。

    “公。”

    陈江本不欲理会,可是李进却低压声音又喊了起来,声音里带着焦急。

    “什么事,进来说。”

    陈江熬制着蓄力散,抽不开身,当下命他进来。蓄力散的熬制虽然见不得光,但李进比较信得过,同时,李进连字都认不太多,更认不得草药。

    “那,那天我们路上碰到的于家公来了。”李进急匆匆进来,跑得满面通红。

    “哦。来了就让他等着。燕公一等就是一天,他怎么就不能等了?”

    “不……不是……”李进赶紧又道,“于公送来一个纸盒,纸盒里有一截断臂。”

    “什么断臂,你说清楚。”陈江专心调着药,抽空问了一句。

    “就是砍下来的手臂啊,是女人的。血淋淋的,像是刚确下来。”

    “在哪里?”陈江隐约感到不对。

    “在门外……老郑,快拿进来。”李进向着门外喊。

    刚喊完。郑立友便捧着个纸盒。点头哈腰小跑进来。进来后将纸盒打开,放在地上。

    “哦。”

    陈江瞄了一眼,果然是一截女人手臂。手臂甚是白嫩,显然平时保养得很好。手指修长,略有老茧,但不像是一双握剑或其他武器的手。手指上涂着淡红的指甲油,明亮的灯光下,反射出迷离的光。齐肘斩下。切口整齐。最关键的,这只断手还握着一支玉钗。

    “这是?”

    看到玉钗的瞬间,陈江的手一抖,火岩木和绿麻磨碎后的混合粉末不觉撒到了外面。

    没有错。

    那应该是属于他妹妹陈溪的翡翠玉钗。

    “这是于家的最后通牒。”

    陈江想起原来对于恺行的梦拷问,顿时明白了。这支断臂明显不属于妹妹陈溪,但正所谓关心则乱,于家是要陈江投鼠忌器。

    “丫丫呸的的,用这种方式胁迫我?”

    陈江怒火烧。

    “请于公到我的书房,就说我在练功,请他稍等。也不用通知我了。我自己过去。”陈江压住怒火,低声吩咐。说完之后。他想想于恺行应该不是一个人来的,当下又说,“请他一个人过来就可以了。郑立友,于公的手下护卫你去招待。”

    李进和郑立友领命告退。

    两人离开之后,陈江压着怒火,继续有条不紊的地熬药。

    药品珍品,倒不能因为见于恺于而浪费了。熬药的同时,陈江也在思索应对策略。很明显,于恺于是在虚张声势。但是,事情也存在万一。毕竟,于恺于关于妹妹陈溪的消息都来自他的二叔,只有见到他的二叔才能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而在此之前,陈江也不能过分得得罪他们。

    慢慢炼着药。

    等这一轮的蓄力散熬制好了,陈江这才打包了药并将炼药的瓶瓶罐罐捡拾干净。

    静坐片刻,让心思平静下来。

    看看时间,于恺行应该等了一小会了,陈江这才向书房走去。

    ……

    于恺行枯坐着,好生不耐烦。

    前先在花厅等待,好歹还有人奉茶,现在到了书房,却连口水都没有。陈江不让他的护卫跟来,他不以为意,但也没让护卫走远,就站在书房外的不远处。

    现在的情况是断臂引起陈江注意,但又不够重视。

    这种情况,于恺行倒是能理解。贸然有人送一支断臂来,无论是谁,当然要问清楚。不过,显然不是每个人都记得自己妹妹有何首饰的。于恺行倒是不急,陈江不记得,提醒他记得就可以的。就算提醒了他,他还是不记得,难道他能在自己说出与他妹妹陈溪相关的诸多事后一点也不信?

    当然,尽管于恺行信心十足,他依然十分烦躁。

    只是来书房后,引路下人便走了,他想催促却找不到人。

    ……

    陈江这厢的房间都是连通的,他进书房,倒是不用从院里的门进入。所以,陈江站在与书房连通的另一侧门外,有充足的时间观察于恺行。

    老实说,陈江和李怀东的约定其实不占便宜。

    赢肯定是百分之百赢。

    但是既然有了争议,于家肯定宁愿全面开战,都不会履行赌约。如此,陈江旗帜鲜明地站在李怀东一边,有没有便宜占不好说,冲在最前面是必须的了。

    陈江不惧开战。

    于家存有拿他的妹妹作威胁的想法,那么于家上下,便是死有余辜。不过,陈江原计划是想等到与于家二叔见面后,确认妹妹的安全无虞。这才决定下一步的行止。

    没想到,于恺行似乎听到什么消息,再次杀到了他的面前。

    “一逼再逼,看来,于家是不想要我好过了。”

    对付于家的主意已定,陈江再次将“引敌入梦”释放在于恺行身上。

    “于公,数日不见,别来无恙。”

    在梦,陈江大步走了出来,“这么晚了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没事。就是提醒你一下,不要忘了约定。”

    于恺行等得太久,即便是在梦。心情仍是不悦。他阴恻恻说道:“如果你忘记了。这截断手应该能让你想起来?”

    “这断手是?”陈江故意配合。

    “你看看断手拿着的玉钗,有没有印象?你妹妹陈溪平时戴什么玉钗,你能想起来吗?”

    “我妹妹?”陈江故作惊讶。

    于恺行戏谑地看着陈江,半天才道:“你妹妹没有死。”

    “什么?”

    陈江一个箭步冲上去,就把于恺行提了起来,“怎么回事,你说清楚?是谁伤害了她?是不是你?”

    “放下,放我下来。”

    于恺行气都喘不过来了。“不是我们伤的,不是我们。我们也是受人所托,这才知道。陈江你不要激动,我们是好朋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帮你打听清楚。”

    于恺行本想威胁陈江,可在怒气冲冲的陈江面前,不由自主改了说法。

    “好。我相你。”

    陈江恶狠狠地说,“这件事,你最好给我个交代。”

    “没问题。”

    于恺行不欲久待。当下道:“陈江你拿下金牌武徒,我们就是最好的伙伴。你可以出去打听。有什么事,是我恺行公办不到的。对了,我这次来,我二叔还托我送来荒蛮护臂和豹胎生筋散。荒蛮护臂可以压抑功力,豹胎生筋散可爆发潜能。待明日你压抑功力后,可把豹胎生筋散藏在口,如遇战局不顺,便可消然服下。两者相辅,就看你大展神威了。”

    于恺行边说着边向外走。

    “明天我会亲自到场为你助威,你可一定不能让我失望。”

    走到书房门前,于恺行想打开门走出去,可是怎么打都打不开。

    ……

    “不要急着走啊。”

    陈江显出一副古怪的笑,他将于恺行拉了回来,“来,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小妹,出来吧!”

    随着陈江的声音,于恺行眼前一亮,一个眉目如画的小姑娘从里厢走了出来。

    “于公,这就是你刚才提到的我的小妹陈溪。”

    “哥哥,这个人冒充我的手臂来骗你,让我杀了他。”

    梦境虚拟出来的陈溪还是记忆的样,看着梦的妹妹,陈江心下一酸。随着梦陈溪的话声,她袖口一拂,无数道火球向着于恺行冲了过去。

    “你……你是陈溪,你们已经相认了?”

    梦的于恺行只觉天晕地转,陈溪和陈江不仅相认了,显然,陈溪还成了仙师归来。这与他所知陈溪是被仙帅救走相符,他顿时信了成。当然,漫天的火球向着他冲来,这也由不得他不信。

    “别杀我。用舞姬的断臂冒充您妹剥去,都是我二叔的主意。”于恺行绝望之下,所有事往外推。

    “小妹等等,我还有话问他。”

    陈江的话刚说完,于恺行只觉一道道火球打在自己身侧,强劲的热力将他吓得半死。

    “完了,完了,二叔这个混蛋,踢到铁板了。”

    火球的热力散完,于恺行只觉全身都痛,大腿内侧更是已经灼烧得一片焦黑。

    “你们有什么话就问吧!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于恺行再次成为陈江印象那一付软泥模样。像这样的软骨头,小用手段,真不用担心他会不老实。

    “你二叔叫什么名字?”陈江当下开始细细盘问。

    “于远山。”于恺行哭丧着脸。

    “什么修为?”

    “应该是武师吧!好像是一阶。”

    “确定吗?”陈江扫了他一眼。

    “我长这么大也没看他练过武,我也不能确定。”

    “不跟你废话了,想活命,你就一个选择。于远山即是首恶,当然非死不可。我们现在就去杀他。你不想死,就说下怎么进你们于家,沿途有什么守卫。说详细点。我们可是要带着你上路的,路上有什么不测,你先死。”

    陈江在梦糊弄半天,终于说出了拷问目的。要知道,虚拟一个大修士出来排山倒海固然很爽,但是可没有大修士拷问守卫分布的道理,一个指头就能抹掉于家,凡得着问这么详细吗?如此,虚拟出一个略有能力的小修士来却是恰到好处。

    于恺行有点犹豫。

    陈江戏谑地看着他,一点不担心他说假话。

    第一次入梦是正面拷问,等会再来两次侧面的,稍印证一下就知他话里真假了。于恺于还带了护卫来,护卫虽然武功都不弱,但他们也绝对挡不住陈江堪比先天高手的神识。

    于恺行并没有犹豫多久。

    在他想来,事情既然是二叔惹出来的,自然需要二叔来承担。如果故意给假情报,甚至沿途通风报信,一个刚入门的修士,凭他们于家倒不是不能对付,但有可能付出的代价,可是他于恺行的小命。当然,说出来的后果或很严重,但总是以后的事了。

    当下,于恺行咽了口唾沫,“好,我说……”(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