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七十八章 忠诚度(书号:13555

第七十八章 忠诚度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从密室出来,陈江周身带着灵气,说不出的舒坦惬意。

    “公。”

    陈江从密室出来的时候,正看到李进向自己找来。

    “天色已经不早了,怎么还在晃荡。”陈江奇道,“有事?”

    李进犹豫半天,终于说道:“王姐刚才处罚小陶姑娘。”

    “我知道。王姐和我说了。”陈江问,“怎么,你觉得处罚不公?”

    “小陶姑娘和三个为首的,每人罚饷半年,其余涉事的12人,每人罚饷一个月。”李进哭丧着脸说:“我是觉得王姐处罚得好。他们那些人,是该给他们教训。可是,可是小陶她们说是我通风报信的……说一定不放过我……公,我冤枉啊!”

    本来就是你说的。

    陈江心下淡淡一笑,可随即面色一凝:“这么说,他们对处罚不满,心生怨怼?”

    “有可能吧!”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多起来,事情就少不了。”陈江摇头叹道,“李进,你去把涉事的人都叫过来。”

    “公?”李进疑惑。

    “去吧!我亲自帮你分说。”陈江笑了。

    “啊?”李进有些迟疑,但还是遵命行事。他这一去叫人,貌似便坐牢了他打小报告,但陈江要为他撑腰,借他一个胆他也不敢说不要。

    李进一走,王姐听到消息便来了。

    “公,亲身没把事情做好,请公恕罪。”以王姐的心思。李进一叫人。她便明白了。

    “恩。”

    陈江淡淡应了一声。“冉冉年轻,管理没有经验。我也是这样,就今天的事来说我就想当然了。王姐,以后你还要多帮衬我们。”陈江见王姐过来,当下用神识扫描。她的当前等级是1级,也就是武徒一阶,但以她的年纪只能说运气保养身体罢了,连武者都不能算。她的忠诚度55点。只比不认识强上一点,也是普普通通。

    “妾身不敢当。”

    “没什么不敢当。我和冉冉都是年轻人,没管理经验。冉冉你看她就知道了,从小娇生惯养,我呢,不瞒你说,长这么大我连小组长都没当过。”陈江知道王姐是大户人家出来的管家,所以毫不客气地道,“我们不清楚的事,王姐你也不清楚吗?居安思危。你难道不觉得庄园的处境很危险?有我在还算了,我不想那天回来。看到家财尽空,一地人头。”

    “公。”

    王姐苦笑道:“冉冉小姐组建庄园的时候,我就在帮手。冉冉小姐做事,是很有章法的。短时间招了这么多人,一切井井有条。不过公在外面名头太盛,关注山庄的人自然多了。如此,招来的人终比不得自己带出来的顺手。毕竟接触时间短,公和小姐的宽厚,大家都不知道。”

    陈江的面色渐渐凝重。

    老实说,他本没有将皓月居放在心上,左右不过一个临时住所。

    可今天的事提醒了他,危险无处不在。

    如果陈江真的只是一个武道新星,碰到这样的事,顶多生气一点罢了,尽可以慢慢培养班底。可是陈江不同,别的不说,冉冉还在紧张修炼呢,关于她的消息泄露一丝一毫后果都不堪设想。

    等到李进将小陶等十余人叫到花厅,列成一排站在陈江面前的时候,陈江还没想出来如何杜绝此类事情。站在威名赫赫的主家面前,十余丫环伙计都低着头,什么话都不敢说。

    “李进。”

    “在。”

    李进缩在角落,一付惴惴不安的样,听到听吩咐连忙跑出来。

    “你说说,今天的事情,按最严厉的家法应该如何处罚?”陈江看到,眼前这一列人看向李进的目光都像要吃人似的。

    “我……我不知道……”

    “叫你说,你就说。”陈江向他瞪视一眼。李进忠度虽然是100点,但他的表现向来不争气。

    “我真不知道。”李进哭丧着脸。

    “王姐,你说。”陈江摇摇头。

    “首犯杖毙,其余人等杖责八十后逐出庄园。”王姐从容淡定带着淡淡杀气。

    刷的一下,一半的人脸都白了。

    陈江随意扫视一眼,便看到两人小腿不停打颤。

    “那你们说,王姐给你们的处罚重了么?”

    “回公的话。处罚不重。”

    站在第一个的就是小陶,她是一个豆蔻年华,容颜俏丽的小姑娘。她见到众人都看向自己,当下咬牙向陈江道:“不过,我们又没犯多大的事,就是收了点银。人家向我们打听公小姐的事,我们只是简单讲讲,并没有出卖公和小姐。”

    陈江看向她的时候,诧异地发现,经过处罚之后,她的忠臣度赫然还有75点。

    再看其他人,由于受了处罚,他们的忠诚普遍在40-45之间。

    “放肆。”

    王姐喝道:“公对你们仁慈,你倒觉得是应该的了。告诉你们,心怀怨怼,就是死罪。不要说云山如何如何,我比你们清楚,云山每年打死的下人,可以填满一座乱葬岗。”

    “那你们打死我吧!反正我不想干了。罚银没有,命就一条。”

    “公,王姐,都是小陶的错。”

    同列里一伙计哭着就趴在地上,“刚才是她,就是她叫我们找李进麻烦的。她在王姐面前认错认得又快又好,回头就跟我们说,哪有当差不收钱的。说赌公年祭夺魁的银,都能堆满整个山庄。说我们庄园行情这么好,不收白不收。”

    “你叫什么名字?”

    陈江厌恶地退后一步,生怕给他的鼻涕沾上。

    “小的郑立友,公。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这辈给公当牛做马,无怨无悔。”

    “行了,你且起来,站一边去。”

    “是,是,谢公不杀之恩,谢公不杀之恩。”不光是陈江,整个屋的人都鄙夷地看着郑立友。郑立友倒不觉什么。反而洋洋得意。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陈江感到无语。如果心狠手辣有用,他不介意使用暴力手段解决问题。不过,刑罚过重会带来麻烦不说,还会起到反作用——所有人都会想:泄露山庄的消息就要杀人,山庄里是不是有见不得人的秘密啊?如此一来,反而此地无银三百两。

    “小陶,你认为罚得不对?”陈江柔声道。

    “公,我不敢这么说。”小陶倒是不亢不卑。

    “那就是心里边这么想的。”陈江失笑,“你倒说说你的道理。”

    “很简单,水至清则无鱼。”

    小陶一双眼睛极是清澈。要她说道理,她张口就来。“哪怕是皇宫里面,上到皇后宠妃,下到宫女太监,有谁不收外人的孝敬?我认为,只要我们心里面有皓月山庄,有公,有冉冉小姐,只要不出卖的山庄机密,众人皆知的事情随便说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是说公您做得不对,有人告密,公当然要处罚。无耻的是那个告密的人。媚上者小人矣,公明察。”小陶说着,还指了指李进和郑立友。

    “笑话。”

    李进当下不服,“为了银替外人打探消息,还说心里有冉冉小姐?”

    “冉冉小姐信任我,让我帮着管厨房。于是小姐的每一道菜,我都试尝过才送去。我不会出卖小姐的。”小陶不亢不卑,只陈述一个事实。

    “你这么说,消息泄露没有杜绝的办法?”

    “没有办法。”小陶已经冒犯在前了,所以干脆敞开了讲,“公你当真有隐秘的事情不想让人知道,干脆就将我们全杀了。”

    “不错,全杀了也是一个思路。”

    陈江这么一说,站立的一排人瞬间跪倒了一半。

    由这些人组成的人物列表,忠诚看着一片飘红,威吓过后,通通涨到了60点或更高。可惜,旁边带着微笑的王姐忠诚度还是55,一点都没有变化。

    “不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要当真有秘密,把你们全杀了我也守不住。”陈江哈哈大笑,“都起来吧!大家都不必庸人自扰。”

    听陈江这么做,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笑声,陈江放出神通技‘引敌入梦‘,将小陶拉进了自己构建的梦境当。

    “大家都叫你小陶,你的名字叫什么?”陈江在梦境指引小陶坐下,“所有人退下,我和小陶单独谈谈。”

    “陶洁。”

    “你都打探了什么秘密,能和我说说吗?”陈江越发和颜悦色。

    “没,没什么。公,真的什么都没有打探。”

    陶洁惊疑不定,“我从哥哥的朋友那里拿了银,总共不过50两,除了每人分发2两,多的都没有了。从一开始,我就没想打听什么机密,只是借机与府里的人拉关系。冉冉小姐许我的饷钱是每月12两,如果是为了银,我犯得着跟外面接触吗?”

    “看你聪明伶俐,本想给你一次机会。既然你这么说,那么很遗憾了。”

    陈江挥了挥手,花厅的地面凭空断裂开来。

    裂缝处现出一片火海。

    地面剧烈地抖动,陶洁尖叫着,想跑却已经来不及了。裂缝追着她而去,一脚踏空,她的半边身挂在裂缝处。还好,她拼了命抱住才堪堪停下。但是,火海的熔岩不是假的,喷发的火焰已经灼烧到了她的裙。

    “很不错,还练了武功嘛!身法不错,专门练过轻功对吗?”

    陈江站在火海边缘,淡淡笑意在陶洁看来像是一个从地狱走出来的魔鬼。

    “说。你来皓月居的目的?”

    “公饶命。”

    陶洁花容失色,“我……我真的没有目的。我是怀州人士,由于父母双亡便来云山镇投靠表亲。谁知婶婶不怀好意,欲拿我抵赌债。还好,正碰到冉冉小姐招工,冉冉小姐可怜我,我便随她来了。我对冉冉小姐的忠诚不是假的。不过,我也想凭我的才智,在皓月居混出个模样来。这次,这次是我失算。亏我还以为自己游走人际间如鱼得水,谁想连区区一个李进我都吃不准。”

    陈江挥挥手。

    火海的喧嚣回复平静,而陶洁则凭空飞起,落在岸边。

    你自认才智,我且问你,我不想我的消息外泄,我该怎么做?”陈江挥挥手,火海化成一条巨大的火龙咆哮着冲上岸来,围绕着两人不停旋转。火龙贴着陶洁,周身的炽热像她吓得慑慑发抖。

    “找出信得过的人,其余全杀了。您应该也能猜到,庄园其实有很多奸细混进来。他们和普通佣工没有区别,但无时无刻不在打探您的秘密,想着怎么出卖您和小姐。当然,我没办法确定谁是,谁不是,要知道我就跟冉冉小姐说了。也正是这样,我才认为对外说点无关紧要的小事不打紧。不管您的仇家是谁,想要万无一失,只能把人全杀了。特别是那个王姐,整天阴沉沉的,一看就不是好人。”

    “你觉得,我能信得过你吗?”陈江笑了。

    “当然。”陶洁苦笑着,指了指飞舞的火龙,“我是一个理智的人,我知道背叛的下场。”

    “哼,这是我表露实力之后,之前呢?”陈江试探着问。

    “士为知己则死。”

    陶洁豪迈地说完,又转向陈江笑说:“当然,如果您送我一枚小培元丹,估计也没问题。恩,公,说到小培元丹,我知道您得了很多小培元丹,那种级别的丹药对您也没有用,您送两枚给我好不好?”(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