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六十九章 火岩木(书号:13555

第六十九章 火岩木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此时不修炼,更待何时。

    在药力的刺激下,丹田仿佛成了一个高压水泵,新生的内息一**,一道道,在强化后的经脉里奔流不息。在药力的作用下,经脉在持续强化,不过,丹田强化却更明显。每一次练功走大周天,丹田里喷薄而出的内息便精炼一次。浓郁精纯的内息上下翻腾,汹涌澎湃,陈江沉浸其,直感到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

    内息走大周天,一点点消化药力。同时,等级进度也在一点点提升。

    每走一个大周天,进度便向上跳一大截,及八个大周天毕,进度已达3级的88%。

    陈江清楚知道,这是小培元丹最直接的效果了。再往后,由于身体的强化,经脉的拓宽,其后续效果更体现在整个后天阶段。

    再看炼骨进度,不知不觉,其完成度赫然已经达到212%。

    陈江同样知道,炼骨的效果越好,在成为武士之后,其能够发挥的力量和潜力也就越高。212%,相当的骇人听闻。

    小培元丹易经伐髓作用非常明显,陈江练功完毕,全身一层黑糊糊的粘液。陈江吩咐仆役换床后沐浴,出来便接到通报,说有客来访。一问,原来是燕易。

    等到了左厢的小花厅,陈江看到休息的访客共三人。

    除燕易外,有一年士和一弱冠少年。士相貌清瘦,神态儒雅,一副云淡风轻的高人模样。弱冠少年五大三粗。国字脸棱角分明。眼不时精光闪过。

    在陈江打量来人的同时。对方也在观察他。

    见陈江走近,士向他点头微笑。同时,燕易大声向陈江招呼,“陈哥儿,你总算来了。新热的茶水,俺们可都已经喝了三茬。茶是好茶,但再喝就是晚饭了。难不成,你想留俺下来吃饭。”

    “应该的。”陈江笑说。“只要大哥你愿意来,把庄吃穷了也由你。恩……这位是?”

    “来来,俺介绍一下。这是风云赌坊的李怀东李二哥,这是李二哥的外甥伍庆。”

    “李二哥,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

    陈江一听是赌坊的大老板,也来了兴致,热情地引客人入座。

    一坐下来,立时有仆役上来换茶水。

    李怀东含笑点头,然道:“久仰陈江兄弟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人龙凤。气宇非凡。难怪燕兄弟说起你的时候赞不绝口,我家伍庆也对你推崇备至。”

    “幸会。”伍庆向陈江拱手一礼。在李怀东身侧站立。

    “李二哥,您太客气了。您这次来,可是因为赌局的事?”陈江神色自若,并不因李怀东的夸赞而沾沾自喜。

    “正是。”

    “兑换赌资只是小事,怎劳烦你亲自跑一趟?”陈江一直惦记着他小培元丹。不管李怀东跑来赶什么,既然来了,当然先将赢来的小培元丹拿到手再说。

    “你二哥我最喜欢的就是结识少年英雄。听燕兄弟说起,所以冒昧前来拜访。”李怀东摆了摆手,伍庆当即将打开随身包裹,将25匣灵丹一一取出,整齐码在桌上。

    “许诺俺的那一份,俺已经直接拿了。”

    燕易拍拍桌上的灵丹,“这批灵丹品质不错。快来数数。”

    “不错。像是新出炉的。”

    陈江随手抽出一盒,打开来一看,果然与曾经见过的小培元丹一般无二。随着小盒的打开,花厅内顿时香气盎然。当下,陈江用神识一扫,检验到25匣一模一样,没有问题。

    “二哥重信守诺。佩服。如此,这些丹药我就收下了。”

    伍庆见陈江称赞,当下介绍道:“这次投注小培元丹的客户甚多,要得又急。所以我们专门请来了大丹师……”说着,李怀东伸手示意打断了他,转向陈江笑道:“陈江兄弟满意就好。恩……丹药贵重,陈江兄弟你最好还是亲手核查一遍。”

    “不必了。”陈江笑道,“李二哥不辞辛苦,亲自送丹药来,我难道还不相信?”

    陈江这么说了,李怀东笑笑,自不强求。

    “这次来得匆忙,没来得及准备。”

    李怀东面带微笑,“除了小兄弟赢来的丹药,我略备了薄礼,还请小兄弟笑纳。”

    “李二哥客气了。”

    “朋友来往,这是应该的。”

    李怀东爽朗的笑道,“各色礼品占地太大,我们便给了门房。其有个小物件挺有意思,我专门取了出来放在身上,来,来,请小兄弟一观。”

    李怀东说着,从怀取出一个薄薄的小盒。

    陈江疑惑着接过,打了开来。小盒内里有三小格,三小格里盛着三片如参片状的东西,古铜色泽微微偏黄,闻之无色无味,细看,隐隐有金属光泽。

    “这是……”

    李怀东微笑不语。

    “这是……这是火岩木的切片?”陈江调用系统,当即认了出来。

    “好见识。”

    李怀东的笑容闪过惊讶,不过笑意却更浓了。

    “小兄弟既然认得,那我就不多说了。”

    陈江点点头。

    火岩木是最顶级的炼骨药材,由于药性甚广,先天丹药,灵级丹药都有机会用到,所以有在市面上几乎不可能流传。于武徒来说,用来炼骨委实太奢侈了。

    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火岩木的价值难以估量。李怀东真这会拿这种珍品送给自己?陈江十分疑惑。

    按说,陈江现在炼骨进度极快,完全用不到火岩木。

    但是,陈江恰好知道,火岩木是先天功法易筋炼骨篇第四层最关键的一味主药。先天功法的效果历历在目。陈江自是不愿错过。

    “真的是火岩木?”

    燕易惊叹着。小心拿起端详。“炼骨时,这是俺的啊!武徒三阶年,光是炼骨我就花了五年,如果当年我有一截火岩木,约绝能达到牛之力,恩,还余下五年时间。”

    “火岩木真有这个效果?”陈江奇道。

    “是啊,大家都这么传。但俺接触过不少顶级武徒和丹师,谁都没有见过。”

    燕易咧开嘴来一笑,指了指火岩木道,“俺是武痴,早知李二哥有,俺就是死皮赖脸,倾家荡产也求一片来。不过嘛,现在这玩意于俺无用,送给俺,俺也不要了。俺现在就指着老弟这枚小培元丹了。洗髓之前找个好日强化身体。”

    “咦?陈江,昨天才拿的小培元丹。你今天就服了?”

    燕易不觉看了陈江一眼。

    服用小培元丹,皮肤在药力作用下有淡淡红晕,燕易顿时就发现了。

    “眼馋,没忍住。”

    “哈哈,我看啊,你是对金牌武徒志在必得吧!也是,换俺,俺也会用。”燕易笑说,“但还是有一点可惜,一生一次的机会武徒阶就用掉了。”

    燕易说起金牌武徒的时候,陈江注意到李怀东眼睛一跳,似想说什么但最后没说。

    “小培元丹只能用一次?”

    “通常只能服秀一到二颗。”李怀东打开了话匣,“小培元丹的作用是固本培元。一般来说,第二颗效果便不明显了。多服没有效果,还会累积毒素。”

    “原来如此。”陈江一笑。李怀东既然没再提及火岩木,他也故意不说。

    从陈江闯关说起,四人聊得十分火热。

    见李怀东见闻广博,陈江还特意旁敲侧击提起关于炼气修士功示的事情。

    李怀东不以为意,说起修士的功法,随口就说了许多地方。

    像镇上的议事堂啊,供奉堂啊,大商会啊,几乎都有留存。云山镇不时就会出现仙缘者,于这方面的准备还是比较充足的。还有像镇上大户也几乎每家都有。来的途径各不同,但都是想把功法流传下去,希冀家族弟遇上仙缘。

    见陈江好奇,李怀东更拍着胸脯说,他什么功法都能找来,玉简和传承玉简都不在话下。

    陈江见他太热情,于是连说不用。

    四人品茗畅谈直到黄昏时分,李怀东和燕易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燕易生性随意,看来打定主意要在皓月居混饭了。

    李怀东似乎想说什么,几次欲言而止。

    陈江看在眼里,当下不动声色道:“李二哥,你的时间宝贵,我也不强留你吃饭了。只是你的礼物太贵重,你一定要拿回去。”

    “宝剑赠英雄。除了陈江兄弟你这样的天才武徒,谁配得上这火岩木?”李怀东气度本就优雅,如此朗声说来,仿佛理所应当一般,“交友贵在交心,说金银灵石就太俗气了。”

    “李二哥,你是燕师兄的朋友,我也当你是朋友。你真看得起我,就不要捌着弯说话。”陈江面色一沉,“老实说,这火岩木我很想要。你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说出来,能帮到你,火岩木我不会客气。帮不到你,抱歉,我也不敢要。”

    “好。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李怀东苦笑着,向陈江点了点头,“关于金牌武徒的赌盘,陈江兄弟听说没有?”

    “听说了一点。”

    “现在你的夺魁赔率已经低到可以忽略不计了。但是在此之前,我们接了许多大单。很多都是在一赔二十到一赔五十之前接下的。”

    “这么不看好我?”陈江失笑。

    “是啊。你初来云山镇的时候,才刚晋阶二阶。虽然很有潜力,但面对的都是故意压制等级的对手。”李怀东黯然道,“现在战情明朗了。但是赔金也已经到了一个赌坊无法赔付的数字。而且,最重要的一局还是我亲自和于家对赌。一旦我输了,我一身的心血付之东流,李家也会受牵连。”

    燕易面色一变,忽然想到什么,不由自主看向外面。

    “所以……”陈江面色一凝。

    “所以,我需要陈江兄弟再次闭关,直到年祭结束。”李怀东正色道。

    “如果我不同意呢,外面会有多少武师冲进来?”陈江哼了一声。

    “真有人在外面,我也不会来了。”李怀东失笑,“老实说吧,我现在想杀你,既不敢也没那个能力。两个顶级的先天大师都挡不住你,我拿什么人来杀你?动静大了,武院,还有对你下了重注的于家岂能置之不理?而且,你现在是武院关注的新锐武者,就算将你杀了,我岂能讨得了好?我们赌坊这个行当,最重就是一个信字。就算没有任何马脚,武院的威压加一点闲言碎语,就足够我们关门大吉。”

    “谢谢二哥的坦诚。”陈江道,“有一个疑问,我不认识于家的人。”

    “我知道,所以我才会来。”李怀东道。

    “他们下的重注是什么?”

    “于家一部分产业。包扎矿产,地产,商铺,以及大量现金。于家和我们李家没法比,按一比五赌我个人产业,赌了绝对伤筋动骨。”

    “他们就这么看好我?”说这话的时候,陈江不免得意。

    “或许是他们亲见了陈江兄弟的战力!如果换我早知道,别说一赔五,就是五赔一我也敢赌。没什么不敢赌的。普通武者还罢了,像陈江兄弟这样的天才武者怎么可能参加假赛?何况,还有武院的高度关注。稍有眼光就知道,武院前程不可限量。”

    李怀东说话的时候,语气十分黯然。

    “就算此来请陈江兄弟避战,我也是非常冒昧。这火岩木仅是我的诚意,与请求无关。如果陈江兄弟伸出援手,燕易兄弟做证,我愿许下一个承诺。旦有要求,在所不辞。”(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