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六十三章 闯关开始(书号:13555

第六十三章 闯关开始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通关考核在准备当,训练营众人来往忙碌。

    莫松海站在石屋角落的观礼台,帮忙招呼远来的客人。

    贺老爷和蒋大师为首的武师们都去了近的地方。观礼台上剩下的人很杂。有严老鬼的朋友,有跟贺老爷进来的,还有的买通了石院伙计。

    几个商人模样的人闲坐着,很随意地说着话。

    其一个拇指上戴着硕大的红宝石扳指的大胖商人,他一边把玩扳指,一边大放厥词:

    “我说啊,这个陈江小朋友就是赌坊老李炒作起来的。什么武道天才,说得有鼻有眼的,但是在此之前,大家都没有见过。你们想想,嘎啦角里的训练营,一个武徒闯关而已平时里有谁关心。现在倒好,把我们都吸引过来了。”

    另一个精干模样的商人道:

    “我查过了。级轻功闯关是武院流传出来的。按武院的记录,历史上的武徒闯关者44人,无一能够通关。这44人里,很多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前辈大师。你们想想,敢在武徒阶训练并挑战级轻功谁能是平凡人物?为什么竟没有一人成功?”

    “为什么?”这时,莫松海忍不住出声。

    “原因很简单,就是闯关的规则。”精干商人哈哈一笑,“级训练的闯关规则外面查不到,但在武院有记录。规则的最大漏洞,就是没有限定阻击者的等级。你们试想一下,如果蒋大师下场阻击,他的罡气化形一出。陈江拿怎么闯?”

    “蒋大师怎么可能出手?”

    大胖商人啧了一声。叹道。“听闻他上次出手,还是十年前的事!”

    “当然不可能,我只是这么一说。”精干商人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不论陈江有多么厉害,只要有心阻止他就不可能通关。”

    “你的意思,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局。”

    莫松海惊在那里没说话,与商人同来的一人急了。“我可是下注了五千两。”

    “老黄啊,五千两嘛不多,你还承受得起。”

    精干商人笑说,“如果你下注五十万两,他们今天能把仙师请来。你想要人家的银,人家也不怕撕破脸。仙师一个法术守着,闯关也不用闯了,可以立马结束。”

    “不会吧?”

    听着贵宾席的议论,莫松海从谷底反弹的心,再次掉落下来。瞬间凝为冰块。

    ……

    快要开始的时候,成昱正还在给陈江讲解规则:

    “陈江。最后几天训练你没有来,但是内容大同小异,你应该也清楚了。在最后的考核里,阻击方根据你的物点对阵法做了针对性调整。木摆阵,梯形塔,绵羊阵分为第一组,木轮阵,七步桩,独木桥分为第二组,铁网阵,金锁阵,回形塔分为第三组。时间没有限定,但越往后,机关打出的追击武器速度会越快。这个,你自己把握,不行就退出。”

    毕竟是自己练出来的学员,成昱正对陈江很关心,拉住他一番细细嘱咐。

    “明白。”

    “每道机关三个武师镇守,但武师的活动范围并不限于自己镇守的机关。”成昱正说着,陈江忍不住打断了他:“全部都是武师?”

    “对。”

    成昱正慢慢点了点头,他向严老鬼方向看了一眼,向陈江无奈笑道:“而且都是比较精锐的武师。像我这样的,都还达不到老大的要求。他们当唯一的一阶武师,就是你刚才见过的洁阳师弟。不过,你要注意了。洁阳师弟当年为突破境界,曾加入军队历练,最擅混乱厮杀,外邦称他作杀神。”

    陈江忍不住向浩阳看去。

    浩阳见他看过去,倒是一副质彬彬的样,客气地点了点头。

    “杀神,不像。”

    “我们也觉得不像。但据传阴阳师观其杀气,他已经是骇人的万人屠。等会的时候,你对他的气势要小心,不要刚开场就被打翻了。”

    “是,教官。您耐心等我的好消息吧!”

    “你倒是有信心。”成昱正苦笑,“尽力而为就可以了。打通关常夫人防守的第一组,就算你训练合格。老大主持防守的第二组,你根本没有通过的可能,注意让自己不受伤就好。”

    “那第三组是谁主持?”陈江奇道。

    “蒋道奇大师。”成昱正淡淡道,“你没机会碰到的,他来也只是挂个名。”

    “哦。原来是他。”陈江惊讶,“他比严老鬼还厉害?”

    “应该吧!”

    成昱正倒没偏向自家老大,公正说道:“蒋大师成名很早,我学武之时他就已经是镇国大师了。他的一招罡气化形,格杀的修士不计其数。”

    ……

    “陈江,级轻功训练考核,准备开始。”

    随着成昱正的宣布,陈江和他的对手——二十七名清一色的武师一齐踏入机关阵。毫无意外,周围响起一片惊呼声。

    严鬼鬼今天邀请来的武师很多。

    人们对今天可能出现的全武师阵容早有预见,但是当全武师阵容真的出现时,那些对陈江下了重注的人们还是忍不住一片惊呼。当然,更让他们绝望的是严老鬼和蒋道奇两个成名已久的先天大师携手入场。显然,闯关的那个小武者陈江将由他们联手阻击。

    嗡嗡声络绎不绝。

    “老蒋。”严老鬼哼了一声,“他们还真当你有机会出手。”

    “这个要看你的了。你愿意放人过来,我就练练。”蒋道奇十分淡定。

    “呵呵,不行。我怕你给陈江那小放水。”

    严老鬼随手指点着武师们的站位,笑说:“我出全力。没可能给你机会的。”

    “先看着吧!你没有没机会出手都是两说。”

    蒋道奇说话间站到第三组的主位。熟悉起机关来。蒋道奇非常认真。遇到不明白的地方,还招呼伙计过来请教。步入武道巅峰的蒋道奇,自有他的人生准则。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全力以赴。想让他手下留轻,陈江还不够格。

    对自家的机关,严老鬼自是极熟。

    机关用不着熟悉了,但他也与同组武师交流,商讨等会的阻击策略。

    ……

    “出来了。出来了。”

    虽然轻功训练石院的大门已关,但是守在外面等结果的人不少。当有伙计将阻击阵容传出来时,所有人都惊呆了:“蒋大师亲自出马?”

    “这不是作弊吗?”

    “可恶。”

    “严老鬼也出手了,他们顽石营太卑鄙了。”

    等消息的赌客们群情激奋。

    有的人颓废坐倒,有的人暴怒吼骂,有的人赶赴赌场讨说法,还有的人疯也似的将手的赌单撕了个粉碎。

    ……

    阻击武师们在热身,陈江同样也在热身。

    陈江四下张望,拉过成昱正道,“教官。帮我准备两支葵香。”

    “一支都没有,别说两支了。”成昱正果断摇头。“现在不提供葵香。”

    “我自己出银还不成吗?”陈江如今也是财大气粗。

    “自己出银也不成。”成昱正摇头道:“闯关考核,严禁使用药物。”

    陈江目瞪口呆:“那训练的时候,你还主动送给我?”

    成昱正失笑道:“陈江,你还不明白,这就是游戏规则。每个人都一样,不单你例外。如果你有想不明白的,事后找老大说吧!”

    “原来如此。”陈江苦笑着,退到回来。

    闯关正式开始。

    随着四周安静了下来,众人目光汇集到了陈江身上。

    陈江的轻功距离入微兼提纵术11级还有一小段距离,原来潜力经验是79%,闯荡完森林回来达到了82%。原本陈江想着,剩下还有一个多星期的训练,再怎么慢,也该晋阶先天轻功了。但是没想到,闯一次炼神路把时间生生耽误了去。

    缺少几天的训练直接开考,对陈江考验非同小可。

    据陈江自己的评估,眼前轻功距离通关还有差距。当然,陈江并不担心。现在大把经验在手,大不了直接换熟练度。陈江站在出发点上,显得十分轻松。

    “开始。”

    随着成昱正一声令下,陈江身形冲了出去。

    第一组冲击的机关是木摆阵,梯形塔和绵羊阵。

    阻击武师每关三人,总共有人。其三名主阵的,都是训练的老对手。丁易和魏凯分守前两关,常夫人押在最后一关。由于都是熟人,陈江对通过第一组有相当自信。当然,临时加入的洁阳将是最大变数。

    全武师防守阵容非同寻常。

    木摆阵还是那个木摆阵,但陈江冲击第一个木摆时,便明显地感受到了不同。

    丁易领衔防守此阵。陈江练了多少天,他便熟悉了多少天的机关。今天蒋大师亲临,丁易为求表现,更拿出了十二分的劲头。往日死板的木摆在他的控制下,现在几如活了一般的灵动非常,而新加入的两个武师则与他配合,手执圆木棒沿着机关两侧的甬道向陈江阻击。

    “冲。”

    陈江怒吼一声,硬顶着两位武师的气势,身形闪动,一个又一个掠过木摆。

    灵动的木摆加上两位武师的圆木棒。

    陈江闯关第一回接触,便拿出了以往训练的最高水准。

    两位武师的攻击非常狠辣。每每圆木棒出击,都选在陈江掠过木摆的瞬间。陈江虽然轻功高明,但面对武师,反应速度方面他根本无优势可言。所以,他每过一个木摆,都是一次极艰难的考验。往往是堪堪避过木摆,同时又险到巅毫避开木棒。而每闯过一个木摆,等待他的又是三位武师充分组织后的阻击。

    看着陈江在两武师的纠缠下,每过一个木摆都险之又险。旁观众人都替他捏了一把汗。

    “第一组第一关就辛苦这个样,拿什么闯蒋大师的罡气化形?”

    莫松海本以为自己想开了。就能淡定下来。可是。一看陈江遇险。他又忍不住站起身来。

    对抗武师的威压,需要等到先天轻功入微之后。

    陈江于轻功入微是自己体悟,现下已经发挥出了八成。加上神通技“守”字决,虽然只提供很可笑的5厘米神识范围,但正是这5厘米,使陈江打出了轻功的入微效果,应对两个开武师丝毫不落下风。

    眼下前行压力很大,但比起训练的时候。只不过略有增加。

    但是,当陈江冲击到第八个木摆时,早已熟悉的机关却突生变化。

    “嗖,嗖,嗖,嗖.。”

    数十柄闪着寒光的飞刀如急矢般划破空气而来,一时彻底封锁了陈江的前路。

    “呼,呼。”

    两个武师见机,同时挥棍锁住陈江后路。

    陈江回身间扫过他们的目光,目光满是冷漠和轻蔑。

    前面飞刀漫天。此时,陈江只能后退。

    利用木摆击出后不能再用机关加速。陈江急退三小步,退回了一格木摆。

    两根粗大的圆木棒已到近前,眼看避无可避了,陈江突然再进一步直接站到了木摆下。

    两武师见陈江轻功了得,以为他会再退,根本没想他迎战如此果断。

    当下,木棍进击招势已老。

    而就是这个时间差,陈江避开了左边的圆木棒。紧接着,迎着右边的圆木棒而上,将手搭向其搭了过去。与武师正面交锋的这一下,陈江的动作似慢实快。

    手腕达上圆木棒的瞬间,陈江担心力量不足,于是整条胳膊贴了上去。

    由于错开了角度,圆木棒进击的力量大减。陈江夹住圆木棒后,顿时拿出先天擒拿空手入白刃的手段,内劲迸发,轻巧将其夺下。不提防陈江有这等手段,陈江一击成功。

    压下第一根圆木,陈江急抓刚才掠过的左边圆木棒。

    陈江的反应,左首武师看在眼里,木棒也在回击。

    当然,木棒长达数丈,左首武师用来并不顺手,发力便慢了半拍。

    陈江贴近圆木棒时,圆木棒刚刚起势。

    同样的空手入白刃,同样打了个对方出其不意。陈江趁机将圆木棒一揽而下。

    虽说时机拿捏得好,但武师强横的力道反冲,还是让陈江哼一声,胸口十分气闷。还好,木摆阵没有时间限制,现在又没了阻击者,陈江尽可放开休息,一点点消受。

    两根圆木棒挟在腋下。

    陈江轻退一步,复站到了木摆边缘,任由木摆在耳边划过。

    他将圆木棒在地上一丢,挑衅似的看向两位武师。

    此时,两个武师眼再看不到轻蔑和不屑。

    防守者唯一的阻击办法就是在甬道内使用圆木棒。圆木棒已丢,他们站得越近,越是丢人现眼。在围观人们的惊呼声,两人尴尬地走出机关阵。看他们回来,还有人发出笑声和欢呼声。回来之后,其一武师皱着眉头,忍不住问:“他可以反击?”

    “废话。”

    成昱正和贺老爷及几名武师站在一起,算是此次闯关的仲裁。

    “武徒三阶,啧啧,居然有反击的手段?”

    贺老爷与大家一样惊讶。他看两武师还不服气的样,当下斥道:“狮象搏兔,尚用全力。你们既然轻敌,就活该受着。几十岁的人了,难道还想不明白?”

    “是。”两武师委屈答应。贺老爷的话,再不服气也只能听着。

    短暂惊讶之后,众人目光再次回到陈江。

    解决了阻击武师,陈江完全不用急了,他稳扎稳打,将难度渐增的木摆一个个吃下。(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