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五十八章 冒充修士(书号:13555

第五十八章 冒充修士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取了关宇健的首级,陈江四下查看,夜色潇潇,一片寂静。

    “飞剑丢哪了?”

    根据印象飞剑掉落的方向,陈江好一番寻找,但却不到飞剑。森林里昏暗一片,如果飞剑被击落后失去光泽,黑灯瞎火地寻找极是艰难。

    当然,还不排除年轻修士自己召回的可能。

    就在陈江准备放弃的时候,忽然,他发现一只纸鹤顺风飘忽着。深更半夜,荒郊野外,纸鹤的出现说不出的突兀诡异。更让陈江惊讶的,纸鹤随风而动,转几圈后向他飘了过来。

    纸鹤在他面前停下,说起话来:

    “旁观的路人,你好。我是庐州修士白齐鸣。我受了重伤,不能动弹,你可否随纸鹤前来助我。我白齐鸣知恩图报,定当重谢。”

    纸鹤说完之后,再次飘飞起来。

    陈江追问:“你是刚才的仙师?”

    纸鹤没有回复,只是在空打着转,似乎在催陈江快走。显然,纸鹤传递的只是一条口信。口信传递完了,便要引陈江回去。

    重伤不能动弹的修士?如果……

    陈江心念一动,但马上就否定了。就算修士不能动弹,但看这只纸鹤就知道,对方还留有余力。陈江刚得了几万经验,完全没必要冒险。

    当然,救人的话陈江同样不愿意。

    倒不是说陈江不想助人为乐,卖年轻修士一个人情。而是这个年轻修士一救,很有可能把自己陷进去。比如说把年轻修士送到安全所在。年轻修士还会不会放自己离开。年轻修士会不会为了照顾他的脸面。好吃好喝把自己拘禁起来。或者。年轻修士强行留下自己做事,然后当成给自己的天大恩泽。当然,这还是比较好的可能。碰到邪恶修士,陈江都不敢往深里想。

    凡人救了修士,顶多赠些金银,一座好宅,再留一段仙缘可以为后辈看看灵根。但要是碰到脾气不好的修士,一句话不对抹杀掉了。再经你厚葬,说是恩德。

    普通人能够攀上修士,自然是可遇不可救的机遇。

    这样的机会,陈江不屑一顾。到了修士身边,就和伴君如伴虎一个道理。雷霆雨露皆是天恩,旦凡沾上仙字的边,命运很大程度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只要有一丝可能,陈江都不愿卑躬屈膝地活着。已经几万经验点在手,他的小日滋润得很,何必趟这摊浑水去冒险。

    “救你。我吃饱了撑的。”

    陈江喃喃着。扭头就走。可是,纸鹤却不依不饶直跟着他。

    “呀呀呸的。什么破鸟?”

    陈江想伸手去抓,但快抓到时,他想了想,还是放下手来。

    看着飞行的纸鹤,陈江意识到一个问题。年轻修士既然能派纸鹤出来,肯定是定位了他的神识,如果他不知好歹,不随纸鹤返回的话,说不定下次来的就是飞剑了。年轻修士受重伤不能动弹,但他未必没有斩杀某个凡人的能力。

    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

    该怎么办呢?

    有了。

    陈江犹豫片刻,忽然想到一个办法。这年头,救人也是讲资格的。陈江之所以不敢救人,就是因为和对方差距太远,救起之后怕被牵连。但如果他同为修士,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同为修士,没有趁火打劫反而积极救助,这样对方才会感恩戴德,才能把人情当真落到实处。

    “当先领路。”

    想明白了,陈江当下随纸鹤而行。纸鹤见陈江跟来,也极人性化的上下飞动。

    冒充修士很简单,年轻修士重伤,不可能分出精力鉴别。再说,陈江是来救他,又不是来回害他。就算他心存疑虑,那又如何?

    路过妖兽洞穴的时候,陈江又将先天武师和丹师的遗体收入储物戒指。

    继续跟着纸鹤走。纸鹤飞得很快,陈江动作也不慢。

    翻过几座山峰,很快,年轻修士和白发武师映入眼帘。他们两人浑身是血,白发武师卧倒在地,双目无神,年轻修士则紧靠一面岩石闭目打坐。

    为了扮演更逼真,陈江服下一粒蕴含灵气的引灵丹。

    运气调息后,陈江拿出自己最好的轻功水平,如同飞行一般掠过草面,平稳迅速落到年轻修士面前。

    “白齐鸣道友,我来了。”

    陈江落地后,洒脱笑道:“你可真是不小心,竟然被一群凡人所伤。”

    “在下庐州白齐鸣,见过道友。敢问怎么称呼?”

    白齐鸣早感应到了陈江到来,此时听陈江称其为道友,略感吃惊睁开眼睛。

    果然,陈江身上隐隐约约有灵气波动。

    这么微弱?可能是不知名的散修吧?白齐鸣心想。修士会面,用神识探测对方极不礼貌,白齐鸣重伤不能轻动神识更无法细究。

    “在下陈江。”

    陈江微笑道:“白齐鸣师兄,你在我的地界受伤,算是小弟招护不周。刚才见你循走,不知你何时归来,于是我自作主张,替你解决了那几个凡人。你两个手下的遗体,我替你带了过来。你带回去,好生安葬吧!”

    陈江说着,将两人遗体从储物戒取出,摆在近侧。

    “他们……唉,既如此,谢过道友。”

    白齐鸣看到同伴尸体,眼眶一时间红了。虽说他是高高在上的修士,但终不过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生死离别,脱不了凡人的心性。

    “他们可不只是我的手下。这位是我义兄,平素豪气干云,是真英雄。这位是刘大丹师,在我刚启蒙时,便于我细心照顾。没想因为我的过错,他们便这么去了。我只恨,我只恨没能将元凶剥皮抽骨,诛尽族。不过道友出手也是极好,至少没给元凶走脱的机会。”

    “节哀。”

    陈江叹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说。”

    “小兄弟,你义薄云天,我先行谢过。”

    白齐鸣看了倒地的白发武师一眼,“麻烦你送我们到最近的坊市可好?”

    本来,白齐鸣招呼两个凡人到来,是想嘱托义士将他们先行送离危险的森林。眼下,直接来了个好说话的修士当然是再好不过。

    “太远。太远。”

    陈江摇头道,“如果师兄你信得过,我可以为你疗伤。”陈江说着,从储物戒里取出了龙涎香,“这是恩师赐下的宝物。师兄如需使用,尽可拿去。”

    “龙涎香!”

    白齐鸣眼睛一亮,随即踌躇起来,“此次出来得急,没有什么准备。灵石也不足够,这可如何是好?”

    “龙涎香不值什么灵石。师兄这么说,可就太见外了。”陈江正色道,“恩师赐下来时,一直嘱咐我小心使用。这次能帮到师兄,恰是物尽其用。”

    “那不行。”

    白齐鸣坚决道,“诛杀那帮小人,为兄还没言谢。我辈恩怨分明,怎可凭白要小兄弟的东西。龙涎香价值是不高,但现在值为兄一条命。小兄弟有什么需要尽可和我说,旦凡我能做到的绝不皱一下眉头。”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不远处。

    陈江一细看,原来,另一只纸鹤引着石涛向这边走来。(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