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五十五章 惊天一剑(书号:13555

第五十五章 惊天一剑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公。公。”

    见到年轻修士危险,白发武师急了,他一声怒吼,白汇穴强行冲出一道真气。借着爆发的真气,他一瞬间挣脱了法力压制,向庞姓武者冲来。

    凝具全身攻力的一拳,赫然聚起三尺拳芒。

    “死吧!”

    庞姓武者轻轻抖动困妖锁,一根锁链极快速极诡异地收缩回来,然后横成一排打了出去。

    瞬息间,势如破竹击破拳罡,击白发武师。

    可是,白发武师被打后的刹那,赫然迎上了上来,一把抱住锁链。同时他还捏开两道灵符,借灵符力量死死缠住不肯放手。

    庞姓武者面现惊恐。

    困妖索全力压制年轻修士尚久攻不下,如果被白发武师缠住一条,情势就危险了。

    崔老四站得较近,看到此情景,顿时心起杀机。

    “杀啊!”

    崔老四吼叫着,双臂执刀,向着白发武师劈了过去。

    令崔老四失算的是,庞姓武者以凡人的力量驱动法器,法力压抑根本不能分清敌我,所以崔老四刚进伏击圈,身形随之一顿。

    白发武师看到崔老四袭来,面露喜色。

    以崔老四这样水准的武士,与身经百战的巅峰武师根本不能以道理计。况且,白发武师此时还加持了两枚灵符。

    “嗖。”

    崔老四还未搞明白状况,他的刀便被白发武师凭空抢下,向庞姓武者弹射而去。

    “一起死吧!”

    庞姓武者躲刀的瞬间,白发武师又被扑到了崔老四身上,同时,点亮了一枚爆炎符,架起崔老四直扑庞姓武者,想要同归于尽。

    一直在法力压抑下,爆炎符虽然威力巨大,但是没有射出的可能,现在终于等来了机会。巅峰武师再不起眼,也是巅峰武师,拼起命来,势若雷霆。

    “啊!”

    庞姓武者目光流露出无尽的怨念,但危机关头,他不得已,还是抽调了更多的力量。

    就是一瞬,奔放的土系法力便熄灭了这枚不及爆开的灵符。

    但就是这一瞬,年轻修士也趁机挣断了压制的三根锁链。仿佛头顶移走了一座大山,年轻修士压力瞬间去了大半,年轻修士一个闪身站了起来,单手接住被击飞的白发武师。

    年轻修士面寒如水,双目燃烧着熊熊怒火。

    “呲……”

    见年轻修士脱困,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凉气。但是没等众人有所反应,年轻修士已经行动了。

    只见他单手挥舞法决,其动作快到极致。而快到极致之余,却又一板一眼。似有一种蛊惑的魅力,所有人目不转睛地看,看得很清楚,但却什么也记不住。

    完成动作的瞬间,年轻修士向着虚空狠狠一指。

    “哗。”

    飞剑**而出,带着尺华光,仿佛流水般一闪而过。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陈江没有一个识货的。但每个人都震惊于此剑的华丽。当然,资深剑客看到这一剑会更震撼。这一剑,是顶级剑意的剑意化型,而且还不仅仅是剑意化型。剑意化形只是剑法的境界,但在与飞剑融合之后,则意味着更恐怖的威力。

    飞剑所至,攻无不克,剑意所在,寸草不生。

    换到陈江,陈江除了觉得剑法好看,好似一汪清水外,并不感得特别。如果不是这一剑威力骇人,说不定陈江还会笑话人家是花拳绣腿。

    确实不是花拳绣腿。

    一剑,仅仅一剑。

    就像石块投入了清泉当,以年轻修士为zhongyāng,剑意如水波般向外荡漾。

    荡漾的速度极快,节奏又极紧密。

    看不见摸不着的剑意,岂是凡人能抵挡的手段。在四射剑意下,包圈在伏击圈附近的武者们纷纷被击倒。除了倒在最近位置的崔老四和执法器的庞姓武者,瞬息之间,所有人非死即伤。鲜血喷薄而出,看得陈江眼里只剩一片血红。

    关宇健站得最远,但年轻修士对他恨意昭昭,使得他首当其冲。

    当然,也是因为距离远的关系,站得最近的普通武士都身几百道剑意了,关宇健只身两剑罢了。一大腿,一肩膀,剑后关宇健连连翻滚,企图逃离追杀。

    剑意化形的威力当然与距离有关,但关宇健离得不过几十米,这点距离算什么?

    不过这时,漫天剑意骤然停下了。

    因为,年轻修士冲天一剑遭遇了主攻目标——庞姓武者的困妖索。

    到了真正法器阶的战斗,从开始到结束只是星光火石之间。庞姓武者此时已经懵了。作为惊天一剑的主攻目标,幸好法宝主动护主,庞姓武者这才侥幸逃过一死。

    “轰。”

    飞剑与困妖索惊天一撞。三根困妖索束在一起,瞬间断了两根。但也是最后一根,“哐当”一声将飞剑远远甩飞出去。如果正常交战,由凡人cāo控的困妖索哪可能是飞剑的对手。但是此时年轻修士身受重伤,逆境虽然剑意爆发,但飞剑的威力却发挥不出来了。

    看着飞剑失去控制,年轻修士甚至果决,晃身间扶起地上丹师,带着两手下掉头就跑。

    “想跑?”

    庞姓武者此时浑身是血,已经战斗到癫狂了。此时,他也没了更多想法,只想着留下敌人,杀掉敌人。他挥舞着最后一根锁链,全力追击上去。

    此时,年轻修士也是强弩之末。

    而且,他一左一右还架着两个同伴。

    眼前情形危急,年轻修士将丹师向外一推,同时反身抱住因救他而重伤濒死的白发武师,用背部硬接困龙索最后的这一下追击。

    “轰。”

    早先根困龙索轮番冲击,年轻修士都接下来了,但现在残缺困龙索的勉强一击打在他的背部,却硬生生撕出一道口,打飞出十几步。

    等年轻修士落地,就连远远围观的陈江都能看到其背后的血窟窿。

    庞姓武者也分外地不好受。

    对困龙索的使用,已经透支他的生命太多了。这一下撞击,直让他气血翻腾。

    场还有余力的人是崔老四。

    白发武师的舍命攻击,有庞姓武师帮他化解。年轻修士的剑意化形,又因为距离太近而直接略过了他。如此,他站在最间,反倒毫发无伤。

    崔老四目睹几息之间,己方几十人死伤殆尽,他的眼睛红了,惨烈杀戮完全点燃了他的热血。

    在年轻修士推出丹师的时候,他便抽出短刀跟了上去。

    白刃进,红刃出。

    学识丰富,价值不亚于先天大师的可怜丹师,哼都没哼一声,便在这场糊涂战斗丢了性命。

    “杀。”

    等年轻修士落地,全身是伤不说,后背还喷着血,崔老四更无犹豫,举起短刀便向他扑去。

    “老刘!老刘!”

    年轻修士失声狂吼,在他修仙途的良师益友接连陨落在凡人手,怎么由得他不急不气。

    “等着。你们等着。”

    年轻修士咬牙切齿地说着,“吧”的一声,捏脆了手一个红色圆球。

    “呼。”

    崔老四十几步一冲而过,正当他冲到年轻修士面前时,一个红色元气罩骤然出现。

    “啪。”

    崔老四扑击被挡住,与此同时,红色元气罩里的两人也蓦然消失了。

    “真该死,让他们跑了。”

    崔老四短刀敲在元气罩上,虎口在流血。

    “跑就跑吧!等我们回了玉峰山庄,管他娘的什么修士。”庞姓武师一直硬撑着法器,此时再也顶不住了。法器一收,他便委顿当场。咳嗽两声,又是一大口血喷出。

    “老四。看下兄弟们的伤。此地不宜久留,收拾了就要走。”

    关宇健见战斗平息,蹒跚着走了回来。

    “好。”

    唯一没有受伤的就是崔老四,他当即开始忙碌起来。伤者的统计很快,因为三十几个武者,活着的只剩下人,其两个重伤的一动也不能动。

    “你们两个照顾伤员,你们两个随我挖坑,我们把兄弟们埋了。”

    崔老四救助轻伤员后,便给他们分派任务。

    “不用埋了,时间不够。”关宇健正在收拾噬毒兽的毒茧,这时插话道。

    “可是,哥……”崔老四道,“旁边就是山涧,会有多野兽出没?”

    “我知道有野兽。”

    关宇健挥手打断,“你是不知道,在森林里这么多血肉如果不冲洗干净,埋得再深也是没有用的。现在这个时候,我们能埋多深?你真要有心,每人割一缕头发,回去再建个群英墓吧!行了,你快来帮我。恩,你们几个轻伤员都到外面精戒,我们收拾完马上走。”

    关宇健说着,指了指噬毒兽,示意崔老四过去。

    崔老四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先割发,再来帮你!”

    陈江一直在关注着。

    重点观察的就是庞姓武师,要知道他可是持有法宝的,但凡剩下一星半点的法力,就不是一般的危险。当然,观察结果很不错,庞姓武师从战斗结束就一直萎靡不振,连关宇健翻战利品都顾不上。到后来,崔老四还专门叫了一个情伤武者来照顾他。

    还有就是年轻修士故意看向的山那边。

    如果陈江猜得没错,被毒蛇杀死的几名武者死前惨叫,不仅吸引来了修士,还引来了其他人。那人应该不是先天武师以上,因为年轻修士并未重视。

    修士离开已经一小会,山那边还没动静。

    “隐藏的那人在等什么?为什么不出来?难道并没有人?”陈江疑惑着,小心动身,向山那边绕了过去。等绕了一小段路,没有多久,陈江便远远看到一个人影。

    “果然有人。”

    距离渐渐接近,陈江小心查看之下,发现潜伏在那的居然还是个熟人——偷了他引灵丹的石涛。

    “原来是个四阶小武士,难怪不敢出来。”

    当然,陈江讲这句话的时候,浑没有自己还是三阶小武徒的自觉。

    “就拿你开刀。”

    陈江可不想被人黄雀在一把,当下借着夜色,向石涛潜伏的地方摸了过去。

    “噫,石涛动了?”

    忽然,石涛在一阵犹豫不绝后,身形缓缓退去。

    “决断很快嘛,这时候知道离开。”

    石涛撤走时很小心地不发出响动,也走得格外地慢。

    陈江相信石涛并没有发现自己。无疑,石涛撤退的选择很明智,对方无伤的和轻伤的就有人,其两个武师三阶,这还不算对方莫测的战斗力。

    看石涛远去,陈江也不打算追。

    “躲过老要开杀戒了,算你小运气。有本事不要走远,我等会再来找你。”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