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77|亲亲小说网-我爱小说! - U乐国际娱乐老虎机_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_www.youle88.com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四十五章 陷害成功(书号:13555

第四十五章 陷害成功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作为武院数得着的先天巅峰,蒋道奇大师早已经不再承担事务性的工作了。

    这次赵三权被杀的案影响很大,又是案案,牵扯到许多人,许多事,偏巧历仁在这个时候晋阶先天,青元镇治案巡视的工作空了出来。蒋道奇与历仁的父辈是至交好友,几乎是看着历仁长大的,在为其高兴的同时,自告奋勇接过了他的工作。

    当然,这也与赵家派来主持调查的人有关。

    赵家请动的是被称为南青天的镇国级高手孙苇。在先天巅峰的镇国级高手里,孙苇可谓赫赫有名,民间传言没有他解不开的案,没有他抓不住的凶徒。武院出于对等的需要也要派出一个先天巅峰。但同为先天巅峰,少有不被孙苇的声名压上一头的。所以资历深厚的蒋道奇主持调查最合适不过。

    甲功力而先天,先天转复炼气。

    蒋道奇在先天巅峰已经停留超过二十年了,但是最后一步即始终迈不过去。近几年,他刻意减少了闭关的时候,在不同的方面寻求感悟。像茶道,他从原来的不喝茶,到现在已能品得出茶里的沉浮,悟得出茶的静谧。

    “好茶!”

    蒋道奇坐在陈炳昨晚独酌的湖心小亭,人来人往的嘈杂只看着自己手的白瓷小杯。从得到消息来到秋水小筑,到现在基本摸清楚状况,其间快两个时辰,蒋道奇都没有动过。兰姬一直陪在他的旁边。蒋道奇不问案情,兰姬也只和他说说茶,讲讲家常。

    “大人,情况已经很清楚了。在昨晚的恶劣斗殴,陈炳独战十名武士,其有五个三阶武士。陈炳因过度使用灵符,以至走火入魔。我们找到了他随身携带的法器守一玉佩,玉佩完好无损,没有击毁的痕迹。”

    “知道了。”

    蒋道奇挥手示意向他汇报的年轻人坐下,“浩阳啊,辛苦你了。坐下来喝杯茶。”

    “是,大人。”

    年轻人听命坐了下来,屁股只坐了凳的三分之一。

    “不要这么拘谨。”

    蒋道奇笑了,“你这么坐,是不是嫌兰姑娘家的凳不舒服?”

    “师兄是敬重大人您,对您保持敬意呢。”那名被唤作洁阳的年轻人还没回答,兰姬便抢先娇笑起来,“就和我一样,无时无刻不敬仰大人。”

    “兰姬,你对案怎么看?”浩阳却没领兰姬的情,冷冷问道。

    “师兄是考较我呢?”兰姬浅笑,淡淡看了一眼蒋道奇。

    “你应该知道,死几个武士性质虽然恶劣,但不足以让我们在这里呆几个时辰。”浩阳是从昨晚案发后便到的现场,至现在一夜未眠,眼睛满是血丝。“如果你不把知道的说出来,以后有涉及仙师的方面,我们会很被动。”

    “没什么特别。和来这里的大多数人一样,陈炳很低调。”

    兰姬目光闪烁,看着蒋道奇一眼,说道,“但只有一点,他订别院付的是灵石。”

    “哦。”

    蒋道奇哦了一声,半天不言语,细细品着茶,许久才道:“浩阳啊,通知修士堂吧!我相信你的结论没有错,但这个结论不应由我们下。”

    “是,大人。”

    浩阳干脆回答着,刷的一声站了起来,“大人,还有一事。在陈炳随身携带的物品里,我们发现了赵三权一案里失踪的灵草——榆灵芝。是否请孙苇大师前来?”

    “不用了。”

    蒋道奇闭目养神,“等本案了结以后,送还榆灵芝时向孙苇大师说明情况即可。”

    ……

    “区区一个武者,居然敢用灵符,现在倒好,走火入魔了吧!”

    “听说那陈炳在秋水小筑有别院,我的天啊,他该多有钱啊!就这么死了,家财万贯也没有用了。真是……唉……替他可惜……”

    “三阶武徒放翻了十几个武士,倒是壮烈。”

    “壮烈个屁。听说那都是他的保镖护卫,年祭来了,还不发银给人家过年。这不……自己也过不了年了吧!”

    关宇健听到陈炳死掉的消息时,不敢相信之余欣喜若狂。

    云山镇的人们与修士接触的机会比较多,通常大的家族拥有灵符之类并不稀奇。虽然偶尔也会听到有灵气反噬的情况,但都是那种懵懂无知的凡人。陈炳走南闯北,也算见多识广,他竟然也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这个老蠢货,居然自己死掉了?”

    关宇健有一种劫后余生,再世为人的感觉。昨天逃出来,重伤的他找到相熟医馆治伤。在这其间,他一直在担心玉峰山庄的人追杀过来,同时,筹划着该怎么逃亡。要知道,在昨天汇同于家的死士刺杀陈炳失败后,于家都已经靠不住了。于家一旦见识到陈炳的恐怖,知道其背后的巨大势力,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拿他开刀,向陈炳忠谢罪。

    “陈炳死掉了,还是自己死掉的,如果我现在回玉峰山庄,岂不是有机会……”

    关宇健心里想着,行动上也加快了。

    逃亡时的医馆自然条件有限,当下他就请医馆的伙计拿自己的名贴去请丹师,同时,顽石营里亲信的师兄弟也送了信过去。丹师的诊金虽然不菲,但找两个仗义的师弟帮忙,不过是区区小钱罢了。

    关宇健十分兴奋。

    在昨天的打斗,陈炳走火入魔死掉,虽然说与自己脱不了干系,但是自己毕竟没有杀人。总不能因为这个,把自己投入苦力营吧?严重的处罚,顶多杖责后逐出云山了事。而且,自己可是奉于家的命令行事,应对镇上巡检,于家还不是轻轻松松。想原来,关宇健也曾犹豫,是否听命于家干掉陈炳。思想斗争很久,为了有机会染指玉峰山庄,他把一切都豁出去了。昨天,行动失败还受重伤,关宇健整晚心灰意冷。可是,谁知道今天一早起来,他却惊喜发现事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逆转。“天助我也。”关宇健狂笑着,浑不顾忌伤口的疼痛。看他的样,晚上做梦会笑醒。

    当然,关宇健在高兴的同时,他还不知道,他已经躺着枪了。他还不知道,榆灵芝的消息已经传到了赵家,而赵家的所有人马正在镇国级大师的带领下正在对他进行疯狂的寻找。

    ……

    在镇北的一处民居小院,赵家整个包了下来,作为家族的临时驻地。

    此次赵三权被杀,可谓全族震动。

    赵三权虽然不成器,但他是赵家的长嫡孙,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性。当然,作为东岭郡的门阀世家,赵家更看重自己的脸面。赵家的人,赵家的长嫡孙也敢动,这是挑衅,明目张胆的挑衅。于是,族长震怒,高手尽出。甚至,赵三权在刑部担任侍郎的族叔,还邀请到了镇国高手孙苇大师前来相助。

    来到云山镇后,面对一团乱麻的事情,赵家人等非常被动。

    虽然赵三权被杀是事实,但混账赵三权指派侍卫伏击金牌武徒战的竞争者也是实事。自己能杀别人,而别人不能杀自己。尽管赵家自信不比谁弱,可也讲不出这样的话来。等到追踪于家门客时,又和镇上势力起了冲突。一点便宜没占到不说,还折了十几个人手。如果不是加上孙苇大师,赵家总共来了四位先天大师,别说调查案件了就是能否离开云山都是问题。

    海捕崔老四这段时间,赵家一直在与武院及镇上势力协调关系。

    而孙苇也在蛛丝马迹,排查到了关宇健。孙苇自诩公正,他不来也就算了,他既然来了,武院那套和稀泥他是不屑一顾的。不管用什么手段,他要的是真相。

    但是,武院开始较真了,一点马虎不得。

    眼下异常敏感。

    没有确凿的证据,孙苇也不能随意指控。就在孙苇想着如何突破的时候,赵家在武院的内线传来消息,陈炳与关宇健纷争,陈炳亡,关宇健匿。在陈炳处发现了榆灵芝。

    消息传回来的不久,孙苇和赵家商议,马上捉拿关宇健。关宇健逃亡了,自然抓不到。但是,他们把同样有嫌疑的李博和岑洪俘掠回来。严刑逼供的事情,不需要孙苇亲自去做,他带来的扇门亲信里好手多了去了。

    “陈炳引入案里,事情就清楚了。”

    孙苇指节在桌面不停地敲击着,一边分析着案情,一边查看关于陈江的情报。

    “大人,您是觉得陈江可疑?”

    “这个小武者有点意思,但没有可疑。”孙苇摇了摇头,闭着眼睛,“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最后的凶手就是关宇健。他拿着榆灵芝企图销赃,结果与收赃的陈炳起了冲突。从赵三权的到命伤,到杀害守卫的手法,再到留下的足迹,所有的嫌疑都指向他。现在加上榆灵芝,已经铁证如山。”

    “可是他没有作案时间?”

    “这就是我们请李岑回来的目的。物证已经有了,现在需要人证。”孙苇向着自己带出来的扇门亲信解说,“按关宇健一伙的想法,最开始就是想嫁祸这个陈江了。但不知为什么,嫁祸失败。如果是这样的话,陈江应该清楚地看到了凶手,或者说是陈江正好遭遇了凶手,这才让其没机会陷害。

    “可是陈江什么也不说。”

    “这小家伙倒是聪明,不说就不说吧!现在他连上了历仁的关系,用强是不行了。算了,不说我们也能查。只要突破李岑二人,同样可以定关宇健的罪,给赵家和武院交代。”

    正说着话,外面传来消息。

    “大人,李博已经交代了。案发当晚,关宇健悄悄离开了练功房,并嘱咐他们伪证。”

    “知道了。”

    孙苇淡淡应了一声,指节敲击桌面更快了。

    又过了一会。

    “大人,岑洪也招供了。”

    手下欣喜汇报,“对于引开四守卫并暗杀一事,岑洪供认不讳。经他指证,主谋正是关宇健。关宇健则是受命于家。于家那些老王八蛋,这下看他们怎么说。”

    “案件到关宇健为止。”

    孙苇意味深长地看了自己的手下一眼,“记住,我们是来查案的。纷争与我们无关。”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