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三十七章 天机鸟(书号:13555

第三十七章 天机鸟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陈江小心隐藏着,心思回转。

    在来秋水小筑之前,他非常自信有能力杀掉陈炳。

    可是现在,陈炳坐在那里,井然一个气度雍容的隐形富豪。这样一个隐形富豪,能够没有一个防备,能够没有一点后招?

    这样的话说出来,陈江自己都不信。

    小小的云山镇似乎水很深啊!类似故弄玄虚的话,陈江只听陈炳一人说过。但现在看来,似乎还真是如此。

    杀,还是不杀?

    陈江自嘲地笑了起来。今晚没有办法杀掉陈炳,明天就可以准备逃亡了。

    ……

    没有看清形势之前,陈江很难傻乎乎地冲出去。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想其他办法。

    清幽居有完备的厨房,但没有大的宴请通常不启用。陈炳不常来,也无厨娘待命。今天晚上他可能用到的酒水、菜式都是从远的总厨运过来。侍女有名,接后食材后此时正忙得一塌糊涂。

    “陈爷要的酒先送上。其余等会再做。”

    “是的,姐姐。”一个娇俏可人的侍女在隔间里分装酒水,陈江悄悄靠近的时候,她正在将两个小菜和酒壶放上银盘。

    陈江游走了一圈,有了主意。

    “丫丫呸的,帮他加点料!”

    以陈江的轻功水平,还达不到真正的来去如风。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分酒的容器是巴掌大的云溪瓷小酒壶。小小酒壶既轻又薄,价值不菲。侍女分装得当,准备离开时,也是一手托着银盘,一手轻扶酒壶。

    “卡。”

    就在准备离开分酒几案时,侍女听门口有点响动,略一转头,感到一阵微风拂过,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奇怪。”

    侍女张望了两下,忽然手轻一抖,手扶的小瓷壶似乎有些不稳。侍女连忙转回头。没有任何异样,小瓷壶也是好端端的。

    “自己吓自己。”

    侍女为自己的疑神疑鬼笑了起来,“酒喝完了都没补充,害我临时抱佛脚。赶明收拾她们。呃,今儿送来的酒好香,真是的……也没说是什么酒?陈爷要问起来,我怎么回话?”

    ……

    看着侍女用银盘托着酒壶给陈炳送去,陈江从柜后走出来,嘴角带着微笑。

    为陈炳加的作料,不是别的,正是陈炳送给他的剧毒引灵丹。

    陈江把引灵丹投入酒,倒也算得上完璧归赵。引灵丹的属性,陈江已经很熟悉。入口即化的特性,加上可伴酒服用,它用来投毒却是最恰当不过。

    当然,灵丹入酒后,酒的口感肯定会有变化。

    陈江没有吃过引灵丹,不知道会有什么变化。想来,陈炳应该也没有吃过,他这把年纪了,就算吃过也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事了。引灵丹的味道,他未必分辨得出。

    在陈江的默默注视,侍女将酒奉到了陈炳几案前。

    “会不会被发现?”

    陈江躲在暗处紧张观察。能做的都已经做了。现在只看陈炳到底喝不喝这壶酒了。

    ……

    陈炳静静坐在湖心亭。

    上一杯酒已经是两刻钟前的事了。品着美酒的余韵,他暗暗跟自己说不要发怒。在这么有品位的静心小院,作为有品位的贵宾,如果为了一杯酒动怒,无疑显得没有品位。

    侍女送上酒来,什么也没敢说。陈炳为了保持风度,什么也没有问。

    美酒放定,侍女小心退出几步,这才转身小碎步离开。

    “酒虫咕咕叫了。”

    陈炳没急着拿酒,首先已经闻到一阵清香。借着淡淡的月光,精致唯美的酒壶更显楚楚动人。陈炳别的爱好没有,好的就是这一口酒。能在秋水小筑长订别院的他,自付早自己喝尽了天下美酒。可是,眼前的酒赫然有一种仙家气象。

    “耽搁半个时辰,他们倒舍得拿好酒出来。”

    陈炳淡淡一笑,只当秋水小筑某个管事因怠慢他先行赔礼了。

    “好酒。”

    陈炳娴熟地自斟一杯,放在鼻间轻嗅,美酒竟似能勾出他的魂来。

    “吱吱。”

    突然,陈炳怀里发出一阵响动。听闻响动,陈炳脸色一变,瞬间停住所有动作。左右四顾,似乎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他小心放下酒杯,掏出一只木头的机械鸟来。

    “吱吱。吱吱。”

    机械鸟只有小孩的拳头大,做工精致,刻画生动。陈炳取出机械鸟后,犹如捧着一只刚出壳的小鸡,不时还要轻抚两下。他捣弄着,美酒也顾不得喝了。

    躲在暗里,陈江对湖心岛一览无余。

    他看到陈炳的动作,不免一头雾水。眼看陈炳就要喝下杯酒了,陈江的心都快提到了嗓眼,没想到这关键时候,陈炳却又去鼓捣他的小玩意。

    “老大不小了,还玩这么幼稚的东西。”陈江恶狠狠评价。

    过了一会,机械鸟安静下来。

    陈炳放松下来,长出了一口气。刚才美酒没有喝到,他一直憋着呢,一有间隙他利落腾出手来。可是,就在他的手与酒杯接触的一刹那,本已平静的机械鸟再次吱叫起来。

    “酒有毒?”

    陈炳脸色大变,哼的一声,将酒杯在桌面一拍。

    在那边,看到此一幕的陈江同样脸色大变。

    “原来是会预警的天机鸟?”

    作为《仙侠世界》最常见的预警道具,天机鸟陈江可不陌生。在测试游戏的时候,天机鸟就被称为最破坏游戏规则的道具。没办法,游戏玩家用户体验很重要,没有谁愿意突然遭到攻击,整天提心吊胆的。所以,游戏公司有了这个贴心的小设计。当然,天机鸟虽然等级不高,但毕竟是法器。

    修士的法器赫然掌握在陈炳手里,还是不由得陈江不震惊。

    “丫丫呸的。太逆天了。法器都出来的。”

    陈江无奈摇着头,更小心地隐藏,“退吧,退吧!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非战之罪。”

    再看陈炳。

    天机鸟示警后,他倒是不动声色。双眼眯成了一条缝,似乎陷入深思。

    ……

    短暂的平静没有维持多久,随着一阵阿乱的脚步声,一群人向着清幽居走来。

    “哟。陈爷今天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怠慢贵客,死罪死罪。”

    人未到,声先至。

    伴随着一串银铃盘的笑声,一个体态丰腴的半老徐娘出现在陈江的视野里。在她身后,是关宇健带着十余武者缓步走来。

    “大老板来了,所有姐妹留心。”

    离陈江不远,清幽居一众侍女忙乱起来,一个个整理衣衫,收拾妆容。

    “她就是兰姬。”

    陈江顿时明白了,眼前这个女人正是秋水小筑的老板娘。从道听途说就知道,兰姬这个女人,绝对极不简单。处人待事八面玲珑,圆滑老辣。最重要的,竟然没人说得出她背后的靠山是谁?有些时候,不知道确实比知道更加可怕。当然,要说兰姬这么一个美艳的弱女赤手空拳闯下这般产业,云山镇的人们是谁也不会相信,也不愿意相信的。

    “陈爷,奴家这厢有礼。”兰姬入得院来,便是盈盈一礼。

    陈炳慢踱步,从湖心岛走出来。

    但是面对满胸堆笑的兰姬,他只是哼了一声,面如寒冰。

    “陈爷,您可是在责备奴家了?”兰姬的声音软软的,让人听了就生不起气来,“您老不要生气,您的客人来了,改天奴家再为您郑重赔不是。陈爷,有千不对万不对都是奴家的错,只要您消气,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兰姬娇声浅笑,嘴角带着动人的风情。

    “今天的事,你是要给我一个交代。”陈炳向湖心亭看了一眼,重重哼了一声,“你将今晚来过清幽居的仆役拿下,一个不漏。招待完客人,我亲自审问。”

    兰姬面色微变,但随即恢复正常。

    “陈爷放心。您的交代我一定办好了。”

    兰姬查觉到并非侍女们怠慢贵客那么简单,但是陈炳有客人来了不方便说,她也不好再问下去。她打定主意,在陈炳问话之前,自己一定要搞清楚事情原委。

    两人讲话的工夫,跟在后面的关宇健走进院门。

    “关公,请。”

    兰姬热情招呼,吩咐自己带来的侍女将关宇健和众武者一一迎入。作为大老板,兰姬走在哪儿,都有一大群侍女侍卫跟随着。

    清幽居的侍女们一时没清楚原委,想帮忙却被兰姬止住,吩咐她们站在一边。

    “有劳了。”

    关宇健情绪不是太好,面上十分疲惫。

    “关公,这是我应该做的。您来我们秋水小筑,是陈爷的贵宾,更是我的贵宾。为您带路,这是礼数。只要您不嫌弃兰姐姐一路上话多就好。”

    关宇健淡淡一笑,向着陈炳走去:“我有话跟你说。”

    “来吧!我们进里面。”

    陈炳横了关宇健带来的人一眼,自顾推门进了里厢房。

    “你们在外面守着,不要让人进来。”

    关宇健交代一声,跟上陈炳的脚步。关宇健带来的这些武者,至少一半沾过血。看他们满脸横肉,面带戾气就知道了。而鼓鼓囊囊的腰间,似乎还藏着兵器。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