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三十六章 追踪(书号:13555

第三十六章 追踪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华灯初上,陈江沿着云径溪一路走来,寻觅到了秋水小筑。

    秋水小筑倚着云径溪而建,入得门后,随着三三两两的客人,陈江在其外楼找到一靠窗的位置坐下。秋水小筑的外楼并非秋水小筑,然而坐下来,却也能感受得到它的风情。一侧是热闹的云山街,商铺林立,客人云集。距年忌近了,夜市更似庙会般热闹。另一侧,则是云径溪畔的秋水小筑了,很多巨富商贾,达官贵人都慕名前往。

    山外青山楼外楼!

    普通游人眼,楼外楼却是比秋水小筑更加知名。到了云山,楼外楼坐一坐,或者登上溪畔的画舫,对许多游人来说这是必不可少的。

    陈江从踏进来,到找到位置坐下,便几度为它的奢华侧目。

    清风拂面,分外爽朗。

    婉转动人的歌声临立窗边,陈江注目着夜色的流光溢彩。

    琼楼玉宇,零星画舫自是灯火辉煌不说,云径溪两岸,入目可及的地方也都是光彩夺目。像道路沿途挂满了精致宫灯,绿树枝条上点缀了各式灯饰,溪面漂浮的小云帆亦盈盈闪烁。仔细看去,光芒细细碎碎,但却非蜡非火,像极了LED灯光,估摸是修士才有的手段。

    陈江不喜酒,便要了一杯清茶。

    茶是好茶,轻酌间茶香便在舌尖弥散开了。

    毫无疑问,陈江可不是大晚上没事做,来这里一番玩乐,闲饮茶的。他要做的,就是追陈炳而来,直杀秋水小筑。当然,来之前陈江已经问明白了人家的规矩,没有预约,等闲人物也都进不去。至于拿历仁的令牌出来,倒未必不能进去。只是身份表露无遗了,而他也未必消费得起。

    所以,陈江先来到楼外楼坐下,品茗之余再观察一番。

    这个陈炳,一而再,再而三对自己不怀好意,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有机会,晚上一定要解决他。

    对于除掉训练营管事的后果,陈江也已经想过了。事情不发作自然最好,而一旦败露,仅是杀一个小管事罢了,他相信他依然能从容离开云山。

    以陈江现在的轻功水平,只要不是先天大师出手,他自咐都有逃亡之力。

    当然,如果不除掉陈炳,后果只有更可怕。

    陈炳已经有了杀掉自己的心思,而且此心恐怕不是一般的强烈。价值数万的灵丹都舍得拿出两枚,估计,如果不是考虑到影响恶劣,先天阶的杀手都排着队前来了。

    至于能不能杀掉陈炳,陈江也有盘算。

    以陈江的眼光看来,陈炳至多是武徒三阶。如果没有看错,还是那各荒废多年的武徒三阶。其,陈炳就算是武士又如何。虽然今天在训练,陈江无数次被打倒。但是,与众武师教官司和武士师兄的交手,陈江也确定了自己拥有越级挑战的能力。

    ……

    侍女来往,皆尽俏丽可人。

    “小爷您好!奴家有礼!”

    一个身着月白衣裙的侍女来到陈江跟前,她脚上系着银铃,走来时发出清脆声音,“再有一刻钟,如意座画舫便要驶出,小爷可要移步?”

    “我先看看。”陈江不置可否。

    “我们楼外楼的画舫,可是极有名的。来云山的人都很少错过。如意座是个翘楚。小爷,可否奴家向您介绍一番。”画舫均是极大,除少数豪客包下整艘船外,大都是齐了人数前往。像游人进秋水小筑也是如此,有了想法,自有人过来详谈。

    “不用了。”陈江轻轻挥手。

    侍女不再多说,盈盈一礼,缓步退下。

    ……

    又坐片刻,陈江出了楼外楼。

    陈江着重观察了秋水小筑的守卫,情况倒是挺乐观。除了两个彪形武者在登画舫的简易码头维持次序,整个楼外楼和秋水小筑几乎都是不设防的。

    秋水小筑名气很大,背景估计也不小。

    作为高级酒肆加半公开的会所,镇场的高手武者估计会有,但是要说像皇宫一样倒处是守卫,又或像军营各处有暗哨,这种可能性就不大了。

    继续向上游走,走到灯火尽头,树阴晕暗的地方,陈江四顾无人便开始潜入。

    出来之前,陈江已经花费3点经验兑换精元,调息后将内力恢复到最佳状态。尽管此来有极大的可能无功而返,但陈炳难得离开训练营,这个机会不容错过。

    云径溪并不太宽。

    许多地方都有横溪的铁索,铁索上还挂了许多附近居民的家什和巨大的漂浮圆桶。圆桶里放养着各种鱼。

    对于提纵术圆满的陈江来说,借助溪面漂浮物,从溪水狭隘处过河简直轻而易举。

    “还是要小心。”

    为了避免潮湿的溪水边留下鞋印,陈江借助两根树枝,一路足不点地,迅捷地十数个起落,便径直到了秋水小筑的亭台楼阁当。

    ……

    装成若无其事的样,陈江哉地四处查看。

    晚上出来,他特地选了一身考究的衣裳。走在秋水小筑,就像一个前来游玩的公哥。

    过往的侍女很多,与楼外楼装束相同,容貌和身姿亦同样出色。

    她们见到陈江,都连忙侍立路边,待陈江走近后轻巧行礼。陈江注意到,侍女们都是半低着头,很有规矩地不看敢自己,更不敢有目光接触。

    “这样也好。”

    陈江沿着廊坊一路走来,动作也越来越自然。虽然来当大爷花钱的心态一时还找不到,但至少不用担心有人质疑他的来历。

    秋水小筑外面看不出来,实则其占地极大。

    陈江粗算算,至少就有十个训练营不止。里面细分成一个个小院,每个小院都是有山有水,有自己的几进庭院,有自己的别样风情。陈江一个个看过来,没看到一个重样的。个别占地广的小院,甚至还有画舫搬在其院湖里,一众男女在画舫上嬉笑打闹。

    陈江要找的是陈炳。

    陈炳与关宇健在此相聚,同时找来一帮人嬉闹的可能性极小。于是,陈江碰到稍清静的小院,便会走近多看两眼。遇到灯火通明,觥筹交错的,或者老远就能看到满脸横肉保镖的,则远远避开。

    “秋水小筑真是不错。走进来就很舒服。但说有什么年轻修士在此沉迷,那就夸张了。丫丫呸的,连个色情场所都不是,顶多有点打擦边球。”

    陈江喃喃着。能不能找到陈炳无所谓,来这里长长见识似乎也不错。

    秋水小筑的奢华和雅致不用多说。

    随便一个庭院都能放巨大的画舫进来游玩,如果装修风格像一个盛满了水的土坑那才是不可思议。当然,黑灯瞎火的陈江看不清楚,看不明白,也没有心思去看。因为……逛了小半圈,陈江发现秋水小筑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美女众多。

    从端着银盘三五成行的白衣侍女,到曼妙身姿,轻淡浅唱的唯美歌姬,再到朱唇半启,轻语挑逗的奉酒女伶,竟然无一不是美女。

    或柔顺,或冷傲,或娇媚,或风情万种。

    陈江走着,不觉已经看花了眼。当然了,看花了眼归看花了眼,家还是要回的。

    “回去吧!美女虽好,与她们无缘。”

    就在陈江准备打道回府,寻思怎么出去的时候,忽然听到人说:“坛花雕往哪送。顽石营的陈爷订的是那个院落,怎么单上没有写?”

    “陈爷是老主顾,最边上的清幽居是他长期包下来的。”

    一个声音听上去是小主管在教育新人,“能在我们这指定院的,都是真正的爷。千万不能搞混,千万不能记错。虽然说你们没什么机会碰到,但是万一碰上了,一定小心伺候,不要乱看,不要说话,没有吩咐头也别抬。”

    声音渐小,渐隐去。

    陈江也不急,看了看到四下无人,于是迅速转过两道小径。终于,陈江隔着绿树丛看到几个青衣小厮,每人手推着一小车正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小厮们步履轻快,但和陈江自不是一个档次。陈江也不急,只是远远跟着。

    “顽石营的陈爷,有意思?”

    陈江边跟的同时也在疑惑,“丫丫呸的,区区训练营小管事能在这里长期订一个院落?”

    当然,伙计也没说陈爷是谁?远的别说,像成昱正教官可也不是成爷?成昱正好歹也是云山镇混得开的武师,如果是他或许还说得过去。当然,仅仅是说得过去而已。陈江估摸着以秋水小筑的水准,普通富豪,世家公,甚至先天大师,也都当不得长包别院这般的奢侈。

    “反正是没头苍蝇,不如去看一看。”

    陈江没怎么相信,但还是跟了一路。一路上,陈江还在准备类似走错路的措辞。但是很快,他就发现措辞不实用了。因为,伙计没有多久走向最偏僻的院落。走过的众院落已经渐渐一片漆黑。陈江好奇,仍在远远跟着。

    到清幽居的门房处,众伙计卸下物品,与侍女交接后外匆匆离去。

    “远远看一眼吧!大不了被人丢出去。”

    陈江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跟上。近得院落,陈江趁侍女不注意,闪身消消潜入。

    清幽居不大,庭院只是两进。

    但庭院小湖连着外面的云径溪,设计布局甚为大气。湖心岛有一小亭,亭一短几,一长琴,一人正在小酌。

    “丫丫呸的,真的是他。”

    陈江远远看去,亭小酌之人竟然真的是他要找的陈炳。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