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三十三章 对抗中成长(书号:13555

第三十三章 对抗中成长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石涛偷引灵丹逃跑的消息传来,陈江大吃一惊。

    “这也太快了吧。刚把消息传出去。”

    本来,按陈江的想法是想借石涛的口把引灵丹的消息传给关宇健。

    陈炳虽然不说,但陈江猜测两人应该是互相知道的。如此,关宇健得到陈炳赠的消息,自然有样学样,尝试着与陈江接触。到那时,陈江的条件也不会苛刻,让他买走老陈送的引灵丹就好。反正陈江的计划,目标就是把陈炳送来的引灵丹交到关宇健手。

    当然,关宇健有过潜进陈江石屋的经验,也可能会有偷窃引灵丹的想法。

    虽然机率很小,但陈江也做好了引灵丹被关宇健或关宇健的手下拿走的准备,只是没想过,尽然会这么快。

    “这个石涛,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想不到,他会做这样的事?”

    莫松海痛心疾首,大声疾呼。

    要知道,陈江刚才委托他出售引灵丹啊。帮助卖一颗引灵丹能挣多少银?莫松海差点儿都算不过来。当然,损失了钱财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也为错失交好陈江的机会而惋惜。看这陈江,还真不是一般人。价值几万两的引灵丹丢了,硬是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莫师兄。训练要开始了,我走不开。你帮我个忙可好?”见莫松海一副灵丹不见了比自己还伤心的样,陈江笑说,“你帮我找下老陈,说引丹灵被关师兄的人拿走了。”

    “你是说,是关师兄……”莫松海疑惑地抬头。

    “我没别的意思。但石涛是乙字院的人没错吧?”陈江正色道,“如果方便的话,顺便帮我打探一下老陈和关师兄的消息。对了,赵三权的事也过去很多天了,有什么结论也烦请你一道打听。”

    “好吧。我这就去。”莫松海点头道。他心想,打听消息倒是简单,只是打听消息总要费银。如果花的银不是太多,到底是找陈师弟报销呢还是不报销?

    ……

    正式训练前,成昱正把陈江唤到一边,介绍从武院请来的三名武师。

    “来,来,这是魏凯魏前辈,常铭玉常夫人,丁易丁师兄,三位都是武院前辈。陈江,速来见礼。”

    成昱正见得陈江全身汗淋淋的,对其训练态度甚是满意。

    按照成昱城指点的顺序,第一位武师是个四十来岁,留着短须的年人,第二位却是女武者,素颜打扮,长裙及地,第三位是一高大青年,二十来岁模样,英气逼人。

    见及介绍,陈江忙上前向三人问好:

    “魏前辈,常夫人,丁师兄,三位安好。在下陈江,多谢三位前辈驽临指导。”

    “好。你好。”魏前辈倒是客气,“指导不敢当。听老成说你轻功练不得错,等会看看。”

    “我们此来,还真不是指点你。你的教官是成昱正成师兄,不是我们。我们要做的,是不断地打倒,阻拦你……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也希望你能学到更多的东西。”丁易哈哈笑着,在陈江肩上拍了拍,随即招呼了两个伙计,熟悉机关去了。

    “你才十岁?”常夫人和蔼问道。

    “是。夫人。”

    “不错。好好练,以你的天资一定能进武院。”常夫人勉励道。

    “谢夫人夸奖。”陈江恭敬回答。成昱正介绍的时候是以年龄为顺序,但是陈江明显感到丁易的实力最强,而魏凯的实力最弱,至于常夫人,陈江的评价是深不可测。

    “都是老朋友了。”成昱正笑说,“陈江,你也不用客气,就什么不懂的尽管问。”

    “是,教官。”

    陈江偷偷观察,与武师一同到来的,还有十余名武士阶师兄。有些师兄见过,应该是各院抽调来的,有些则非常面生,估计是从镇上或武院请来的。从武院请来的可能性低一点,要知道,武院的武士学员是极少的,一个个都是宝贝。

    成昱正居协调,把机关准为三组,命陈江仍次通关。

    每组机关后,一名武师加两名武士,或操纵机关,或执圆木大棒准备随时阻击。

    各处机关陈江已经烂熟于胸,尽管顺序和位置重新排列,但他自信通过不在话下。

    “我准备好了。”陈江站在出发点深吸了一口葵香,缓声道。

    “可以开始了。”

    随着成昱正一声令下,陈江脚尖一立,身形不动便向第一阵木摆阵临空掠去。

    抵达第一个木摆前的时候,陈江依然保持着前冲的姿态。随着对机关的渐渐熟悉,对提纵术的进一步把握,陈江的心态也起了变化。

    真真正正是不冲则矣,一冲起来就舍我其谁的奋勇向前。

    陈江冲击的速度何等之快,一鼓作气就把木摆阵冲下大半。似乎完全没有停顿,似乎一连串木摆幅度都被他算得清楚。守在木摆阵后的武士师兄甚至都不及反应。当然,这并不是陈江的速度快到他反应不过来,而是他根本没想到区区二阶武徒能有这样的速度?

    防守第一组机关的是丁易。

    他见识到陈江的速度,不由眼睛一亮,提醒木摆阵的机关已经来不及了,他干脆的一展身形,沿着机关旁的甬道向着陈江一棒打出去。

    虽然丁易被限定在甬道内,但武师的全力一击,看似轻巧灵动,落在陈江眼直如一阵飞沙走石一般。攻击倒在其次,闯不过去退回来就好。关键是气势的压迫,在丁易的攻击面前,陈江呼吸都要快停顿了。

    “退也退不回了。”

    终于,陈江的脸色变了。

    他自以为是的速度,赫然在武师阶的师兄面前如同小朋友玩家家酒。

    “如此,只能硬冲了。”

    在接近丁易的瞬间,陈江感受到他的气势似乎将空气都凝固住了。两人交错的刹那,陈江大脑一片空白,只是下意识地按原定的想法伏低身体,在一个转折后,在两个木摆间穿梭了过去。

    “漂亮。”丁易被陈江用木摆挡了去路,倒没有再追击。

    “过奖。”

    陈江冲过木摆阵,全身冷汗这才涌出。陈江一时手脚无力,摊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好轻功。就是内力太稀疏。”丁易摇头,“这样练法,怎么练得过瘾。”

    “二阶武徒里面,他算不错了。”成昱正呵呵笑道,“但我们也不能迁就他,先走两轮就给他上难度。后面飞刀和流星锤飞起来,看他怎么歇……”

    两个教官说话的同时,陈江也在揣摩入微的奥义。

    面对武师的阻击,武师的气势威压太甚,关键时刻动作的主动调整极难,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以入微阶的轻功,更快速,更准确,完全下意识的调整动作,如此才有可能在武师面前进退自如。

    接下来的训练,陈江刻意训练关键时刻的入微操作。

    要说潜能确实是可以压榨的,本来只摸到入微丁点皮毛,对整体完全没概念的陈江,在与武师的对抗,竟然对提纵术入微一点点熟悉起来。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想得到,做不到,然后被武师的大棒打倒在地,但是少数成功的几次,便成了最好的模板。再次爬起来的时候,陈江便按自己的方法,一一试验起来。

    “这个陈江,好像是在练习入微?”常夫人守的是最后三阵,陈江一直没能冲到最后,所以她也有工夫与成昱正闲聊。

    “入微,先天轻功的入微?怎么可能?他只是个武徒。”

    “没错了。确实是。你仔细看。打磨办法虽然很粗糙,但真的是入微。”常夫人叹道,“看样,他还没有先天轻功的法门……啧啧……”

    “你是轻功高手,你说是,那就一定是了。”

    成昱正叹道,“确实太年轻了,我记得,你是巅峰的时候才想战技入微的事情吧!”

    “是啊!以轻功而先天,难,非常难。”

    常夫人摇头道,“我已经快三门轻功入微了,但还是看不清前面的路。”

    “这次把你请来,也是有原因的。历仁晋阶的事情,你听说了吧?”

    “就是这个陈江?”常夫人眼睛一亮。

    “就是他。”

    ……

    一次次被打倒,又一次次爬起来。

    虽然丁易和魏凯刻意控制了力量,但是陈江还是被打得鼻青脸肿。

    当然,受的伤都是外伤和轻伤,并不打紧,而内力的消耗却非常严重。与武师过招,一招一式,耗费的内力都极大。通过系统调用精元来补充可舍不得,而青梭草果汁有刺激丹田的作用,但毕竟不是补充内力,效果也不是立竿见影。

    如此,陈江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休息,而且一次又一次的休息也越来越长。

    丁易是火暴脾气,直嚷着上难度。

    魏凯训练时极刻板,不似平常的温和作风,下手愈重的同时,不断用狠话刺激陈江。为此,陈江倒也没有怨言。如同严老鬼般的武师,他们用了狠劲训练,如同对待自己的后辈侄,那才是真是出力用心了。他们态度不好也不用心怀怨恨,用成绩回击即可。

    常夫人是一如既往的温勉有加。

    她倒是没有出手的机会,不过,她总是不停嘱咐丁易两人控制力量。

    在陈江休息的工夫,几个武师之间也有交谈。

    陈江奇怪地发现,在一次交谈过后,本来了无兴趣的丁易和魏凯,一下就兴奋起来。在盯着陈江一阵猛看之后,都催促着他赶紧训练。

    成昱正也比原来热情了,偶尔亲自为陈江包扎之余,还详细指点他对武师的对抗技巧。

    阶位越往后,差距越明显。

    武徒与武士的对抗虽然很难,但并非不可能。而到了武师阶,确实,只有武师才能对抗武师。成昱正的指点当然不足以让陈江对抗武师,但间隙应对武师威压还是很有效的,而且效果非常明显。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