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77|亲亲小说网-我爱小说! - U乐国际娱乐老虎机_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_www.youle88.com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二十九章 摸到入微的边缘(书号:13555

第二十九章 摸到入微的边缘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成昱正走了,陈江也落得清静。

    训练室的机关极尽精巧,要是换了几天前,轻功熟悉度绝对是锃锃往上涨。

    当然,眼下训练也不是没有成果。

    后天大圆满的提纵术那近乎凝固的熟练度都提升了,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效果吗?

    “如果这样练下去,提纵术岂不是有机会达到先天阶?”

    陈江心念一动,愈发激动了。要知道,现阶段想找一门先天阶的轻功战技可是极难。如果按苦练的法磨,慢是慢点,但成就先天功法的可行性客观存在。

    “开始练功。”

    葵香的刺激效果还在,陈江一项一项练下来,只觉全身热血沸腾。

    “好快的速度,就是不好控制。”

    陈江学着成昱正的办法用内力推进功法的时候,他甚至能感到脚下生风。要知道,随便一套轻功功法流传下来,也是无数人千锤百炼的成果。贸然改进是很危险的。但是为了成就先天阶的功法,这样的改进势在必行。小有所在,估计离先天阶也不远了。

    酣畅淋漓地奔跑,陈江仿佛吃了人参果似的,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一次次越过障碍,一次次避开机关,从开始急速奔跑时张开双手保持平衡,用怪异的姿势避开机关,渐渐的,陈江越来越放松,动作渐渐协调自然,仿如无人处闲庭信步。

    “陈师弟,我帮你上点难度。”

    莫松海看陈江逐渐适应,于是高声喊道。见陈江没有反对,他便指挥伙计进一步发动机关。刀尖利刃转起来,轨道圆木转起来,顿时,陈江面临的难度成倍增加。

    难度增加,并不意味着可以放缓速度调整。锋利的尖刀就在身后,厚实的狼牙棒呼啸穿梭,还有随机陷落的地板直通深坑。强压之下,陈江唯有越来越快,越来越疯狂。

    任何不必要的停歇与喘吸都成了奢望。

    陈江的身形再次晃晃起来,原本晃无关要紧,但现在上了难度,一个晃就有可能错过一个穿梭机关的最佳时机。一旦错过最佳时机,就会递进引发恶果。果然,这样的晃没有持续之久,失误便出现了。陈江攀爬梯形横架的时候,错过了躲开滚下圆木的最佳时机。不得已,一个纵掠向上跳起。

    “糟糕。”

    陈江心下暗叫不好。梯形横架他已经走过数遍,清楚知道圆木是连续滚下来的。第一个圆木没有巧妙躲避,接下来便是连续击打。

    “拼了。”

    身后还有追击的流星梭,陈江除了向前,别无他途。纵掠的高度不断升高,但陈江没有下落的打算,他的全身内力疯狂调动,拼命提升轻功极限。在伙计们的惊呼,陈江在准确踏梯形横架的支点后,准确踏急速滚下的圆木。圆木并非贴着横架滚下,而是在横架上跳跃着弹起向前。陈江连踏两根圆木,身形已经失去平衡。

    “见鬼的训练。”

    陈江心下一声叹息。身后的流星梭不会锋利到要人命吧!这么见鬼的高危险的训练,见鬼的教官居然还开小差走了。如果受伤,这医药费算谁的?

    “轰!”

    第三根圆木迎面而来。第三根的速度慢一点,因为,这根圆木上满是铁锥。

    “走。”

    看到机关滚出第三根圆木的瞬间,陈江疯狂地向倾倒的反方向扭动,而就在此时,陈江心念一动,竟然准确感知到自己身体的晃动幅度。完全是下意识的,在身体尚未完全扭到位前,陈江再次朝另一个方向偏移,瞬息间把平衡抓了回来。

    敏锐的感知竟能控制身体平衡?在一瞬间,陈江仿佛踏进了全新的阶段。

    “居然没事。”

    跃过梯形横架,陈江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当然了,为了找回平衡,陈江在冲击这个机关的时候发力太猛,积累的速度已经成了脱缰野马,完全失了掌握。

    “入微,这就是轻功的入微境界吗?”

    心绪纷繁复杂,陈江愣神间冲向了每个机关后都有的安全区。

    快进安全区的时候,平衡也保持不住了,如果看慢动作,陈江就像一个喝得烂醉的酒鬼。提纵术本就是温和轻柔的功法,内力给多了控制不住,失控理所当然。

    眨眼间,安全区的撞击板已到眼前。

    陈江想慢一点,可以做不到。眼睁睁看着撞击板越来越近,轰的一声,陈江整个人陷进了撞击板后的防撞层里。防撞层有碎步,棉花,还有类似羽毛的东西,陈江这一撞,偌大的训练室顿时飞絮四溢。倒在废墟里,陈江注意到,破碎物和羽毛上都带着黏稠的胶质。应该是撞击的瞬间,这些胶质完全爆发出来。安全方面,训练营估计没有偷工减料。

    “陈师弟。”莫松海惊呼着,带着一众伙计围了上来。

    在众人的连搀带扶起来,陈江全身都痛,还好,虽然衣服裤刮破了,全身各处都是创口,但全都是小擦伤。

    “都怪我,都怪我。师弟你没事吧?”莫松海满脸堆笑。在没有教官的情况下提速,真出了事故他的责任不小。当然,伸手不打笑脸人,他是第一时间端正态度。

    “还好。”陈江活动了一下。

    “莫松海,你看你干的好事。”见陈江好修养,旁边伙计们却鼓噪起来,“幸好陈江少爷本领高强,化险为夷,不然你就摊上大事了。”

    “就是,就是。”石涛唯恐天下不乱,“你看看,你看看……训练室成什么样。到处都是飞絮,机关还要保养,乱七八糟,三天都干不完的活。成爷都说了,训练明天开始。有人本事大,要提前训练。有人本事更大,还要乱动机关。好吧,好吧,看明天怎么解释。”

    “对不起,对不起大家。收工后聚福楼订两桌,算我的。”

    莫松海团团作揖,赔笑说好话,可众伙计还是一副不倚不饶的样。

    “不要吵了。”

    陈江冷哼一声,“我就不信,安全区没有人撞过。你们说这么多废话什么意思,是当我不存在,还是故意说给我听?”

    “陈江少爷。我们没那意思。”说话的伙计安静下来,但仍狠狠瞪了莫松海一眼。

    “没有那意思就好。”陈江转向石涛,看得石涛一阵心虚。不过,陈江却根本没正眼看他,只是指着他说:“那个谁,你去打盆水来。”

    “好。”石涛犹豫了一下,咬牙答应下来。

    由于关宇健的原因,他看陈江分外不顺眼。但陈江可是敢同关宇健作对的狠人,要石涛讲讲怪话还行,真放对却提不起勇气。石涛心里不断帮自己找台阶,本来就是辅助陈江训练嘛,有银可拿,打水就打水,有什么大不了。

    “其他人也别傻站。赶快收拾一下,别耽误我训练。”

    “您还要练?”伙计们面面相觑。心想,这家伙还是人不,全身衣服没几块好的,血都快流了一地,连个包扎都没有,他还要练?

    “当然。你们自己算,十万两银训练三周,每天是什么银?”

    在训练营,银就是大义。陈江把大义搬出来,众伙计无话可说,老实收拾去了。

    “陈江师弟,真的不用休息一下?”莫松海怔怔问道。

    “不用。”陈江斩钉截铁地说着,指了指石涛背影,问道:“那个伙计……怎么阴阳怪气的?”

    “他不是训练营的伙计……”莫松海顿了一下,“他是乙字组来帮忙的。师弟你和关师兄……”

    陈江手一挥,示意莫松海不用说了,“原来这样。不用管他,我们继续刚才的强度。有问题吗?”

    陈江一边说,一边扯下破损的衣服。衣服破了有些碍事,顺便用布条包扎一下流血最多的左手。这时,石涛也把水打来了。用毛巾浸水,陈江简单擦拭。

    “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就好。去准备吧。那个谁,麻烦你把水盆举高一点。我的手有点痛,恩,谢谢你。”陈江很客气地和石涛说着话,却是根本没看他,“恩……这个香好,叫什么名字来着,改天看哪有卖。对了,哪个谁,请你再点一支。”陈江客气地拍拍石涛肩膀,但还是没看他。

    石涛恨得直咬牙,端着水盆的手青筋暴起。怎奈何,他没有一点发作的借口。

    陈江整理的工夫,场地已收拾出了大概。当然,四处乱跑的飞絮,意味着必须有人加班了。不过,花了钱就是大爷,自然要有当大爷的觉悟。陈江这些可顾不得。

    提纵术不是先天功法,根本没有突破入微的办法。如此,陈江没办法拿经验点去攻克。想要全面改良功法,想要达到轻功入微,就只能一点点苦练。

    他的心思全在提纵术上面。

    提纵术当前已经是10级的3%,已经向先天功法迈出了一小步。

    这么个关键时候,流血怕什么,只要能跑,想陈江放弃就是不可能的。更何况,陈江已经找到了一点点窍门,对接下来的训练简直迫不及待。

    训练继续进行。

    一次次的重复,一次次的冲击机关,陈江渐渐找到了轻功的乐趣。提纵术本就不是先天轻功,丁点儿的关于入微的讲述都没有。陈江训练摸到入微边缘,那是将功法提升到了新的境界。一旦掌握真正的轻功奥义,陈江相信,那就是突破先天功法之时。

    陈江忙着训练,众伙计同时也在清理场地。

    伙计们说得没错,以刚来的时候一尘不染的标准,他们今天是非加班不可了。陈江也没有苛责大家,训练时清理场地无异有危险。众伙计熟悉机关,自然不怕。陈江就更不怕了,胡乱弹射的刀枪剑檝他都能避开,多避开几个人算什么。

    混乱训练,时间一晃而逝。

    “乱糟糟的,这陈江也待得下去。”石涛感到不可思议。

    舍得花大钱的武者,无疑要求也是极高。不说赵三权那种等级,就是石涛自己,要他在这种地方练功他也宁可不练。

    “我已经看麻木了。”

    莫松海实在想不出,陈江怎么地就这样兴致勃勃。第一次看陈江鬼魅般的轻功,莫松海惊讶陈江的速度。看得多了,速度似乎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但是莫松海的惊讶却丝毫不减。

    “这个陈江,是打不死的小强吗?”

    短短的训练几小时,陈江已经三次受外伤暂定训练了。可是,每次他稍作包扎,喝两口葫芦里的水,就在莫松海和石涛的帮助下再次投入训练。

    “他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石涛也从刚开始被使唤的时候气鼓鼓的样,到最后看陈江的目光都是怜悯。“这样训练有意思吗?白给我训练,我都不要。”

    石涛看陈江浑身是血的样,不寒而栗之余,也肯定了自己对轻功没什么热爱。

    别人看陈江是狂热到爆棚,执著得可怕。

    但是陈江自己却是沉浸在轻功的乐趣当,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他身上虽然满是伤口,但是一点也不感到痛。脑里来来回回都是脚步,节奏,机关以及路线,任何无关的东西都容不下了。

    提纵术满级后的熟悉度涨得很慢。

    陈江没时间细看,最后到训练结束,莫松海和石涛抬着他到医务组的时候,他才注意到共计有6%。

    “6%。可以收工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