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二十八章 这才叫速度(书号:13555

第二十八章 这才叫速度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成昱正边说边除下外衣,用伙计端来的铜盒里洗了手,洁白的毛巾擦干。然后,成昱正走到场地央的机关群——回形塔的间。

    回形塔的设计很巧妙,八座五米高的铁塔内外重叠组成一个回字。外层塔相距十米,内层塔相距五米。铁塔分五层,每层间有个可以翻转的牌,牌附近是尖刀和黑铁筑成的喷头。机关没开启时,牌是不会动的。只要不向固定的尖刀上撞就没有其他危险。

    成昱正站定后立在当场,却又沉默。

    “好大的架。”陈江腹诽着。

    当然了,成昱正站在那里,自有一种沉稳气度。

    凝重的表情把陈江和周围的人都感染到了。陈江渐渐定下神来用心观看。包括莫松海和石涛在内的伙计们,此时也屏住呼吸,全神贯注盯着成昱正。

    “开始计时。”

    说话间,成昱正身形动了。只见成昱正来到回字左上角的铁塔将第一层的牌翻转后,顺时针回形饶动,一一将八座铁塔第一层的牌翻转。

    一圈毕,回归原处。接着,又开始翻动第二层。

    “恩,这是要测速度。”陈江恍然。

    指着训练室一角精致的计时沙漏,莫松海笑着解说道:“轻功训练对时间讲究。我们这座沙漏可以把时间精确到千分之一息。”

    陈江默默观察成昱正的动作和步伐。

    因为轻车熟路的关系,成昱正保持高速跑动之余,动作仍就一板一眼,节奏分明。看得出来,他的轻功算不上高绝,但是整体实力十分惊人。

    “好快。”

    莫松海目光流露出艳羡的色彩,心说:“看来,成爷是要全力以赴给陈江来个下马威。”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这就是武师的速度。有些人不知天高地厚就来训练。成爷一成功力就够他学一辈。”石涛和伙计们说笑着,估计不压住声音。

    “那是。那是。我们成爷可不是普通人,那是轻功通天的高手。”训练室的伙计与成昱正打交道打得多,见到石涛吹捧自然是一片附和。

    陈江与石涛距离很远,但还是听到了。

    陈江皱眉。

    “哪里都有妄人。这种轻功能算快么?算了,就是些杂工,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陈江身怀10级后天圆满的提纵术,心里笃定得很。

    成昱正来回折返,仿佛一只穿的雨燕。身形每次晃动,都伴随着铁牌“哗哗哗”翻动后的连续打转。一来二去,竟似成了节拍。到了后面几圈,他的速度不降反升,粗糙的节拍竟也把旁观众人听得心旷神怡。

    “报时。”

    成昱正回到众人面前的时候,大家才回过神来。

    “十二个刻度,稍过。”专职守在沙漏处的伙计回答。

    旁边的伙计回答。训练室有计时沙漏,轻功训练很讲究时间,所以有专门的伙计在计时。

    “换你了。试试吧!”

    成昱正额头已经出汗了,全力以赴换来的超水平发挥让他十分满意。

    感受着众人崇拜的目光,成昱正脸上带着淡淡的得意笑容,“前面几天,我会教你一点技巧,你就老实给我练这个。等你能练到25息之内,我们再说开动机关的事。”

    “我来试试。”

    “去吧。小心一点。”成昱正看到陈江跃跃欲试的样,不放心地说,“拍打牌要慢,别伤到手。上次开动机关没有完全复位,有三个牌位置偏了。”

    “我记下了。”

    陈江恭敬回答着,向着计时的伙计一挥手,纵身而出。

    回形塔归根结底就是折返跑和提纵训练。对练提纵术的陈江来说,简直就是量身打造。开玩笑,提纵术可是能在水面的荷上折返跑的。辗转腾挪是一等一的强项。至于纵跃,轻功的名字就叫的提纵术了,不擅长是不可能的。

    学着成昱正的样,陈江自回字左上角第一个铁塔开始,开始沿顺时针翻铁牌。

    人影飞驰。

    “好快。”

    “难怪二阶武徒,就敢来这里训练轻功。”

    旁边的伙计们全都议论纷纷。

    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众人越看越吃惊。这个陈江,速度似乎竟能与成昱正不相上下?不对。再细看一小会,竟是比成昱正还快,而且还快得不是一星半点。

    “竟然比教官还快?”莫松海的眼睛都瞪大了。

    成昱正嘴角的笑意渐渐隐去,心下正在暗暗吃惊,听到莫松海惊讶的声音回头瞪了他一眼。莫松海连忙低下头。

    “跑着跑着就慢了。区区小武徒能和武师比?”石涛凑过来悄声说。

    “那也了不得了。听说他才十岁。”莫松海苦笑。

    “武徒就这么高调,有他倒霉的时候。远的不说,看赵三权就知道了。”

    石涛想起前面的争论,于是向众伙计介绍起陈江来。

    “看到了吧。看到了吧!打翻我们关师兄的就是这家伙。”石涛介绍的同时还有些得意洋洋,像是在说,看吧,打翻我们老大的就是这个变态,我们不算丢脸吧!

    与成昱正一样,陈江熟悉之后开始加速。

    但与示范路线走回字形不同,从翻第二层的牌开始,陈江决定改变路线。第二轮在外层铁塔翻牌之后,随即纵跃到内层,里外间来回纵跃。陈江足不点地,一气呵成。华丽丽,硬生生地将折返跑变成了铁塔间飞翔,凌空完成所有动作。

    “这样也行。”旁边的人们一副眼镜接着一副眼镜跌下来,足足跌了一地。

    “竟然,竟然……可以这样。”莫松海晃然若失。看成昱正的时候,他满是羡慕与渴望。见贤思齐,人之常情嘛。他自认成了武师,不会比成昱正差。可是现在看陈江,他却连比较的心思都提不起了。这是什么轻功,太打击人了吧。就轻功而言,他们根本是两个世界。要知道,现在陈江还是武徒,如果日后晋阶武士,成就武师,轻功还会水海船高。

    “有点意思。看来他的轻功真有火候。”

    成昱正看陈江直如飞行一般,嘴角露出惊喜。陈江仅是单纯的快也还罢了。可是,陈江在回形塔的打法上,竟与擅长轻功的先天武师如出一辙。

    “不对,动作举重若轻,他的火候已经到了。”

    成昱正看到的是陈江的翻牌动作。陈江没有如他一般暴力击打,而是用恰到好处的力量轻巧完成一个翻转。一样的时间,一样的效果,但境界却已经不同了。

    落在旁观的其他人眼,陈江动作连接之间完全没有停顿,仿佛就是一个人影在晃,然后一个牌一个牌接连完成了翻转,直如鬼魅出没。

    “结束。劳驾看时间。”

    陈江脸不红气不喘归来,嘴角带着淡淡笑意。

    “这……这就完了。我的天啊,大白天不是闹鬼吧!”

    连同成昱正在内,众人目瞪口呆。

    “五……五个刻度。”

    报数的伙计颤声回答。他的语气是那么不肯定,似乎在怀疑这是自己的幻觉。

    成绩一出,更是所有人惊住。好家伙,当真比成昱正还快,快得还不是一星半点。

    “他没有按示范做,成绩不算!”石涛看呆了,但仍多了一句嘴。

    “不算你的大头。又不是考核,有什么算不算。”

    成昱正还在想着怎么措辞,石涛却叫嚣起来。成昱正大怒,转身对石涛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拍在石涛左肩,打得他几个踉跄,跌倒在地。

    “有人说过不能飞吗?不是老不飞,是老飞不起来。”成昱正越说越老羞成怒,对着石涛一脚,踢没多重,但吓得石涛连滚连带爬。

    “别生气。千万别生气。”

    陈江赶忙拉住成昱正,“教官,刚才可真是您说要考核的。我没有按规则走,这都怪我。不过我是见猎心喜,速度一上来就控制不住了。”

    “行了。有考核也算你过了。”

    对于陈江的成绩,成昱正相当无语。没开始训练就能达到如此程度,特训过后,难道区区二阶武徒还能挑战高级课程?成昱正不动声色,复又认真道:“刚才我说过,过关和活着,就是闯关训练的两大规则。你擅长纵跃,以自己的优势闯关当然没问题。但要提醒你,机关发动起来可不简单。谋定后动,看准了你还能飞这就算你的本事……”

    “教官,我可以闯机关了吧?”陈江微笑。

    “可以了。来,我带你熟悉一遍机关。”

    说着话,成昱正领着陈江来到顺序第一个机关,一组二十个连续摆动的圆木前。

    “看仔细了。”成昱正一挥手,守候的伙计将机关启动。

    顿时,圆木摆动渐凌乱起来。每个圆木就像一个钟摆,正以错乱的节奏抖动着。以陈江的水平,闪躲几个轻而易举。但如果要一口气过二十个,他可没有把握。要知道,木圆的幅度和力量,掌控机关的伙计还能人为干预。通过这样的机关,需要一定的技巧。

    陈江不敢托大,观察格外认真。

    “走。”

    成昱正的轻功很霸气,力量感十足。

    过木摆的通常技巧应是小巧腾挪,他却是横冲直撞,利用武师的爆发力急起急停,巧妙地用时间差,分毫不差冲过木摆阵。过阵后,成教官一个转身又冲了回来,每每木摆从他眼前掠过,精确到毫厘启停能都把旁观的陈江和众伙计惊出一身冷汗。

    “多久时间?”成昱正问道。

    “两个刻度。”

    “明白了吗?”成昱正转向陈江。

    “明白了。”陈江近看成昱正,他连头发都一丝不乱。

    陈江暗暗惊讶,这个成昱正还真有点本事。很明显,一门轻功功法要打磨到高阶那是极难的。巅峰武师有那个能力,但未必有那个时间。论纯正的轻功,成昱正肯定不及陈江。但配合武师级的恐怖爆发力,应对复杂情况时仍然能把陈江远远甩开。

    “明白了就下一个。抓紧时间,我还有事。”

    石室说大不大,但机关阵足有个。小半个时辰,成昱正便粗略介绍一遍。

    按需要组合使用,个机关阵可以衍生诸多变化。

    为了制订合适的训练计划,成昱正又了问陈江他的轻功细节。陈江简单介绍了一番,紧接着便请教轻功战技与功法的配合问题。

    “教官。你知道我练的提纵术温和了一点,我2级的内功,都没办法完全发挥。我看您游刃有余,您是怎么做到的?是用内功强行推动功法么?那么如果内功更强劲一些,是不是还能推动轻功战技的极限?”

    “轻功和内力的关系,这要看个人的琢磨了。要知道,大多武者还没有轻功。”

    “哦?”

    “这个问题我是进到武院系统接触轻功功法时才想明白的。解释一下吧。轻功功法,就是用内力控制速度和节奏的法门。外面流传之所以少,因为功法是经验之谈,大的门派和世家更容易积淀。说简单很简单,关键就是控制速度,控制节奏。如果练到深处,所谓心法不要也罢。要用,要用得好,就要根据自己的习惯加强和改进……如果专修轻功,为其更改主修功法也是值得的……”

    成昱正被陈江一连串的问题砸蒙了。很明显,这可都不是初学者的问题。成昱正也不藏私,陈江请教的问题均详细解答。提纵术后天大圆满,陈江在轻功上的造诣委实不低,但成昱正毕竟境界很高,所以他的讲解不敢说切要害,至少他山之玉的效果不低。

    当然,越是与陈江交谈,成昱正越是惊讶。

    态度一点点在改变,从先前是应付一下不知好歹的小武徒,到后面认真把陈江当成付出十万两白银的大客户。从开始高高在上的训导,到后来一面解说,一面与陈江讨论后面的训练计划。

    “好了。让我看看,你听懂没有?”

    成昱正一番解说之后,拍拍手,唤来伙计,“来人。点香。”

    “这是什么香?”

    旁边待命的莫松海一直在倾听成昱正讲解,虽然听得云里雾里,但这并不妨碍他眼明手快。抢在众伙计之前,莫松海点上明香。不多时,一股泌人心肺的香气弥散开来。

    “这是什么香?”

    陈江奇道。从闻到香气开始,陈江就渐渐紧张起来,仿佛在大草原被一头雄狮盯上,肾上腺素急速分泌,心跳在加速,肌肉在绷紧,像有什么要爆发而出。

    “上好葵香,可以帮助你快速进入节奏。”

    “兴奋剂?”陈江摇摇头,“是药物吧,有危险吗?”

    “危险没听说过,但不排除。”

    成昱正介绍道,“刺激身体潜体,难免会加速疲倦。训练越是疲倦,越是容易受伤。”

    “累点没关系,硬挺了。就三个星期嘛,我挺得住。”陈江见成昱正比原来好讲话了,于是笑说:“按严老鬼的风格,葵香少不了卖银吧?”

    “你真错了。每日一支,费用全免。”成昱正似笑非笑摇摇头,“行了。开始吧!把项目都走一遍。每个项目小技巧都不少,看你记住几个。”

    “好。”陈江跃跃欲试。

    “速度慢点没关系。不要受伤。”成昱正极看好陈江,所以千叮咛万嘱咐。

    “麻烦计时。”

    陈江向管沙漏的伙计支会了一声,“嗖”地一声如离弦之箭,身形一晃而出。

    顺序第一个机关组是木摆阵。

    在木摆前,成昱正是大气地利用时间差急起急停,横冲直撞。但陈江不同,他几乎是足不点地,飘着穿过木摆阵的。小小一个阵法,他几乎把辗转腾挪发挥到了极致。

    只见他的身影在木摆间急速穿行,摆动的沉重木桩仿佛不存在的虚影,完全没有一点阻碍。这还是大家距离陈江较远的距离,如同到了房间之类的狭小空间。估摸着会和凭空出现的鬼魅一般,肉眼都难捕捉得到。

    返回的时候,陈江速度更快了。

    腾挪间甚至都带着淡淡残影,旁边为木摆加速的伙计根本捕捉不到他的位置。利用木摆伏击自然也无从谈起。

    返回原点,陈江站定后已是粗气连连。这一趟跑下来,跑得陈江气血翻腾。但是,陈江惊喜地发现,在葵香的刺激下,原本纹丝不动的轻功熟悉度涨了1%。这1%来得不容易啊,当真比岩石还要坚固。与系统兑换1%熟悉度,需要15点经验。虽然说不能换过来等同,但陈江一想到相当于得到15点经验便不由心花怒放。

    “三个半刻度略多,四个刻度不到。”伙计如实报数。

    “我的动作花俏了一点,时机把握也有问题。”陈江兴奋之余,挤出一丝苦笑,“但我原以为会差不多的。”

    “已经很不错了。区区提纵术你能练到这个地步,足可见用心。”成昱说着,嘴角忍不住流露出淡淡笑意,“老实说,我就做不到。”

    “我是点香后,您是点香前。”陈江叹道:“您不用安慰我。比不过您就是比不过。葵香的霸道效果,想来您比我更清楚。”

    陈江的话把旁边的伙计们听得直翻白眼。小小武徒居然真和武师大人比高下了,比就比吧,还真当回事了,看陈江的样似乎还很沮丧。

    “今天就这样吧!我真有事,不陪你了,你再熟悉一下机关。回头,我想一下你的训练计划。”成昱正哈哈笑道,“来人,再拿一枝葵香侯着。”

    “爷,葵香多少,有定例的。”有伙计小声提醒。

    “小家气。”成昱正摇头,“我买单,送小兄弟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