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77|亲亲小说网-我爱小说! - U乐国际娱乐老虎机_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_www.youle88.com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二十四章 引来关注(书号:13555

第二十四章 引来关注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石院热闹极了。各种觥筹交错,各种喧嚣鼎沸,似乎要把平日训练的枯燥释放得一干二净。主角之一的关宇健,退出之后就没有再回来。这让等着看热闹的众人有些失望。说是晕倒了,可大家都不相信。不过随着酒宴开始,训练营的重要人物来了,总教官严老鬼,丁字组的牧瑞,还有几个执行教官全都出现了。陈江作为宴请的主角,诸教官不请自来,每人少不了一番勉励。“年轻人,以你的天分,武师并非遥不可及。先天武师也并非不能惦记。继续努力。”严老鬼尤其热情。和所有的老师一样,严老鬼是偏向口袋有银的学生,但并不妨碍他器重能干的学员。陈江的待遇,众学员都看得眼热。要知道,教官在训练营可都是凶神恶煞的存在。如此这般温言善,通常只会出现在顶尖的几个武士学员身上。腰缠万贯的豪富学员和背景深厚的权贵学员都没有这样的待遇。通常豪富学员和权贵学员的待遇差不多,也就是乖乖交银后被狠踩一顿和被狠踩一顿然后乖乖交银的区别。“听说,陈江昨天击败了历仁,还赢得历仁的贴身腰牌。”“那是历仁心甘情愿送的,是陈江对他一番指点,让历师兄突破了先天大师。”陈江虽然只来了一天,可是伴着羡慕嫉妒恨,他的事迹在众人口流传着。……莫松海原来就在关注陈江。众学员各种说法汇集起来,他听后愈发震惊。“想我堂堂武士,还没有一个小武徒威风。”莫松海摇头叹息。在莫松海的家乡,武徒见到武士,那都是要磕头行礼的。就算大秦帝国,也有严谨的上下尊卑的**,但是在训练营,谁把这些规矩当一回事?莫松海感慨着,喝了几杯闷酒,不禁意看向院门方向。“噫,那不是贺老爷吗?他亲自过来了。”别人对贺老爷不了解,可是莫松海却是再清楚不过了。因为在莫松海的家乡大安府,贺老爷的儿孙历任太守。作为年轻时就晋身先天大师的老爷,如今到了什么程度,谁都不知道,只能说深不可测。不说大安府,就是右宜省,贺老爷也是说一不二。贺老爷参加关师兄的晋阶宴。莫松海已经很吃惊了,但毕竟老人家欣赏后辈,还说得过去。但是眼前关师兄被打了脸,贺老爷却还要过来。这个陈江,有这么大魅力?莫松海发呆的当口,贺老爷已经到了院外。“严老弟,你也在这里。”低沉的嗓音气势惊人,随着一阵爽朗笑声,院里的嘈杂瞬间压了下来。众人不觉向外看去,只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带着一行人走了过来。这一行人衣衫考究,气度沉稳,走在训练后衣衫凌乱的学员们间,他们的气场十分惊人。听闻关宇健笑话的学员们,尽管不认识但都猜出是贺老爷到了。“我的地方,我自然在。”严老鬼也哈哈笑了起来,“老贺你是贵客。既然来了,就别走了,一起喝两杯。”“好。正有此意。”贺老爷拉着钱爻大师,在严老鬼的邀请下入座。“都是熟人,大家自己找地方坐了。”贺老爷临坐下,还不忘招呼一声。随贺老爷来的都是镇上头面人物,主桌虽然坐不下那么些人,但有贺老爷出声,众人自不觉受冷落,加上有训练营的人作陪,众人谦让一番之后,按各自的身份地位找到地方坐下。石院里聚餐本没有留下主桌,贺老爷在的地方便是主桌了。有贺老爷在,主桌周围众人都小心着说话,不敢有丝毫的喧闹无礼。当然,有贺老爷坐镇,这几桌气氛也极热烈。众人似乎都有一种错觉,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宾客们都是专程来向陈江道贺似的。陈江亲距离打量一行人,贺老爷总是笑呵呵的,让人心生好感。而他旁边的钱爻大师则是高高瘦瘦的,眼神像刀一样锋利。陈江打量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打量他。几句闲聊的工夫,众人的目光都集在了他的身上。贺老爷的目光在陈江身上一掠而过,笑问道:“严老弟,这位就是陈江小哥吧!果然是青年俊杰。”不用人吩咐,陈江见问忙站起来,“晚辈陈江,见过贺老爷。”“免礼,免礼。”贺老爷淡淡挥手,笑呵呵说:“陈江小哥,你才来一天,可你的事迹我们都听说了。老夫生平最是欣赏有才华,有冲劲的年轻人。哈哈,听你在摆宴席,所以过来看看。”“贺老爷威名赫赫,能移步前来,后辈受宠若惊。”陈江不卑不亢,一面与贺老爷说着话,一面满斟一杯酒,敬向贺老爷。贺老爷笑吟吟的,杯酒喝了一半。接下来是钱爻大师。钱爻大师很严肃,勉励了陈江几句,同样喝了半杯。主桌其余宾客也很热情,牧瑞逐一引见,陈江逐一敬酒,全是酒到杯干。介绍到武院外事堂的贺强时,贺强虽然不待见陈江,但毕竟陈江是主角,所以他亦强笑着浅呡了一口。“陈江啊,你是真听过老夫我,还是在给我戴高帽?”贺老爷笑问。“晚辈曾师从于竺老师。于竺老师对您可是极其推崇。”陈江一圈酒下来,已经是晕晕乎乎,不过依然恭敬回答:“在于竺老师身边耳濡目染,晚辈对老爷自然是真心敬仰。”“哦,是于竺那小?”贺老爷表情一松,有些意外。“于竺?莫非是临水城的于竺于大师。”钱爻大师精神一振,向严总教官笑说,“老严,你这里可真是卧虎藏龙,于大师高足也给你揽在门下。”“于竺。恩,是个人物。”严总教官向陈江扫视一眼,若有所思。训练营只是众武者进入武院的跳板,当然各色人等都有。以武院的威名,莫说先天大师的学生,就是先天大师前来拜师也不奇怪。“你此番前来是为了入武院吧?”钱爻大师和蔼地问,“以你的资质入武院不是难事,为何不在于大师身边多侍奉两年?”“于竺老师这两年时常闭关。而我为因家变故,所以提早出仕……是穆云县的一个职位。穆云县离青云不远,所以我有了就读武院的想法。”“穆云县啊?”贺老爷点头。“是。正是穆云。老爷您当年一剑毙十八寇的地方。听闻此事在穆云口口相传,还专门立有石碑,讲述老爷您的侠义和您的剑法。”穆云县是贺老爷发迹的地方,也是贺氏家族在右宜省传统的势力范围,贺老爷当然是再清楚不过了。听完陈江的话,他不由含笑点头。去穆云县当个小书吏,可不是陈江的打算。陈江就是说说好话让老人家高兴,完全没有借贺家势力的想法。当然,如果讲讲好听的就能混进武院,陈江也乐意,只可惜那是不可能的。穆云那种小地方,在座诸人都没听过。贺老爷兴起,不知不觉讲起以前的事迹,众人喝着酒,全都听得津津有味。酒过三巡。周围的学员们喝酒喝得兴起,哪还管什么武院贵宾,声音变得愈发嘈杂起来。钱爻大师略有不满扫视了周围一眼,他拿起了面前的酒杯,向严总教官道:“来,老严,敬你一杯我就先回了。”“急什么,来我这里喝好才能走。”严总教官笑说着,举起酒杯。身边牧瑞等人亦站了起来陪敬。“不待了,回去还有事。”钱爻大师勉励了陈江几句,又和诸人一一告辞,最后转向严总教官道,“对了。你们营的魁首不是出缺了吗?我看牧晴不错。”严总教官脸色阴晴不定,但仍笑说,“你倒是记得她。去年,就是你把她刷下来的。”“我记得,是差了两个顺位。”钱爻笑说,“我知道你的训练营你说了算。但现在出了事情,重选又太费时间,我看还是牧晴吧。”钱爻大师说完走了。贺老爷没走,还在和众人吹嘘自己以前的光荣事迹。严总教官和牧瑞低声说:“我也看好牧晴。只是我们内部的事,怎么搞到武院的人来说项?这次……算了……总之便宜你了。”“谢老大成全。”牧瑞脸色红润,连连搓手。“别急着谢。你知道的,训练营最近很是拮据……这样吧,你按去年收的报名费,直接划银过来。对了,武徒战的推荐你可以拿来卖银,这个加你两万吧。恩,直接卖给陈江好了,他不够银允他欠着,说不定还能赢个金牌武徒回来。”牧瑞从听到要给钱开始,就一直在苦笑。陈江坐在两人旁边,听得真切。听到之后也只能和牧瑞一起苦笑。……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