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二十三章 求和解(书号:13555

第二十三章 求和解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你们知不知道贵客是谁?是钱爻大师。”

    陈炳自个儿坐了一桌,端一壶酒自斟自饮。看到陈炳坐下,众人都笑呵呵跟他打招呼。陈炳一脸傲慢,谁也不理。此时还陆续有其他组的学员进院,不光为了喝酒吃饭,也是来看关宇键怎么收场。

    “啊,钱爻大师来了。”牧晴正看着乌烟瘴气的小院正皱眉呢,听到陈炳的话一惊。

    “钱爻大师?”陈江疑惑地问。

    “钱爻大师是武院专门负责武师以下招考的运转使。不是很好讲话。”牧晴解释的同时,神情有些惴惴。

    “那就请过来。”陈江想了想,“那边冷火秋烟的,应该请得动。除非他硬挺关宇健。”

    “可笑。内讧,还是在大喜的日内讧。我是钱大师肯定拂袖而去。”陈炳洋洋得意,撇嘴笑道:“关宇键一数罗,你们的名字就算被记住了。就是关宇健没有脸讲,以后到了你们考学的时候,有人拿这事一歪嘴,你们下过钱爻大师的脸面,嘿嘿,武院哪个人敢收你们?”

    “公道自在人心。我就不信了,武院没地方讲理了。”陈江哼了一声,“师姐快坐下吃饭。有问题我兜着。”

    “我找叔叔商量一下。”牧晴想了想,还是转身离开。

    看牧晴离开,陈江挨着陈炳坐了下来。

    “你……你想干什么?”

    刚才陈江打人的暴戾场景还历历在目。陈江这一坐下,陈炳不由得紧张起来。身为管事,手下自然小有工夫。但训练营不比其他地方,像赵三权武徒阶就横扫训练营。在这里,以武阶看个人实力是十分愚蠢的。

    “和你聊一聊。”

    “你和我有什么可聊的?”陈炳一副傲慢的样,但手里的酒壶却没有放下。

    “不聊别的,就聊昨天晚上的事吧。”

    陈江也不看陈炳,自顾自盛了碗饭,将宴席上的菜式逐一品尝。此时,小院还在络绎不绝的有学员进来。从关宇健那过来的是一部分,还有许多人刚结束训练,听说有宴席便过来蹭饭。

    陈江的人气也是极高。

    毕竟名义上是他晋二阶摆庆功宴,所以不断有学员过来打招呼。陈江含笑一一点头,但都借口与陈炳谈事,招呼大家到临桌就坐。对于训练营里摆宴席,关宇键看来很有经验,备下的酒菜绰绰有余。

    “你才到镇上,对镇上的势力没有多少了解吧!”陈炳目光闪烁,看上去有话说了。

    “恩。昨天才到。”陈江点头。

    “云山镇除了武院,小得不能再小了。”陈炳叹了口气,“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这么个小地方,摆明车马的势力就有七股。还不算庞大的武院以及各方诸侯的经营。”

    “是谁要赵三权死?”陈江隐约猜到,关二哥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不要急,听我说完。”陈炳淡淡笑道,“七股势力,有李黄于三个家族,义申、云联两个商会,还有南北两个训练营会盟。镇上大户李黄两家,与武院有渊源。武院修士堂每任主事履新,都会对两家照拂,勉励其弟上进;而于家则是大豪绅,结交武院入住青云。义申商会是本地商会,牧端走南闯北,就是打义申名号。云联主要为武院服务,股东都是武院生员。武院新进生员也大都会加入云联,托其管理名下产业。训练营会盟南三北四,南边三家,北边四家。我们顽石属于北盟。训练营高手众多,但说到底还是无根飘萍,联合起来才有自己的声音。”

    “你想说什么?”陈江皱眉。

    “据大秦制,凡武徒皆赐有身份铜牌,极其优异者,可赐银牌或金牌。各州各郡各地方的评定都有自己的讲究。在我们青云镇,七个训练营各自推荐一个名额,加上镇知事推荐一个名额,凑出八个银牌武徒,再由八个银牌武徒决出每年的金牌武徒。金牌武徒本身没有什么特别,但却有机会为武院收录。这二十年来,金牌武徒入学已经成为惯例,武院没有一次不允。死了的这个赵三权,今年是第四次参加了。”

    陈炳意味深长地笑了,“赵三权向来气焰嚣张。决战当前,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武力,反而四下炫耀。但是说实话,他练成的那招铁臂轮回,战力已经相当于二阶武士。战技加成之下,巅峰武士也能一战。”

    “巅峰武士的实力参加武徒级别的对战,参加岂非赢定了。”陈江失笑道。

    “所以……”陈炳点头。

    “所以他非死不可。”陈江盯着陈炳,“既然你都知道事情原委,那么肯定知道我不是凶手。你说,谁指使你陷害我的?”

    “我没有陷害你。”陈炳摇头,“事情与我无关。信不信由你。”

    “哦……那么是我记错了,昨天没有人针对我?”陈江气极反笑。

    “昨天的事,我很抱歉。”陈炳面色如常,但眼神闪过尴尬,“我只能说,陷害的事我事先知情,但我绝对没有参与其。我只想速速结案,而你恰逢其会。”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请我原谅?”陈江奇道。

    “谅解与否都是你的事。我做事,自求问心无愧。只是年轻人,昨日因某些人的愚蠢你躲过一劫。如果你还想在云山镇待下去,某些事就不要耿耿于怀了。”

    陈炳自顾自又喝了杯酒。

    “陷害一个无辜的年轻人,你居然问心无愧?”陈江嗤之以鼻。

    “我没有参与。”陈炳重复道,“我昨晚到场,只是为了让事情可控。不然,我就不是努力搜证,而是直接拿出一把凶刀了。我今天和你说这些,就是劝你有些事不是你管得了的。你运气好,逃离了就不要再管。”

    “命案不结,我始终是嫌疑人。”陈江哼了一声,冷声再问:“是谁要赵三权死?”

    “记得我说的七方势力吗?不是某些人要他死,而是所有人都要他死。他在比武之前死掉是必然的,区别仅仅是怎么死掉……演武时被误杀或者外出为惊马撞击……”陈炳淡淡笑说,“事情既然闹大,很快会有交代。你不用担心。”

    “我不担心。我又不是赵三权的爹,给他们家的交代关我屁事。你想想你自己吧。你要给我一个什么交代。”陈江哈哈笑说,“莫非你拿什么七大势力恐吓我,事情就揭过了?”

    “你的表现出忽我的预料。”陈炳摊开手,示意自己的无辜,“你要什么交代?”、

    “我说过两次了,我要真相。老陈,不是我为难你。你如果实在不想说,你可以不说。现在训练营不是回来一批引灵丹吗?给我来十颗八颗也就差不多了。”陈江这会回主动帮陈炳倒满了酒,“呃,你不会以为我会给钱吧?”

    “这批引灵丹不到50粒。训练营个组,每个组不到10粒。”陈炳脸色没有丁点变化,但是明显感觉松了口气,“给我们的底价是1万两一粒,成交价会在6万两。如果订购的人多,还会有一次竞价。我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表示心意,但是你说的太多,我真的办不到。”

    “大家都说引灵丹不错,我想试试。那你说吧,能给几颗?”

    “1颗。”陈炳一副决绝的模样,半天才说,“我最多只能给你一颗。引灵丹等级再高,引的也只是个想念。多和少其实是一样的。”

    “引灵丹有等级之分?”陈江若有所思。

    “当然,普通引灵丹属于先天丹药,有上下三品之分。我们这次回来的,就是品引灵丹。传说,还有极品,以及跨越先天阶的地阶灵丹和天阶灵丹。”

    “这样吧!你愿意只给一粒也行。”陈江想了半天,呵呵笑道。

    “这样就好。我回去就……”陈炳正说着,陈江却打断了他,“别急,别急。你听我说完,如果只是一粒,我只要你说的天阶引灵丹。”

    “你……”陈炳强忍着怒火,哭笑不得,“我有天阶丹药,我还在这里?”

    “那你刚才有说?没有你说什么?”陈江好奇问道。

    “我只是给你解释。”和陈江说了半天,完全牛头不对马嘴,陈炳有吐血的冲动。

    “那我不管。没有天阶引灵丹,你就拿十颗八颗上品的来。恩,十颗八颗,加起来是18颗。对了,你们组没有不要紧啊,你可以去其他组买。我看牧端就很好说话的。还有严老鬼,你难道就相信他没有存货?”

    “你不想和解,随你。”陈炳拂袖站了起来,冷冷地说。

    陈江这样潜力非常的年轻人,陈炳本意并不想招惹,既然招惹上了,自己期望和解并与之结交。可是看陈江的态度,根本就是在戏耍他。

    陈炳瞪了陈江一眼,走了。临走,还不忘把杯里的酒一干而尽。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