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二十章 打脸开始(书号:13555

第二十章 打脸开始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关宇健穿着一袭新衣,神清气爽站在院里,与来往宾客寒暄着。

    武士以上,每一次晋阶可都是大事。

    由于晋阶是预料事,所以关宇健这次大宴宾客很早就开始准备了。

    除了训练营里各管事的伙计,教官,师兄弟,他还请了许多来自镇上和武院的贵客。

    在云山镇,三阶武士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报考云山武院。武院欢迎任何的武师就读,但是对武士却有严格的挑选。关宇健今年三十有三,按照正常的进度,恐怕四十岁上才有晋武师的希望。所以,如果能在武士阶段进入武院,于今后的发展绝对是天上地下的差别。

    帮忙进武院,场面上的朋友分量都还不够。

    但是碰到条件相似,可选可不选的时候,来自武院内部的一句话就能帮上大忙。所以关宇健对于这次宴请格外用心。

    看着预想的贵客陆续到来,逐一入座,关宇健美滋滋的,心想这些天忙前跑后,诸多努力总算没有白费。特别是平日里见一面都难的贺老爷也来了。贺老爷是武院半闲堂的长老,专门监察武院招考事宜。还有武院专门负责招考的运转副使钱爻大师,更是对招考有直接的决定权。

    渐渐的,人齐了。

    可是关宇健也渐渐感到不对劲,他强作镇静和主桌的贵宾交谈着,同时眼角留意着李博和岑洪两个师弟跑前跑后,忙得满头大汗。

    主桌都是贵宾,任谁也怠慢不得。

    好不容易抽了间隙,关宇健抓住李博一问,却原来酒席被丁字组半道拦截了。

    “三个月前就订的宴席。聚贤阁搞什么明堂,还想不想开了?”关宇健火冒三丈。他一听到陈江的名字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显然,有些事情很难善罢甘休。

    “师兄。要不您找找牧晴师姐,服个软。”李博小心翼翼地说。

    “知道了。我来处理。”关宇健深吸口气,“你先招呼好宾客,我去去就回。”

    “师兄。”

    岑洪这时了凑了过来,小声说,“丁字组那边放话,同样大宴宾客。我们酒宴被拦,许多师兄弟都知道了。有好些都已经坐到那边了。”

    “知道了。”关宇健阴沉着脸。

    这个时候,前来恭贺的师兄弟大约坐了10桌。消息传开,关宇健赫然成了众人的焦点。随便扫上一眼,就能看到许多幸灾乐祸的目光。

    “去找严老鬼。他应该快来了。”关宇健低声吩咐。

    “丁字组欺人太甚。”岑洪点头,“今天的事,总要讲出个理来。”

    ……

    莫松海是甲字组的学员。

    在顽石营的学员,通常都只会呆上一到两年。莫松海条件不算好,身家也不丰厚,可硬生生坚持了三年。在这三年里,他成功从武徒三阶晋升到了武士一阶,武士二阶也在望了。武士在云山镇不值一提,可在外面已经很了不起了。加入军队,直接就是军官。加入帮会,至少也是头目。还有成为士族的种种特权,如果在小地方,几年工夫就能风声水起。

    当然,莫松海并不甘心。

    在武师随处可见的云山镇,见惯了世面的他要说没有一点想法是不可能的。

    要继续进修,就要大把银。

    可是,别说进行武士特训的银,就是日常的学资,莫松海也供得极其辛苦。这年头,需要武士卖命的地方多了。很多在云山镇的武修都是挣到银后回来继续进修。莫松海也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从平稳的训练营生活进入刀口舔血的日,莫松海一下还不能做出决断。当然了,再回云山的时候打死也不会选死要银的顽石营了。

    对于经济拮据的莫松海来说,关宇健大宴宾客,他自然非来不可。

    在训练营,莫松海也算是老人了。早早来到乙字院,坐定之后呼朋唤友,好不热闹。参加关师兄的贺宴,同行伙伴大都是二两银的份钱。对于份钱,莫松海向来嗤之以鼻。二两银也拿得出手?还不如不给呢。所以,莫松海从来不给。

    参加的贺宴多了,莫松海对镇几个酒家的流程都是极熟。

    在看到到有伙计把架好的煮酒大鼎拆走的时候,他马上意识到不对了。他偷偷拉过一个伙计来问,结果伙计根本不甩他,浑没把他这个武士看在眼里。

    “去,去。滚一边去。”伙计正眼都不看他。

    正不爽的时候,莫松海看到管事的岑洪师兄正在跟关师兄说着什么,两人都黑着脸。

    “酒钱向来是后结的,看这情况,八成是有人闹事。”

    莫松海猜了个大概。

    “真他妈晦气。”莫松海心里暗骂。他的心愿很简单,就是喝了几个月粥想吃顿好的。可没成想,酒席还没开呢就要撤下去了。

    ……

    关宇健上主桌抱了声歉,随即阴沉着脸向外走。

    训练营里好事之徒不少,根本不用谁招乎,许多人已经离席跟着关宇健走了出去。没有离席的人们则议论纷纷,猜测两边会不会打起来。

    关宇健追求牧晴不成,放下狠话的事情在训练营属于重要花边新闻。训练营女生寥寥,更何况是温柔美丽的牧晴师姐,所以这个花边新闻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关宇健晋阶大宴,那边却拦下了酒菜,这可是结结实实地打脸啊。

    万众瞩目,关宇健走到丁字院前,一副云淡风清高手姿态。

    “牧晴师妹,请出来说话。”关宇健站定后,朗声说道。

    “牧晴师姐不在。好狗不拦道,我们要宴席了。你进不进来,不进来就滚。”陈江可是一直守在门边,看到关宇健过来,当即站在院内大笑道。

    “陈江?”

    关宇健哼了一声,“我倒是小瞧了你。跟我作对没有好下场的。给你个机会,半刻钟把所有酒菜搬回来,不然后果自负。”

    看着两人对望着放狠话,好事的人们议论纷纷。

    目前整个顽石营,可就关宇健一个阶武者。赵三权死了,关宇健接任训练营魁首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众人都想不到,看起来还面生的陈江,居然敢和未来的营魁放对。

    “那人是谁啊。好像没见过。”跟着出来看热闹的莫松海向旁边的人问。

    “好像是新来的,叫陈江。”

    “丁字组真是精明。找个新学员出来争吵。”莫松海说是这样说,还是对陈江异常钦佩。要知道,他这个武士一阶在关师兄面前,可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服服帖帖。而陈江,区区一个武徒居然有胆量这样讲话。

    “这个陈江可了不得,昨天与历仁师兄试招,不仅胜了历仁师兄,还指点历仁师兄突破武师天堑。昨天我就知道,他不是一般人物。果然,你看看吧,他根本不惧关师兄。”

    “就他,二阶武徒?”莫松海惊呆了。

    “二阶武徒怎么了,谁不是从二阶过来的?陈江师弟可才十岁。再过十年,我们再想叫他师兄,人家恐怕还不认得我们。”

    对于关宇健的狠话,陈江根本不理会。

    看到关宇健身后明显是看热闹的人们,陈江则热情了许多,他隔着关宇健向他身后展颜笑说:“各位训练营的师兄,小弟陈江,昨天初到营地便侥幸晋阶。我也听说了,晋阶请大家喝酒是训练营的规矩。所以小弟备下薄酒,还望各位师兄赏脸。”

    无视了,华丽丽的被无视了。

    关宇健气极,回身向着跟来的众人怒目而视。

    众人打着哈哈,纷纷避开了关宇健的目光。看热闹是很重要,可就是这样惹到未来魁首的嫉恨可就不好了。当然,看热闹的场面是一点改善都没有。训练营的学员来自五湖四海,训练营又没什么约束,别说关宇健还不是魁首,就算是也没人会怕他。

    陈江看到这种情况,向院里的师兄弟耳语了几句。

    丁字院的师兄弟都有自己的至交好友,本来摆的30桌酒也已经坐了七桌。一翻交代以后,原来入席的师兄弟开始帮忙拉人。

    “要看热闹都进来看,别站着了。里面有酒有肉。”

    “吃着喝着,看他们打。”

    “丁字组的人绝不会出院门的,要打也是在院里面,进来看得清楚。”

    拉人的理由很简单,看热闹的人们一想也是,于是越过守在门口的关师兄,三三两两进入丁字院。管他们会不会打起来,先填饱肚再说。

    “你以为我不敢进去?”关宇健恨极,握紧拳头的手臂上青经暴起。

    “进来啊。都说了,好狗不挡道。你看你挡住送菜的伙计了。我们还有两三个热菜没上,师兄弟们都等着呢。”陈江拉过一张椅,好整以暇与关宇健隔门对视。按训练营的规矩,关宇健只要敢进丁字石院,一旦动起手来,不论对错,关宇健都是全责。

    “你们掌柜呢,叫他来见我。”

    关宇健一时无计可施,抓住一个送菜的伙计,揪住领口提了起来。

    “掌柜的,掌柜的有事先走了。是掌柜叫我们听陈公的,真不关我们事。”

    “有本事不要为难伙计。进来跟我打啊。”陈江大声挑衅,“你这没种的男人,还想觊觎我们牧晴师姐。”

    “哼。丁字组还轮不到你做主。”关宇健咆哮着,“牧瑞,你这老东西在哪里,给我滚出来。”在关宇健看来,不管牧瑞有没有授意,找到他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牧瑞当然不可能不知道。

    只是,在陈江的鼓动下学员们要帮他侄女出头,他出面反对未免不够意思。再说,闹得凶的学员都是他的财神爷,戚冉冉小姑娘还挥舞着银票跟他去买灵丹呢,他哪里有空理会年轻人的闲事。吵吧,吵吧,吵翻了天还不就那么回事,哪有真金白银落进口袋来得重要。再说,就算理会,他还自觉占了理呢。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