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十七章 预言:十八岁成武士(书号:13555

第十七章 预言:十八岁成武士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空落落的肚服食青棱粥,又经过上午的高强度训练,陈江二阶心法已然小有进步。

    陈家心法虽然仅能保证入门,但就目前来说,勉强还能够用。陈江坐下来后并不急着练功,他回想三阶心法的内容,一点点,一步步反复推敲。

    陈家心法涉及的要穴并不多,总共有48个,主要分布在前胸和后背。

    由于只是简单的入门心法,需要修炼者主动调整的地方很少。由于每一个人的体质是不同的,与强劲的功法比起来,调整的地方少了意味着效果也减弱了。当然,也并非完全不需要调整。人体经脉是何等的奥秘复杂,生搬硬套,不会变通,总有一天会走火入魔。

    思定而后动,陈江缓缓向丹田里引出内劲。在青棱草的药力下,丹田作为内力的发动机,动力极其充沛。很快,内力汹涌而出,仿佛汩汩暖流,沿着三阶心法的内劲运行路线逐一冲击窍穴。每到一处,却又不是按心法所言的,一点点冲击,一点点撬动,而根本就是漫浸过去,很快的,几处大穴攻克了下来。

    在凝练的气穴的阶段,最讲求打靠基础。

    随着攻克下几处大穴,内力的冲劲有些减弱,陈江心想,再向后冲击,一鼓拿下机会大减,既然如此,那就缓缓图之。二阶完成度也到了8%,虽然和第一次用药的效果没法比,但就二冲三来说,委实不能算慢了。

    这么想着,陈江放松心情,正要收功,突然,他肩头一麻,气穴窜进一道真气。

    真气,赫然是先天大师才能拥有的真气。

    不用想,那是严老鬼在帮他运功了。区区一道真气,威力强悍到了极致。外力进入身体,陈江下意识调动全身内力围追堵截。可是,那道真气灵活地像一个小老鼠似的,陈江粗放的操控内力的方式,哪里追得上分毫。

    真气进入陈江经脉,也不理其他,自顾自一个又一个大周天运转起来。陈江还不能内视,但仿佛真气种进入身体后,他的经脉每一处细节,都被真气摸索出来,一点都没有遗漏。他正清楚地感知到,他的主经脉正在一点点的被拓宽,一点点的被凝实,而他本来已经疲惫的内息则在真气的带动下一点点分散到自身48个主气穴上。

    同时,陈江全身还泛起一阵暖意,舒服得他差点叫出声来。

    很快,陈江明白严老鬼的意图。

    虽然每一处气穴陈江早就能清楚地感觉到了。但这种感应就像迷雾的雷达图,是只一种模糊的方位,比不得严老鬼像GPS定位一样,将各大气穴直接标注出来,仿佛把迷雾一扫而空,各处关要一览无遗。而且,严老鬼在还气穴留下了楔,陈江正式冲击它们,凝练它们的时候无疑将事半功倍。

    随便打入一道真气,就能把他人的心法摸了个通透,还精准的给出诸多指点。

    这……这就是先天大师的威能么?

    陈江震惊之余,检查自己的等级完成度,赫然已经达到了48%。严老鬼这么一下,足足涨了40个百分点。

    “不错,不错,体质很好。药力完全激发了。”

    陈江张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严老鬼正在上下打量自己。见到陈江运功完毕,严老鬼笑呵呵问:“感觉怎么样?”

    “老鬼,你真他妈的厉害。”陈江由衷赞道。

    “知道就好。恩,也是你的体质合适。”严老鬼负手而立,嘴角露出笑意,“亥容寻也不错。你们两个现在还是二阶,但只要按我的要求训练,保证你们半年到三阶,两年成为武士。陈江,你现在只十吧!两年后就是十八岁。十八岁的武士,云山镇也数得着了。”

    亥容寻这时也收功站了起来,他向严老鬼鞠了一躬,道了声谢,随即不言语了。

    “师傅,师傅,哪我呢?”

    小胖牛宏赶紧扯着严老鬼的袖,“我今年十,两年后二十一。”

    “你啊?”严老鬼一笑。

    “是啊,师傅,你看我怎么样?”牛宏一边擦汗一边问。

    “恩,你的潜力还是不错的。两年内,你再努力一点,应该可以冲击二阶武徒。”

    “二阶武徒?还只是冲击?”牛宏睁大了眼睛,“我有那么差吗?没搞错吧!”

    “我会搞错,对你们这帮小兔崽我会看错?”严老鬼勃然大怒,吼道:“我跟你讲,在顽石营谁敢质疑我的权威,唯一的下场就是吃野菜。”

    “我们现在不就是吃野菜吗?”牛宏哭丧着脸。

    “有银就可以加菜。你们刚来,也就是晾一下你们。”旁边看热闹的师兄起插嘴道。

    “去,去,滚一边去。”

    严老鬼赶跑起哄的老学员,转向牛宏,瞪眼道:“不是我睢不上你。你看看你吧,你现在初阶基础都没牢靠,还敢想别的?初阶和二阶差多远你知道不?你以前的老师怎么教你的,说来听听。”

    “这个,初阶和二阶差距我知道……只是这里是云山镇,哪能也练这么慢?”

    “什么话,来云山镇练武就能快了?真要这样也不用搞训练营,我直接修座大客栈,里面全放上通铺,谁来了收银就好。”严老鬼转而又笑道,“嘿嘿,不过呢,我们既然是训练营,自然也有非常规训练的办法,前提是你要受得了高强度的训练。”

    “不只高强度,还有高收费。”

    旁边又有师兄插嘴了。不过这次严老鬼只是嘿嘿一笑,继而看向牛宏。

    “银我倒是有。不知道要多少?”胖小心翼翼问道。

    “陈江和亥容寻两个,按正常的办法练,一年千八百银就差不多了。你嘛,恩……这个银钱方面先不提,等我为你量身定做一套方案先。”严老鬼一副谨慎模样。

    “千八百两?”陈江惊道,“到底是一千还是八百?”

    “加起来,一千八百两就没错了。”

    插嘴的师兄说完,还在乘凉喝粥的师兄们全笑了起来。很明显的,有银的师兄们早就好吃好喝兼专项训练去了,剩下来的都是口袋紧巴巴类型。

    “恩,不能这么说。训练营的自费训练项目,各侧重点不同,自然银钱也不同。接受最好的训练,费用自然会多些。”严老鬼嘿嘿笑着,一挥手,招呼伙计拿出已经准备好的图册给新学员分发下去。图册是上好的小牛皮绘制的,图并茂,做工精美。将训练营提供的各项训练和收费一一罗列。陈江随手翻了一下,只感漫天白银飞舞。

    “好家伙,全部练完差不多百八十万两吧!”陈江赞叹。

    “都看仔细了。特别是图册后面关于治疗的。我们每一条每一款可都标注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训练时候受伤可是家常便饭,可不要等医士用药的时候才来嫌贵。”严老鬼语重心长说道,“武者最重要的就是身体。一旦训练留下暗伤,影响的就是前途和命运。别的我不敢说,我们训练营的医士组绝对是最好的。”

    严老鬼踱到伤员们前面,“可都看清楚了?可有收贵你们的银?”

    “总……教官。我们并不是说您胡乱收银。我们的意思,是……是我们对医士组情况不了解,又是第一次训练,您看能否酌情减免?”

    “不行。训练营的规矩不能乱。”

    严老鬼摇摇头,向着陈江一指,大声说道:“第一次训练不是借口。你们看,陈江他们不也是第一次训练。你们要知道,受伤,还要花银治,这些都是对你们的惩戒。当然,本意是激励你们奋勇争先。还有,不要叫我总教官,我知道你们背后叫我严老鬼,所以对尊长不敬的罚银,我会每人扣除200两,年底时候一并结算。”

    罚银?

    这也行?陈江翻翻图册,果然,图册上有几页小字,写满了五花八门的各式罚银条目。

    比如说训练的迟到早退啊,不听规劝啊,聚众赌博啊,诸如此内。最搞笑的是,训练营内喝酒被发现要罚银10两。可是,前面图册却有强力推荐某某灵酒,据称还效力惊人。

    “老鬼,图册上面写的可是‘不敬尊长,罚银5两。”陈江看到了某条,遂大声道。

    “那是一次性扣除的算法。如果分次数算,一天就算你一次,一年下来你算算多少?”严老鬼嘿嘿笑着,像一只老狐狸。面对严老鬼的强词夺理,大家面面相觑。

    “算你厉害。”

    看着众人将严老鬼团团围住,陈江独自找了个地方坐下,一面仔细翻看图册,一面盘算着自己需要多少次对尊长不敬才能将买断的银挣回来。

    这个见鬼的训练营,处处都要银。

    但是按图册的说明,似乎软硬件方面都还不错,只要舍得流水一样花银总会出成绩。不夸张地说,训练营就是为赵三权那种人量身打造的。可惜的是,那个权哥就这么死掉了。不仅死掉了,还为陈江贡献了许多经验点。

    “我算知道了,昨天赵三权为什么会带那么多黄金。”

    陈江翻翻图策,找到里面最贵的训练室,在里面练一个时辰居然要花费千两白银。白银和黄金比价是浮动的,但大致保持在十比一。想来连赵三权那种角色在训练营里却也不敢完全放开了练。

    想了想昨晚上没有拿的黄金,陈江转而盘算兜里的银两。

    家族里原意是让陈江在边远小城谋个闲职,所以只打发了他200两银。

    对普通人来说,200两银不算少。算上差事的稳定收入,足够陈江过上安稳生活。这200两银,陈江本打算着交营费来着,只是戚冉冉丫头抢着交了,也就余了下来。当然了,来了训练营才知道和想像大不一样。在这里,200两银也就是请假几天的事儿。

    胖乞丐的零碎银有150两左右。

    加上戚冉冉那儿象征拿的500两,将近剩余850两。850两说多不多,省着点花还能坚持一段时间。以后,多做一点行侠仗义,劫富济贫的任务,银的事情也不用愁。穷富武,学武的人挣银或许也不容易,但总是不愁的。

    聊了一会天,严老鬼带着两个讲师逐一指点众学员训练的问题。

    顺便,几个讲师奋力推荐他们的自费训练项目。

    有能力自费训练的老学员早就训练去了,留下的都是没有钱的。但是蚊再小也是肉啊,讲师们指点过程三两句话向能把话题向自费训练上引。新学员初来乍到,各种疑问纷抛了出来。当然,早上的高强度训练刚结束不久,自费训练却是没有新学员敢尝试了。

    渐渐的,疲惫不堪的学员们开始散去。

    陈江还有余力,但他也不勉强。拿了图册,与众人道了声别,陈江顺着小路走回石院。

    “哥哥,拿着,给你买的。”快到石院的时候,戚冉冉追了过来。她看了眼四下无人,悄悄地怀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葫芦塞进陈江手里。

    “这是?”陈江好奇问道。

    “是果汁来的。哥哥空下来就喝点,对恢复有好处。跑圈跑太凶了,多要补充水分。”戚冉冉浅笑着,低声道,“我问牧晴姐姐偷偷要来的。不要钱。”

    “恩。我那收下了。”

    不管戚冉冉花没花银,陈江都接受她的好意。这种小葫芦装的果汁,他刚才正巧在图册上有看到,一小葫芦,卖的价是10两黄金,折合白银100两。

    看到戚冉冉如花笑颜,陈江柔声问道,“你的伤他们怎么说?”

    “我和总教官还有牧师姐商量过了,他们建议我尝试引灵丹。”戚冉冉道,“牧师姐说训练营这一批引灵丹品质很高,即使不能引出灵根,也可以提升潜能,日后康复起来事半功倍。我参加一套恢复训练后就可以试着服用了。”

    “引灵丹似乎不错,就是训练营太黑,恐怕会乱涨价钱。”陈江皱眉。

    “是不便宜。刚才我已经交了八万两定金。”

    “八万两?”陈江吸了口凉气。好家伙,这小姑娘可真是一掷千金的主。

    “我祖上一直都有仙缘史,所以……所以我想试一下。”生怕陈江担心,戚冉冉连忙解释,“家遭遇大变,我跟着长辈,除了逃,还是在逃。我想要有改变这是最好的机会。我家在钱庄还有记名账户,银不用担心。”

    “引灵丹,引灵丹,啧,啧……希望有用吧!”

    回到石院,陈江见有盛装清水的大葫芦,于是取了一个卖相好的准备拿来勾兑果汁和青棱草汁液。昨晚的战利品里有一大盒青棱草汁,放着不用浪费,乘着药力对身体有效赶紧能用多少用多少。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