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十五章 野菜,跑步,放狗咬(书号:13555

第十五章 野菜,跑步,放狗咬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陈江一行十余人正打算上前问好,严老鬼居高临下就咆哮起来。

    “跑起来。快点。”

    陈江一行人面面相觑,什么意思,是下马威吗?第一天训练什么话都不讲直接开练。

    也罢,训练之前热身总是需要的。

    犹豫了一下又磨蹭了一下,新进学员连了陈江在内,跟在大部队后面三三两两跑了起来。至于戚冉冉,她受过重伤,丹田损毁,自然不能马上训练。牧晴把她拉上擂台,站在严老鬼身后。

    “我操。这就是严老鬼啊,果然够霸道。”

    小胖牛宏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牛宏的声音很小。可没曾想,严老鬼的耳朵灵得很。牛宏话刚落音,包括陈江在内对他的话有同感的学员们都还来不及回应,只听牛宏“啊”的一声,捂着屁股跳了起来,脚下一个站立不稳,还差点来个狗吃屎。

    “跑步不准说话。”严老鬼一声暴喝。说完,在高高的擂台上刷刷地抖动鞭。

    “呼。”

    新学员通通吸了口凉气。牛宏被抽鞭不奇怪,问题是这凌空一鞭,足足差了四五十米。真气外放,可是先天武师的招牌。这个严老鬼,居然是先天大师?

    十来号人全部老实下来。

    除了牛宏还捂着屁股咿咿呀呀两声,大家全闷着头,一个劲往前跑。

    “跑快点,快点。比乌龟爬得还慢。”

    若大的习武场,只剩严老鬼像鬼扯一样的咆哮声在回荡。老学员的大部队跑圈节奏握得很好,不快不慢,陈江一会工夫便适应下来,呼吸也调整平稳。虽然早餐没有吃饱,但是新学员的底也都不差,跟在大部队后面齐齐跑动很快便像模像样。

    “逼。逼。”

    刚适应跑步节奏,尖锐的哨响了起来。

    陈江正奇怪怎么回事,老学员大部队的速度骤然提升。粗粗向前看了一眼,陈江发现众师兄们全鼓足了劲向前冲刺。新学员们一时没明白怎么回事,有人保持原速,有人发力紧跟,一下队伍就成了一条断断续续的直线。

    “不妙。”

    陈江抽空向擂台上看了一眼,只见严老鬼脸色阴沉。想也不想,陈江连忙运起提纵术向着大部队直追。果然,陈江刚追上一段距离,身后落难兄弟的惨呼声便开始响了起来。

    “呀。这个见鬼训练,要人命呐。”

    小胖牛宏连着被抽了两鞭,一狠命发劲,还冲到了陈江前面。陈江见身后一片鸡飞狗跳,哭天喊地,跑步纪律早没人理了,逐向牛宏小声笑说:“这训练好。减肥有用。”

    突然的冲锋训练,众人境况之惨,一时难以形容。

    不过,老学员们倒是越跑越带劲,一下十几圈过去,都没有减速的意思。新学员一阵狂跑之下,立马就有人跟不上了。好在严老鬼没有追击的意思,只是对跑在最后两个和某些留力不发偶尔鞭策一下。

    又过了一会,才又听“逼”的一声哨响,拼命狂奔的老学员们这才开始降速。

    说是降速,不过是回归均速而已。某些同学比如牛宏此时已经恨不得爬下了,于是乎,懈怠的几人又被凌空抽了几鞭。这样,新学员们这才咬着牙在老学员后面苦苦坚持。

    “这个训练办法倒不错。就是有点整人。”

    陈江冲刺的时候用了提纵术,是故体力消耗不是很大。不过,接下来的跟跑还是让他有点儿吃力。要知道,这样的跑步训练可是不给停的,一停下来就是鞭伺候。刚开始根本不知道训练什么,体力没有合理分配,一通瞎跑下来被郁闷得不行。

    当然,陈江还算好的。

    与他同一拨的新学员,粗粗看一眼,除了不喜欢说话的蓝头发小亥容寻,其余人已经全部到了崩溃的边缘。

    “跑快点,跑快点。没吃饭吗?给我快点。”严老鬼咆哮着,“没有力气就别想着当武士,回家跟媳妇学绣花去。”

    “早上真没吃饱。”众人腹诽不已。不过,严老鬼拿着鞭高高站立,谁也不敢出声。

    “一整天的训练才开始就跑不动了,像什么样。”严老鬼皱眉,继而又咆哮道,“告诉你们这才是刚开始,今天你们不给我冲刺百八十回,谁也别想收工。”

    刚一次冲刺,多少人就要死要活的了。今天要冲刺百八十回?

    严老鬼的话杀伤力委实太大。他的话音刚落,顿时七八个学员开始减速,小胖牛宏更是一咕噜爬在了地上。进入训练营的协议写得很清楚,不坚持训练,不完成训练,都是要处以巨额罚款的。不过能进训练营的,肯定都不会缺钱。牛宏那小,看样是不管不顾了。

    “罚吧,罚吧!大爷我有钱。”牛宏气喘吁吁。

    “来人,牵狗。”

    严老鬼嘿嘿一笑。有热闹可看,这时老学员们也纷纷回过头来。看向牛宏的,全是幸灾乐祸和怜悯的目光。显然大伙对罢训这种事见得多了。

    严老换话音刚落,习武场的一角两个伙计牵出四条大獒犬来。

    这些獒犬显然是特异的品种,每只都有半个人高,看上去像健硕的小牛犊。它们的嘴上戴着皮套,可是皮套上却绑着两把明晃晃的尖刀。獒犬被粗大的皮索牵着,却已经狂吠着,身体向前直扑。两个伙计一人牵两只,这时已经有些吃力,费了极大努力才将它们拉住。

    看到恶犬出场,众新学员全都面面相觑。

    不会真的放狗吧?

    犬吠声,严老鬼上前几步向新学员们道:“告诉你们,我们顽石营的传统就是石凳石床野菜粥,加上放狗。训练营不是吃喝玩乐的地方,来了就要有心得准备。坚持不了,行,退营就可以了。不过到了习武场,不管想练不想练,能练不能练,都给我老实生受着。”

    严老鬼高高站立,皮鞭在空挥得吧吧作响。

    “我不做自我介绍了,我就是他们口的严老鬼。严老鬼这个称呼嘛,不讲给你们听,你们也会在背后叫我。所以我也就不限制了。名字只是个代号,你们怎么叫都行。反正所有人都叫,不差你们几个。”

    严老换自我介绍的时候倒是蛮亲切的,仿佛不叫他的外号就是不给他面。

    可是,与此同时他做了一个极度令人悲催的手势。

    “放狗,自由追咬。”

    在一众人的惊呼声,四只獒犬呼啸着,沿着跑道向队伍末端冲了过去。

    小胖牛宏一见这架势,急忙连滚带爬站起身来,拼了命向前跑。只一会功夫,却又是跑到陈江前面去了。新学员们都差不多,本来体力就已经差不多了,可是却是恨不得最后一点吃奶的劲儿拿出来,一个个拼了命向前跑。

    獒犬一出,老学员们眼神也都凛冽起来。

    新学员们虽然也被獒犬震得不轻,可谁都不信这些狗儿敢真咬。再说了,一大伙人最差也是武徒,狗儿就算真咬,他们也不会怕。可是老学员们却是清楚知道,这些獒犬绝不是放出来吓人,而放出来实打实会咬人的。这四只獒犬经过专门的训练,专咬跑圈队伍的拖油瓶。武士以下,一咬一个准。

    这些年来,这几只大狗不知为训练营的医疗所贡献了多少笔不菲的治疗费。虽然现在獒犬都戴上了皮套,但是皮套上绑的尖刀可不是摆设。据可靠消息,训练用的匕首上还抹了分量不轻的痒药。腹黑的训练指着卖解痒药卖钱呢,不割拖油瓶的屁股上哪儿收银?

    非常有默契的,老学员的队伍突然一齐加速。包括陈江在内,还有力气跑的新学员虽然已经很拼命了,可还是渐渐被老学员们甩开了一大段距离。比起前面的冲刺跑,老学员显然更有热情。

    “狗来了,跑啊!”

    敢来云山镇学武的年轻人,谁也不笨。眼看这架势,此时不跑更待何时。一时间不管跑得动的,跑不动的,甩开膀就是狂跑。四只大獒犬“哈赤”“哈赤”在后面撵着,整个训练场鸡飞狗跳,热闹非凡。

    “这样训练,倒真是挺有趣。”

    反复的跑圈,反复的冲刺,陈江虽然有轻功战技在身,但最后却也只能苦苦坚持。

    快到午的时候,训练告一段落,狗儿都累垮了三只。还有一只大狗是被某跑向训练场外的新学员放倒的。当然,放到大狗的英雄学员,迎接他的是同样放倒他的一鞭,另外三只狗疯狂攻击以及训练过后的等待他的巨额罚款。

    一个早上的疯狂训练,新学员14人被放倒了11个,其4个还是三阶武徒。

    令陈江没想到的,牛宏居然坚持了下来,小胖典型的有压迫才有动力的主儿。另外两个,则是陈江和亥容寻。

    亥容寻一直来的表现都不错。

    凭着二阶武徒的实力,硬生生在能把三阶武徒放倒的残酷考验坚持下来,他的意志力无疑非常的出色。此时,亥容寻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从里到外湿淋林的,脸色更是苍白得随时可能跌倒。不过他依然选择酷酷地站得笔直。训练场上横七竖八躺满了人,一群个没有形象的老学员,牛宏,还有陈江,还有四条狗。亥容寻摇摇欲坠站在那里,看起来鹤立鸡群。

    训练效果倒是不错。

    由于是争对性的跑圈训练,提纵术的熟练度涨得很快,提纵术已经达到7级的22%。原本提纵术的潜力等级不够用,陈江还专门升了三级。提纵术到高阶后,熟练度提升已经极为困难。跑圈的前半程已经升到7级,后半程更激烈,使用提纵术更多,但只增加22个百分点。

    再看当前等级。

    一个上午也来,不声不响涨了两个百分点,已经到了2级的7%。

    很明显,跑步肯定不会提升内力,但运动的量起来,还是催发了青棱草的后续效果。训练营的算盘打得真好。新来的学员们都是喝了青棱草粥的,虽然分量少得可怜,但多少会有效果。如此一来,训练过后,何愁他们不掏银出来购买分量十足的青棱粥?

    “我……我居然熬过来了,唔唔……”

    牛宏兴奋地挥着拳头,想拉着旁边的亥容寻站起来。可是这一拉,自己没站起来,却把亥容寻也拉翻在地。

    “这个下马威,有点意思。”

    既然被拉到在地,亥容寻也不想爬起来了,他把双臂一伸,仰八叉躺了个“大”字。

    “这恐怕不是下马威。”

    陈江虽然还有余力,可舒服地躺在泥地里也懒得动。

    “看到那些人没有,还不是和我们一样,跟狗躺在一起……我估计,以后时不时就要练这个……”陈江躺在地上,把衣服脱了丢在一边。

    “兄弟,你说对了。”

    躺着离陈江三人最近一个老学员搭腔了,“跑圈就是我们的日常训练。除了不是每天放狗,每天的训练差不多都这样。”

    “啊?每天都要跑?”

    惨无人道的跑步训练,可把牛宏累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一听到还要来,而且是每天来,牛宏的说话的嘴皮都哆嗦了。

    “天天跑?没意思!”亥容寻皱着眉,不屑地道。

    “兄弟几个真是厉害。我叫范思杰,昨天和你们吃过饭的,还记得我吧!和你们一样,我也是牧大叔引介的学员。”范思杰笑呵呵地爬起来,一边拍着身上的土,一边道:“我在训练营有两年了,看过的新学员不少,第一次训练能不被狗咬的,可真没几个。”

    “嘿嘿,几只狗算什么?能被它们咬了?”

    牛宏压低声音道,“训练营伙食太差,改天就用它们打牙祭。本大厨亲自上场。”

    “很多人被狗咬过?牧晴师姐呢?”陈江好奇问道。

    “牧晴师姐来的时候已经是武士了。武士另外有训练的地方。”范思杰笑说,“都快起来吧。严老鬼马上就要过来骂人了。谁躺在地上,他最喜欢抽鞭了。”范思杰说着,越来越压低声音,“等下吃饭的时候,你们要注意了,不管推销什么东西,都不要急着买。时间大把的,回去先想清楚。很多东西师兄弟们都有富余,需要什么可以互相调剂。”

    “哦,等下推销什么?”听到有花银的地方,牛宏来了精神。

    “在我们顽石营,只有三件事是免费的,野菜,跑步,放狗咬。”范思杰苦笑说,“其余每一样都要花银。有什么卖,等下你们就知道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