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十一章 强硬拒绝(书号:13555

第十一章 强硬拒绝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意识到不对劲,众人一齐围了过去。

    “公。公。”那老者抱起赵三权的尸体,双指掐在尸体的脉搏处。

    “是赵三权。赵三权死了。”有眼尖的人大叫起来。

    “啊。”众人大哗。

    在训练营里,赵三权可谓凶名远播。从听到一个小武者被赵三权叫到他的石院可能有危险开始,众人对于各种惨状都有了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被叫进来的小武者什么事没有,而赵三权却倒在了血泊里。于是乎,众人都凌乱了。

    “都出来!小心现场。”

    管治安的历仁此时缓步走进石院,闻到石院内弥漫的血腥味,他不由皱了皱眉。云山镇的治安向来是极好的,这次不仅发生了恶性凶案,遇害人还是赵三权这样的狠角色。

    喧闹声,历仁完成了对尸体的检查。

    “凌长老,请节哀。”

    历仁站起身,对呆立在旁边的老者说道。

    “完了,完了。公遇害,我……我回去该怎么交代?”老者苦涩摇摇头。

    历仁在现场四处查看,可是眉头越皱越深,很明显他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历仁唤住赵三权的一个跟班,吩咐道:“把你家公的财物整理一下,看有什么损失。”

    随后,历仁回到院里,来到陈江面前,“你叫陈江?”

    “在下陈江,见过师兄。”陈江点头道。

    “按你的说法,你来的时候赵三权已经死了?你看到什么,如实说来。”历仁正色道。

    “对,对。公死的时候你也在。你知道什么最好老实交代。”那个被唤作凌长老的老者听到历仁的话,冲到陈江面前恶狠狠向陈江吼道。

    “我来的时候,赵师兄已经死了。”陈江一点不松口,“我看到的和你们看到的一样。”

    “我们在外面喊了这么久,你在做什么?”牧瑞大叔一边问,一边跟陈江站在一起。训练营里几个重要人物都站了过来,赵三权的死事关重大,陈江的口控无疑很重要。

    “在等你们撞门。门是从外面锁的,我试过了,打不开。”

    “是在藏东西吧!”

    一个陈江不认识的干瘦年人阴阳怪气地说道,看他的样似乎也是训练营的管事。

    “赵三权满屋都是珍贵药品,老实交代,是不是偷拿了?”这时,赵三权的跟班已经把可能丢失的东西列了出来。看着可能丢失的财物明细,那年人不由激动起来。

    “老陈,怎么说话的。”牧瑞大叔呸了一口,“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陈江可还是你的本家,说这话你要负责任的。”

    “是不是,搜搜就知道了。”那老陈嘿嘿一笑,“来人,搜他。”

    “好,你们搜。”陈江大方地站出来,举起双手。好事的人自有老陈手下,老陈一声令下,马上有两人冲过来按住陈江。搜查一番下来,自然,什么也没找到。

    “取家主赐下的仙缘镜来。”凌长老看得心急,这时向手下命令道。

    来云山镇的人们都颇有仙缘。虽然传说的储物法宝是稀罕东西,陈江不太可能拥有,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有一线可能也要追查到底。很快,两个老者拿着一件卖相极好的法器过来,想来就是凌长老所说的仙缘镜。两个老者围着陈江转了又转,嘴里叽叽咕咕,法器还不时闪起一道光亮,不过,到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在院里搜,所有角落都不要放过。”老陈再次发令,这一回,响应的人足有小二十人。在众人心里,他们要与陈江易地而处,似乎趁机占便宜是理所当然的。当然,对于老陈的做法也让许多人不满,眼前是追查赵三权死因的关键时候,似乎没必要和陈江这么个小武者较劲。

    “你们想找什么?”

    陈江还没说话,牧瑞倒是急了,“你们就算找到财物,和我们陈江又有什么关系?难道赵三权在自己院里藏点东西也不行?”

    “呵呵,这话说的。”老陈笑了,“有什么东西,找找不就知道了。赵三权是有可能藏东西,可难不成他能把杀自己的凶器藏起来?”

    陈江瞳孔骤然放大,狠狠瞪向老陈。老陈视而不见,只是冷笑。

    历仁若有所思,一挥手,对跟他来的人道:“你们也去搜。”

    “陈炳,你发现了什么?”凌长老精神一振,像老鹰般凌厉的双目直视陈江。

    “没有。没有什么发现。我只是觉得赵公死因蹊跷,搜详细点非常有必要。”陈炳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陈江一眼。

    “凶手杀了人,自然把凶器带走了。陈前辈坚持现场搜凶器,莫非与凶手相识?”

    陈江看向陈炳,冷冷笑道。

    陈炳阴恻恻说道:“哼。我看你小鬼鬼祟祟,人不是你杀的,也和你脱不了干系。”

    众人都向陈江看过来,特别是凌长老,阴沉着一张脸。

    “我老家有一句话,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不知道,陈前辈在凶案现场说这样的话有什么证据?凭一句看不顺眼就可以做这样严重的指控吗?这不是草菅人命又是什么,威名赫赫的云山镇查案就是这个样的吗?”

    陈炳又哼一声,避开脸去。

    “老陈,没发现。院在赵三权入住时打扫过,连个死老鼠都没有。”

    没一会,老陈指派的人手纷纷回复,还是什么也没有找到。

    “历师兄。”

    这时,历仁的手下回报道,“都搜过了。石院里没有可疑,但在院墙上我们发现有极轻微的足迹。初步怀疑有轻功高手到过这里沿院墙经隔壁院落离开。只是,足迹留下的时间不能确定。经比对,也不是陈江的足印。”

    “案情大致清楚了。”

    历仁指了指闻讯赶来塞在院外看热闹的学员,向牧瑞和陈炳两人道,“你们把人群疏散,再把善后工作做了。这件案我会跟进的。”

    牧瑞和陈炳两人点头答应。

    历仁又转向凌长老,“你和我来,我们坐一下,讨论一下案情。恩,去秋水小筑吧。”

    凌长老点点头,忽转向陈江,“小哥可是叫陈江?”

    “没错。”陈江应道。

    “关我家公冤情,事无小事。还请小哥随我们返回家族驻地,进一步协助调查。”

    “不去。”陈江笑了。

    “不去?”凌长老愕然。

    “我就在训练营,你们有要问的,尽管来找我。想扣留我却是不能。”陈江向历仁道,“历仁师兄。如果有可疑,你尽可问我,甚至抓我起来也是可以的。如果没有,那我就想问了,随意拿人是云山镇的规矩,还是云山武院的规矩?”

    “我们这里从来没有这种**。”

    牧瑞大叔挺身而出,“一个不知从哪跑来的小官,想拿人就拿人。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这里可是云山。云山不是你们作威作福的地方,我们更不是任你们鱼肉的小老百姓。”

    凌长老不禁皱眉。

    历仁不动声色,只是点点头。

    “你们……你们……不管怎么说,案发时只有陈江一个人在,他是最大嫌疑人。”

    “你说错了。案发时我并不在场。我只是第一个发现死者。”陈江据理力争,“这么多人看到,我吃着饭就被你家公叫来了。我和他素不相识,他要见我,我还错了?看你家公可是被人从正面杀死的。我一个陌生人,我能做得到吗?按我说,把我从吃饭的时候叫来还有通知大家我有危险的那两个人才是最有可疑的。”

    “说得没错。”

    牧瑞走向凌长老,“我敢肯定,那两个人都不是这里的学员。除了我们的学员,能在几个石院间行走而不让人怀疑的,就是你家公的那些个跟班了。对了,我想起来了,你们公平日里可是金贵的跟,为何案发时一个跟班都没有?凌长老,你们家公的安全可是由你负责的,这段时间你又上哪去了?”

    “怎么,你在怀疑我?”凌长老吹胡瞪眼,“我在哪里你管得着吗?”

    “凌前辈。”历仁跨出一步,站在牧瑞和凌长老间,“我以云山镇巡查官的名义正式向你问话,赵三权遇害的这段时间,凌前辈你在哪里?”

    “不用你管。”凌长老哼了一声,“家主问起的时候,我自然会回答的。”

    “云山镇的命案,不是你一家的事了。”历仁背着双手,正色道,“刚才说到规矩,我们云山的规矩,就是所有人一视同仁,不管是先天大师,还是帝王将相……都一样。历某不才,只是后天阶,武师巅峰。但历某身后还有武院,还有修士堂。如果有人想挑战云山镇,尽可以来试试。”

    凌长老沉默半晌,招呼赵家的人离去,“走。我们家的事情,我们自己会查。”

    凌长老说完就走。

    看他离开,历仁并未阻拦,他转向陈江微笑道:“我记得,陈江你是今天刚到?”

    “是啊。第一天就遇到这破事。”

    “遇事炼心。年轻人遇到麻烦事也是多一份历练。”历仁目光闪动,“我们云山镇的案,只要有一丝线索就一定会一查到底。再大的背景,再大的牵连,我们都不怕。所以,没你的事你就尽管放心。”

    “谢师兄。”

    “我看陈江很不错。”历仁转头向众人笑说,“我测试下他的潜力,你们说可好?”

    “啧啧啧,历兄弟亲自指点,这可是他八辈修来的福气。”陈炳侧目向陈江,嘿嘿笑了,“陈江嫌疑不小,也应该试试他的工夫。”

    “没那么多**。就是切磋一下。”历仁笑了。

    “小陈江当然有潜力,他可是我们顽石营的人。”牧端哈哈笑道,“除非你推荐他到武院直属的精英营,否则你可挖不了我的墙角。”

    “陈江,我俩切磋一下可好?”历仁淡淡笑道,“你现在后天二阶,而我阶。公平起见,我会把力量控制在二阶水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