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五章 武者训练营(书号:13555

第五章 武者训练营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在离城门还有很远的地方,瞅着一个没人的地,陈江把血淋淋的首级丢在地上。

    虽然离城门还远,但是城门外人来人往,相信不用多久就会有人看到。

    抛完首级,陈江带着戚冉冉,大摇大摆走向了岭东城。岭东城是大城,城门口人流如织,眼下也不是什么特殊时期,城门没有人查验,两人就这样顺利进了城。

    陈江和戚冉冉身上,都还有不少血迹。小心起见,陈江也没到处乱走,而是在相对偏僻的街巷找了家早点铺,坐下来和戚冉冉慢慢用早点。

    和想像没有多大偏差,没过多久,人潮开始向城门移动。

    “听说胖徐被人杀了,头也砍了下来,挂外城外的旗杆上。那旗杆挑起来有八丈高,不知是哪位大侠为民除害了。”

    路人甲们开始发挥想像力,把事情添油加醋起来。

    “该。那个坏东西,早就该死了。前几天,还听说他欺负了王家的寡妇。我猜,是不是王家找人把他收拾了。王家老三可是北营的军头,能咽得下这口气?”

    好事者积极琢磨都凶手来。

    “听说,是江湖仇杀。丐帮最近做的事,有点越界了。有江湖大佬要教训他们。”

    消息灵通言之凿凿。

    “都别说了。血淋淋的头还在城门口,想看的快去啊。”

    消息一经传出,顿时全城轰动。区区一枚首级,把整个临水城搅乱了。

    徐胖虽然恶名昭昭,但也算不得什么人物。只是平日里像疯狗一样,大家都不敢惹。眼下他被人杀了,头还丢在城门口,自是大快人心。

    没多久工夫,看热闹的人们已经把南城门挤得水泄不通。

    看到人渐渐多起来,陈江两人向里城走。衙门的效率比想像还要低些。两人一路走来,连一个捕快的影都没看到。两人身上或多或少带的血迹,更是没有人来盘问。

    “哥哥,想不到胖徐这么招人恨?”戚冉冉诧异地吐着小舌。

    “听说他还是临水城丐帮的一个长老。长老如此,下面的人更不用说了。这也是给他们一个教训。再不收敛,下次回临水把他们老巢掀了。”陈江打了个哈欠,“吃饱了。我们找个地方洗漱,再睡个回笼觉。晚上我约了去云山的车,你考虑一下,要不要一起走?”

    “云山,云山武院?”戚冉冉精神一振。

    “是啊,就是那个云山。可曾听说过?”陈江点头。

    “当然。我们大秦最强的两家武院之一,当然听说过。”戚冉冉好奇问道,“我们真的要去云山么?”

    “对,就是去那里。”陈江正色说。

    “云山武院可不简单。随便一个学生出来,不是镇甲一方的大豪,就是掌握兵权的将军。每年新晋的先天大师,那儿至少要占到一半。”戚冉冉无不担忧地说:“我们真的能去吗?”

    “别人能去,我们自然也能去。”

    陈江道,“你受重伤导致经脉受损,更应该去了。武功被废掉并不是那么可怕的。我不是跟你说过嘛,我也曾被废掉武功重头来过。云山武修众多,总能找到办法。”

    “我跟哥哥去。”戚冉冉想了想道。

    “那好。”陈江点头道,“从现在开始,有人问起你就说是我的远房妹妹。你也知道我的武功不高,什么能保护你的话,我就不讲了。两人一起走,搭个伴。”

    陈江和戚冉冉说着话,带着她来到临水城最大的客栈,报名字,点了最好的套房。

    “天字甲套,上房一间。”

    掌柜的满脸笑容,招呼着陈江,亲自引他们上楼。

    “遇贼了。损失了点财物,还好人没有损伤。”陈江与掌柜闲聊着。

    “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破财消灾。”掌柜的连连点头。

    “掌柜的,麻烦你帮我们兄妹买几件置换的衣物。远行的干粮物什也准备一些,多少银就和房钱一起算。”

    “您放心吧。这些小事,一定帮您办好了。”掌柜的见有油水可捞,笑逐颜开,忙不迭已连连点头。要知道,天字号上房一个晚上就是80两银。普通人不吃不喝,一年也就这数。这么大一个金主,没细交代就让他去买东西。买多少银还不由他说了算。

    掌柜的退出房去,戚冉冉立即欢呼雀跃起来。

    “出来这么久,总算住到一家像样的客栈了。”

    套房有各式房间十余间,戚冉冉在各房间来回溜达,像黄莺鸟似的叽叽喳喳。特别是看到可供几十人共浴的青石浴池,她更是兴奋得不得了。

    “哗,这里比我家都好。”

    戚冉冉紧张的神情终也放松下来,她向陈江笑说:“哥哥,你就不怕丐帮找来?”

    “怕呀。就是怕,所以才住这里。”

    陈江解释道,“谁能想到,住城里最贵客房的两个人会去杀那么一个破乞丐?”

    陈江对自个儿很有自信。

    “再说了,不管哪个城市,80两银一间的客房,通常都不会有人来查的。”

    想想也是。

    丐帮上下还不知道谁杀了胖徐,但按情理说,除非凶徒根本不把丐帮放在眼里,或者已经离开了,否则,自然是找个偏僻的地方藏着。陈江往这个城市里最好的客栈最好的客房这么光明正大的一住,不是人家不敢在这里查,而是没点儿想像力哪有可能想得到。

    “那我逃亡的时候专门住荒郊野外,那不是很笨?”

    戚冉冉疑惑道。

    “不是很笨,是笨死了。”

    陈江拍拍客厅里的手铃,很快,十余伙计按他的吩咐呈上一大桌美食。

    “李乘风大师听到你的话,肯定要吐血。”戚冉冉扑哧笑道。

    “李乘风是谁?”

    “我们逃亡时的领队,先天转的大师。”戚冉冉叹道,“不知何时能再见……”

    “先天转,呃……好像很强……”

    陈江暗暗心惊。

    “能不强吗?李乘风大师可是闻名诸国的镇国高手。”戚冉冉没好气地说,“为了掩护大部队突围,他一个人就挡住了七个练气修士,而且还丝毫不落下风。”

    “修士?”

    “是啊。到了李乘风大师那个层次,普通修士已经奈何不了他了。”戚冉冉再叹,“只可惜,大师卡在最后一步几十年,终未能够以武入道。”

    戚冉冉说着,学陈江的样儿拍击手铃。

    很快,有侍女碎步上前,等候她的吩咐。戚冉冉此时最大的心愿就是沐浴。天字套房想来也不是经常有人住的。但是,随着十余侍女的忙碌,一切井然有序起来。

    天字套房内里的侍卫房很多。

    戚冉冉自去沐浴,陈江吃喝之后,随意找了一间开始温习心法。

    记忆里,陈氏心法2层的种种都十分详细。陈江循规蹈矩运转,渐渐熟悉起来。没有多久,他开始感到一丝燥热。根据原先修炼的心得一点点微调,呼吸越来越长,吐纳也越来越平滑。终于,燥热过来又是一阵清凉。

    此时,陈氏心法的熟练度是8%,当前等级完成度跟着成长,达到了8%。

    “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陈江积极调动,内劲运转猛然加速。

    随着内劲的加速,陈江清楚感觉到气穴凝出一道精纯的内力。如同一个小老鼠似的,这道内力沿着陈江全身的脉络一个一个周天跑动。陈江还不能内视,但是内力所过之处,都会有热烘烘的感觉。他的经脉每一处细节,都被内力摸索出来,一点都没有遗漏。在微微的炽烤下,主经脉更是一点点拓宽,一点点卯实。

    陈江注意到,内力高速运转一个周天,心法熟练度提升2%。

    “状态不错。”陈江忍不住欣喜。

    想以前,陈氏心法2层可是想蜗牛一样,一点一点爬出来的。要知道,内功修炼可是来不得一点儿轻忽的。如果不是每个细节了若指掌,谁敢狂飙内力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内劲狂飙不仅可以增长功力,更能为内劲的后续运转起到示范作用。到了高层次,这次练功或许是常态。可是对初学者来说,这样的机会绝对是梦寐以求的。

    “看来不能睡觉了。”

    没做他想,陈江强忍住回笼觉的诱惑,一遍遍重复心法走大周天。

    内力修炼,最费心力。陈江开始还咬着牙坚持,可是随着心力渐渐透支,瞌睡虫的袭击越来越猛烈,陈江的上下眼皮开始打架,终于,心法熟练度达到66%的时候,他坚持完让内力回归丹田,便一口气松懈下来,昏睡了过去。

    难得的安逸时间,陈江睡得很沉。醒来时一问侍女,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好像睡过头了。”

    他这一个回笼觉,足足睡十个小时。陈江自己也诧异。没想到自己都已经是武者了,这一睡就不肯醒的宅男风格还发扬得这么好。

    再一问戚冉冉,还在洗澡。真不知道那姑娘多久没洗澡了。

    “这个浴池真好,吃饭睡觉都可以在里面。”

    把戚冉冉唤出来的时候,她还对着浴池恋恋不舍。退了房,陈江引路,两人来到临水城外的驿镇。两人穿了置办的新衣,一幅公小姐踏青的模样,人来人往亦引人注目。在热火朝天的驿城逛了一会,陈江找到了大胡商人牧端大叔。

    “小陈江,你迟到了。”

    牧端大叔一见陈江,劈头盖脸就数落起来,“你到底有没有时候的概念?你知道时间对我们大家来说意味着什么?你这个样,哪里像一个即将成为云山武院生员的武者?”

    牧端大叔正在准备出发的东西,一边整理一边说,说得起劲的时候大胡一翘一翘。

    “我接人去了。她一起走。”陈江懒得废话,拿出几碇银,放在指间来回跳动。

    “哟。瞧我的眼睛,这么个俏人儿没有看到。”

    牧端大叔笑呵呵地来到陈江跟前,来回搓着双手:“我说小陈江啊,她是你的媳妇吧,呵呵,你小真是好福气。也是的,不早领来给大叔看看。”

    “这是我表妹,家里出了点事,暂时先跟着我。”

    “好。好。我们训练营正好还有一个位置。两兄妹今天一起进训练营,明天一起考进云山武院,再明天一起成为先天大师。恩,以后啊,你们就会知道你们今天的选择有多正确。”牧端大叔笑起来,露出一口烟草熏出来的黄牙。仿佛,两人的前途比即将到手的银比更能让他激动。

    互相介绍后,戚冉冉乖巧向牧端大叔问好,“以后有事可要麻烦您了。”

    “好说,好说。”牧端大叔捋了捋胡,“我看你来得匆忙,洗换衣物都没带吧!不是我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店里的货品绝对是价廉物美,等到了云山,我让我那婆娘领你去。”

    “还是您想得周到。有劳您了。”

    “应该的。应该的。为训练营的学员做好后勤保障工作是我的本分。”

    牧端大叔笑眯眯地说:

    “戚冉冉丫头,虽然你已经一支脚踏进训练营了。不过,你还是要知道,进训练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每个进训练营的名额,在外面可都是抢破头的。你表哥为你争取来的机会你一定要珍惜,明白了吗?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训练营的情况。我们这一期训练营,头两年,每年食宿1200两,以后每年500两。对了,头两年费用须要提前交付……什么,你受过重伤,担心不能再学武?没关系,没关系。我们云山镇有最好的医士。医士不行,还有丹师。我在云山镇还有几分薄面,这种小事,交给我吧。来……我们先把营费结了,其他的事路上慢慢说……”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