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疯狂升级 > 第二章 先天秘录(书号:13555

第二章 先天秘录

作者:青草燎原
    </d></r></ble></d></r></ble>

    确认胖徐死得不能再死了,多日的功课终于没有白费,陈江用力握了握拳头。没由来的,他感到一阵轻松。杀人之前害怕到不行,当真杀了之后,反倒不怕了。眼下不是研究系统的时候,胳膊还是脱臼状态,一动就痛得直咧嘴。不过,收缴战利品的时机却不能错过。就算胖徐没有好东西,但看他大吃大喝的派头,几两碎银总不会少。

    “咦,这是?”

    从胖徐身上找到的两本书很引人注目。

    两本书,黑色封皮的是一本轻功秘籍,提纵术。提纵术只是普通的轻功功法,但考虑到江湖上流传的轻功功法并不多,所以非常有价值。

    另一本书则有点儿奇怪。

    淡蓝色的封皮下面,每一页都是类似于橡胶的奇怪材质。翻开来,是天书般的图画和符号,一个字都没有。看着看着,陈江惊讶起来,“这……这是先天秘录?”

    没错。

    陈江穿越没有多久,但记忆里的认知告诉他,绝对没错。特征太明显了,想认错都难。

    这绝对是传说的先天秘录。

    据说,先天高手只要向里面输入真气,立马就能掌握其的先天战技。

    没有掌握先天战技的先天高手,不能称之为先天高手。可就算先天级的大师人物,没有三五年浸润,哪谈得上掌握一门先天战技。厉害点的先天战技,十几年,几十年练下来都是正常的。由此可见,先天秘录的记载不管是什么,其价值都让人疯狂。

    当然,陈江穿越前仅是一个普通的少年,先天秘录是不是真的那么神奇试过才能知道。

    “恩公少爷,这的确是先天秘录。”

    听见陈江这么说,小姑娘尽管还衣衫不整,可仍落落大方走到陈江面前。盈盈拜倒后,她明亮的大眼睛直视陈江。

    “恩,你认识?”陈江说着,好奇地向女孩打量着。

    “恩公少爷,这本先天秘录是我家祖传下来的,我自然认得。里面记载的是先天战技——先天擒拿。您看这里……恩,这里就是我们的家族印记。”

    “哦。胖徐抢你的?”听到小姑娘的话,陈江双目精光一闪。

    “恩。”

    像是要证明自己的话似的,小姑娘走到陈江面前,拿起他脱臼的胳膊,没等他反就过来,一推一揉,陈江三个脱臼的关节全部复位。陈江不由得惊讶,看小姑娘柔柔弱弱的样,没想到手下的动作如此之干净利落。看来,她于这门战技已经烂熟于胸了。

    “想不到,你还有点本事。”陈江揉了揉胳膊,除了有些酸胀外已经完全不痛了,他不由大奇:“呃……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被胖徐擒住?”

    “回恩公少爷,小女戚冉冉,随家人逃难来的临水城。逃亡途,与家人失散,还受了重伤,经脉尽毁。临水城外,这坏人见我单身,就起了歹意。我受重伤,比普通人还要不如。如果不是恩公少爷,后果不堪设想。”小姑娘戚冉冉说着说着,已经泣不成声,“我身受重伤,武道一途是没有指望了。恩公少爷大恩无以为报,这本先天擒拿,虽然品阶不高,但请恩公少爷您一定收下。

    小姑娘越哭越是伤心,陈江于心不忍,脱下外衣给小姑娘披上。

    “你有什么打算?”

    “没有想好。”戚冉冉摇头,“离家时,我带了一点金银。我想……小部分便足够我生活。其余还望恩公少爷为我寻个住处,慢慢寻访家人。”

    小姑姑的话说得很小心。

    她可也猜不准陈江是什么人。那么凶的乞丐,他说杀就杀了。说是急功好义的少侠不为过。可是在先天秘录和各式金银面前,不是谁都能经得起诱惑的。

    确实,陈江早就动心了。

    不管秘籍还是金银,都来得正是时候。小姑娘如此的知情识趣,他不由心情大好。

    果然,接着搜胖徐,很快就在一小包碎银之外,又搜出一小荷包。小荷包雅致精巧,想是女孩所有。打开来,里面是些金银细软,以及一叠面额500两的银票。

    看着银票上的数字,陈江的手有点儿颤抖。

    夺银杀人?

    如果杀人需要理由,那么杀人灭口就是最好的理由。可是,真的要杀刚被自己拯救的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吗?陈江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不想,更是不愿。

    在小姑娘惊异的目光,他随手抽了一张银票,其余抛还给了女孩。

    “别怕,我不是坏人。”

    戚冉冉一怔。

    “我叫陈江。”陈江笑道,“都是天涯沦落人,你别叫我什么恩公。”

    “是,陈江哥哥。”戚冉冉眼眶红红的,她用力点点头。

    “别丧气。勇敢点。”陈江劝慰道,“总会找到家人的。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保证自己的安全。保证你自己的安全,就是对你失散家人的最大帮助。

    戚冉冉默不作声。

    陈江的话可能触及了她的伤心事,本已没再哭的她又抽泣起来。

    外面还下着雨,破庙是躲避风雨最好的所在。陈江不急着走,于是一点点地,把周遭打散的柴火拾起,聚在一堆,渐渐地,篝火重新燃起。

    过了半晌,戚冉冉才止住哭泣。

    “陈江哥哥,我会听你的话,勇敢活下去。”

    “人只要没死,任何事都可能有转机。”

    火光的映射下,陈江注意到,戚冉冉强忍着不哭,泪珠却依然一颗颗顺着脸庞滑下来。

    并排着在火边坐下,陈江看着摇曳火光说道,“给你说说我的故事吧!”

    戚冉冉有些奇怪,含着泪点了点头。

    “我父亲是临水城的匠师,很有名气,拥有全城最大的铸造坊。我就读在于竺大师的武院,已经是二阶武徒。我们一家四口人,父亲,母亲,妹妹,还有我,日过得很好,很幸福。”

    戚冉冉睁着她的大眼睛,投过来询问的目光。

    “年前时候,有个官家小姐对父亲的锻造术十分感兴趣,屈尊请求父亲指点。我没见过她,但想来当时她十分讨父亲喜欢。她当时似乎和家里有矛盾,戏言要嫁给我。八字都还没有一撇的事,结果被那官小姐的仰慕者听去,麻烦接踵而来。先是父亲被羁留,污蔑他供给官坊的刀具有质量问题,然后查封了我家的锐金坊,所有存货,原料被贱卖,工人被遣散,再接着编织罪名,用嫁祸的血刀指控我和我父亲通贼。我们据理力争,可是根本没有人听。我试过反抗,更没有用。抓捕我区区一个武徒,十余武师带队,来了几百号人。结果我仅轻伤了两个小兵,就在武院几百师生面前,像死狗一样被拖了出去。”

    “栽赃陷害?太过分了。”

    戚冉冉愤然道,“权势者为所欲为,大秦国还有没有天理?”

    “没有多久,父亲死在牢。母亲气不过,上京告了御状。要告御状,必须先滚钉板。母亲受刑不过,随父亲去了。可是,母亲生命换来的抗诉只换来大理寺轻飘飘的四个字——查无此事。”

    “天理昭昭。陈江哥哥,你放心,伯母一定不会白死的。”戚冉冉眼睛红了。

    “论案本身,是已经昭雪了。你一定想不到,是谁翻的案?”

    “是谁?”戚冉冉奇道。御旨大理寺彻查都办不到的案,谁有这么大能量?

    “就是前面说得的,那个官小姐的仰慕者——东南行省总督的二公李维。”

    陈江缓慢的语速,平静的语调,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

    “就在我们所有人认为,是他构陷我们的时候,他却替我们翻案了。这个案翻下来,处斩的官员达七人,罢黜的数以百计。据传,他仅交代他府上二管家李均查我们家的底细,可是李均却会错了意,正巧有贼人大案,便把我们扯进官非。从安排贼人的口供,栽赃陷害的证据,都是李均做下。而李均已被他亲手杖毙。”

    “这……莫非真不是那个二公授意的?”

    “这个就不知道了。不过总有一天,我会搞清楚的。”陈江用低沉的嗓音道,“案是真相大白了,父母也有特旨厚葬,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前次拒捕的时候,我轻伤了两个小兵。大约是伤了手臂吧,可以两个月后,其一个死掉了。结果,对我的处罚是,误杀罪名成立,枚责八十,废去武功,刺配三千里,罚没家产以供赔偿。我和妹妹那里还有什么家产,于是还在照料我棍伤的妹妹被官府抓走,充为官婢。在教坊的第二天,她就自杀了。那一天,正好是她的十四岁生日。”

    虽然是穿越之前的事情,但是陈江穿越之后,痛苦的记忆仍然十分清晰。

    戚冉冉听着,霍地一声站了起来。

    对于救她的陈江,她有天然的亲近感。听到陈江的不平事,她不禁义愤填膺。

    “妹妹死后,家族里出钱帮我免去刑责。还在僻远的小城帮我谋了个差事。吃不饱也饿不死的那种。剩下的,也就任由我自生自灭了。唉。本来从父亲的案开始,家族里闲言碎语就多。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唉,只是可惜了妹妹。”

    “我说,肯定是那什么二公暗地使坏,小人。”

    “不管怎么样,生活总是要继续。”陈江平静地说,“我不甘心走安排好的路,在偏僻小城当一个书吏,苟且余生。我要重新习武。我知道可能会很难,但我不会放弃。妹妹死了,我还活着。我既然还活着,就一定不能放弃。”

    “哥哥好气魄。”戚冉冉用力点头,“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哥哥就算一点武功没有,也是我心目的大侠。”

    “对了,胖徐刚才用的就是你家传的大擒拿手?”

    “是啊。”戚冉冉乖巧地回答,“秘录有后天阶段的开启技巧。我受逼不过,告诉他了。只是用后天武者使用秘录,必须先炼秘录最后的基础篇。恶丐按先天的法从头练起,关键时候就有可能内力不继。就算侥幸逃过了,日后也会走火入魔。”

    说着,戚冉冉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哦,原来如此。”陈江笑道,“天亮了我就走。你要跟着来吗?”

    戚冉冉心思回转。

    “你这样也没地方可去。找个地方给你住下,有什么打算再说。”

    “我听哥哥的。”略一犹豫,戚冉冉点头。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