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两百零九章 大公主(书号:13524

第两百零九章 大公主

作者:夜落影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郎王说完,翻手拿出了三只叠在一起的锦盒,扫了三位公主一眼,满脸笑容。

    “大公主,你先拿。”

    郎王行到狐宁儿的身前,满脸恭敬地递了上去。

    “那就多谢王爷了。”

    狐宁儿知晓郎剑霖的心意,他父亲这样做,也是怕她们没有被选上的心不喜,所以她也矫情,伸手拿了第一个锦盒。

    “二公主,请。”

    郎王又行到狐妙妙的身前,恭敬道,只是眸里,却闪过一抹让人不易觉察的冷淡。

    狐妙妙是何等聪明的人,自然知晓他心所想,他们郎家忠于狐小柔,而她又是狐小柔最有力的对手,到时候双方自然有很多摩擦。

    “那我就沾沾三妹的光,收下礼物了,多谢郎王。”

    狐妙妙微微一笑,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敌意。

    郎王脸上的笑容,似乎一直未变,点了点头,行到了狐小柔的面前,微微躬身,道:“三公主,这是小王的一点心意,并非犬所送,还请三公主笑纳。”

    狐小柔听他这样说,又见两位姐姐都接了礼物,她自然不会拂了他的面,何况他们狼家一直都忠于她,对她向来恭敬。

    “多谢王爷。”

    狐小柔接过锦盒,淡淡一笑,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热情。

    虽然这大殿的人,都早已知晓郎王的派系,但是她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他太过亲近,毕竟宫主还在上面坐着。这神狐宫的一切权利,都还是她的。

    郎王微微一笑,却并未急着离去,而是继续道:“三公主,本来这件事我想请宫主帮我说的,不过宫主说了,只有我郎腾亲自对您说,才足以表现我们郎家的诚意。”

    说到此。他转身对郎剑霖道:“霖儿,你过来,亲口对三公主说。”

    郎剑霖一听父亲的话,顿时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他低着头,满脸紧张道:“爹……我……”

    “窝囊!这话有什么不敢说的,你府的时候不是说的好好的吗?”郎王瞪着眼。训斥道。

    狐静也笑道:“剑霖,别怕,小柔又不会吃了你,你快过去,把自己心里的话告诉她就是了。”

    狼剑灵见宫主发话,不敢不从。战战兢兢过去,低着头,也不敢正眼看狐小柔,结巴道:“三……三公主,我……”

    说道“我”。却再也说不出来了。

    “哎……你这胆小鬼!”郎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叹息,摆摆手。道:“好了,你跪下吧,爹来帮你说。”

    “谢谢爹。”郎剑霖一听,满脸欢喜,“噗通”一声就跪在了狐小柔的面前,心里喜滋滋的。

    “三公主,是这样的,这件事我就长话短说了。犬从很久之前,就喜欢你,那时候你失踪的日里,他茶饭不思,每天都会派人去寻找你,甚至亲自跑遍了半个雪山地域,可惜都没有寻到你的踪影。幸好老天有眼,公主回来了,然后这小就再也忍不住,每天催着我来向宫主提亲。我知道,三公主眼界极高,身份尊贵,不是寻找人能够配得上的,犬虽然有些实力,但是还是不够成熟,本来我还想等两年再提这件事……”

    郎王满脸笑意,低着头,把儿的心意都表达了出来。

    “王爷,您还说长话短说了,不自不觉都说了这么多,想必我这三妹,这回儿心里正感动的要命呢。”狐妙妙瞥了一眼神色淡淡的狐小柔,笑着道。

    郎王闻言,呵呵一笑,道:“哎,这人年纪大了,就是啰嗦,二公主莫怪。”

    说到此,他对着狐小柔拱了拱手,道:“不知道二公主的心里,有什么想法?”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狐小柔,特别是郎剑霖,跪在地上,竖起耳朵,心差点提到了嗓眼上,忐忑地等待着。

    感受着郎王父满脸的期待,狐小柔心暗暗叹息,想要开口拒绝,可是却有些不忍,她沉默片刻,目光看向了高台上的狐静,道:“娘,你觉得呢?”

    狐静双眸深邃,安静地看着她,微微一笑,道:“小柔,这件事情,你先自己决定,你喜欢的,娘会斟酌,你不喜欢的,娘也绝对不会逼你。”

    大公主狐宁儿勉强一笑,道:“郎王爷,这件事,是不是在考虑一下。你看,三妹刚回来不久,现在一心修炼,如果立刻谈婚论嫁,是不是有些仓促了些。”

    她心忌惮狐小柔的势力,自然不会希望这门婚事成功。

    “呵呵,大公主说的是,不过这件事,其实并不会耽搁三公主的修炼。”郎王抚须一笑,道:“如果三公主同意了,一切的事情,自然由我郎王府操办,到时候她只需出席婚礼就是来了,并且婚后,犬也绝对不会干涉她的自由,只要是三公主的说的话,犬绝对无条件遵从。他要是敢忤逆公主,惹公主不高兴,老夫绝对会亲手打断他的腿!”

    郎剑霖满脸激动,连连道:“剑霖不敢,剑霖一切都听三公主的。”

    狐宁儿听到这些话,心更加嫉妒起来,她心有不甘,暗暗咬了牙,道:“狼王爷,可是三妹她……她并非完璧之身了,很可能她已经有喜欢的男人了。”

    “宁儿!”狐静忽然站起身来,满脸冷厉,道:“你知道你在胡说什么吗?”

    狐宁儿惶恐跪下,低头道:“娘,我并没有胡说。”

    狐静双眸微眯,冷冷地看着她,眼竟闪过一抹杀意。

    狐妙妙吓了一跳,慌忙跟着跪下求情道:“娘,您别生气。大姐也是一时顺口,无心的。”

    狐小柔低不可闻地叹息一声。心却是有些感谢大姐,道:“娘,没事,大姐说的是实话,你又何必生气呢。”

    狐静听到她开口,冷寒地看了狐宁儿一眼,方收敛杀意,重新坐了下来。脸色变幻良久,方冷声道:“从今日开始,本宫主宣布,狐宁儿将被剥夺下任宫主的候选人之一,并且没收其所有军队!”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娘——”

    狐宁儿更是凄厉地大叫一声,瘫软在地。满脸不甘和怨毒。

    狐静冷冷地看着她,道:“少在我面前自作聪明,自从小柔回来后,你就开始做些小动作,到处拉帮结派,你以为我不知道?就凭你那点伎俩。连你四妹都比不上,你还想对付小柔?本来我还想忍你几年,看看你是否过分,现在你既然为了争权夺势,连姐妹之情都不顾了。你不要脸,我还觉得替你丢脸!”

    狐宁儿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听着她不留丝毫情面的话,顿时心如死灰,绝望之极。

    她为了这个位置,处心积虑计谋了多年,没想到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淘汰出局,此时此刻,她甚至连死的心都有了。

    “娘啊……我是大姐,您的位置本来就该是我的,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想着数年的和权利一朝间便化为乌有,她顿时失去理智,哭着对着狐静咆哮。

    狐静冷漠地看着她,就像不认识她一眼,沉默数息,缓缓道:“这个位置,有能者居之,你无论是实力还是才能,或者人品性格,都不够这个资格。我就算把这个位置传给小五那一心贪玩,却心里无疾的丫头,也绝对不会传给你,你可明白?”

    “不!我不明白!”狐宁儿站起来,满脸泪水,满脸不甘,歇斯底里道:“娘,你为何这样偏心?我也是您的女儿,您的亲生女儿,为何你偏偏看不上我?”

    说到此,她转身满脸怨毒地看向了狐小柔,道:“你从小到大,就一直喜欢她,她有什么好?不就是比我漂亮么,不就是得到父亲的宠爱么?娘,你别忘记了,父亲当初可是为了救她而死的,父亲就是她亲手害死的!”

    “啪!”

    狐静抬起手掌,直接透过虚空,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满脸冷意道:“狐宁儿,你若再敢提这件事,我便亲手杀你了!”

    狐妙妙低着头,眼也闪过一抹怨毒和恨意,她道:“娘,您息怒,大姐一时冲动,您不要怪她。”

    狐宁儿惨叫一声,满脸嘲弄地看着她,道:“二妹,你不要在假惺惺地帮我说话了,娘想杀我,尽管让她杀好了,这样也称了你的心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要说对三妹的恨,个姐妹,就属于你最恨她,当时爹可是你的崇拜的人啊,可惜就这样被她害死了,你无时无刻不在恨她……”

    说到此,她嘿嘿一笑,道:“这些日里,你和那个男人过的可好,那可是你用来对付三妹的好工具啊,哈哈哈……”

    狐妙妙脸色微变,低着头,不敢再说话。

    “一凝,把大公主带下去,没有我的吩咐,不准她出屋!”

    狐静目光冷寒,看了状若疯癫的狐宁儿一眼,冷声吩咐道。

    宫外白影一闪,一名妇人瞬息而至,不由分说,直接拉起狐宁儿,身影一闪,转眼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殿,瞬间沉寂下来。

    半响后,狐静微微叹息一声,目光看向了郎王,有些歉意道:“今日之事,让郎王笑话了,至于小柔的事情……”

    郎王连忙宽慰道:“宫主不必忧心,总有一天大公主会明白过来的。今日时候不早了,关于犬和三公主的事情,臣来日再来详谈。”

    今日宫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现在宫主肯定十分烦心,他自然不敢再提求婚的事情,只能等过段时间,待宫主心情好了,再提不迟。

    郎剑霖虽然心失望,但是也知道现在再提婚事,的确不合适,只得点头附和父亲。

    狐静点了点头,眉宇间露出一抹疲惫,道:“也好,这件事,下次再说吧,你们先退下吧。”

    父两人恭敬行了一礼,对着两位公主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妙妙,你也去吧,小柔,你留下,我有话问你。”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