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两百零五章 二公主的笑容(书号:13524

第两百零五章 二公主的笑容

作者:夜落影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远处的花屋,瞬息而至。

    那些执法队修士,本来望着天空的那幕盛景,心暗暗震撼,各自惊疑地猜测着来人的身份。

    不过待看见萧诚和曾梵都惶恐地跪在地上后,他们顿时身一震,也慌忙跟着跪下,心的震惊,难以言表!

    能够让堂堂侯爷下跪恭敬等候的人,这圣宫虽然有,但是绝对不多,现在竟然能够出现在这个地方,这绝对是非常震撼人心的事情。

    片刻后,那些手捧白莲的少女,宛若众星拱月般,簇拥着花屋,缓缓落了下来,停在了一处空旷的地方。

    萧诚连忙起身上前,躬身问候:“属下拜见二公主。”

    “二公主?”

    众人一听,脸上的神情精彩至极,那些胆量较小的修士,更是跪在地上心惊胆战,把头几乎低在了地上。

    “嗯,萧诚,我交代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

    花屋里香风微动,一道好听却带着些许清冷的声音,缓缓地传了出来。

    “启禀二公主,事情一切顺利,并无差错。”萧诚躬身垂首,满脸恭敬道。

    里面闻言,沉默片刻,忽然“咦”地一声,道:“萧诚,怎么除了你之外,我发现还有一个人站着呢?难道他不知道我的身份?”

    众人一听,心头一颤,转眼看去,见那胆大包天站着的人,竟是杨缺。

    张建和常临吓了一跳,慌忙低声催促。却是跪在地上,不敢有所动作。

    萧诚听到公主发问。转头淡淡地看了杨缺一眼,道:“杨师弟,这位是二公主,你可不能没有规矩。”

    杨缺盯着那被布帘遮蔽的严严实实的花屋,眉头微微皱起,眼露出了一抹惊疑,此时听到萧诚说话,他惊醒过来。拱手道:“侯爷,你不会是耍我的吧,这里面真的是二公主?”

    “放肆!你小活得不耐烦了!侯爷是什么身份,会和你开玩笑?”不待萧诚说话,那跪在地上急于表现忠心的唐剧,立刻厉声喝了起来。

    萧诚眉头皱起,刚要说话。却听花屋里那道声音对着唐剧道:“你又是谁?”

    唐剧听到公主发问,顿时受从若惊,满脸激动道:“回禀公主,卑职是侯爷管理的执法处的一名队长,名叫唐剧,今日行刑的主事者。就是卑职。”

    里面声音清冷,道:“哦,你叫唐剧?”

    唐剧跪在地上,向前挪了两步,连连点头道:“是的。公主,今日这里发生了一件视宫规而不顾的事情。卑职希望公主能够定夺。”

    萧诚瞥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抹嘲弄。

    “什么事情?”公主问道。

    “是这样的,本来卑职奉命行刑,处死这些犯人,但是曾长老却突然闯了进来,要强行带走一名犯人,并且危险卑职,让卑职免了那名犯人的所有罪名……”

    唐剧眼闪过一抹阴险,把事情都推在了曾梵的身上,决口不提萧诚。

    他知道萧诚的地位,这点小事对于人家来说,绝对影响不了什么,反而很可能让对方嫉恨他,过后就直接找个原因,灭杀了他。

    所以他只说曾梵如何如何胆大妄为,如何如何视宫规如无物,然后又说自己尽忠职守,却要被责骂处罚,非常不公。

    他知道,二公主是整个神狐宫执法处的最高管理者,对于违反宫规的人,绝对深恶痛绝,那曾梵今日很可能将要被处死。

    “公主,事情就是这样的,曾长老仗着自己的身份,根本就不顾宫规,为了一名犯人,竟然和整个执法队的人作对,还要灭杀我们,希望公主能够为我等做主。”

    唐剧满脸委屈地把整个事情都说了一遍,然后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以示曾梵欺人太甚。

    “曾长老,他说的话可都是真的?”

    花屋里沉寂了片刻,开口问着跪在一旁的曾梵。

    唐剧斜眼看着他,心暗暗得意。

    “禀公主,唐队长所说,一切属实。”曾梵跪在地上,低着头,满脸恭敬道,没有丝毫狡辩。

    “哼,算你老实,如果你胆敢在公主面前撒谎,后果将会更加严重!”唐剧听到曾梵主动承认下来,并不敢争辩,心顿时大喜。

    花屋的布帘动了动,却并没有解开,公主清冷的声音再次传出:“那名犯人呢,让他过来。”

    常临一听,面如土色,跪在地上,全身颤抖,想要过去,却是双腿发软,不能移动。

    “小,公主让你过去呢,还敢装聋!”唐剧见他没有反应,顿时一怒,站起身来,一把掐住了他的脖,把他拎了起来,然后扔在了花屋的前面,厉声喝道:“还不快给公主跪下,把事情从实招来!”

    常临颤颤巍巍地跪在地上,颤抖着身道:“公……公主饶命……”

    唐剧躬身站在那里,心正在得意之际,杨缺快步上前,猛然抬脚,狠狠踹在了他的腰间,直接把他踹飞了出来,摔落在不远处的雪地上,滚了几圈。

    “我的朋友,也是你能随便拎的?”杨缺瞥了他一眼,冷声道。

    众人看到这一幕,皆是目瞪口呆,暗暗咂舌,这尼玛胆也太大了吧,竟然敢在公主面前动手打人!

    常临也被杨缺的动手,吓了一跳,他惊恐地看着那安静的花屋,等待着里面的雷霆之怒。

    “小畜生!你竟然敢动手打我?”

    唐剧猛然从地上一跳而起,双目血红,浑身颤抖,怨毒地瞪着杨缺。

    他万万没有料到,对方竟然如此胆大包天。竟然不把公主放在眼,直接就开踹了。这简直脑进水,活腻了!

    “好!很好!今日你和那位朋友一样,都死定了!”

    唐剧满脸狰狞,嘴角露出一抹阴森,双手灵光闪动,向着杨缺疾奔而来。

    “放肆!”曾梵突然站起来,“啪”地一耳光扇在了唐剧的脸上,随即一把掐住他的喉咙。冷声道:“唐剧,你敢对杨师弟不敬,莫不是想死了?”

    唐剧双脚离地,脸颊涨的通红,却是被他掐着,说不出话,眼爆射出极度的仇恨和怨毒。

    “曾长老。放下他吧。”花屋里的公主,忽然开口道。

    “是。”曾梵冷冷地看了唐剧一眼,松开手掌,放下了他,随即重新恭敬地跪在了地上。

    唐剧获得自由,心愤怒到了极点。“噗通”一声跪在了花屋面前,满脸悲愤道:“公主,您也看到了,这曾梵竟如此维护那名犯人和他的朋友,完全不把您放在眼。请公主重重责罚!”

    花屋上的布帘,“呼啦”一声打开。一股香风弥漫而出,随即,一名身穿雪白狐裘的高贵少女,明眸含霜,缓缓而出。

    众人心一凛,慌忙紧紧低下了头,噤若寒蝉。

    “你叫唐剧?刚刚你骂谁是小畜生?”少女走下花屋,淡淡地看着跪在面前的唐剧。

    唐剧脑袋触地,不敢异动,闻言,微微一怔,颤声道:“卑职……卑职骂的是那名犯人的朋友,好像叫杨缺。”

    少女转眼看向了一旁目瞪口呆的杨缺,调皮地眨了眨眼,随即语气平淡道:“哦,那好,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自己动手把舌头割下来,第二,我让别人动手。”

    “啊?”唐剧一听,脸色瞬间惨白起来,他颤抖着身犹自不敢置信:“公……公主,卑职做错了什么?”

    少女冷漠地看了他一眼,道:“好吧,既然你不敢自己动手,那就让别人吧。曾长老,你动手吧,如果他嘴里还留下一丝舌头根,我便拿你是问。”

    “是,公主!”曾梵站起身,看向全身颤抖的唐剧,眼露出了一抹怜悯,这人,简直是蠢的不能再蠢,今日非要自寻死路,谁都劝不住。

    “啊——”曾梵动作很快,也很干脆利落,左手捏开唐剧的嘴巴,右手直接伸进去把他的舌头连根拔除,瞬间完成。

    唐剧猛然发出一声惨叫,身却是不敢乱动,跪在地上,肌肉抽搐,满嘴鲜血,看出来凄惨至极。

    此刻遭此重创,他似乎突然茅塞顿开,醒悟了过来,联想着整个事情的经过,和这些人物对待杨缺的态度,他痛的全身颤抖之际,似乎隐隐猜到了什么。

    少女根本就不看他一眼,而是对跪在一旁的常临道:“你就是那名犯人么?这样,如果你能让你的朋友杨缺给本公主下个跪,本公主就免你了的罪,如何?”

    常临被眼前的一幕惊的目瞪口呆,待听到公主的话后,心更是充满了惊疑,他转头看了杨缺一眼,却是不敢说话。

    萧诚在一旁笑道:“杨师弟,既然二公主想让你给他下个跪,你就成全她一下,满足一下她也好。”

    少女嘻嘻一笑,明眸皓齿,完全没有了刚刚的冷漠和威严,她瞥了杨缺一眼,道:“就是,你就跪下来,表示一下,我也好破例放了你的朋友,是么?”

    杨缺似乎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呆滞了半响,方不敢置信地打量着她的容貌和衣着,迟疑道:“你……你是妙妙?”

    眼前的少女,虽然和洞府的妙妙长的一模一样,可是整个人的气质却是完全不同,这让他不得不怀疑起来。

    而听着他对二公主的称呼,萧诚等人顿时笑容一敛,心暗暗震惊,偷偷看了少女一眼,见其竟然面带笑容,并未恼怒。

    众人的眼,顿时闪过一抹骇然。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