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两百零二章 自作聪明(书号:13524

第两百零二章 自作聪明

作者:夜落影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时辰已到,全部杀完!”

    唐剧眼闪过一抹寒意,冷声命令道。

    “杨师弟!”

    木一清和阮鸣看到这一幕,顿时心大急,却是苦于宫规,不敢上前救援。

    两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自然不能像杨缺那样随便,稍一犯错,很可能就性命不保。

    然而想到杨缺身后的那个大人物,如果现在眼睁睁地看着他死,那么他们很可能也会受到牵连,所以此时此刻,两人心矛盾至极。

    “杨师弟,快走啊!”常临看到那些执法修士逼近,大声喝道。

    张建也在这生死刹那惊醒过来,吓的脸色煞白。

    “杀!”

    众执法修士齐喝一声,举起手灵剑,就向着杨缺等人劈斩而去。

    杨缺心叹息一声,刚要祭出烈日,拉着张建逃跑,突然听到不远处的山坡传来一阵大喝:“都给我住手!”

    这声怒喝,夹带着一股奔腾的法力波动和一种令人心惊的威严,竟生生地让那些执法修士的灵剑,整齐地停在了半空,没敢继续斩下去。

    “曾长老?”

    唐剧听到有人阻碍执法,本要怒喝,却忽然发现来人竟然是那名在执法队权利很大的曾长老。

    这些杀人的小事,这位长老从来就没有来看过,或者管过,今日怎地会冒出来呢,他皱起眉头,心纳闷起来。

    “曾长老。”阮鸣看到曾梵过来。也是微微一怔,连忙拱手打了招呼。

    曾梵根本就不看他一眼。怒气冲冲地行到唐剧的面前,道:“这次的行刑,是你主持?”

    唐剧见他语气似乎不善,心顿时有些忐忑起来,连忙低下头,恭敬道:“是的,晚辈刚要行刑。”

    “混账东西!”曾梵一听,不由分说。扬起手掌,“啪”地一耳光扇在了他的脸上,冷喝道:“时辰还没有到,谁给你的权利让你行刑的?”

    曾梵很愤怒,同时心暗呼侥幸,如果晚来一步,那少年被眼前这蠢货杀死了。那他也将彻底完蛋了。

    昨日明明交代过下面,让他们推迟半个时辰行刑,所以他才来的较晚,可是他却万万没有料到,这唐剧竟然提前行刑,差点害死了他。甚至是侯爷,他如何不怒!

    唐剧被扇了一耳光,脸颊胀痛,心顿时升起一股怒火,脸上却不敢表现出半分异常。惶恐道:“曾长老,平常行刑的时间都是这个时候。昨日的确有人交代过,不过没有拿出您和那几位高层的令牌,我就没有当真。您也知道,这行刑的时间极为严格,没有令牌的话,我也不敢……”

    “该死的东西!还敢犟嘴!”

    曾梵想着杨缺死亡的后果,后背冷汗淋淋,本就对这唐剧怒恨,此时听到他还敢争辩,顿时怒不可遏,挥动双手,左右开弓,“啪!啪!啪!”,对着唐剧的两面脸颊就狠狠扇了起来。

    一边扇,一边恶狠狠地骂道:“不长眼的狗东西,你想害死老们吗!”

    唐剧脸颊上传来了钻心的疼痛,他全身颤抖,眼满是屈辱和怨毒,低着头,暗暗咬着牙齿,任凭对方扇着耳光,不敢丝毫异动。

    “怎么,你心不服,还想报仇?”曾梵停下手的动作,斜眼看着他,目光冷寒刺骨。

    “不敢,属下不敢不服。”唐剧竭力压抑住心头的仇恨,红肿着脸颊,恭敬道。

    曾梵冷哼一声,轻蔑地看了他一眼,道:“就算你敢,你觉得你有那个资格和实力吗?愚蠢的东西!”

    说罢,不再理睬他,转身行到那些执法修士的面前,冷喝道:“还站着干什么,开始行刑!”

    他下了命令,却穿过那些修士,径直行到杨缺的面前,脸上露出笑容,道:“这位是杨师弟吧,快些带着你的朋友离开吧,行刑的时刻到了,别误伤着你们。”

    那些执法修士心一惊,顿时明白过来,赶紧绕开了杨缺等人,手的灵剑,向着其他的犯人斩落下去。

    顿时,断魂崖前,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杨师弟,快拉着张建走吧。”常临看到眼前的一幕,心震撼无比,杨缺的背景竟然如此强大,连执法队的长老都亲自出面来救他,他心暗道可惜的同时,也为张建能交到这样的朋友而感到庆幸。

    谁知正在此时,曾梵直接面带温和的笑容,行到他的面前,道:“这位是常师弟吧,别怕,我来帮你去除体内的禁制,你跟着杨师弟他们一起离开吧。”

    “啊?”

    此话一出,不光常临和张建惊的目瞪口呆,连杨缺也吃了一惊。

    曾梵却是不再多说,蹲下身,双手灵光闪动,开始亲自为常临接触了体内的禁制,随即笑道:“快离开吧,这里刚死人,怨气太重,你体内还有伤势,小心被怨气侵入。”

    常临张大嘴巴看着他,脑回响着这堂堂执法队的长老叫他“常师弟”的话语,看着他如此和蔼的态度,常临觉得自己的世界有些崩溃了。

    张建死里逃生,并且还知道常临也不会死了,顿时感觉有些不太真实,神色恍惚地看着四周的人,头有点犯晕。

    曾梵带着杨缺三人穿过那些主动避让的执法剑芒,走了出去,停在了唐剧的面前,道:“今日的事情,老夫就不追究了,不过你差点误杀了杨师弟,你是否该道个歉?”

    唐剧握紧了双拳,满脸涨红,他身颤抖一会儿,抬起红红的眼睛,咬牙道:“曾长老,不是属下对您不敬,只是今日的事情,属下并无过错。您擅自带走犯人,你可知道你犯了宫规?”

    他看着曾梵竟然免了常临的死罪,还要带着他大摇大摆地离开,顿时再也忍受不住,据理力争起来。

    “哦?犯了宫规?”曾梵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道:“那你想怎样?立刻逮捕我?”

    唐剧眼闪过一抹怨毒,脸上却是恭敬道:“属下不敢,只是这件事,牵连到属下的职责和性命,属下肯定要上报的。”

    “你在威胁老夫吗?”曾梵冷笑道。

    唐剧想起今日的事情,他并无过错,再想起高层的冷酷执法态度,顿时心大定,他抬起眼,毫无畏惧地对视着曾梵,道:“曾长老,属下只是按规矩办事,谈不上威胁。当然,如果您愿意把这位犯人留下,让属下处死,那么属下自然不会去做一些对您不敬的事情。”

    他语气看似恭敬,却是充满了浓浓的挑衅,今日的事情,如果上报高层,他相信这位曾长老绝对要受到处罚,说不定还会性命不保,他很乐意看到这种情况的发生。

    所以,他心里也暗暗希望曾梵能够一时冲动,带走犯人,这样一来,他就更有理由对付他了。

    “你想让我把这位常道友留下来吗?你想都不要想,我也实话告诉你,我今日来这里,就是为了救他的,你敢在我面前杀他,先死的绝对是你!”曾梵轻蔑地看着他,完全不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

    唐剧一听,心大喜,脸上却是表现出一种压抑的愤怒:“曾长老,你身为执法队的长老,应该很清楚这样做的后果吧?”

    曾梵冷笑一声,道:“老夫只知道你阻挠我救人的后果。”

    “好!好!”唐剧见他心意已决,眼寒光闪烁,道:“既然曾长老执意如此,那就别怪属下不客气了!”

    说罢,他翻手拿出今日主事的令牌,对着那群执法队修士冷声命令道:“曾梵胆大妄为,在众目睽睽之下想要在刑场劫走犯人,大家都是亲眼所见!现在我命令你们立刻逮捕他,交给侯爷发落!”

    这处执法的长老地位很高,也就只有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侯爷能够管理处罚他了,所以唐剧这样说。

    听到唐剧的命令,那些执法队修士看了曾梵一眼,有些犹豫,毕竟这位是比唐剧的地位还要高的人物,在执法队属于非常厉害的存在,平时他们都是胆战心惊地对待,此时竟然要抓他,他们哪里有那个胆。

    不过他们也亲眼看到曾梵要带走犯人,属于违反了宫规,报上去,曾梵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何况唐剧手有令牌,他们必须要遵守命令。

    迟疑一番,众执法队修士相视一眼,立刻举起手灵剑,齐声道:“属下遵命!”

    声音洪亮,气势逼人。

    “呼啦”一声,那一群手持灵剑的执法修士,在唐剧的带领下,很快把曾梵等人围了起来。

    “曾长老,属下最后劝你一句,放下犯人,你自己走,不然你将和他是一样的下场!”唐剧知晓这位长老地位高,肯定极好面,愈是激他,他愈不会放弃,所以他故意装模作样地劝说起来。

    果然,曾梵的回答,让他心暗暗窃喜,嘴角渐渐露出了一抹阴险。

    曾梵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眼露出一抹怜悯,道:“唐剧,你知道你今日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唐剧摇了摇头,满脸讥讽,“我知道,今日曾长老的一世英名,今日将要彻底毁于一旦。”

    曾梵对他的愚蠢,感到彻底无语,他摇了摇头,轻轻叹息一声,目光透过人群,看向了远处的山坡,暗暗道:时候也不早了,侯爷怎地还没有来呢。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