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两百零一章 断魂崖(书号:13524

第两百零一章 断魂崖

作者:夜落影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断魂崖,白雪飘落,寂静肃穆。

    常临衣衫凌乱,披头散发,全身伤痕累累,他和数十名犯人排成一排,整齐地跪在山崖前,迎着明媚的阳光,神情恍惚,宛若石雕。

    或许知道死亡将即,他们心内绝望,脑一片空白,既无恐惧,也无惊惶,只是静静地跪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这个身体,已经不属于他们。

    远处的天际,朝阳初升,光芒万丈,璀璨耀眼,这是一天,最美好的时刻。

    然而,这也是他们一生,将要终结的时刻。

    常临目光呆滞地望着远处,在牢狱惊恐了几天的心,在临死的时刻,终于平静了下来。

    犯人的身后,站立着一排身穿白袍,满脸冷漠的执法修士,他们面容僵硬,眼似乎没有任何感情。

    不多时,一群满脸哀伤的修士,有男有女,都匆匆地奔了过来,聚集在了这寒风冷冽的断魂崖。

    那些犯人,有着他们的朋友,或者亲人,或者道侣,现在这些人要被处死了,他们自然要来送最后一程。

    “阮执事,时候不早了,你那位朋友还没有来么?”

    执法修士的后面,站着一名白袍年人,他叫唐剧,是这次负责处死犯人的执法队长,他的身旁站着的人,正是雪果园园主的朋友阮鸣。

    阮鸣虽然是执法队的执事,但是这次的事情。并不归他管,他知道杨缺要来见一位朋友最后一面。所以和唐剧求了个情,希望他能晚一点再执刑。

    本来犯人临死之前,是不准任何人靠近讲话的,只能像那边的人群一样,在不远处看着,默默叹息。

    但是既然是阮鸣的朋友,唐剧自然要给些面,此时他见行刑的时刻快到了。只得催促起阮鸣了。

    “唐队长,再等等,他应该快来了。”阮鸣心有些焦急,一直看着后面的山路。

    还好,并没有等多久,木一清便带着杨缺和张建匆匆赶来。

    “唐队长,麻烦你了。这位是杨师弟,今日就是他要来见一见一位朋友的。”木一清身为雪果园的园主,自然也认识唐剧,一过来,便为他介绍起来。

    “晚辈杨缺,多谢唐前辈了。”杨缺连忙上前行礼。态度很是恭敬。

    唐剧冷漠地瞥了他一眼,道:“既然是阮执事和木园主的朋友,那就不用客气了,赶快去吧,长话短说。”

    杨缺点了点头。便带着张建向着跪在山崖边的常临走了过去。

    那些围在不远处的修士,看到这一幕。顿时有些愤愤不平起来,不过看着杨缺和执法队的人似乎非常熟悉,他们也只能在心叹息一番。

    “常临,我和杨师弟来看你了。”张建急忙奔到常临的身前,拍了拍的肩膀,有些哽咽道。

    常临转过头,双眼茫然地看了两人一眼,似乎并不认识,机械地道:“哦。”随即转过头,不再理睬他们。

    “常临,你怎么了?我是张建啊,我是你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啊!”

    张建看着他呆滞的神情,心酸痛,握着他的手急声道。

    常临目光直直地望着天边的太阳,也不感觉刺眼,沉默半响,道:“朋友?朋友是什么呢?朋友,他能够帮助我吗?”

    张建闻言,满脸愧疚,低头道:“常临,我对不起你,我张建没用,没能帮到你,我也知道,你这次是冤枉的。”

    常临嘴角一抽,露出一抹讥讽,摇了摇头,道:“不,我不冤枉。我看的地方出了事情,他们就算杀了我,也是应该的。”

    “常临,你……”张建看着他犹如木偶般的神情,叹息道:“我也知道,事情不可逆转,今日我和杨师弟是来见你最后一面,和你说说话的,你能别这样吗?”

    杨缺眉头微微皱起,伸手扒开了他的衣领,身体上一道道狰狞的疤痕,立刻露了出来,有的已经结痂,有的血肉模糊,还留着鲜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张建看的全身颤抖,眼怒火烧,颤声道:“他们……他们怎么能这样?明明不关你的事情,判了死刑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毒打你呢?”

    常临目光呆滞,依旧望着远方,并不回答。

    杨缺微微叹息,道:“那片区域死了那么多果树,那晚又刚好是他看守,执法队的人肯定想从他口得到些信息。得不到,他们自然心不满,下手更加残酷,虽然他们或许也清楚这件事,和常师兄并无任何关系。”

    “他们一口咬定,就是和我有关系。”听了杨缺的话,常临忽然开口道,脸上的神色却是异常平静,没有任何愤怒和冤屈。

    “也是,那件事太过诡异,他们既然查不出来,自然要找个替罪羊。”杨缺苦笑道。

    张建满脸愤怒,刚要低声咒骂几句,却听身后的一排执法修士突然举起了手的灵剑,唐剧冷漠的声音响起:“时候已到,准备行刑!”

    “杨师弟,快点回来吧。”木一清连忙在不远处对着杨缺喊道。

    “常临……”张建听说就要行刑,紧紧握住常临的手,满脸痛苦:“我没用,我不能救你,希望你不要怪我……”

    “好了,你们快走吧,死就死了,我早就绝望了。”在这短暂的时刻,常临似乎恢复了清醒,看了两人一眼,淡淡一笑。

    “杨师弟,我知道你和我们不是同一类人,你的路比我们远,谢谢你这些日来,能够不嫌弃我和张建的身份,和我们在一起说话聊天,其实我和张建心都非常感激你的。我想永远有那个荣幸,做你的朋友,可惜,我快要死了。不过我希望你能帮我照看一下张建,以你的实力和背景,一定能够让他不受欺负的……”

    常临看着杨缺,笑着说完了话,随即对着他,重重地磕了个头。

    “常临!”张建见他临死还为自己着想,顿时再也忍受不住,抱住他,嚎啕大哭起来,“常临,我好没用,我辛辛苦苦修炼了数十年,却要眼睁睁地看着你死,当初若不是你,我和我娘,早就不在人世了,我对不起你……”

    常临低下头,眼溢出了泪水。

    杨缺微微叹息一声,想要伸手去拉张建,却是有些不忍,正在此时,却听到唐剧冷喝道:“好了!时候已到,快些离开,耽搁了行刑的时间,连你们一起杀!”

    “杀吧!有本事你们连我一起杀!你们就只会欺负弱小,冤枉好人!”张建情绪激动,再也压抑不住心头的愤怒,转身对唐剧怒吼道。

    “放肆!”唐剧一听,顿时脸色阴沉之极,鄙夷地瞥了他和杨缺一眼,冷声道:“真是不知好歹!若不是看在阮执事的面上,就凭你们擅闯刑场这一条,我就有权杀了你们!”

    “杨师弟,快些带着你的朋友出来,不可冲动!”阮鸣和木一清见双方起了争执,连忙喊道。

    杨缺听着唐剧狂傲的话,心也是怒不可遏,但是他清楚地知道,现在不是逞一时只勇的时候,这里是人家的地盘,如果冲动下去,会让阮鸣非常为难的。

    “张师兄,咱们走吧。”杨缺叹息道。

    常临也推着张建道:“快走,快和杨师弟离开这里,不要惹那唐队长发怒,小心被他记恨上了,以后就麻烦了。”

    “常临,我不走!我娘说过,要我好好报答你,我现在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呢?”张建此刻一心想着母亲临死前的话,心压抑的感情一瞬间犹如山洪爆发,不可遏制,他情绪激动至极,根本无法控制。

    “哼,时间已到,既然你不想走,那我就成全你!”唐剧阴冷地看了他一眼,举起手,直接发布了命令:“开始准备行刑!”

    “嗡——”

    那一排执法修士手的灵剑突然举起,一起翁鸣起来,随即光芒颤动,寒意森森。

    “唐队长,不可以!”阮鸣一看他就要下命令动手,连忙阻拦道。

    唐剧看了他一眼,冷声道:“阮执事,对不住了,今日是你那位朋友不识好歹,并非我唐剧不给你面。你身为执法队的人,自然也清楚我们的规定,行刑的时间到了,我如果耽搁了,被那些长老看见,死的就是我。”

    阮鸣闻言,满脸焦急。

    “预备——行刑!”唐剧漠然地看了杨缺两人一眼,直接发出了指令。

    数十道冷寒刺骨的杀意,突然从那些执法修士手的灵剑爆发而出,向着杨缺等人渐渐逼了过去。

    “杨师弟,你快走!别管张建了!”常临见张建紧紧抱住自己的腿,不肯离去,他心焦急的同时,也非常感动,看着身后那些人将要动手,他连忙催促着杨缺。

    张建陪着他死,是因为他曾经救过张建一家人的性命,而杨缺与他之间的关系,还远远没有达到为他去死的地步,所以看着杨缺也站在身后一动不动,常临吃了一惊。

    “杨师弟,快些离开那里!”

    阮鸣和木一清,在不远处,焦急地呼喊。

    “现在离开,恐怕已经晚了吧。”唐剧嘴角露出一抹嘲弄,戏谑地看着山崖前,那沐浴在阳光的少年。

    “就凭你这小的修为,也配让我在这多人的面前为你破例?”想着先前为了给阮鸣的面,不得不破例让杨缺带人过去看望朋友,唐剧的心,顿时升起一股恼意。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