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同床(书号:13524

第一百九十八章 同床

作者:夜落影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昏暗的洞府,妙妙慵懒的躺在石床上,旁边,则垂首侍立着一道犹如幽灵般,静无声息的身影。

    那道身影目光阴鸷,眼角带着一道狰狞的疤痕,正是梅姨。

    “小姐,你这样做,可值得?”

    沉寂良久,梅姨终于忍不住,抬起头问道。

    妙妙似乎正在闭目养神,思索着事情,听到她的问话后,脸上的神情并无波动,微微一笑,却是异常阴森:“我做事情,从来就不问值得不值得,只在乎是针对谁。只要能让她痛苦伤心,这点事情,算得了什么。何况,我也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何珍贵。”

    梅姨闻言,轻不可闻地叹息一声,眼角的疤痕,愈加可怖起来,她道:“小姐,三公主那边,似乎已经知道了你现在的事情,不过应该还没有猜到原因,我们应该加快速度了。”

    “嗯,今晚就是重要的一步,他对女人比较心软,只要我的身给了他,相信他肯定会跟着我走的。”妙妙眼光芒闪动,充满了自信。

    “那小姐真实身份的事情,该如何和他交代。”梅姨眉头微皱。

    妙妙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道:“听说他有个朋友,被执法队的人带走了,并且明天将会被处死,而他现在,似乎正在为了这件事情奔波。”

    梅姨目光一亮,接着道:“执法队的人,肯定不会为了他而擅改决定,这样一来。他沮丧无助的情况下,小姐就趁机帮助他。装作无意间透露了身份,无法隐瞒的情况下,让他做出选择。”

    “不错,如果不出我所料,他肯定会跟着我进宫的。只要他待在我的身边,我狐疑有办法让他欲罢不能,爱上我,到时候三妹就……”说到此。妙妙眼闪耀着亢奋,神色更加阴森起来。

    梅姨点了点头,还要说话,却是忽地脸色微变,道:“小姐,他回来了,奴婢该走了。”

    “嗯。去吧。”妙妙闭上双眼,重新躺好,脸上又恢复了清澈而单纯的神情。

    梅姨转过身,几个模糊间,忽地到了洞门口,再一个模糊。身影直接穿过石门,消失不见,整个过程,一丝声息也没有发出来。

    不多时,洞门打开。杨缺眉宇间带着一抹心事,走了进来。看了一眼石床上的少女,微微一笑,道:“没睡?”

    “等你呢。”妙妙看了他一眼,眸溢着一丝隐隐的笑意。

    杨缺一笑,关了洞门,走到石床边坐了下来,道:“等我睡觉呢,还是等我继续捶捶捏捏?”

    “都有。”妙妙不复先前的羞恼,笑眯眯道。

    “哦?”杨缺微微一怔,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疑惑道:“没有发烧吧,怎么转型了,既不瞪我,也不骂我呢。”

    妙妙瞥了他一眼,道:“看你心事重重的样,我懒得理你罢了。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说么?”

    杨缺听到她问,想起今日徒劳无功的事情和明天常临将要被处死的一幕,微微叹息一声,道:“我有一个朋友,被执法队的人抓了起来,明天就要被处死了,而我,却无能为力。”

    “为什么要抓他?”妙妙一脸好奇地问道。

    杨缺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道:“也算他倒霉。”说到此,把雪果园发生的事情,都描述了一遍,告诉了她,无奈道:“其实说起来,他这次也算是冤枉,恰巧轮到他守那边区域了。”

    妙妙听了,也点了点头,道:“的确,那件事,应该不是他力所能及的事情。那你就没有别的办法了,要眼睁睁地看着他被处死么?”

    “那有什么办法呢?你以为我是执法队的长老或者管事者啊,我还没有那个本事。”杨缺脸上露出了一抹揶揄,自嘲道。

    “杨缺。”妙妙想了想,眼珠一转,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如果我能帮你救你的朋友,你会怎么报答我?”

    “你?”杨缺闻言,瞥了她一眼,道:“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想救别人啊,告诉你,那执法队不是别处,里面的人都是冷酷无情的,你少出什么馊主意。”

    他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背后有着何人帮助,但是也知道跟一位公主有关系,这样的身份,都不能去救常临,更别说眼前这少女了。

    在杨缺的眼,这少女有些调皮,有些古灵精怪,人不错,仅此而已,并没有别的本事,所以他自然不会把她的话当真。

    “嘿嘿。”妙妙脸上露出一丝尴尬,讪讪一笑,道:“我就是说说,就算我真有本事去救,我还懒得去救呢。”

    “行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我也回天乏术,你也别再跟着搀和了。”杨缺叹息一声,伸手摸了摸她的腿,道:“要不要再继续?”

    妙妙双眸含着笑意,盯着他看了片刻,道:“好啊,不过这样不舒服,你等等。”说罢,也不避讳,直接撩起雪白的裙,把里面紧贴着肌肤的薄裤脱了下来,露出了一双滑嫩雪白的**。

    “这……”杨缺眼睛一直,体内忽地蹿起了一股火焰,呆呆地盯着那一双修长均称的美腿,脑瞬间有些短路。

    “喂,发什么愣,赶紧捶啊。”

    妙妙嘻嘻一笑,眸露出一抹得意,把裙抚好,催促道。

    “哦。”杨缺耳根有些发热,双手摸着那不隔任何异物的美白上,顿时感到一股摄人心魄的滑腻手感,侵袭而来。

    “你这是在作死啊。”杨缺一边抚摸,心里一边暗暗激动道。

    “喂,我让你捶,你怎么又开始摸了,很痒的,知道么?”妙妙动了动腿,一脸不乐意。

    杨缺“哦”了一声,轻轻捶了起来,捶着捶着,又开始摸起来了,一脸认真道:“捶的有些累了,捏捏吧。”

    捏着捏着,渐渐向上,双手滑进了裙里。

    “啪!”

    妙妙直接伸手把他打了出来,羞恼道:“正经点,你想干嘛,现在天还没黑呢。”

    杨缺一听,满脸激动,道:“天黑了,我就可以干嘛了吗?”

    妙妙瞥了他一眼,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难道这算是默认了?或者是,懒得理睬我?”杨缺看着她颤动的睫毛,暗暗思索着这个严重的问题。

    时间,静静划过,杨缺心想着事情,慢慢地给她捶着腿。

    很快,斜阳落山,夜幕降临。

    打开洞门,看着皎洁的月牙升上了树梢,杨缺心暗暗窃喜,转头喊道:“妙妙,你看,夜色真美,要不要出来看看?”

    “不看,我要睡觉了。”妙妙慵懒地翻了个身,挺翘的后面,直接对准了他。

    杨缺赶紧关了洞门,走到了石床边,满怀期待地道:“哦,睡觉了,你往里面睡一下,我也困了,想睡觉。”

    妙妙忽然转过身,睁开了眼睛,一双漆黑的眼眸疑惑地盯着他,道:“你刚刚说什么?”

    杨缺心头一跳,连忙转口,讪笑道:“我刚说,你早些睡吧,我去那边角落里的石凳上坐着,你有事了就叫我。”

    “哼!”妙妙哼了一声,瞥眼道:“少给打什么鬼主意,小心我揍死你。”

    “是,是。”杨缺不敢多想,脸上露出一抹失望,转身走到角落里,在石凳上坐了下来,唉声叹气。

    “噗嗤!”

    石床上,妙妙突然笑了起来,随即坐了起来,满脸笑意地看着他,道:“杨缺,你挺老实的啊。”

    “那当然,我是正人君嘛,想当年因为情况紧急,我和一群衣衫不整的美女藏在一个洞府,足足一个月,我都没有乱看,更没有乱动。”杨缺自豪道。

    “哟,看不出来,你还挺正直的嘛,那你当时有什么想法没?”妙妙好奇道。

    “当时那些女孩很随便,也很喜欢我,她们也不避讳,就在洞里脱衣服,尿尿,可是我一点也没有被诱惑。”杨缺自顾自地回忆道。

    “我知道你君,我只是问你当时有没有想推倒她们的冲动?”妙妙道。

    “没有。”杨缺摇了摇头,神色平静。

    “那你可真有点傻啊。”妙妙捂着笑道。

    “是啊,要是我当时不昏迷的跟死猪样的,躺在地上一动不能动,那就好了。”杨缺长叹一声,满脸可惜之色。

    “我去!”妙妙一脸鄙夷地看着他,道:“你耍我?”

    杨缺一笑,道:“没呢,我这不是看你睡不着,讲个笑话逗你么。”

    妙妙眼珠一转,有些挑衅地看着他,道:“那好,你继续讲笑话,躺在我旁边讲。”

    “真的假的?”杨缺一听,立刻站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了,不过呢,你躺在这里要老实,不准乱动,知道么?”妙妙警告道。

    杨缺满脸喜色,道:“那是自然,这石床这么小,我就算想动,也动不了啊。”

    说着,激动地走了过去,在她旁边躺了下来。

    嗅着少女身体上散发的清香,感受着少女肌肤的温热,杨缺的心跳,骤然加快起来,他体内一热,某物立刻有了反应,随即他翻了个身。

    “杨缺,你什么东西抵着我了。”妙妙皱了皱眉,有些不满,不假多想,伸手就握着了那坚硬的东西,想要把它拨开。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