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二公主(书号:13524

第一百九十七章 二公主

作者:夜落影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杨缺闻言,也渐渐皱起了眉头。

    “杨师弟,要不,我带你去执法队,你亲自和那里的人说一下,你看如何?”

    园主没有帮上忙,心感到有些歉意,提议道。

    “也行,那就麻烦前辈了。”杨缺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过去试试,如果实在不行,那就只能让常临听天由命了。

    张建暗暗叹息一声,心早已绝望。

    “白名,你先带人在园采些灵果,到时候亲自送到杨师弟的洞府去,我现在要带杨师弟去执法队,园里的事情,你仔细看着。”

    园主吩咐了一声白名,便带着杨缺,向着执法队的住处行去。

    一路上气氛有些压抑,园主宽慰道:“杨师弟,有些事情,强求不得,实在不行的话,也就算了,毕竟执法队不是别的地方,他们都是按宫规办事的人。”

    他这样说,也是提醒杨缺,一会儿受到挫折,不可鲁莽,以免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为了一个犯人来找执法队的吵闹,传出去,对谁都不好。

    “前辈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杨缺点头道。

    不多时,三人来到一座修建的异常宏伟的圆形建筑前,门口卧着着两只巨大的狮,全身落满雪花,猛一看,以为是两座石雕,待走到近处时,杨缺方发现,这竟是两只活生生的凶猛灵兽。

    感受到生人的气息,两只狮突然睁开双眼,一对眼珠泛着猩红的血色,犹如铜铃般大笑,冰冷地盯着杨缺和张建。

    张建吓了一跳,立刻停住了脚步。

    园主走上前,拿出一枚令牌在两只狮的眼前晃了晃,那两只狮嗅了嗅他的味道,方又缓缓闭上了双眼。

    “杨师弟。不用害怕,进去吧。”

    园主在前面带路,领着杨缺两人,登上门前的阶梯,进入了一座宽敞的大殿。

    大殿里装饰的金碧辉煌,看起来却并不俗气,反而有一种威严的气息。在整个殿弥漫,使得大殿看起来,极为冷硬和肃穆。

    此时大殿,只有一名年人坐在椅上,细细地品着茶,待看到三人进来时。他方站了起来,笑眯眯地迎了上来,道:“木兄,今日带着人来我这里,不光是为了我的好茶吧?”

    雪果园的园主名叫木一清,而这年人的名字则叫阮鸣,两人都是老相识。经常在一起喝茶聊天,关系很好。

    “阮老弟,闲话少说,我来为你介绍一个人。”木一清和他也不客气,转身指着杨缺介绍道:“这位是杨师弟,是我的好友,我今日带他来你这里,是有件事情要麻烦你的。”

    “晚辈杨缺。见过阮前辈。”杨缺连忙拱手行礼。

    至于张建,既然木一清没有介绍他,他自然也不敢随意说话,他也有自知之明,今天能够见到这些大人物,都是沾了杨缺的光,所以他心也没有丝毫被轻视的感觉。

    “杨缺?”阮鸣闻言一怔。随即醒悟过来,双眼一亮,道:“原来你就是杨缺啊,好。好,果然一表人才,英雄少年啊。”

    “我说阮老弟,你能不能别说些没有营养的话,今天杨师弟来找你,是有事情请你帮忙的,你就少啰嗦几句。”木一清瞥了他一眼,自顾自地站了个位置坐了来,对杨缺道:“杨师弟,坐下来说话,这件事他恐怕也做不了主,所以你就不要顾虑,随便说吧。”

    阮鸣笑了笑,抬手道:“杨师弟,先坐下吧,那位道友也请坐。”

    杨缺也不客气,坐在了木一清的旁边,而张建则是受从若惊,激动地道谢几句,却是站在杨缺的身后,不敢落座。

    “杨师弟,有什么事情,尽管说。不过我先要说明,我只是执法处的一名执事,管的事情并不多,能不能帮上你,不好说。”阮鸣坐在杨缺的对面,坦诚地道。

    杨缺道一声谢,也不再客气,直接把常临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道:“不知道阮前辈可有办法,免他一死?”

    阮鸣听完他的话,脸上立刻露出了苦笑,道:“如果是别的事情,我可能还能帮上一点忙,但是这件事,我真是无能无力。那名弟也算倒霉,刚进来就被咱们执法队的一名长老看到,那位长老对违反宫规的修士极为严苛,问明了原因后,直接判了他的死罪,明天就要在断魂崖处死。”

    “明天就要处死?”杨缺闻言,叹息一声,道:“这里就是那位长老说了算吗?”

    阮鸣摇了摇头,道:“自然不是,这里只是圣宫里执法队的一个最小的分点,那位长老也只是这里的一个管事,但是这些琐事,他都有权利监管和决定。”

    “那这个分点的真正管事人是谁?”杨缺问道。

    “真正的管事人,是一位侯爷,不过他老人家不经常来,只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他才会过来。”阮鸣解释道。

    “那也就是说,想要在明天常临被处死之前救下他,只要让那位长老改变主意,就可以了,是吗?“杨缺道。

    阮鸣点了点头,道:“是的,杨师弟,你也是明白人,这件事,我的确插不了手。你如果真要救那位弟,就只能去求那位长老了,他如果松口,自然可以免你朋友一死。”

    说到此,他顿了顿,似乎意有所指,道:“当然,如果你能够通过关系,求一下侯爷,或者求一下更高层的人物,这件事就更简单了。”

    张建一听,心微动,想起了杨缺神秘的背景,不禁满怀希冀地看着他。

    杨缺却是暗暗苦笑,现在这些人都知道他有靠山,并且非常厉害,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其实这个靠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谁,更别提去求人家帮忙了。

    他暗暗叹息一声,知晓这件事情恐怕难以扭转了,他也不再多留,站起身来,拱手道:“今日就麻烦阮前辈了,我再回去想想办法吧。”

    “好,杨师弟慢走。”阮鸣也跟着站起身来,送到门口。

    木一清随着杨缺两人一起出门,笑道:“阮老弟,别送了,我陪着杨师弟就是了。”

    阮鸣笑了笑,刚要转身进去,却听杨缺道:“阮前辈,我可不可以问一下,管理着圣宫里所有执法部门的最高层人物,是谁?”

    阮鸣闻言,脸色微变,沉默片刻,道:“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执法部门在圣宫的地位极为重要,只有皇亲国戚才能掌管,最高层人物,是二公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