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求救(书号:13524

第一百九十五章 求救

作者:夜落影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两日时光,转眼即过。

    妙妙体内的伤势,经过自身的修养,渐渐好转,第二日的下午,她便能独自起床,在洞府里走动了。

    杨缺放下心来,本要去看守红霞崖,然后到了那里后,已经有另外两名低级守卫在看守了,并且两人很恭敬地对他说明,由于那日他和妙妙勇于和来敌搏斗,立下功绩,管理处决定给他也放半个月假。

    也就是说,他在接下来的半个多月的时间里,不用来站岗,可以安心在洞府修炼了。

    回到洞府,他看着妙妙,有些奇怪道:“怎么这么巧,你可以休息半个月,我也可以休息半个月,这管理处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妙妙微微一笑,道:“可能是觉得我们勇敢,精神可嘉,特意奖励我们,好给别的低级守卫看的。”

    杨缺想了想,却想不清头绪,只得点头道:“可能吧。”

    说完,他看了一眼并不宽敞的洞府,道:“妙妙,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咱们不会都要在这里一起修炼吧?”

    “怎么?你害怕我偷看你的功法?”妙妙笑容微敛,有些不善地盯着他。

    杨缺一脸无辜,道:“我可没这样说,我只是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修炼,有些怪怪的。”

    “怎么怪怪的了?”妙妙眉头微皱。

    “这……孤男寡女待在一个洞府修炼,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在双修呢。”杨缺吞吐了一下,道。

    妙妙却是冷哼一声,斜眼看着他道:“我看是你自己心里本来就不正经吧。”

    杨缺尴尬一笑,也没反驳,道:“你身体没事了吧?”

    “你问这干嘛?”妙妙一听,眼露出一抹警惕,道:“你不会是想等我身体好了。做什么坏事吧?”

    “没,真没。”杨缺被她的话堵的有些郁闷。

    “没有就好,不然,哼哼……”妙妙瞥了他一眼,扬了扬小拳头,有些疲惫地坐在了石床上,叹息道:“躺了两天。全身都酸疼。”

    杨缺看了她一眼,坐在了石凳上,道:“那你就起来走走呗,或者出去散散步。”

    “我才不呢,要是人家看到我从你洞府出去,并且还全身发软。脸颊红红的,人家会怎么想呢?我的人岂不是要丢完了?”妙妙冷哼道。

    杨缺有些无语:“你每次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奇葩,恐怕只有你会这么想吧。”

    “我不管,我全身酸痛,我要你想办法。”妙妙蛮横道。

    “我能有什么办法,最多就是把你拎起来,在墙上蹭蹭……”杨缺耸了耸肩。一脸爱莫能助。

    妙妙瞪了他一眼,道:“你就不能过来帮我捶捶捏捏?”

    “啊?捶捶捏捏?”杨缺一听,有些瞠目结舌,目光打量着她高耸的胸前,愣愣道:“你没耍我吧?”

    “我耍你干嘛,我全身痛死了,就是想舒服下,你也别多想。”妙妙哼哼道。

    杨缺一听是真的。顿时心一喜,连忙站起身来,行了过去,坐在了石床上,伸出了双手。

    “你干嘛你,我让你帮我捶捶身,你怎么一上来就耍流氓!”妙妙一把打开了他伸向自己胸口的双手。怒目而视。

    “哦,我以为你想让我先捏胸。”杨缺摸了摸被她拍打的有些疼痛的手,有些委屈。

    “先捶腿,不准乱摸。”妙妙警告道。

    “好吧。”杨缺答应一声。目光看向了少女那双修长笔直的美腿,白袍敞开后,里面是一件雪白的褶皱纱裙,裙里,则是一件薄弱蝉翼有些透明的丝裤,与他曾经那个世界的丝袜非常像,但是要比丝袜更加柔软丝滑,并且看起来更加性感诱人。

    “看什么看,还不快捶。”妙妙瞪着他,有些羞恼。

    “哦。”杨缺惊醒过来,缓缓撩起了她的纱裙,伸手摸在了一只滑腻的**上,开始使劲了捏了起来。

    “哇,疼死我了,你干嘛?我让你捶,不是让你捏!”妙妙忽然坐了起来,一脸恼怒地瞪着她。

    杨缺神不守舍地答应了一声,眼神一直向着白裙里面飘动,正在此时,洞府外突然传来了张建的声音:“杨师弟,你在洞府里吗?”

    “你朋友?”妙妙装作没有看到他猥琐的眼神,问道。

    “嗯,我出去下。”杨缺感觉有些扫兴,站起身来,过去开了洞门。

    “杨师弟,原来你在啊。”张建看到他,顿时一喜,边说话边要往洞府进,刚走到门口,目光一下看到了石床上躺着的少女,他笑容一僵,脚步定在原地。

    怔了片刻,他突然惊醒过来,慌忙退出了洞府,连声道:“对不起啊杨师弟,我不知道你在洞里……那个,你们继续,我一会儿,哦不,明天再来。”

    杨缺一把拉住了他,道:“说吧,什么事,上次你来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你找我有事,不过当时我忙着,你没说,就没有问你,今日你应该想说了吧。”

    张建闻言,尴尬一笑,看了看洞里,有些歉意,道:“要不,我明天再说,你那里面还等着……”

    “少废话,快说吧,我和她没关系的。”杨缺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也懒得多做解释。

    “哦。”张建看了他一眼,显然不信,低声笑道:“杨师弟,恭喜啊,那女我刚刚看了一眼,简直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的名符其实的美女,你可要珍惜啊。”

    “你要是没事,我可要进去了。”杨缺皱了皱眉道。

    张建心一凛,不敢再随意开玩笑,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消失,他沉默片刻,道:“杨师弟,上次咱们在雪果园见到常临,你还记得吗?”

    “常临?当然记得,你们还一起来过我这里好几次,我又没得失忆症,怎么,他出事了?”杨缺疑惑道。

    张建满脸忧虑,叹息了一声,道:“是的,他的确是出事了,前几日他看守的一片果园,一夜之间突然死了五颗灵果树,园主勃然大怒,把他狠狠惩罚了一顿后,直接交给了执法队的人,把他关押起来了,听说过两天就要处死。”

    “什么?竟有这等事?”杨缺一听,顿时吃了一惊,前些时候,那常临还跟着张建过来找他聊天说话,满脸讨好之色,滔滔不绝地说着果园的趣事,没想到几日不见,他就落得如此下场,竟然将要性命不保,这变故也来的太快了吧。

    “到底怎么回事?那些果树是怎么死的?”杨缺皱起了眉头,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张建满脸苦涩,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是雪果园的园主,也是茫然不解。那些果树全部是一夜之间枯萎而死,四周也没有任何被人敲打的痕迹,地面的土壤也一切正常,没有任何不利于果树的因素,可是它就是死来了。园主检查了几日,也查不出个所以然,只得作罢。至于常临,则因为当时在那里看守,就受到牵连了。”

    “那常临有没有说过,那晚上他发现了什么异常?”杨缺问道。

    张建摇了摇头,道:“他说那晚上一切正常,根本就没有任何动静。更加诡异的是,他从哪里走过几次,都没有发现异常,直到第二天园主亲自检查果园时,方发现了枯死的果树。”

    “的确有些诡异。”杨缺眉宇间露出了一抹思索,道:“这么说来,他其实也有点冤枉,毕竟那果树的死,是在他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

    张建苦笑道:“但是那也是在他职责之内,园主要杀他,其实也没有冤枉他。”

    杨缺点了点头,看着他,道:“那你来找我,是……”

    张建叹了一口气,拱了拱手,道:“杨师弟,那常临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与我关系极好,想到过几日他就要被处死,我心非常矛盾。我知道你的能力非同一般,连那雪果园的园主都不敢得罪你,所以我冒昧来求你,希望你能为常临说几句话,免了他的死罪,就算废掉他的修为,把他贬为凡人也好。”

    杨缺闻言,自嘲一笑,道:“张师兄,你把我想的太厉害了。有些事情,别人或许会看在某个人的面上,给我点面,但是有些事情,我却无能为力。常临违反的是宫规,我想就算是一名皇家护卫去说情,恐怕也没有什么效果吧。”

    张建一脸沮丧,道:“我知道,这些道理我都明白,不过这次的事情,雪果园园主的态度很重要。只要他帮助常临说几句话,常临肯定不会死的,最多就是被废了修为,打成残废,扔出圣宫,不至于送了性命。”

    说到此,他一脸期盼的看着杨缺,乞求道:“杨师弟,你就帮帮常临,向雪果园的园主说一下情吧。不管事成与否,你的恩情,我和常临都不会忘记的。”

    杨缺看着他真情流露,对朋友如此有情有义,不禁有些动容,沉吟片刻,道:“好,我就去向园主求求情吧,至于成不成,我不能保证。”

    “太好了,杨师弟,谢谢你。”张建一听,满脸喜色,心感激不已。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