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两人住一起(书号:13524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两人住一起

作者:夜落影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杨缺抱着妙妙,快速回到洞府。

    一路上遇到几名低级守卫,皆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和他怀里昏迷的少女,以为他光天化日之下,在哪里掳掠的。

    正在他们暗自猜测,饶有兴致地议论纷纷时,梅姨带着几名黑袍修士,拿出一枚令牌,直接把他们带走。

    从此以后,这里再也见不到他们的身影。

    他们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宫里宫外,都全无踪迹。

    洞府,杨缺把妙妙放在石床上,来不及去管事处说明情况,就开始施展功法,为她疗伤起来。

    然而当他的法力侵入到少女的体内时,他方惊然发现,少女体内筋脉堵塞,千曲百转,他根本无法探明情况。

    “难道她体内被人设下了禁制?”

    杨缺本要先探查一番她的修为,和体内各处所受的伤害,然后再作打算,此时竟然发现对方的身体,竟然隐含一种禁制,让他根本无法探查,他心暗暗吃惊起来。

    看着床上双眸紧闭,嘴角还带着一些血迹的少女,想着刚刚危急时刻,她为自己毫不犹豫地抵挡伤害的一幕,杨缺眼闪过一抹焦躁,暗暗担忧起来。

    正在他踌躇着要不要去请韩冰帮忙时,石床上的少女忽然发出了一声有些痛苦的"shen yin",双眼缓缓睁开。

    “妙妙,你醒了?”杨缺赶紧坐在石床边,满脸惊喜。

    “嗯……”妙妙睁开朦胧的双眼,四处看了看,疑惑道:“这是哪里?那个敌人呢?”

    杨缺握着她的小手,安慰道:“这是我的洞府,那人已经跳下悬崖了。”

    “啊,跳下悬崖了?”妙妙一听,有些惊愕:“他那么厉害,怎么没有杀我们。反而跳下悬崖了呢?”

    杨缺想了想当时的情景,也感到有些奇怪,明明那人可以动手杀他们两人的,可是却转身逃跑了。

    就算对方当时伤势发作,要杀了他们,也是易如反掌之事,而从当时对方的态度来看。他来这里,似乎就是为了杀人。

    这样看来,事情似乎有些矛盾起来。

    “我也不太清楚,可能他当时想起来还有别的事情,就退走了吧。”杨缺随口答道。

    “哦。”妙妙也不再追问,道:“杨缺。你受伤了么?”

    “没,倒是你,为什么那么傻呢?我与你,关系好像不怎么样,你至于这么拼命么?”杨缺看着她,眼露出一抹感激。

    妙妙闻言,脸颊微红。道:“当时情况紧急,人家也没有多想就上去了,谁知道是帮你挡掌,早知道会受伤,我才懒得管你呢。”

    杨缺看着她口是心非的模样,有些好笑,捏了捏她柔软的手心,忽地想起重要的事情来:“你体内的伤势如何?我本来要帮你疗伤的。结果……”

    “结果我体内似乎有禁制,是么?”妙妙闻言一笑,清澈的眼眸看着他。

    杨缺点了点头,道:“是的,我根本无法探查你的体内。”

    妙妙微微一笑,道:“没事的,这是我修炼的一种功法。一般的人是无法在我受伤的时候对我施法的。并且我体内的伤势也不重,只要在这里修养几日,应该就恢复的差不多了。”

    杨缺一听,心微松。道:“那就好,刚刚可把我吓的不轻。”

    妙妙眼眸微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你很关心我?”

    “你是为我受伤的,我自然关心了。”杨缺笑道。

    妙妙闻言,“哦”地一声,似乎有些失望。

    “哎呀,我差点忘了,我还在受罚呢,一会儿那些巡逻的人要是看到我不在了怎么办?”妙妙忽地惊叫一声,就要起床。

    杨缺连忙按住她,道:“你先躺着别动,这件事我去帮你说,相信他们也不会为难你的,毕竟你是在看守的时候受的伤。”

    “那我伤好了,他们会不会加倍罚我啊?”妙妙一脸担忧道。

    杨缺微怔,笑了笑,道:“你这想法有些奇葩,放心吧,没事的。”

    “哦。”妙妙打了哈欠,看了看洞府的陈设,道:“以后我就住在这里么?你怎么办?”

    “我……”杨缺看了看有些狭小的石床,抓了抓头,道:“要不,我也住在这里?”

    “啊?”妙妙一脸愕然地看着他,想了想,倒是没有拒绝,道:“也行,那边角落里不是有个石凳么,你就一直坐在那里吧。”

    杨缺笑了笑,也没有再勉强,打开洞门,看了看天色,道:“我去管事处说明一下情况,一会儿就回来。”

    妙妙点了点头,有些担忧道:“记得把我说的可怜点。”

    杨缺一笑,关了洞门,向着管事处行去。

    出乎意料,管事处的那名修士本来对前面的人很是冷淡,待听到杨缺的说明后,竟非常爽快地同意,并且取消了对妙妙连续看守十天的惩罚,态度很是热情。

    杨缺以为是韩冰的缘故,倒是没有太过在意。

    回到洞府后,妙妙听到处罚被取消,并且还有半个月的伤假时,顿时喜笑颜开,开心不已,也不避讳,抱起杨缺就亲了一口。

    杨缺趁机抱住她往里面放了放,自己也躺在了石床上,道:“天也快黑了,咱们休息吧。”

    妙妙被挤得贴在了墙上,顿时恼道:“谁让你上来睡的,快些下去,挤死我了。”

    杨缺就是开了个玩笑,并不想过干什么,毕竟现在这少女还受着伤,有些虚弱,他可不会趁人之危。

    待他下了石床,走到角落里的石凳前坐了下来时,妙妙沉默片刻,轻声道:“杨缺,你生气啦?”

    杨缺闻言,心有些好笑,故意装作有些沮丧地低下头,沉默不语。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等我伤势好了,洗了澡后,你再上来睡,可以么?”妙妙安慰道。

    “真的?”杨缺心一动,抬眼看着她。

    妙妙嫣然一笑,明眸皓齿,道:“自然是真的,不过到时候你睡床上,我坐凳上,毕竟这里是的洞府,你说是吧?”

    少女说着话,明亮的眼眸眨了眨,露出了一抹狡黠。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