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受伤(书号:13524

第一百九十三章 受伤

作者:夜落影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杨缺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样,有些好笑,道:“张师兄,我早说过,既然我们是朋友,就没必要那么拘束。你这样和我说话,我挺不自在的。”

    张建闻言,有些尴尬,道:“没事,习惯就好了。”

    杨缺心暗暗叹息一声,抬起眼,看了一眼将要落幕的斜阳,道:“我一会儿还有些事情,张师兄来找我,没有别的事情吧?”

    “哦,没……没什么事情,杨师弟如果有事,就赶快去吧,我在这里随便逛逛便是。”张建迟疑了一瞬间,笑着道。

    杨缺点了点头,道一声告辞,转身便向着红霞崖行去。

    张建站在原地,看着他渐渐走远,脸上的笑容方变成了苦笑,抬起手,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埋怨道:“张建啊张建,既然人家当你朋友,这种事情,为何还要犹豫呢?这里除了他,还有谁能帮你?”

    他摇了摇头,满脸懊恼。

    红霞崖前,妙妙一袭白袍,安静地坐在那里,遥望着远处的天穹,怔怔出神。

    忽地,她眼眸一动,低下头,满脸落寞。

    “妙妙,在想什么呢?”杨缺静无声息地来到了她的身后,问道。

    “呀!杨缺,你来了,吓死人家啦!”妙妙忽地惊叫一声,满脸惊喜地站了起来,转身看着他。

    杨缺微微一笑,道:“不是害怕你一个人寂寞么,反正我也无事,就来陪陪你。”

    “太好了。”妙妙闻言,满脸欢喜,身忽然凑上前,“吧唧”一口,就对着他的脸颊亲了一下,道:“你真好。”

    杨缺摸了摸脸颊,看向她的眼眸。闪过一抹温柔,笑道:“你就这么随便?”

    妙妙一听,笑容微敛,瞪了他一眼道:“我哪里随便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随便了?我就是看你不爽,在你脸上吐了下口水而已。”

    杨缺一怔,被她这奇葩的话雷的有些外焦里嫩,顿了顿。道:“好吧,那你下次继续吐。”

    “想得美!”妙妙瞥了他一眼,满脸嘲弄,道:“怎么,你看上我了?”

    杨缺笑了笑,点头道:“嗯。看上你了。”

    “可惜啊,我没看上你。”妙妙冷笑一声,重新坐在地崖边,不再理睬他。

    远处的斜阳,终于落山,夜幕,降临下来。

    天空。雪花依旧安静地飘落,红霞崖前,冷风刺骨。

    “我冷了。”沉默半响,妙妙忽然转过头,看着他道。

    杨缺淡淡地“哦”地一声,然后坐在地上,不再有其他的动作。

    “我说我冷了。”妙妙看着他,声音放大了一些。

    “哦。我听到了,冷了就冷了吧,这天气,也的确够冷的。”杨缺搓搓手,依旧没有别的动作。

    “你……”妙妙气恼地瞪着他,瞪了一会儿,见他脸皮甚厚。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她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起身来到他的身前,弯下腰就开始解他腰间的衣带。

    “你要干什么?这光天化日……刚刚天黑。你就想占我便宜?”杨缺一脸吃惊,挣扎道。

    妙妙斜了他一眼,懒得理睬他,直接把他衣袍脱掉,披在了身上,深吸一口气,美美地道:“好暖和。”

    杨缺满脸无奈,叹息一声,感叹道:“哎,这年头,人善被人骑,马善被人爆啊。”

    “不要脸,我哪有骑你?”妙妙一下就听懂了他的话,横了他一眼,羞恼道。

    杨缺却是一脸惊愕,道:“我没有说你骑我了啊,我说的是人善被人骑。”

    “少狡辩!”妙妙哼了一声,不再理睬他。

    杨缺嘴角一弯,刚要说话之际,心头忽地一跳,一股危险的气息,突然从山崖底下急蹿而上!

    “小心!”

    他骤然惊喝一声,拉起坐在崖边的妙妙,就急退而去,然而一道黑影突然从下面跳了上来,紧追而上,“啪”地一声,一掌就击在了他的胸口上,速度之快,骇人听闻!

    杨缺喉口一甜,“哇”地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踉跄几步,跌倒在雪地里,体内的法力,竟然紊乱起来。

    他心一惊,有些骇然地看着眼前的黑袍修士,能够这般实力,让其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对方的修为,绝对在天府境初期以上,甚至是天府境后期!

    “杨缺,你怎么样了。”

    妙妙看到他受伤倒地,慌忙奔过来扶起了他,一脸冷意地看着那黑袍修士,喝道:“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我神狐宫?”

    “嘿嘿,老夫的名号,你们还没有资格知道,你们只需知道,今日之后,你们将再也看不到东方升起的太阳了。”黑袍修士蒙着脸颊,只露出一双阴鸷的眼睛,阴森狞笑,一步一步地向着两人逼来。

    “妙妙,快发信号通知其他的守卫!”杨缺试着凝聚体内的法力,却是吃惊地发现,那些法力竟然在一时之间,并不听话,他心头一沉,慌忙对妙妙提醒道。

    黑袍修士哈哈一笑,双手一张,一道黑色的光幕,突然把方圆数十米的地方都笼罩了起来,讥讽道:“这里老夫已设下禁制,就算你们喊破喉咙,也没有人回来的救你们的,你们就乖乖的去死吧。”

    说罢,眼狞色一闪,伸出一掌,就向着杨缺击来。

    “不许你伤害他!”妙妙双手结印成莲,拦在杨缺的身前阻挡,却是“嘭”地一声,被对方一掌击的倒飞而出,摔倒在杨缺后面的雪地里,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妙妙!”杨缺看到这一幕,眼几欲喷出火来。

    “嘿嘿,你们倒是郎情妾意啊,那老夫就成全你们,让你们做对死命鸳鸯!”黑袍修士眼寒光一闪,手光芒爆射,杀意滚滚,一掌向着杨缺的头顶拍下。

    杨缺刚要咬牙避让,却见妙妙突然从身后扑来,直接压在他的身上,“嘭”地一声闷响,黑袍修士的手掌直接击在妙妙的后背上。

    妙妙闷哼一声,口鼻都猛然溢出了一股鲜血,吃力地瞪眼看着眼前的黑袍修士,颤声道:“不……不许你伤害他……”

    说罢,全身一软,昏迷了过去。

    “哼,小,看来这少女对你还挺痴心的啊。”黑袍修士看了杨缺一眼,冷哼道。

    “妙妙,妙妙!”杨缺一把抱住了她,心头沉重地摇晃着,喃喃道:“你何必这么傻呢,我们只不过刚认识……”

    “好了,休要再啰哩啰嗦的,赶快受死吧!”

    黑袍修士阴森一笑,手掌黑芒闪烁,犹如一座沉重的山峰一般,缓缓向着两人压了下来,然而正在此时,他突然脸色一红,捂着胸口,剧烈咳嗽起来。

    “晦气,老毛病又犯了,小,今晚算你走远!”他咳嗽了一会儿,轻蔑地看了杨缺一眼,挥手收起了禁制,转过身,便要离去。

    然而此时杨缺体内忽地一热,至阳之体终于冲破束缚,发挥了功效,他眼寒芒一闪,翻手祭出烈日,狠狠向着黑袍修士的后背斩了过去。

    “嗤!”

    一声轻响,金光暴射,一轮血红的烈日急速奔出!

    黑袍修士脸色骤然一变,慌忙回头抵挡,轰隆一声,气流爆响,四处乱窜,黑袍修士猝不及防,猛然发出一声惨叫,身倒飞而出,摔落进了悬崖。

    “妙妙……”杨缺收起烈日,摸了摸她的雪白的脸颊,还有温热,心顿时一松,道:“别怕,我带你回洞府疗伤。”

    他抱起妙妙,不敢犹豫,快步离开了此地。

    在不远处的一颗大树后,梅姨犹如幽灵一般,缓缓地走了出来,看着他抱着少女匆匆离去的身影,嘴角忽地露出了一抹讥讽。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