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阴谋(书号:13524

第一百九十一章 阴谋

作者:夜落影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这……我好像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为什么要留下来陪你?”

    杨缺听了她的话,有些莫名其妙。

    妙妙本是气呼呼地瞪着他,此时闻言,微微一怔,想了想,也对,两人初次见面,的确还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她并没灰心,眼珠转了转,忽地双眸一亮,奔过来就抱住杨缺,吧唧一下,直接对着他的脸颊亲了一口,满脸得意地道:“这下,咱们该有关系了吧?”

    杨缺吃了一惊,摸了摸还残留着一丝冰凉的脸颊,呆呆地看着她,半响后,方冒出一句话:“你脑瘫么?”

    妙妙脸上的笑容一僵,瞪眼道:“你才脑瘫!我不管,今晚你要是不留下来陪我,你就休想离开!”

    “不和你闹,走了。”杨缺摆摆手,懒得理睬她,转过身就要离去。

    “杨缺!”妙妙突然伸出胳膊,从后面紧紧抱住了他,语气突变,带着哭腔道:“你就留下来陪我吧,我真的好害怕。”

    杨缺神情微动,转头看了一眼将要落幕的夕阳,又看了一眼身后泫然欲泣楚楚可怜的少女,沉默片刻,方叹息一声,道:“好吧,就陪你一晚上。”

    “谢谢你,杨缺,你太好了。”妙妙破涕为笑,双眸亮晶晶的。

    斜阳,很快落山,夜幕,渐渐降临。

    晚上的时候,这里的守卫比白日里自由一些,只要不离开看守岗位,倒是没有太多的规矩。

    两人坐在悬崖边,望着挂在远处枝梢的银月,渐渐沉默下来。

    夜晚,雪花依旧静无声息地飘落,彻骨的寒风,呼呼作响,吹拂着整个山脉。

    “杨缺。我有点冷。”

    沉寂片刻,妙妙忽然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看着杨缺。

    杨缺有些惊讶:“修炼之人,还怕冷?”

    妙妙漆黑的眼眸带着一抹哀伤,低声道:“每到夜晚,我体内的法力就不能动用了,所以我抵御不了寒冷。”

    杨缺神色一动。道:“你体内有伤势?”

    “嗯。”妙妙默默地点头,道:“不要多问,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

    杨缺沉默片刻,伸手解开了腰间的衣带,把外面的白袍脱了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笑了笑,坐回原地,不再说话。

    妙妙看着他的身影,眼眸微微动了一下,很快恢复了正常,道:“谢谢。”

    两人望着远处苍茫的夜色。重新陷入了沉默。

    一夜时光,很快过去。

    当晨日的朝阳,缓缓从远处的天际探出了头时,杨缺终于站起了声,从她身上拿过衣袍,穿了起来,然后道:“好了,天亮了。我也该回去了。”

    “回去?你今天不站岗么?”妙妙站了起来,满脸愕然。

    杨缺笑了笑,道:“我现在是低级守卫了,站一天,休息一天,晚上不轮班。”

    “这么好啊。”妙妙闻言,满脸羡慕。道:“那我岂不是要一个人站在这里一天了,真无聊。今天晚上,你还会来陪我么?”

    “看情况吧。”杨缺想了想,道。

    “哦。”妙妙低下头。没有了昨日的凶悍,有些精神萎靡。

    杨缺看了她几眼,心微微叹息一声,转过身,直接离去。

    待他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的山坡上时,那坐在崖边怏怏不乐的少女,忽地抬起头来,双眸,光芒闪烁,望着远处的刺眼的朝阳,瞬间,寒意弥漫。

    沉默半响,她收回了目光,没有回头,冷声道:“梅姨,把他带过来吧。”

    身后响起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眼角带着疤痕的妇人,带着昨日那名训斥处罚她的年男,停在了她的身后。

    “小姐,奴婢把他带来了。”梅姨躬身道。

    “噗通!”一声,年男双膝一弯,战战兢兢地跪在了地上,满脸惶恐地看着眼前的少女,道:“这位姑娘,昨日我都照你们的话去做了,不知今日抓我,是为何事?”

    昨天梅姨找到他,给了他一件极品法宝,让他演了一场戏,今日他还在洞府里修炼,就直接被梅姨破洞而进,蛮横地把他抓了过来,这让他胆战心惊起来。

    特别是梅姨所表现出来的恐怖实力,让其心惊骇,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可知道我是谁?”

    妙妙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嘴角露出一抹戏谑。

    年男盯着她看了几眼,顿时被其娇媚动人的模样,迷得神魂颠倒,他暗暗纳闷,这还是昨日那少女么,怎么似乎有些变化了?

    “姑娘,我并不认识你。”他多看了少女几眼,老实道。

    妙妙闻言,展颜一笑,笑靥如花,迷的他双眼呆滞,不能自已。然而下一刻,她眼上突然闪过一抹冷寒,道:“既然不知道我是谁,那你还敢这样盯着我看?”

    年男猛然惊醒,被她眼的寒意吓了一条,慌忙的低下头,不敢再看。

    “找死!”梅姨忽地冷哼一声,伸出两指,快若闪电般插入他的眼睛,直接把他的一对眼珠挖了出来,冷声道:“敢这样肆无忌惮地盯着小姐,这双眼睛,我看你也别要了。”

    “啊——”

    年男骤然感觉一股钻心的刺痛传来,凄厉地惨叫一声,捂着冒血的双眼,在地上拼命翻滚起来。

    妙妙冷漠地瞥了他一眼,道:“昨天的事情,你做的不错,其实我该奖励你的,不过你却没眼色,所以今日,我就送你一程。”

    说罢,面目扭曲,眼露出一抹阴冷,上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咔嚓”一声,直接捏碎了他的喉咙,然后顺手就把他扔下了面前的悬崖。

    “梅姨,帮我安排一下,如果杨缺今晚不来陪我,你就让人撤掉我在这里看守十日的处罚,我要立刻和他待在洞府里。”

    妙妙扔掉了尸体,神色恢复了冷漠,眼光芒闪动。

    “是,小姐,奴婢会安排好的。”梅姨恭敬应道。

    少女抬起眼,迎着晨日的金光,望着远处连绵起伏的青山,脑海里,忽地浮现出昨晚杨缺脱掉衣袍,为她披上的一幕来。

    她双眼微眯,突然抬起手,狠狠给了自己一个耳光,眼露出一抹厉色。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