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九十章 惩罚(书号:13524

第一百九十章 惩罚

作者:夜落影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喝声冷厉,惊飞落鸟。

    妙妙骤问此声,心一惊,慌忙敛去笑容,转过身站好。

    “你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来的?”

    一名身材瘦高的年男,带着一队巡逻修士,来到了妙妙的身前,目光凌厉地看着她。

    “额……这位道友,有什么事么?我正在认真工作呢?”妙妙转过头,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年男冷笑一声,道:“少在我面前装蒜!你刚刚玩忽职守,在看守期间随意嬉闹,违反宫规,你将要受到严厉的处罚!”

    “啊,不要啊,我刚刚什么都做。”妙妙苦着脸脸,委屈道。

    “什么都没做,难道是我眼睛瞎了?”年男满脸嘲弄,转身指了指还残留在杨缺耳朵上的雪团,道:“看到没,那就是证据。”

    妙妙看了一眼,眼闪过一抹气恼,恨恨地瞪了杨缺一眼,道:“那是他自己弄的,和我无关。”

    “哦?”年男饶有兴致地看了她一眼,道:“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好,那我就让你心服口服。”

    说罢,来到杨缺的面前,冷声道:“小,她刚刚是不是拿雪球砸你了?”

    杨缺摸了摸耳朵上的雪球,目光看向了那边的妙妙,却见那少女挤眉弄眼,眼露出一抹凶色,对着他挥了挥小拳头,意在警告他不要乱说话。

    杨缺一笑,点了点头,道:“不错,刚刚我正认真巡查山崖呢,她就直接拿起雪球扔我,我见生的凶悍,就不敢还手。”

    “凶悍?”年男闻言一怔,转头仔细瞅了妙妙一眼,疑惑道:“我怎么没有看出来她生的凶悍?”

    杨缺也是随口一说。此时听到年男发问,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得好心提醒他道:“她玩忽职守,你不是要惩罚她么?快些去吧,你看她都等不及了。”

    在他想来,玩忽职守受到的惩罚,最多只是训斥一顿。处罚点东西,只要那少女拿出件法宝贿赂,应该问题不大。

    然后他万万没有想到,年男听到他的话后,忽然惊醒过来,转身走到妙妙的身前。冷声道:“你违反宫规,罚你在这里连续站守十天,并且剥夺你的洞府,待两个月后看你表现,再决定你的去留。”

    “这……”杨缺一听,有些傻眼了,本来他只是想戏耍一番那少女。让她知道刚刚轻视自己的下场的,现在听到这些处罚,心顿时感到歉意无比。

    妙妙听到年男的话,也没有了心情争辩,缓缓低下了头,双眸,渐渐溢出了泪水。

    “第一次还是轻的,如果再让我发现第二次。我就直接废了你的修为,把你赶出圣宫!”年男瞥了妙妙一眼,冷哼一声,带着手下扬长而去。

    待那些人走远后,杨缺终于忍不住心头的愧疚,缓缓行到少女的面前,满脸歉意道:“刚刚……对不起了。其实我只是……“

    “不管你的事!”妙妙忽地抬起嗪满泪水的眼睛,委屈地看向了他,道:“刚刚的确是我自己的错,就算你帮我隐瞒。也没有用的,毕竟他已经亲眼看到了。”

    “哎……”杨缺轻轻叹息一声,有些同情地看着她,道:“那你以后该怎么办呢?对于修炼之人来说,站守在这里十天是小事,但是没有了洞府,你就不能修炼,这圣宫里,也不能随便开凿……”

    “没事。”妙妙双眸闪动着泪花看着他,忽然破涕而笑,道:“不是还有你么,我可以住你的洞府啊。”

    “啊?”杨缺闻言一愣,道:“你住我的洞府?那我怎么办?”

    妙妙瞥眼道:“你还是个男人么?你让给我住,你自己在外面随便找个旮旯,或者找个要好的朋友,住在他那里,不就是了。”

    “可是我没有要好的朋友。”杨缺一脸郁闷,神色有些古怪道:“就算有,你说两个男住在一个洞府,别人要是看到,会怎么想呢?”

    “会怎么想?”妙妙睁着清澈的双眸,一脸茫然,看起来天真无邪。

    “会觉得我们是在搞.基。”杨缺摇了摇头,道:“不行,这个办法行不通,再说我也要修炼,肯定是不能让别人看到的,别人也要修炼,肯定也不愿意让我看到。”

    妙妙听了,认真地点了点头,道:“也是哦。”

    她想了想,有些苦恼,道:“那怎么办,那道你真忍心让我一个弱女,露宿在冰天雪地的茫茫雪山里?”

    杨缺耸耸肩,道:“我和你刚认识,又没什么关系,为什么不忍心呢,我觉得你一个人在外面,挺好。”

    说罢,转头看了看后面,摆摆手,就此离去,道:“好了,不说了,免得那巡逻的杀个回马枪,把我也抓住了。”

    “你……”妙妙恼怒地瞪着他,恨恨地跺了跺脚,却是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两人各怀心思,站在各自的位置,迎着明媚的阳光,很快,陷入了安静。

    天空,落雪纷飞,清风依旧。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两人全身落满白雪,一动不动。

    很快,斜阳依山,渐入黄昏。

    杨缺抬起眼,看了看天色,忽地张开嘴,长长地呼出了一口白气,身一抖,灵光闪动,落满一身的皑皑白雪,瞬间消散一空。

    他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依旧一动不动的少女,微微叹息一声,转过身,准备离去。

    “喂,杨缺!你干嘛去?”妙妙忽地转过头,有些急了。

    杨缺微怔,指了指天边的微醺的斜阳,道:“我看守的时间到了,该回去休息了,怎么?”

    “回去?”妙妙一脸不可思议,好像杨缺说了一句非常荒诞的话一般,道:“你的意思是说,你要把我独自一人留在这里,你回去?”

    “是啊,你被罚我可没有被罚,不把你留在这里,难道我还要把你带走啊?”杨缺有些奇怪道。

    “你……太可恶了!”妙妙气恼地瞪着他,道:“你就不会留下来陪陪我吗?不知道我一个人女孩,在这空无一人的荒野,晚上会害怕么?”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