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狠人(书号:13524

第一百七十四章 狠人

作者:夜落影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夜空,银月如钩,星光璀璨。

    洞府前,一片空旷的草地上,杨缺背负双手,随性漫步,张建和常临陪在旁边,向他说着雪山曾经的趣事,两人的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容。

    杨缺去雪果园,本就是为了打听雪髓灵果的下落,不过既然连果园的守卫听都没有听说过,那里自然不会存在,所以他也没有心思再继续游玩下去。

    不过那名叫韩冰皇家护卫盛情邀请,他也不能直接拒绝,随便走了一会儿,便告辞离去。

    韩冰态度和善,十分热情,临走时,交给了他一枚信物,告诉他,如果有事,可以直接去山上找他。

    杨缺道一声谢,怀着有些复杂的心思离开。

    刚好常临换班,于是他迫不及待地与张建一起,陪着杨缺回来,一路上态度恭敬,和张建一样,竭力想与杨缺搞好关系。

    三人在草地上闲逛,说着趣事,看着夜色,倒也惬意。

    许多低级守卫认识杨缺,此时皆站在不远处,眼带着忌惮和敬畏,对着三人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那就是上次皇家护卫亲自来交代要照顾的人吧,好像叫杨缺。”

    “对,就是他,今日我们在试炼的地方看到他了,当时王壮带着人招惹他,结果被狠狠揍了一顿,结果那王壮心怀怨恨,又回来找他哥哥王强,后来……”一名参加试炼的修士低声道。

    “后来怎么了?”那些今日没有跟着王强过去的低级守卫,皆好奇问道。

    “后来那王壮就直接被打残废。躺在地上起不来了,连试炼都没有参加,可怜兮兮地被人抬回来了。”那名修士幸灾乐祸道。

    “那杨缺动的手?”

    “当然不是。是那王壮的哥哥王强亲自动的手,差点没把他打死。”

    那名修士眼放着光亮,说的绘声绘色,把今日发生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众修士听完,齐齐倒吸一口凉气,眼带着一丝惊惧,看向了杨缺。

    “这人。咱们惹不起啊,连强哥竟然都被吓成那样了。”

    “哼,这有什么稀奇。别说王强,就是咱们低级守卫的头领郝雄师兄,在人家的面前,也是低头哈腰。恭恭敬敬的。不敢说半个不字。”一名身材高大的修士冷哼道。

    “也是,前几日我可是经常看见郝师兄去他那里窜门,每次都满脸谄媚,连我都快看不下去了。”

    众人闻言,心暗暗震撼,看向杨缺的目光,更加小心翼翼起来。

    ……

    雪果园,一片宁静。

    在一座精致的小亭。坐着一名白袍年人,他目光凌厉。面色威严,浑身散发着一股强大而可怕的气息。

    而在他的面前,白名低着头,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眼充满了惶恐和忐忑,脸上的红肿和身上的鲜血,还依旧残留着。

    “白名,你是说,你身上这伤势,是韩护卫亲手造成的?”年人名叫袁剑聪,修为是天府境期,是这座雪果园的园主,专门管理果园的。

    “是,园主,属下不敢丝毫欺瞒。”白名紧紧低着头,满脸恭敬,语气带着一丝委屈,“那人擅自闯入果园,属下本来只是想要带来让您处理的,结果韩前辈不问缘由,就直接动手教训我,属下自然不敢反抗,所以就成了这个模样。”

    袁剑聪闻言,嘴角露出一抹冷色,斜睨着他道:“怎么,看你的样,似乎并不服气,难道还想让我动手,去帮你讨回公道?”

    白名一听,身顿时一颤,慌忙道:“不!属下并非这个意思,韩前辈教训了属下,无论如何,自然都是属下的错,属下如此身份,哪里敢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一名皇家护卫,莫说是他,就是眼前的园主,也不敢丝毫得罪,对于今日被打,他自然不敢再有任何想法。

    他这样说,只是想让园主知道,他今日得罪了那名叫杨缺的少年和让皇家护卫动怒,其实并不是他的错,希望园主不要惩罚他。

    “有自知之明就好,你要是敢心怀怨恨,到时候别说你活不到几日,连我,也可能要跟着你受到牵累。那皇家护卫,岂是你这低微的小人物都能够招惹的?人家一句话,可能就决定着你我的生死!”袁剑聪冷哼一声,沉声警告道。

    “是,属下知道,属下绝对不敢心怀怨恨。”听到园主如此说,白名的心更加惊惧起来,幸好今日杨缺没有计较,不然那韩冰,还真要当场把他灭杀的。

    “那擅闯果园的少年,名叫杨缺是吧?你可知道他的具体身份?”袁剑聪沉吟一会,忽然问道。

    白名惶恐道:“属下听韩前辈说了,那少年的靠山好像是宫里,并且是公主身边的人。”

    “什么!公主身边的人?”袁剑聪一听,猛然从石凳上站了起来,脸色阴沉无比,“你是说,你差点把那叫杨缺的少年抓来,让我发落?”

    白名见他满脸寒意,不禁冷汗淋淋,哭丧着脸道:“这……园主,我当时也不知道他的身份……”

    “啪!”地一声,袁剑聪直接挥手给了他一记狠狠的耳光,全身爆发出一阵浓烈的杀意,怒骂道:“瞎了你的狗眼,你想害死老吗?”

    白名心惊胆战,身颤抖,慌忙磕头求饶:“园主饶命,园主饶命啊,属下的确是瞎了狗眼,属下该死……”

    “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袁剑聪狠狠瞪了他一眼,咬牙骂道。

    他抬起眼,看着满园的灵果,脸色变幻了半晌,方冷声吩咐道:“起来,赶快去把那十枚刚成熟的留灵果摘下来,然后再采一些别的灵果,一起包起来,随我到那少年的洞府,去亲自赔罪。”

    说到此,他眼寒意弥漫,冷哼道:“活了这么多年,你简直都活在猪身上了!如果让人家把今日的事情记恨上了,到时候别说是你,就是我,也很可能下场凄惨!”

    “是!是!”白名一听,脸色煞白,慌忙站起来,立刻去采摘灵果,心里懊悔不迭:“妈.的,老怎么就这么倒霉呢,随便就能碰上一个狠人,还尼玛是个特狠的人,连园主都吓的半死……”(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