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救兵(书号:13524

第一百六十五章 救兵

作者:夜落影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能够只用一招,就打败自己的两个元神境初期的同伴,并且让他们两人再也没有丝毫还手之力,郝雄终于惊醒过来,眼前这少年,绝对不容小觑!

    “杨道友,初来乍到,都是同僚,往后抬头不见低头见,下手何必如此狠辣!”郝雄神色凝重,不敢再轻举妄动,语气也不复之前的狂妄。

    杨缺闻言一笑,拱手道:“那对不住了,还请道友把他们两人带走吧,我要修炼了。”

    郝雄神色一滞,眼闪过一抹厉色,脸色变幻片刻,方道:“好,很好,杨道友,我们还会再来的,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说罢,对那两人冷声道:“走吧,咱们现在就去找老三他们,我就不信,一个新来的小,能把我们低级守卫的脸全都打了!”

    杨缺双眼一眯,扫了那两人一眼,冷笑道:“既然你还要来,那么这两人,就先留下来吧。这小强刚刚说要把我屎打出来,看来他是饿急了,我会让他尝尝屎的滋味的;至于另一个,我会继续扇耳光让他清醒的。”

    “郝师兄,救命啊……”两人一听杨缺要把他们留下来继续折磨,顿时吓的不轻,连忙向郝雄求救。

    郝雄神色阴沉,拳头渐渐握紧,盯着杨缺道:“杨道友,你真要如此?”

    杨缺眼露出一抹轻蔑,道:“你有意见?当然,如果道友也不想走的话,我自然也欢迎你留下来。”

    郝雄眼角一抽,竭力压制住心头的怒气,阴森道:“好,小。你等着,我马上就会再过来的!”

    说罢,又对那两人道:“你们两个再坚持一会儿,待我把队伍都带过来,一定会为你们洗刷耻辱。让这小跪地求饶!”

    “郝师兄,你可要快点啊……”两人见连郝雄都害怕杨缺,只得无奈点头,催促道。

    “放心吧,我会让他死的很彻底!”郝雄阴冷一笑,转身便匆匆离去。

    “轰——”石门关上。杨缺的目光看下了留下的两人。

    那叫小强的瘦小青年见此一幕,心一惊,知晓逃不过,于是怒目圆睁骂道:“小畜生,你可知道你惹了什么人?待会儿郝师兄带着一群低级守卫来,踩都能踩死你!”

    “你要是敢动手。一会儿我会加倍奉还!让你吃屎喝尿,打的你半身不遂!”那黑痣修士也色厉内荏地叫嚣道。

    “啪!啪!”

    杨缺扬起手,一人给了他们一耳光,冷声道:“少说话,会死的慢些。”

    “死?”两人一听,脸色发白,“你不能杀我们。你杀了我们你也活不了……”

    “杀你们?我还没有那么无聊,再说了,你们也不配。”杨缺摇了摇头,翻手拿出重新凝练的追魂鞭,冷笑一声,道:“我只是想让你们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罢了。”

    “啪!”他伸手一抖,洞府里,立刻响起一声惨叫。

    ……

    郝雄从杨缺的洞府匆匆离开,直接来到那些洞穴密布的山前。大声喊道:“老三,快些带着你的人出来!还有那些没有任务的道友,都快快来这里集合,咱们低级守卫被一名新人欺负了!”

    喊声带着法力,传遍了每个低级守卫的住处。顿时,各处洞府的石门纷纷打开,一名名白衣修士,陆续而出。

    “郝师兄,怎么回事?哪个新人有那狗胆,敢惹咱们?”

    “郝师兄,谁被欺负了,咱们同心协力,揍死他!”

    “哼!一名新人而已,竟然敢欺负到郝师兄的头上,走,咱们让他跪地求饶,给您赔罪!”

    许多修士见郝雄脸色阴沉,纷纷上前问候,脸上皆带着同仇敌忾的神色。

    不多时,那名叫老三的高大修士,带着数十名低级守卫匆匆赶来。

    “郝师兄,怎么回事?你不是和小强他们在一起吗?怎么会被新人欺负了?”老三皱着眉头,满脸疑惑。

    郝雄扫了众人一眼,见来者数百人,声势浩大,顿时颇感满意,他冷哼一声,道:“你不知道,咱们三人去找那新来的小办事,他不仅不上道儿不说,还立刻就动手打人,直接把小强两人打躺在地上,起不来了。我本要动手教训他,但是想到他有些本事,并且他还拿着小强他们威胁我,我投鼠忌器,怕他狗急跳墙,就先退了出来,然后来找你们想办法。”

    “草!这还用想什么办法,那小竟然那么张狂,咱们直接过去废了他!”老三一听,顿时火冒三丈。

    “就是,就是,一个新来的小而已,竟然敢这样无视我们,我看他是活腻了,走,大伙去搞死他!”

    众人一听,也纷纷应和,满脸愤懑。

    “哼!这么多人,吓都把他吓死了,我就不信他还敢嚣张!”郝雄满脸冷笑,挥了挥手,道,“各位道友,走吧,堵那小的洞府去。”

    “好!”众人听了,极为兴奋。

    正在此时,天边忽地飞来一队白衣修士,瞬息而至,直接落在了众人面前的空地上。

    “高阶守卫!”

    “不对!你们看,还有极品守卫!”

    “哇!还有护卫!你看那名师兄的衣领,是高阶护卫啊!”

    众人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白衣修士,怔怔发愣,但是看清那些人的品级时,顿时吓了一跳,暗暗惊呼起来。

    “你们这些聚在一起,要去干什么?”一名年修士显然是这队修士的领头者,他神色威严地扫了郝雄那些人一眼,冷声问道。

    郝雄身为低级守卫的头目,此时自然要责无旁贷地站出去回话,他恭敬地对那些人行了一礼,道:“启禀前辈,我等聚集在此。就是玩玩而已,并没有什么事情。”

    那年修士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道:“你是这些低级守卫的头领?”

    郝雄弓着身,惶恐道:“正是。”

    那年修士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道:“你们聚在一起做什么我没有功夫管,我今日来,是要通知你,上面传话下来,一名新人住在你们这里。你们不得欺负,要恭敬对待,知道吗?”

    郝雄闻言一惊,却是有些惊疑,道:“上面……是哪上面?”

    也难怪他会如此问,他这种地位和等级。平时是根本不可能与上面打交道的,自然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愚蠢!”年修士脸色一冷,道,“我警告你,这次的上面,既不是皇家护卫,也不是那些长老管事。而是里宫里,这话,也是宫里传出的,如果不出我所料,应该是公主身边的人,至于哪位公主,我还没有那个资格知晓。”

    “什么!公主身边的人!”郝雄一听,顿时身一颤,吓的不轻,连声道:“属下明白。属下明白,属下一定照办。”

    那数百名低级守卫,此时也被年的话惊的张口结舌,一名最低层的守卫,竟然劳烦公主身边的人关心。这荣耀,简直是史无前例!

    “前辈,那名新人……师兄,叫什么名字?”郝雄陪着笑,胆战心惊道。

    “杨缺。”年修士眼闪过一抹冷意,扫了那些躁动不安的人群一眼,道,“你们都记好这个名字,如果谁招惹了他,我会过来亲自把那人挫骨扬灰的!”

    说罢,带着队伍,飞上天空,转眼间消失不见。

    “杨缺……杨缺……草!他叫杨缺!”郝雄神不守舍地念叨几遍,突然一蹦而起,脸色惨白无比,“竟然是他……竟然是那小……”

    众人一听,先是微怔,随即猛然醒悟过来,那名叫老三的修士顿时瞪大双眼,颤声道:“郝……郝师兄,你要我们去揍的那个人,不会就是……就是杨师兄吧?”

    郝雄满脸懊恼,双手抱着头暗暗骂了自己几句,方可怜兮兮地看了老三和众人一眼,弱弱道:“可不是么……就是他……”

    “我.草!”老三一听,顿时暴跳如雷,当场就翻脸骂道:“郝雄,你奶奶的!你故意想害死我们是不是?”

    “郝师兄,你可是活腻了,也想带着我们死?”众人一听要揍的人是杨缺,顿时炸开了锅,纷纷低声咒骂起来。

    郝雄知晓犯了众怒,一脸苦涩道:“我……我也不知道啊……”

    “去你.妈的!咱们快走吧,免得被那杨师兄看到我们和他在一起,那就惨了。”老三咒骂一句,挥挥手,二话不说,转身离去。

    那数百名刚刚还义愤填膺,兴奋至极的修士,顿时胆战心惊,一哄而散。

    郝雄欲哭无泪,站在原地呆了半响,只得叹息一声,转身匆匆赶到杨缺的洞府前,没有任何犹豫,“噗通”一声,跪在地了洞门口,颤声道:“杨师兄,小弟郝雄来给您赔罪了。”

    洞府里,小强和黑痣青年一听见郝雄的声音,顿时大喜,也没听清他说什么,以为是他带着救兵浩浩荡荡地赶来了呢。

    “小畜生,咱们的人来了,你等着,你死定了!”小强昂首挺胸,得意洋洋地道。

    “哼!还不快些开门,然后跪地给咱们磕头赔罪,送上几件法宝,不然一会儿让你哭都哭不出来!”黑痣青年红肿着脸,也挺起了胸膛,威胁道。

    “轰隆!”

    石门忽然打开,两人满脸兴奋和激动地向着外面望去,却见外面空空落落,根本就没有什么浩浩荡荡的救兵,反而有一名修士跪在地上,全身颤抖,战战兢兢地磕头。

    待那名修士抬起带着惊恐的脸颊时,两人方赫然发现,那人,竟然是本该带着人牛逼哄哄而来报仇的郝雄!

    “嘭!嘭!嘭!”

    在两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下,郝雄一边对着门里的杨缺磕头,一边哀声求饶:“杨师兄,我是傻逼,我是个屁,求您放了我,求您饶我一命……”

    小强和那黑痣青年,张大嘴巴,彻底石化在了原地。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