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谁的女人(书号:13524

第一百五十二章 谁的女人

作者:夜落影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连晴一袭紫裙,婀娜多姿,宛如一只盛开的花朵,从远处,缓缓行来。

    场无论男女,皆被她那勾人心魄的"qiao tun",晃的魂不守舍。

    “这真是天生的尤物啊!”

    众女弟满脸羡慕地看着她,啧啧赞叹。

    “连师妹,你总算来了,害我白担心了许久。”

    赵旬见她今日看起来,似乎更加娇媚撩人了,心又是兴奋,又是得意,慌忙跑过去迎接,双眼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可惜连晴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从他身边走过,似乎并不认识他一般。

    赵旬一愣,看着她停在主事长老面前道歉,方心一松,暗暗道:看来连师妹在长老的面前,不敢对我太过亲密。

    “好了,既然你是为了修炼来晚,就算了吧。”主事长老摆了摆手,制止了连晴的及时,目光看向了赵旬,道,“现在该你了,这段日里,你与连晴相处的可好?”

    赵旬回到队伍,看了连晴一眼,满脸笑容地道:“长老,我与连师妹相情相悦,相处的十分融洽,经过这段日的相处,我觉得更离不开她了。”

    说罢,他还故意深情地看了连晴一眼,希望得到她幸福欢喜的眼神。

    然而连晴,再次让他失望,她低着头,秀眉微蹙,似乎正在思索着事情。

    “连晴,你的意思呢?”主事长老听完了赵旬的回答,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她问道。

    赵旬慌忙竖起耳朵,听她的回答。

    连晴抬起眼。复杂了看了赵旬一眼,淡淡一笑,道:“赵师兄,挺好的。”

    赵旬一听,心大喜,然而等了半天,她就说了这一句。

    “仅此而已吗?”主事长老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目光一动。瞄了杨缺一眼,道,“连晴,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陈郁林这次没有成功,他选择的下一个人,也是你。你需要考虑一下,还是直接拒绝了,让他再重新找?”

    赵旬冷笑道:“长老,这还用问?我与连师妹都喜欢着对方,她刚刚也说我很好,自然不会再考虑别人了。”

    主事长老是元神境初期的修为。和他一样,所以他只有一些尊敬,并不惧怕,说起话来,倒也没有什么避讳。

    “我问的是她。不是你。”主事长老看了他一眼,冷声道。

    赵旬眼角一抽。眼闪过一抹冷色,脸上却是露出了恭敬的笑容,不再插话。

    “连晴,对于陈郁林,你可需要考虑?”主事长老继续问。

    连晴眸露出了一抹无奈,微微叹息一声,看向了杨缺,道:“陈师弟,你还看得上我?”

    这话的意思,只有她和杨缺懂得,她已经把身交给了他,他什么都得到了,完全可以重新选择别人,根本没必要再要她了。

    杨缺看了一眼她的后面,眼露出一抹贪恋,脑海里浮现出那晚缠绵的场景来,他笑了笑,走到她的身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道:“师姐,跟我走吧。”

    “哇!那陈师弟胆好大啊,竟然敢当着赵师兄的面,占连师姐的便宜。”那些女弟见杨缺拉住了连晴的手,纷纷惊呼起来。

    “放肆!陈郁林,还不快放开你的脏手!”赵旬见到这一幕,顿时勃然大怒,瞪眼喝斥。

    与连晴相处来了几天,他都没有机会触碰一下那滑嫩的肌肤,现在竟然让杨缺握在手里,并且这女人,可是他的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

    “陈郁林!你找死!”

    他怒喝一声,身影忽地模糊起来,瞬间出现在了杨缺的面前,手灵光一闪,就要个他一记狠狠的耳光,让他长个教训。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赵旬刚扑到杨缺的面前扬起手来,脸上猛然一痛,身不由自己,倒飞而出,狼狈地滚落在地。

    “嘶——”

    众人面面相觑,这“陈郁林”胆也太大了吧,赵旬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元神境修士,他竟然敢摸人家女人在前,还倒扇了人家一耳光,真是活腻了啊!

    赵旬在地上滚了两圈,突然蹦跳而起,双眼渐红,全身的杀意,毫不掩饰地散发而出。

    “陈郁林,你这小畜生竟然敢动手打我,今日我不杀了你,我就枉为元神境修士!”赵旬气的浑身发抖,咬牙切齿,手灵光一闪,祭出了灵剑。

    众弟神色微变,慌忙后退几步,怕他的怒气,波及到了自己。

    主事长老也被眼前突兀的一幕,惊的有些发怔,不过当她看到赵旬祭出灵剑,动了杀意时,立刻惊醒了过来,神色一沉,喝道:“赵旬!你想干什么,还不快把灵剑收起来,这里是落花源,由不得你胡来!”

    赵旬不为所动,全身杀意滚滚,怨毒地瞪着杨缺道:“长老,这小畜生强行占我女人的便宜,还动手打了我一耳光,此事,我赵旬绝对不能罢休!”

    主事长老见事情闹大,心有些焦躁,看向杨缺厉声道:“陈郁林,你为何要动手打人?”

    杨缺满脸不以为意,道:“打了就打了,没有什么原因,不过刚刚长老也看见了,是他先动的手,只不过我的速度快一点而已。”

    “那你过来拉连晴的手,又是为何?”主事长老眉头皱起,冷声“你也知道,连晴与他两情相悦,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你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占人家女人的便宜,人家自然要出手教训你。”

    “对啊,要是我,我也会狠狠打你几耳光的,连师姐又不是你的女人,你凭什么握她的手。”一些女弟也大声道。

    “小畜生,现在你无话可说了吧?”赵旬见众人都支持自己,冷笑一声,满脸阴厉道:“不过看在大家的面上,我可以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如果跪在我的面前,磕头一百个头道歉,发誓以后再也不缠着我的女人了,我便饶你一命,只斩掉你摸了她的那只手,如何?”

    众人听到这个条件,皆目光灼灼地看着杨缺,等待着他的回答,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叹息同情,有人冷漠淡视。

    然而正在此时,连晴忽然开口道:“赵师兄,请你自重。我是陈郁林的女人,我的身,也早已经给他了,我以后也要做他的道侣,我与你,并无瓜葛。”

    全场,瞬间一片死寂。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