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可怜的赵旬(书号:13524

第一百四十七章 可怜的赵旬

作者:夜落影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结果,不言而喻。

    他围着那片草丛,足足寻找了半日,却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无奈,他只能放大嗓门,蹲在草丛里,对着地面,开始喊着连晴的名字,声音愈来愈大,模样也愈来愈凄惨。

    从这里经过的几名女弟,满脸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匆匆离去。

    “方师姐,那人不是赵旬师兄么,怎地一直蹲在那里在喊连师姐的名字呢?”一名女弟满脸疑惑,问身边的同伴。

    那名女弟同样是心狐疑,不过为了在师妹面前表现,装作很懂的样道:“你没看到他一直看着地面,两只手放在双腿间,他肯定是偷偷藏在那里打飞机,对象自然是咱们落花源的第一翘连师姐。”

    “哦,看不出来,赵师兄生的一表人才,温尔雅,竟然背后也干这种事情啊。”另一名女弟恍然道。

    “嘿嘿,只要是男人,都会干的。咱们快走吧,别打扰人家,你看他那么投入,免得把他吓缩了。”

    几名女相视一眼,嘻嘻一笑,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快步离去。

    “连师妹——连师妹——”

    赵旬蹲在地上,围着那边草丛急的团团转,嘴里一直叫喊着,脑海里幻想着地面忽然传来连晴的回声,然后禁制打开,地面出现一个洞穴,他一进去,里面就有许多赤.身裸.体的极品女扑上来……

    然而幻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太阳从东边。行驶到正空,再从正空。坠落到西边,这片草丛,却没有任何反应,那诱惑了他一夜的连晴,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难道是连师妹进去劝说那些师妹,让她们一起服侍我,可是她们都不同意,于是连师妹就与她们理论起来了?”

    赵旬绝望的时候。自我安慰一下,女人嘛,只要是吵起架来,绝对是难分难解的。

    “罢了,我再等一会儿。”

    无奈,他叹息一声,也舍不得离开。只得继续等待下去。

    斜阳缓缓落山,夜幕,渐渐降临。

    当弯弯的月牙,笑眯眯地挂上了枝头时,他终于忍受不住,爆了句“草泥马!”。随即狠狠对着地面践踏了一番,怒气匆匆地转身离去。

    走了大半夜,他方回到了小屋,那小屋残留的气息,忽然让其满脸痴迷起来。

    “不行。我要去看看连师妹是不是先回来了。”

    他眼闪过一抹怒色,出了门。向着连晴的住处行去,待到了院落外面时,他细细观察了一番屋里的情况,见没有任何动静,不禁眼角一抽,暗暗道:连师妹该不会是还没有回来吧,难道我……走的早了?

    “连师妹,连师妹你可在家?”他对着里面大喊道。

    过了半响,里面没有半点动静,他脸色开始变了。

    正要离开,身后忽地传来一道声音:“原来是赵师兄啊,大半夜的,你不在家里待着,来这里大叫大嚷干什么?”

    杨缺从一片草丛里走出,满脸不喜地道。

    赵旬怀揣着亢奋的心情和**,奔波了一夜,什么都没有得到,本来心情就不爽,此时看到仇人,分外眼红。

    他连常用的伪装都懒得装了,神色阴沉道:“陈郁林,我来这里自然是找连师妹,你来这里,又是干什么?怎么,难道你对连师妹还没有死心,连夜来献殷勤?”

    杨缺坦然道:“是啊,今晚月色不错,我想来找连师姐聊聊天的。”

    赵旬闻言,冷笑一声,斜睨着他:“就凭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看看你那模样,连师妹是元神境的修士,岂会看的上你,我劝你还是不要自取其辱了。”

    杨缺想着昨晚连晴那淫.荡索取的模样,嘴角露出一抹嘲讽:“赵师兄的意思是说,连师姐肯定是看的上你了?”

    赵旬得意一笑,道:“那是自然,连师妹可是亲口对我说的,她只喜欢我,她以后也只会跟着我,我便是她认定的道侣。”

    杨缺有些怜悯地看着他,道:“这么说来,连师姐肯定也愿意把身给你了?”

    赵旬闻言,以为他在嫉妒,心更加快意起来,满脸得意道:“连师妹的身,本来就是给我的,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昨晚连师妹都答应我了,要把身给我,只是我见双方还没有接触几天,并没有同意。不过陈师弟放心,今晚只要见到了连师妹,我随便一提出,她就绝对不会反对,到时候陈师弟可别伤心地做傻事啊,哈哈哈……”

    “哦?”杨缺嘴角为弯,道:“那我就先恭喜赵师兄了,连师姐那样的美女,身材又是极品,如果能得到,实在是天大的福气,希望赵师兄可别让别人捷足先登了。”

    赵旬冷哼一声,道:“陈师弟放心,今晚我就会要了连师妹。”

    说到此,他眼闪过一抹嘲弄,故作慷慨地施舍道:“陈师弟,我知晓你心里非常喜欢连师妹,很想把她据为己有,可惜啊,她却是我的。不过你放心,如果你受得了,今晚我与连师妹缠绵的时候,你可以藏在一边偷偷地观赏,我不会在意的,只是……就怕你会欲.火焚.身,痛苦死啊,嘿嘿……”

    杨缺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正要说话,旁边忽然飘来一阵熟悉的清香。

    连晴一袭紫裙,面如寒霜,身材婀娜多姿,缓缓地从不远处的花径行来,似乎没有察觉到两人。

    “连师妹!你可算回来了!”

    赵旬方一看到连晴,立刻快步奔了上去,满脸激动与欢喜:“连师妹,你去哪里了,昨日怎么……”

    他走到近处,本要顺势亲昵地拉住连晴的小手,好让杨缺嫉妒一下,却不料连晴复杂地看了他一眼,直接把手缩在了身后。

    “连师妹,这……”赵旬微怔,昨晚不还是好好的吗?两人可是山盟海誓过的,现在却连牵手都不行?

    “赵师兄,你刚刚不是说,今晚要与连师姐缠绵么?我怎么觉得你在吹牛呢?”杨缺嘴角露出一抹讥讽。

    赵旬一听,顿时冷笑一声,满脸自信地道:“陈郁林,你看着吧,我要让你亲耳听着,连师妹是怎么答应我的。”

    说罢,他满脸笑容地对连晴道:“师妹,今晚我们是不是该……”

    连晴行到院落前,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一丝冷漠,并不回答,而是对着杨缺招了招手,道:“陈师弟,随我进屋吧,外面冷。”

    赵旬脸色猛然一僵,目瞪口呆起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