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赵旭的等待(书号:13524

第一百四十五章 赵旭的等待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黑夜缓缓流逝,东方的天际,渐渐泛起了一抹光亮。

    猪妖带着赵旬,依旧不紧不慢地行走在苍茫的落花源上,七拐八折,似乎永远也到不了尽头。

    眼看本来是洞房花烛的夜晚,竟然就要在这样无聊而漫长的行走过去,赵旬终于最后一次,忍受不住。

    “连师妹,难道你在耍我?”他看了一眼前方荒芜的道路,停下脚步,脸上露出一抹惊疑。

    猪妖见他生疑,再看看天将黎明,想必等回去的时候,杨缺早已办完了事情,“她”嫣然一笑,道:“师兄莫急,咱们已经到了,你看,就在那边。”

    赵旬一怔,目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除了花丛树木,树木都没有,不禁有些疑惑。

    “师兄稍等,那里是一处秘境,一般的弟是看不到的,我先进去与她们说一声,然后再过来接你,想必那些姐妹们都脱光了衣服,正翘首以盼地在等着你呢。”“连晴”美眸挑逗,语气带着诱惑地道。

    赵旬闻言,心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连声道:“好,师妹赶紧去吧。”

    “连晴”故作歉意一笑,道:“那里的禁制很多,可能一会儿需要一些时间来解除,然后师兄才能安然无恙地进去,希望师兄等在这里,不要着急。”

    赵旬心激动无比,笑道:“师妹放心,这点耐心,我还是有的。”

    “连晴”露齿一笑,点了点头,转身快步离去,待走出数百米远时,她忽地钻进一片花丛,不见了踪影。

    赵旬目光一亮,心道:这地方,果真隐秘。入口竟然就在那片花丛里,我要记好位置,以后可要常来。

    想到此,他得意之极。

    猪妖钻进花丛后,便匍匐在地,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迷你小猪。随即,顺着花丛的间隙,悄悄离去。

    转了个圈,离开了赵旬的视线,他撒开四个脚丫,向回快速奔跑起来。

    “嘿嘿。那傻B吹了一夜的凉风,把自己的女人放在屋里让咱家公玩弄,现在又傻不拉几地站在那里等着看日出,哎,这智商,老猪真是替他捉急啊。”

    猪妖一边往回奔跑,心里一边暗暗好笑。公这计谋,果真是神了,不禁打击了仇敌,还占有了他的女人用来修炼,爽呆呆啊。

    赵旬的小屋里,连晴满脸潮红,"jiao chuan"吁吁,双手撑地。双膝跪地,正高高翘起那极品美臀,被杨缺撞击的哀叫连连

    她秀发凌乱,半遮脸颊,双眸迷离,性感的红唇微张,胸前嫩白坚挺的乳峰。伴随着激烈的“啪啪”声,宛若波浪,晃动不止,那两点粉嫩。则犹如浪花朵,起伏浪舞,诱人之极。

    **被破,起初疼痛难忍,但是随着体内药力的完全发作,再经过杨缺猛烈地开采,渐渐地,疼痛之感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滋味。

    她沉沦其,再也不顾上廉耻,一边无比享受地大声"shen yin",一边晃动着"qiao tun",主动迎合,恨不能与身后的男融为一体。

    “啊……啊……师兄,我好喜欢你……”

    她满脸淫.荡,扭动着嫩白挺翘的美臀,颤声**。

    杨缺正投入采撷她体内的元阴,此时听到她的话,顿时眼冷色一闪,嘴角露出了一抹讥讽,他猛烈地冲击了一番,突然放开她,站直了身。

    连晴正在欲仙欲死将要登顶之时,却突然感觉体内一空,后面的男人再也没有动作了,体内灼热的**让其疯狂起来,她从地上爬起,慌忙转身抱住了杨缺的双腿,满脸淫.贱卑微地央求:“师兄,我要,我还要,求你了……”

    体内的药力和被撩拨起来的**,让其神志模糊,全身颤抖,只余下索求,她见杨缺不动,急的哭泣了起来:“师兄……师兄……”

    说着,跪在杨缺的胯下,看着他那高昂坚挺的东西,再也忍受不住,张开小嘴,就一口含了进去,竭力谄媚讨好起来。

    “嗯……师兄?可是……我不姓赵。”杨缺被突然而来的温热滑腻,刺激的舒爽无比,嘴角露出一抹冷色,右手灵光闪动,在脸上一抹,变回了陈郁林的模样,然后抱着她的脑袋,快速冲撞起来。

    “呜……呜……”连晴被**冲昏了头脑,哪里听得到他说话,她使尽浑身解术,想要把杨缺伺候的舒服。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待杨缺终于忍受不住,一把推开了她时,这少女抬起谄媚淫.荡的脸颊,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

    “陈……陈师弟……”她心蓦然一震,满脸的红潮,变为了煞白。

    杨缺蹲下身,嘴角微翘,道:“连师姐,昨晚你了催情的药物,我本来要带你走,为你解除药力的,可是你不由分说,直接把我按到在地,剥光了衣服……这不能怪我。”

    连晴脑一片空白,怔怔地看着他,本要惊怒咒骂,然后身体内的药力正处在发劲的顶峰,她全身肌肤泛红,微微战栗,嘴唇哆嗦,尽管她拼命咬着牙齿坚持,但是依旧抵不过体内**的躁动。

    “嗯……”她颤抖不止,忍不住发出了一声"shen yin",双腿间,更加湿润起来。

    杨缺心冷笑一声,面上却道:“师姐,既然你讨要我,我现在就走便是。”

    说罢,站起身来,就要离去。

    连晴被生理的**折磨的痛苦不堪,急喘连连,恨不能死掉,此时就算是一只雄性动物,她可能也会抱着它拼命索取,何况是一名生的并不难看,并且很持久的男人。

    所以她哪里肯放杨缺离去,她慌忙扑在杨缺身上,一边舒爽地摩擦,一边苦苦哀求:“陈师弟,你别走,你别走……”

    “看来我还是小看了那枚果实的功效。”软玉入怀,杨缺心一荡,装模作样叹息一声,道:“既然师姐需要我,那么我便丢下吧。”

    说罢,直接把她推到在地,扑了上去。

    连晴满脸亢奋,对于杨缺的身份,再也没有丝毫抵触,轻咬嘴唇,颤声淫.荡地道:“后面……陈师弟,我要后面……”

    杨缺分开她那双修长的**,道:“放心吧师姐,我不会顾此失彼的……”

    屋外,朝阳缓缓升起,赵旬满脸期待地站在不知多少距离之外的地方,还在耐心地等待。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