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破坏(书号:13524

第一百三十九章 破坏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很快,挑选告一段落。

    名弟各自选了一名女,满意离开。

    那些剩余的女弟,虽然心失望,但也知道,以后还是有机会,在年女修的吩咐下,各自散开。

    杨缺带着郭荨,沉默离去,心里思索着事情。

    那些女弟果然自恃清高,并不愿意和别的女共享一名男人,所以他刚刚问完郭荨后,又接连问了数十个,皆是失败而归。

    “郭师妹,你们这些女弟常年生活在落花源,根本见不到男人,难道不想念吗?”走了一会儿,杨缺忽然问道。

    两人将成道侣,不管原来是师姐或者师妹,亦或者师叔,男方都可以称呼为师妹,以此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郭荨闻言,不禁莞尔,道:“想自然是想,但是也绝对不会委屈自己,那些姐妹都是心高气傲之人,让她们在众目睽睽之下跟着你这样的人走,她们拉不下脸的。”

    杨缺一听,双眼微亮,道:“也就是说,只要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无人处,她们就会答应?”

    郭荨笑道:“这我不知道,每个姐妹的心思都不相同,也许,有人会同意你的要求,而有的人,死也不会同意。”

    杨缺点了点头,眼露出一抹希冀,道:“那我到时候就试一试吧。”

    郭荨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杨缺忽然看向了她,有些疑惑:“我这样的人,你怎么会喜欢呢?”

    郭荨双眼弯弯,笑道:“喜欢是没有道理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一天的时光,转眼即过,很快,天黑了下来。

    两人在瀑布前玩了一会儿,便回到了草屋。

    按照规定。一对男女同时选定了对方,两情相悦,那么就可以暂时住在一起,相互熟悉,至于做不做别的事情,规矩没有定,只要女方心甘情愿。一切都没有问题。

    进了草屋,四周幽暗,寂静无声,仅余两人的呼吸声,透过一缕洁白的月光,杨缺发现。身旁少女的脸颊,早已红透起来。

    杨缺缓缓伸手,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肢,道:“郭师妹,你很紧张么?”

    郭荨低下头,脸颊绯红,耳根发热。道:“不紧张。”

    杨缺凑近她白嫩的耳垂,呼出了一口热气,随即张开嘴巴,轻轻咬住。

    “嗯……”

    郭荨的娇躯,猛然一震,小脸一仰,嘴里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含糊的**。

    杨缺顺着她的耳垂,亲到她粉嫩的脸颊。再亲到她温暖滑腻的脖,不多时,这少女全身酥软,犹如没有了骨头一般,软绵绵地靠在了他的怀里,意乱情迷,任凭处置。

    杨缺把头深埋在她的脖里。一只手缓缓移上她的胸前,隔着薄薄的纱裙,握住了一只坚挺的峰峦,刚要揉捏。屋外不远处,忽地传来一阵笑声。

    随即,赵旬清晰的声音传来:“连师姐,你的脸颊又红又可爱,我可以亲一下吗?”

    杨缺双眼一睁,醒悟过来,暗暗道:差点把这件事情忘记了,连师姐那样的女,绝对不能让赵旬得逞。

    他松开浑身发烫的郭荨,道:“师妹,我有些事情要做,你在这里等着我。”

    说罢,不待她回答,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在地面软草上,快速出了小屋,向着发出声音的地方掠去。

    赵旬与一身紫裙的连晴坐在一片草地,毫无掩饰,说话声,似乎也没有任何顾忌。

    “连师妹,上次我没有亲到你,今晚,你就许了我吧,反正我们都已经在一起了,将来要结为道侣的。”赵旬耳朵微动,似乎听到了身后不远处,草屋开门的声音,眼露出了一抹狡黠,满脸期待地对连晴道。

    连晴明眸皓齿,微微一笑,道:“亲一下自然可以,不过赵师兄如果想做别的事情,现在却不行,至少等两日后,我做好准备了才可以。”

    赵旬一听,心花怒放,暗暗道:两日后,我就可以得到你的身了吗?嘿嘿,陈郁林,到时候我会让你亲眼看见你所喜欢的女,是如何被我玩弄的!

    “多谢师妹,我赵旬发誓,以后一定会对你更加好的。”他靠近了连晴,满脸诚恳地道。

    连晴点了点头,满脸羞涩,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赵旬心窃喜,知晓杨缺正在旁边偷窥,伸过嘴,就要吻在连晴的脸颊上,同时心里暗暗防备。

    “哇!连师姐,你们怎么藏在这里偷情呢?”

    身后突然响起一声惊诧的声音,郭荨一路吓跑,行到了两人的近处,满脸惊喜地看着两人。

    杨缺藏匿在草丛,微微一怔,这丫头,怎么也出来了?

    连晴听到郭荨的声音,立刻睁开了双眼,见这女孩满脸古怪笑意地盯着自己,不禁又气又羞,叱道:“郭师妹,你不老老实实地待在陈郁林的屋里,跑这里来大呼小叫干嘛?”

    郭荨眼珠转动,瞄了一眼脸色有些阴沉的赵旬,笑嘻嘻道:“陈师兄去远处捡狗屎去了,我等了多时不见他回答,无聊就出来了,刚好看到你们要亲嘴,所以很为师姐高兴,就忍不住叫出来了。”

    连晴一脸不信,气呼呼地瞪了她一眼。

    赵旬闻言,却是眼凶光一闪,沉声道:“陈郁林去捡狗屎了?”

    郭荨点了点头,一脸天真无邪道:“是啊,他说有人喜欢吃,所以就免费帮别人去捡了,你也知道,他这个人就是心地好。”

    赵旬眼角抽搐,脸色难看之极,想着上次狗屎砸了他一脸的场景,胃里就忍不住翻腾,想要呕吐。

    “上次那狗屎,就是陈郁林扔的,是吗?”他脸上露出一抹狰狞,眼精光闪烁,问道。

    郭荨耸了耸肩,道:“我也不知道,我只听他说过,有人爱吃,仅此而已。”

    赵旬一听,气的半死,猛然站起身来,对着那草屋怒声喝道:“陈郁林,有本事你就给我出来!暗偷袭,算什么本事!”

    连晴秀眉微蹙,站起来劝道:“师兄,算了,咱们回去吧,下次不要来这里就是了。”

    赵旬冷哼一声,满脸讥讽:“连师妹,他就是嫉妒我们两人在一起,才这样,我是不会怕他的,我就是要让他知晓,我们两人有多么恩爱,多么亲密,让他彻底死心!”

    郭荨嘴角微翘,漆黑的眼眸,闪过了一抹异芒。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