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偷窥少女(书号:13524

第一百二十八章 偷窥少女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岸上两人,相视一眼,嘴角皆露出了一抹得逞的阴险笑意。

    “廖小轩,还不快上岸来!难道你还想对两位师妹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吗?”刘放心暗暗得意,怒声喝道。

    廖小轩站在水,想着一会儿将要受到的惩罚,顿时万念俱灰。

    他失魂落魄地上了岸,看了两人一眼,握紧了双拳,咬牙道:“今日之事,你们诬蔑我,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两人闻言,轻蔑一笑,满脸嘲弄地看着他。

    “廖师弟,没必要放狠话,这次的事情,是你自找的,与我们两人无关。就算你真像记恨我们,我们又岂会惧你?”程源斜睨着他,不屑地道。

    刘放更是鄙夷道:“廖小轩,别以为你在这次比试能够获胜,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昨日的比试,大家都心知肚明,没有那位陈郁林师弟故意放水,你会有资格来这里?说实话,你要是与我对上,我保证十招内灭杀于你!”

    廖小轩脸色涨红,怒目瞪着两人,竭力压制着心因冤屈而升起的暴戾。

    他脸色变化了片刻,感受着身后那两名女眼的鄙夷与厌恶,不禁自嘲一笑,低下头,心内充满了绝望,准备离去。

    正在此时,却听水潭对面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两位师姐,这次的事情,应该不是廖师弟的错。”

    五人闻言,连忙转头看去。见上面的草丛里忽然出现一名少年,身穿青衣。神色平静,竟然是昨日比试获得第一名的陈郁林。

    “陈师弟,你刚刚来,就说不是廖师弟的错,莫非你觉得是我们两人的错?”程源眯眼看着他,冷声道。

    虽然“陈郁林”比试获得了第一名,但是那时候大家都压制了修为,他们两人本身的修为都是玉神境后期。比“陈郁林”高了一级,现在不用压制,自然不会怕他。

    “是啊,既然陈师弟这样说,是不是你早就偷偷藏匿在那里,看到了什么?”刘放眼珠一转,嘴角露出了阴险的笑容。嘿嘿笑道,“如果陈师弟真亲眼看到了不是陈师弟的错,我们想两位师妹自然也不会再追究。”

    那水的两名少女闻言,顿时满脸惊惶与疑虑,道:“陈师弟,你是刚来?”

    杨缺看了刘放一眼。目光闪过了一抹冷色,道:“两位师姐放心,我刚刚在那边听到有人争吵,才过来的。”

    “哼!谁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说不定你早就在两位师妹来之前,就心怀鬼胎藏匿在这里了呢。”刘放紧追不放。与程源相视一眼,极为默契地决定,要趁机再打退一名争夺者。

    人越少,他们得到女亲睐的机会自然就越大,既然这“陈郁林”主动来与他们作对,他们当然不会手下留情。

    廖小轩脸色铁青,终于忍受不住,怒声道:“你们两人竟如此无耻!诬蔑我也就算了,竟然还想诬蔑陈师弟,你们这样做,难道不就怕我去向长老告状?”

    程源瞥了他一眼,满脸嘲讽,摆了摆手,道:“去吧,你现在就可以去,不过谁对谁错,相信两位师妹心里都有数,你不仅偷看她们洗澡,还趁机下水想对她们不轨,相信长老很愿意听你主动前去自首的。”

    “你!”廖小轩怒极,颤抖着手指指着他,脸色难看之极。

    程源得意一笑,目光瞥向了杨缺,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威胁,道:“陈师弟,廖小轩事情已成定局,你如果非要插手的话,相信你也难以逃脱两位师妹的追究。所以呢,我劝你,从哪来,就回哪去吧。”

    “已成定局?是吗?”杨缺闻言,眸一寒,身几个模糊,掠过水潭,落在了程源的身前。

    程源神色微变,紧张道:“你要干吗?”

    “啪!”

    一声脆响,不待他反应过来,杨缺狠狠抽了他一耳光,淡淡道:“我自然是要打你,莫非你有意见?”

    “你……”脸颊上骤然挨了一耳光,程源顿时惊怒交加,还未喝问出来,眼前人影一闪,“啪!”地一声,脸上再次挨了一道耳光。

    杨缺紧随其身,嘴角露出一抹冷色,挥动手掌,对着他的左右脸颊,狠狠扇了起来。

    “啪!啪!啪!”

    一连串急促的巴掌声,像是过年放起了鞭炮一般,在整个水潭附近响起,纵使是轰鸣的瀑布声,也难以掩盖分毫。

    程源猝不及防,脑袋被抽的左右摆动,脚下踉跄后退,体内法力想要凝聚,也硬是找不到一丝机会。

    不到片刻功夫,他两边的脸上足足挨了最少百道耳光,他嘴角挂着鲜血,两边脸颊高高肿起,退了数十步,终于摔倒在地,却依旧难以让耳光停止。

    “啪!啪!啪!”

    杨缺双眼微眯,神色间带着一抹冷色,手愈抽愈狠辣,声音也愈来愈想。

    直到程源被抽打的神情恍惚,脑一片空白,连愤怒也难以表达时,杨缺方住了手,淡声道:“程师兄,刚刚的事情,你现在可想起来是怎么回事了?”

    程源“哇”地一声吐出了两颗牙齿,脸上的剧烈疼痛让他瞬间惊醒过来,他怨毒地怒瞪着杨缺,刚要凝聚法力报仇,脸颊上“啪啪啪”声,再次响起。

    又抽了他五十多道耳光,杨缺停住手,再问:“现在,程师兄可想起来了?”

    程源痛的肌肉抽搐,双眼的眼泪都被抽了出来,他全身哆嗦,脸颊红肿,颤声道:“我……我……”

    “看来程师兄还是没有记起来啊。”杨缺淡淡一笑,扬起手,“啪”地一耳光,竟然直接把他的整个身抽的斜飞而出,“嘭!”地一声,狠狠摔落在了地面。

    “哇!”地一声,程源猛然张开嘴,吐出了一嘴混合着鲜血的碎裂牙齿,眼眶里竟然也被一耳光抽裂,溢出了鲜血。

    杨缺缓缓行到近前,神色依旧平淡如初,道:“现在,想必程师兄已经记起来了。”

    “呜……呜……”程源高高肿起的脸上已经难以表露情绪,他鼓起的双眼露出了极度的惊恐,嘴里呜呜说不出话来,连连摆摆手,连连点头,生怕杨缺再动手。

    “陈……陈师弟饶命,我记起来了……”忍着剧烈的疼痛,他终于惊骇绝伦地说出了话。

    不远处,廖小轩和那两名少女,皆目瞪口呆地看着杨缺,被他狠辣的手段惊得脸色微变。

    而那名瘦小的刘放,则是双腿打颤,瞪眼看着满脸血肉模糊凄惨无比的程源,吓的站在原地,东也不敢动。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