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胜利者(书号:13524

第一百二十六章 胜利者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这……赵师兄竟然输了?”

    沉寂了许久,全场的弟终于惊醒过来,他们看着台上那模样凄惨的赵旬,难以置信。

    “刚刚被斩断了一只手臂,现在竟然又被斩断了两只,那陈师弟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连那样威力惊人的枪芒难以伤他分毫……”

    众人的目光齐齐地看向了杨缺,心暗暗震惊。

    “不可能……不可能……”

    连晴失魂落魄地看着台上的一幕,摇着头,不肯相信。

    石台上,杨缺手灵剑光芒颤抖,眼露出了显而易见的杀意,向着赵旬缓缓走去。

    忽然,赵旬睁开了双眼,目光露出了一抹惊疑与恐惧:“陈师弟,刚刚那一刀……是你斩出的?”

    杨缺在他面前停住了脚步,嘴角露出了一抹讥讽:“刀?赵师兄,我手拿着的是剑,你是不是看眼花了?”

    赵旬闻言微怔,目光盯着他手的灵剑,竭力回忆着刚刚的那一道金芒,连双臂断掉的疼痛,似乎也浑然不觉。

    愈想,他愈加惊惧起来,他的脑海里,浮现出那名手持金色弯刀,实力高深莫测的少年的身影来。

    “难道……真是他的冤魂?”他心暗暗惊颤道。

    杨缺站在他的面前,眼寒芒闪烁,嘴角微翘道:“赵师兄,看来你做过不少亏心事啊,生死斗法,还神色恍惚么?”

    赵旬突然抬起头。眼精光闪烁,道:“你真的叫陈郁林?”

    他忽然想起。之前眼前的少年就说过,他向来阴险,恩将仇报。

    两人根本就没有过交集,对方怎么会知晓他的为人?并且似乎说的丝毫不差。

    杨缺双眸微眯,似笑非笑,道:“那我该叫什么?赵师兄莫非把我当做另一名你暗害过的弟了?”

    赵旬身猛然一颤,神色阴沉地看着他,脸色变幻了一阵。随即摇了摇头,喃喃低语道:“不可能……不可能是他,凶恶岛已经传出消息,他已经死在里面了,就算他能逃出,也不敢在这里出现……”

    想到此,他满脸颓废。苦笑一声,道:“罢了,看来那让我差点身亡的一刀,应该是我心惧怕他已久,忽然幻想出来的。斩我手臂的,应该就是陈师弟手的剑吧。”

    “嗡——”

    一声剑鸣。杨缺手灵剑光芒颤动,直接抵在了他的咽喉。

    赵旬惨然一笑,缓缓地闭上了双眼,正在众人以为他临死不屈,要瞑目待死之际。他嘴巴猛然一张,一道剑芒激射而出!

    “叮!”地一声。荡开杨缺手的灵剑,随即他全身灵光闪耀,双脚在地面一蹬,身“嗖”地一声,倒射而出,落在石台下!

    他稳稳地站在地面,身左右一摆,那石台上的两截断臂忽然飞了回去,直接接在他的臂膀上,随即他低喝一声,两股黑气在断臂出弥漫而开。

    片刻,伤势完好如初。

    他重新抬起眼,目光阴厉而复杂地看着台上的杨缺,道:“陈师弟,这一局比试,我认输,你想赶尽杀绝,恐怕不能如愿了。”

    杨缺眼露出了一抹嘲弄,收起手的灵剑,淡淡一笑,道:“其实,今日我也没有想过要杀你,你的命,还没有到完结的时候,不过,也快了。”

    在没有突破到元神境,让他知晓自己真实身份前,杨缺的确没有想过要杀他。

    杀他,就是要让他承受难以抵挡的绝望与恐惧,让他追悔莫及,如果他临死前都不知道自己就是他恩将仇报,差点害死的杨缺,那这个仇,报的自然没有任何意义。

    “哦,看来陈师弟的确与我有过过节,真心要置我于死地。”赵旬的脸上,再也难以保持温和的笑容,他嘴角露出一抹讥讽,“可惜机会只有这么一次,你却没有把握。待我修为不被压制时,不知道陈师弟还有这么自信么?”

    杨缺嘴角微弯,看了他一眼,却是不再说话。

    台下的那些弟,早已被眼前的一幕与两人的对话,惊得目瞪口呆,感觉这最后一局的比试,简直比前面的任何一场都要精彩万分。

    最主要的是,拥有着必胜可能性的赵旬,竟然被对方连续斩断手臂,最后不得不施展诡计,落荒而逃到台下,方开口认输。

    而那向来窝囊的“陈郁林”大发神威,死死得罪了一名元神境的修士后,竟然还敢在人家回复了修为后,大言不惭地要杀他。

    这一切,简直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主事长老眯眼看了两人一眼,身影一闪,上了石台,面无表情地宣布道:“最后一局,清风源陈郁林胜出。今年的逐花比试,就此落幕,还有四名胜出的弟,现在可以上来了,老夫要开始宣布这次比试的名单和奖励了。”

    众弟闻言,喧哗渐止,满脸羡慕地看着那五名站在台上的弟。

    廖小轩心激动,神色却是有些恍惚,他故意挑选位置,站在杨缺的身边,转头细细地看着身旁这少年,目光里,流露一丝茫然与复杂。

    杨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转过头,温和一笑,却并未说话。

    廖小轩心头没由来地一震,感受着他脸上真挚的笑容,他眼忽地露出了一抹惊疑,心里暗暗道:他似乎对我……特别友善……”

    主事长老手持玉简,眯眼扫了一眼,开始宣布起来。

    比试胜出的五名弟,将会获得前往落花源住上两个月时间的资格,并且可以自行挑选道侣,如果两情相悦,便可以结为道侣。

    更为让台下那些弟嫉妒的是,比试的奖励并没有规定这五名弟只能够选取一名道侣,也就是说,只要你有能力,完全可以多选几名。

    当然,前提是,那些女弟不会相互吃醋争斗,并且还是心甘情愿。

    而男方如果能够成功选取多个女弟,责任也将会更加重大,在规定的时间内,必须突破至某个境界,并且还要下山完成任务,获得足够多的念力。

    不然,身边的道侣,也将会被宗门强制带走,让她们继续回到落花源修炼。

    说到底,就是为了激励这些非常有潜力的弟,能够为宗门做贡献。

    待长老念完奖励后,全场弟艳羡不已。

    而落花源队伍,连晴脸色难看,盯着赵旬的身影,微微叹息,而看向台上杨缺的目光,则露出一抹复杂之色。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