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金芒闪现(书号:13524

第一百二十五章 金芒闪现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石台上,赵旬躺在地面,奄奄一息。

    断臂处,鲜血流淌,染红周身,看起来触目惊心。

    “赵师兄就要这样输了么?”

    那些本来认定他必然会赢的弟,此时看着他凄惨的一幕,脸上皆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连师姐,你输了!陈师弟真厉害!”落花源的队伍里,郭荨怔了片刻,清醒过来,满脸惊喜地道,明亮的双眸,闪耀着得意的光彩。

    连晴眼露出一抹异芒,看着台上似乎一败涂地的赵旬,不禁嘴角微翘,冷哼道:“郭师妹,这次打赌,我的确是输了。不过谁胜谁负,恐怕现在下决定,还为时太早,看着吧,赵师兄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倒下的。”

    郭荨微怔,道:“连师姐是说,赵师兄还有机会赢?可是他现在已经受伤……”

    旁边一名看起来年龄稍大的女,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接话道:“身为修炼之人,断了一臂,稍微动用法力止住穴道,就不会疼痛了。并且以赵师兄的修为,这点伤势对他来说,绝对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他之所以这样做,看来是为了……”

    话还未说完,便见石台上躺在地面抽搐的赵旬,突然一跃而起,手灵剑光芒爆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杨缺的胸口一剑刺去!

    “噗!”,一声轻响,杨缺似乎猝不及防,护体光罩轻易破碎。那道剑芒锋利森寒,直接刺在了他的胸膛!

    “啊!”郭荨被这突兀的变化吓了一跳。捂着嘴巴,失声惊呼。

    台下那些弟,也是满脸吃惊,心弦猛然绷紧。

    连晴看向杨缺的目光,露出了一抹讥讽,冷笑道:“陈师弟的经验,还是太不足了,这次。他可是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然而台上手握灵剑的赵旬,却是满脸阴沉,眼露出了惊疑,他汹涌地催动着体内的法力,手灵剑翁鸣颤抖,可是竟难以刺穿杨缺的身体!

    “赵旬,你向来阴险。恩将仇报,难道我会没有防备?”杨缺眸闪过一抹冷意,体表光芒突然闪动,“铮”地一声金属鸣响,直接消融了抵在胸口的剑芒。

    随即,他不再迟疑。手灵剑光芒爆射,向着赵旬迎头斩去,脸上露出了毫无掩饰的浓烈杀意。

    赵旬神色凝重,闪身让开,右手抬剑。嘴里念动法诀,那落在地上的断臂。“嗖”地一声,突然向着他飞去,自动接在了左臂上。

    灵光闪动,瞬间,完好如初!

    “陈师弟,我的确没有料到,你竟然有这般实力。看来那一局你主动认输,是故意的了?”赵旬接好了断臂,全身沐浴着一层乳白色的光芒,似在修复伤势,而身体上的血渍竟然快速消失不见,整个人气质,更加俊朗沉稳起来。

    杨缺双眸微眯,眼露出了一抹嘲弄,并没有立刻动手,上前阻止他疗伤,而是饶有意味地道:“如果我说,我就是为了麻痹你,要在最后一局杀你,你信么?”

    赵旬瞳孔微缩,细细盯着他的面目看了一会儿,眼露出了一丝惊疑,道:“陈师弟,难道我与你有仇?”

    杨缺淡淡一笑,道:“仇倒是谈不上,只是我心里厌恶你,想趁机杀你而已。”

    这话说的平淡,也没有故意放低声音,因而台下的那些弟,都能听到。

    此刻,众弟更加满脸惊愕地看着杨缺,有些难以理解。

    这比试还没完,他竟然就敢当着长老和这么多人的面,直接说要趁机杀人,并且还是一名元神境的修为,这也太肆无忌惮了吧!

    赵旬闻言,眼终于露出了一抹毫无掩饰的杀意,道:“看来陈师弟的确很想杀我,不过很可惜,就算我被暂时压制了修为,你也绝对难以如愿。”

    说罢,左臂光芒闪耀,伤势竟在片刻间,修复完好。

    随即,他右手灵剑抖动,忽然化为一条银色长龙,向着杨缺急蹿而去!

    同时,他嘴角露出了一抹狞笑,双手合并,嘴唇微动,双眼,黑芒一闪即逝,而手赫然多了柄漆黑长枪,一股浓烈的煞气,瞬间弥漫而出。

    轰!

    那条灵剑幻化的银龙与杨缺的剑芒相撞,转眼间,化为了乌有。

    赵旬没有半点可惜,脚下踩着步法,手黑枪舞若梨花,快若闪电,寒芒点点,如星如雨,煞气滚滚,向着杨缺密集地泼洒而去。

    空气,“嗤嗤”作响,气流乱窜,石台上,漫天枪芒,寒意透骨,好不骇人!

    转眼间,杨缺就被声势浩荡的枪芒笼罩在内,四处黑雾腾腾,煞气密布,很快就把整个石台遮掩起来。

    台下众弟张着嘴巴,满脸惊惧,只看到浓浓的黑雾,赵旬的枪芒漫天飞舞,如蛇如蝶,寒光爆射,如狂风骤雨,向着前方的黑雾,狂暴地席卷而去!

    一时之间,声势惊人,浪潮如海!

    那名主事长老站在台下,脸上也微微变色,目光一动不动地盯着石台上的黑雾,心暗暗惊疑,这赵旬的修为,难道没有被我封住?或者说,他可以自行解开。

    想了想,他随即摇头,道:“不对,这法力的波动,虽然声势浩荡,但是都是那柄长枪激发的,他的修为依旧被压制着。并且,谅他也没有那个胆量自己解开禁制。哎,可惜了那个少年。”

    石台上,寒芒如雨,依旧持续。

    落花源的队伍,连晴看着台上赵旬造成的惊人声势,满脸仰慕与得意,心里暗暗道:幸而我当着这么多姐妹的面,先选择了他,到时候姐妹们看着我的面儿,肯定也不会与我争了。如果能与赵师兄这样厉害的修士结为道侣,那么以后的修炼之途,就会更加平坦了。

    想到此,她心暗暗喜悦,余光却瞥到了身边满脸紧张的郭荨,不禁暗暗叹息:可惜了郭师妹,她倒是痴情,却也可怜,哎……

    就在众人震惊赵旬的真正实力,以为“陈郁林”这次必死无疑时,那黑雾,突然闪过一道金芒,“嗤”地一声异响。

    随即,一切恢复平静。

    同时,那如狂风骤雨般的枪芒,也突然戛然而止!

    片刻,石台上,黑雾散尽。

    “陈郁林”手持灵剑,神色淡淡,站在原地,完好无缺。而赵旬竟双臂齐断,全身鲜血淋淋,躺在地上,双眼紧闭,不省人事!

    那威力惊人的漆黑长枪,插在一旁的地面,兀自,颤动不止。

    全场,一片死寂。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