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杨缺的实力(书号:13524

第一百二十四章 杨缺的实力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斜阳微醺,红霞漫天。

    杨缺站在台下,全身沐浴在金色的光辉,神色安静,似乎没有任何波澜。

    众人怜悯地看着他,心里暗暗叹息。

    坚持了那么久,终于到了最后一局,眼看胜利在望,然而分给他的对手,却是有着元神境修为,实战经验又最厉害的赵旬。

    这样的打击,恐怕不是一般的大吧。

    “那小莫非被吓傻了,听到对手是赵师兄,竟然没有半点反应。”众人心暗暗道。

    袁海阴沉地看着他,眼闪过一抹怨毒:“陈郁林啊陈郁林,叫你还张狂!自作孽,不可活,这次可是你自找的,你就等着被赵师兄斩杀吧!”

    石台上,主事长老宣布了剩下几名弟的对手和依次比试的队伍,便下了石台,摆摆手,示意比试开始。

    那两名弟都是玉神境后期的修士,上了石台,二话不说,手祭出灵剑,狂风骤雨地斗法起来。

    一时间,剑芒如潮,气浪翻滚,好不惊人!

    约莫半个时辰后,两名弟终于分出了胜负,一人被一剑斩杀,落败而亡。

    那名胜出的弟,虽然全身伤痕累累,却是满脸激动,兴奋至极。

    待处理了石台上的尸体后,下一局比试,很快开始。

    这一次,众弟的兴致还没有被提起来,那两名弟就很快分出了胜负。

    一名弟战不多时,便知晓无法取胜。而对方杀意正浓,剑剑致命。他无奈之下,只得顺势滚落下台,主动认输。

    至此,逐花比试的最后一局,终于到来。

    赵旬对杨缺,这一局,吸引了众多弟,乃至一些长老的目光。

    毕竟赵旬身为元神境的修为。实力的确强横,对于清源宗来说,是一名不可多得的精英。

    而“陈郁林”虽然素来性格懦弱,难成大器,但是今日的表现,也的确让许多人刮目相看,他这样的弟。竟然能坚持到最后一局,实在是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所以这最后一局,看点甚多,但是众人心都明白,以赵旬的本身实力,绝对是必胜无疑。

    至于“陈郁林”。不是落败而逃,就是当场死亡。

    这样的结局,几乎没有任何悬疑。

    “下一局,清风源赵旬对陈郁林,赵旬。你过来。”

    主事长老招了招手,脸上露出了一抹温和。待赵旬过去后,动手施法,为他压制了境界,让他的修为与杨缺一样,暂时成了玉神境期。

    “好了,现在你们可以上台比试了。记住,这是最后一局比试,我们不反对拼命,但是也绝不鼓舞不自量力地送命,你们自己好自为之。”

    老者瞥了杨缺一眼,似乎意有所指,摆了摆手,面无表情地转身退开。

    赵旬嘴角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地笑意,先上了石台,目光看向了杨缺,道:“陈师弟,请。”

    杨缺走上石台,看向他的目光,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恨意。

    而在落花源那些女弟的最后面,站着一名青衣女,她双眸带着厌恶,盯着台上一脸温和笑意的赵旬,冷哼道:“赵旬,你还是一样的虚伪,现在明明对那位陈师弟动了杀意,却依旧笑脸相迎,真是恶心至极,可惜杨师弟死不瞑目,至死还不知晓是你恩将仇报……”

    这名女正是刚加入落花源不久的苗灵,杨缺在凶恶岛被里面囚徒虐待至死的消息,早就不胫而走,传遍了整个清源宗。

    她听到这个消息时,心叹息同情之际,更是对罪魁祸首赵旬,愈来愈厌恶。

    现在看到赵旬意气风发,将要虚伪地斩杀那名陈郁林弟,夺得胜利,她心鄙夷至极。

    “赵旬啊赵旬,你这样的人,到时候总会有人看穿你,收拾你的!”她心暗暗道。

    “嗡!”

    一声剑鸣,赵旬脸上依旧挂着谦和的笑容,手祭出一柄寒光森森灵剑,对着杨缺道:“陈师弟,请出剑吧,既然你不愿意认输,那咱们就切磋切磋。不过你放心,不到万不得已之际,我是不会伤害于你的。”

    此言一出,台下的众弟顿时啧啧赞叹起来。

    “哇!你们看,赵师兄好有风度啊,明明是至关重要的最后一局,还在关心这那小的性命。”

    “就是,赵师兄这人看起来,本来就亲易近人,哪跟那陈郁林样的,本来实力就不行,还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臭嘴脸。这下遇到赵师兄,他不是惨败就是死亡,看他还嚣张的起来。”

    “他也是可怜,眼看就快胜利了,没想到竟然与赵师兄分在一起了。”

    “哼,只能说他霉运来了,活该!”

    ……

    石台上,杨缺脑海里浮现出那日受到的屈辱,双眼,杀意弥漫,他手祭出灵剑,不发一言,挥出剑芒,就向着赵旬疾斩而去!

    赵旬眼露出一抹轻蔑,身站在原地未动,轻轻抬剑一挡,直接抵散剑芒,随即一剑挥出,寒光如骤雨,向着杨缺泼洒而去。

    顿时,石台上,光芒璀璨,寒意逼人,刺得台下众弟几乎睁不开眼来。

    落花源的队伍,连晴满脸兴奋,眸光彩熠熠,看着赵旭的身姿,她心激动不已,忍不住对旁边的姐妹道:“你们看赵师兄那一剑,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威力!要知道,他的元神境修为可是被长老压制住了,我看那陈郁林必定要抵挡不住,或者直接落败。”

    话刚说完,便听“嘭”地一声,两股剑芒轰然相交。竟然不分胜负,“陈郁林”仅仅踉跄后退几步。便抵消了劲力。

    连晴脸上得意的笑容,顿时微敛。

    郭荨却满脸喜色,撅嘴哼道:“连师姐,你又猜错了吧。陈师弟虽然的确不是你那赵师兄的对手,但是也不会像你说的那样不济。”

    “哼!”连晴瞥了她一眼,冷哼道,“你看着吧,不出片刻。他绝对会被赵师兄打败,或者是直接斩杀。郭师妹,你最好还是不要继续再看下去,免得一会儿那陈郁林四分五裂了,你看着伤心。”

    “你胡说!”郭荨心一沉,双眸死死地盯着台上斗法的杨缺,粉嫩的脸颊上。满是担忧之色。

    “胡说嘛?”连晴冷笑一声,见众姐妹都看向这里,不禁嘴角微弯,道,“咱们要不要来打个赌,我数二十个数。如果他还不受伤,我便答应你一个条件,但是如果他受伤了,你便答应我一个条件,如何?”

    郭荨迟疑了一下。哼道:“我不赌。”

    旁边的女笑道:“郭师妹,没事。就和连师姐赌吧,反正她已经猜错了两次了,肯定还会错第三次的。”

    “郭师妹,原来你心里对陈郁林也没有信心啊。”

    “就是,咱们的小师妹肯定是心里害怕了。”

    众女看着郭荨,嘻嘻笑道。

    郭荨小脸涨红,没奈何,只得仰起小脸横心道:“赌就赌,谁怕谁!不过连师姐,如果你猜错了,我说的条件,你要是不答应呢?”

    连晴笑道:“放心,我说过的话,绝对会答应,这里这么多姐妹,都可以为你作证。”

    “对,郭师妹不用担心,我们都会为那你作证的,不过连师姐如果猜对了,你也不能反悔哦。”那些女弟满脸兴趣地道。

    郭荨哼道:“我自然不会反悔。”

    连晴狡黠地笑了笑,眼流露出满满的信心,道:“那好,现在就开始吧,我要开始数数了,大家看好台上,可别让咱们倔强的小师妹耍赖哦。”

    说罢,满脸笑容地看着台上的斗法,低声数道:“一,二……”

    然而当“三”刚数出来之际,台上的“陈郁林”竟然诡异地穿过漫天的剑芒,忽然出现在了赵旬的身前,一剑劈在他右肩的护体光罩上。

    “噗——”,护体光罩瞬间破灭,锋利的剑芒顺势而下,“嚓”地一声,直接斩掉了他的右臂!

    轰!

    漫天剑芒,卷起了猩红的血雨,纵横交织,四处溅射!

    赵旬猝不及防,骤然惨叫一声,身横飞而出,狼狈地滚落在了地面上。

    “四……”

    连晴的第“四”个数,下意识地数了出来,却是突然戛然而止!

    她双眼猛然瞪大,张着嘴巴,一时之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待石台上光芒敛尽时,全场,早已鸦雀无声。

    赵旬面目痛的扭曲,躺在地面,断臂处,鲜血淋淋,看起来,极为凄惨。

    而那名众人认为他必输或者必死的“陈郁林”,此时却是手持灵剑,站在赵旬的身前,依旧神情淡淡,似乎对于眼前的这在众人看来绝对荒诞到难以置信的一幕,没有任何意外的惊喜。

    “这……这……怎么可能?”

    沉寂半响,众弟看着台上突兀变化的一幕,感觉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连站在石台下,不远处的那名主事长老,此时也是双眸微眯,颇感惊讶地看着杨缺,有些难以理解。

    “那名陈师兄,竟然斩断了赵旬的一只手臂!这……”苗灵站在那些女弟的后面,满脸惊愕,心甚至忘了幸灾乐祸。

    而众弟最为震惊与愕然的,却是廖小轩,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台上神色平静的“陈郁林”,脸上竟然露出一丝茫然。

    “陈师弟……他刚刚竟然主动向我认输?”

    他神色恍惚,想着之前杨缺不战而败的那一局,感觉实在有些荒诞与嘲讽。

    “他竟然主动向我认输……”他摇了摇头,重复着喃喃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