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女人的心思(书号:13524

第一百二十一章 女人的心思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阳光,异常刺眼。

    台下的那些弟,目瞪口呆地看着杨缺手的灵剑。

    整个广场,一时之间,鸦雀无声。

    那名主事长老站在石台的边缘,淡然的目光,微微露出了一抹惊讶。

    全场的气氛,刹那间凝滞!

    “嗬……”

    蒋云嘴角溢出了鲜血,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声音,他瞪着惊骇的双眼,低头看着贯穿自己身体的灵剑,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不……不可能……”

    心脏刺穿,血液倒流。

    他怔了瞬息,张开嘴,吐出一股鲜血,摇着头,目光露出了极度的不甘与绝望。

    他瞪眼看着杨缺,直到此刻,还是难以接受这个看似荒诞的结局。

    他的修为明明比眼前这少年要高,实战经验也要比他丰富,可是现在,对方竟然只用了一剑,甚至没有动用别的辅助功法,就直接刺穿了他的身体,要了他的性命!

    更为让他难以接受的是,明明廖小轩的实力比他还要弱,这少年见到廖小轩,不仅没有动手,并且直接吓得认输,然而见到他,却是一剑刺碎了他修真大道上所有的……

    现实,竟如此的残酷与滑稽。

    这样的事情,他就算是死,也难以理解。

    “你……你在耍我?”

    恍惚了半响,他缓缓抬起眼,看着杨缺。眼露出了一抹临死前的疑惑。

    杨缺收敛了眼的杀意,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并不回答。手灵剑光芒颤动,收了回来,随即,快速推开。

    在刺入蒋云身体的那一刻,他就故意催动灵剑的锋芒,搅碎了他身体内的每一个可以修复的器官。

    所以这次,他必死无疑。

    灵剑抽出。蒋云的胸口,顿时鲜血喷射,难以抑制。

    他体内的生机。全部被杨缺破坏,法力也不能凝聚分毫,就算是清源宗宗主亲自出手,也难以挽回他的性命。

    “嘭!”一声闷响。他瞪大双眼。难以瞑目,身倒在地上,彻底断气。

    杨缺收起灵剑,也不看他一眼,对着主事长老行了一礼,走下石台。

    “这一局,清风源陈郁林胜出,蒋云身亡。直接淘汰。”主事长老摆了摆手,吩咐候在台下的守卫把蒋云的尸体抬走。方高声宣布道。

    杨缺穿过神色各异的人群,走回了队伍,依旧站在了后面不起眼的位置,感受着众弟复杂的目光看来,他缓缓闭上了双眼,神色平静之极。

    “下一局,清源云起与落雪源张凌对决!”

    主事长老在众人的监督下,抽了签,面无表情地宣布道。

    比赛,再次开始。

    众弟收起心思,收回了看向杨缺的目光,看向了台上。

    那落花源的数名女弟,却是对于台上的比试没有太大的兴趣,反正她们身为女,只是来看热闹,根本就不用比试。

    只需等待优秀的弟胜出,然后去落花源找她们就是了。

    此时那姓连的女弟,双眸露出一抹惊疑,看着不远处的杨缺,脸蛋儿上,有些难堪。

    “嘻嘻,连师姐,人有过错,马有失蹄,你这次没有猜对,也没有什么,我们才不会取笑你呢。”

    “呵呵……连师姐放心,谁取笑你,我就把她的嘴巴撕烂。”

    “就是就是,咱们连师姐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就猜错了一次,谁敢取笑?嘿嘿……”

    围在她旁边的那些女弟,脸上都故意露出了正儿八经的神色,说着话,却是忍不住发笑。

    连晴微嗔地瞥了他们一眼,跺脚恼道:“你们这些死丫头,就会落井下石!”

    说到此,她眼露出了一抹复杂之色,道:“不过,那小看来的确有些本事,竟然能一剑杀了蒋云师兄,这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是啊,我也想不到,他竟然突然间就把灵剑刺进蒋师兄的身体里了。蒋师兄明明有护体光罩的,按说一般的灵剑绝对刺不穿的,就算能刺穿,也不能那么轻而易举就刺进去的。”

    “嗯,我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并且之前他面对廖小轩师兄的时候,明明吓的直接认输了,怎么对上蒋云师兄,就变得那么胆大和厉害了呢?”

    “以我来看,陈师弟肯定是得到过高人的指点,修炼了什么厉害的功法。可惜宗门有规定,只要门内弟没有违反门规,任何人都不能探查他修炼的功法和拥有的宝物,不然让长老检查一下,我们就能知道怎么回事了。”

    其那名姓郭的女弟,却是双眸亮晶晶的,一直偷看着杨缺,此时听到她们的议论,笑嘻嘻地道:“你们就别奇怪了,陈师弟有实力,那是人家自己的本事,人家想赢谁就赢谁,怎么,你们嫉妒啊?没关系,到时候他去咱们落花源了,我分你们一杯羹就是了,嘿嘿。”

    “哟,郭师妹,这么快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开始帮那小说话了?小妮,春心荡漾的倒是比谁的快。”

    连晴嘴角微弯,看了他一眼,提醒道:“郭师妹,别高兴的太早了,那陈郁林输了一局,就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接下来随便再输一局,就彻底没有机会了。你想见他,可没有那么容易。”

    郭荨撇撇嘴,道:“连师姐就是恼人家害你在我们面前丢脸了,陈师弟刚刚的实力你也看到了,他才不一定会输呢。”

    另一名女也笑道:“陈师弟年轻最轻,如果真能通过这次比试,住在咱们落花源,保证咱们姐们,有很多人都心里开心呢。”

    郭荨闻言,明亮的眼眸露出一抹警惕,道:“切,开心有什么用,她们都矜持的要命,只想等男人主动来找,说不定陈师弟根本就不会去找她们呢。”

    连晴伸手捏了捏她粉嫩的脸蛋儿,笑道:“你倒是主动,可惜人家也不一定要你。并且……”

    说到此,他笑容微敛,嘴角露出一抹得意:“如果一会儿比试,让陈郁林与赵旬师兄遇上了,那么……他就没有任何机会取胜了,而郭师妹你,也只能白高兴一场了。”

    郭荨一听,秀眉微蹙,喃喃道:“是啊,要是他遇上赵师兄的话……呸呸呸!他才不会遇上赵师兄呢!”

    同时,她心里暗暗祈祷道:老天啊,保佑陈师弟安安全全通过,千万不要与赵师兄比试。(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