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一十六 蛋疼(书号:13524

第一百一十六 蛋疼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斜阳落幕,夜幕降临。

    洞府里,杨缺闭着双眼,双手掐诀,依着记忆力里陈郁林的功法,开始修炼起来。

    他不需要全部学会,只要知道一些功法的大概,到时候比赛时,不要露出破绽就好。

    时间,悄悄滑过,四周,静无声息。

    当他熟练了一套清源宗基础功法的口诀后,正要继续修炼,洞府外,忽然传来袁海的声音:“陈师弟,你出来一下,我介绍一名师弟给你认识。”

    杨缺缓缓睁开双眼,眉头微皱,冷声道:“我不是说,从今日起我就要闭关修炼,不希望有人来打扰吗?袁师兄,你难道还不死心?”

    袁海闻言,并未害怕,声音异常平静道:“陈师弟,这次我来介绍的人,就是前几日记名赛上获得第一名成绩的赵旬师弟,他可是一名元神境的修为,难道陈师弟连他的面都不给?”

    “赵旬?”杨缺闻言,顿时双眼一睁,光芒迸射。

    他握紧了双拳,脸上露出了森寒之色,然而沉吟片刻,他竭力敛去了心内的杀意,语气淡淡道:“哦,原来是赵师弟,久仰久仰,不过现在我正在闭关修炼,不能随意见客,还请赵师弟原谅,到时候待我出关,定然亲自去门上拜访。”

    “陈师弟,你……”袁海神情一滞,有些愕然。

    这“陈郁林”就算有所机遇,但也只是一名玉神境的修士。现在赵旬亲自来拜访,他竟然不见,这也太目无人了吧。

    赵旬目光闪烁。看着洞门,微微一笑,语气温和道:“陈师弟,我知晓你现在并没有修炼,你开下门,我只是刚来清风源不久,想认识认识各位师兄。并没有别的意思,还请陈师弟打开洞门一叙。”

    “不见。”谁知道他话刚说完,里面突然传来一声冷淡的声音。拒绝的干脆利落,没有一点顾虑,似乎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

    赵旬双眸一眯,沉默数息。还是温和笑道:“陈师弟。难道你就真的要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吗?我们都是清风源的师兄弟,迟早都是要见面的,不是吗?”

    杨缺依旧道:“不见,赵师弟还是走吧,别打扰我修炼。”

    此话一出,不光赵旬忍不住,脸色微沉,一旁的袁海更是满脸惊愕。嘴巴微张,这人也太狂妄自大了吧。竟然连一名元神境的修士都敢随意得罪!

    看见赵旬脸色难看,他心暗喜,脸上露出怒色,上前一脚踢在洞门上,喝道:“陈郁林,别给你脸不要脸!赵师弟堂堂元神境的修士,亲自来拜访你,你不仅拒而不见,还敢如此放肆,难道你觉得以你的实力,可以打败任何人?”

    洞府里,杨缺眼,寒光闪烁,道:“袁师兄,既然你之前已经说不来了,现在又来多管闲事,是不是闲的蛋疼,想要我给你治一治?”

    袁海脸色微变,看了旁边的赵旬一眼,心方松,冷笑一声,道:“陈郁林,既然你这么厉害,那你就开门啊,我站在这里让你治,你尽管来就是了。哼,放心,我这次绝对不会逃跑。”

    语气阴阳怪气,充满了嘲讽。

    话刚说完,洞门“轰隆”一声打开,一道人影闪现而出,“嘭”地一声,在两人猝不及防之际,一脚踢在他的胯下,直接把他踢飞了出去!

    随即,洞门快速关闭,那道人影也回到了洞府里。

    事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袁海和赵旬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的机会。

    “啊——”袁海猛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飞落在了百米之外的地面,双手捂着胯下,面目扭曲,痛苦至极。

    “袁师兄,你果然守信,这下我给你治好了,你应该不会再来了吧。”洞府里忽然传来一道带着讥讽的声音。

    袁海痛的满头汗水,双腿夹紧,在地上使劲翻滚。此时听到杨缺的话,气得全身颤抖,满脸涨红。

    不过这次,他的心是彻底恐惧了。

    刚刚“陈郁林”动手,赵旬身为元神境的修士,明明就站在自己身边,竟然没来得及救援,他就是再愚蠢,此时也猜到了“陈郁林”的功法,绝对可以十足地碾压他。

    “袁师兄,你怎么样了?”赵旬走到近前,看着痛的满地打滚的袁海,脸色阴沉至极,他感到屈辱,同时对那名从未见过面的“陈郁林”,感到有些忌惮。

    一名玉神境期的修士,竟然能在他面前伤人,并且让他没有任何机会阻拦,这人的功法,到底有多诡异啊!

    “逐花比试,这人绝对是一个劲敌!”

    他一边歉意地看着地上的袁海,心一边暗暗警惕。

    比赛的规则,与往年一样,两人的修为如果有高有低,那么主持赛事的长老就会亲自动法,在修为高的修士体内种下禁制,让其修为与低者保持一致,随即才能开始斗法比试。

    这次的比试,不仅要筛选出实力高深者,还要挑选出战斗经验丰富的修士,去与炼魔宗交手,逐渐剿灭他们。

    当然,修为高深者,就算在比试时被暂时压制住一定的修士,但是名字会先被长老记住,不管输赢,会多加五分。

    所以这样的规则,看起来虽然不公平,其实也没有人会反对。

    此时见识到“陈郁林”的实力,赵旬心微凛,直接把他化为了头号对手。

    袁海在地上惨叫着翻滚了一会儿,方催动法力,暂时止住了疼痛,他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看着杨缺的洞府,目光充满了切齿的仇恨!

    “陈郁林,你这小畜生!竟如此心狠手辣,你……你……”感受着胯下的伤势,他满脸扭曲,目呲欲裂,咬牙切齿地骂道。

    杨缺的声音在里面淡淡地响起:“怎么,袁师兄,刚刚你不是闲的蛋疼么?现在我帮你踢碎了一个蛋,还剩下一个蛋,你应该就不会再疼了,免得到时候再蛋疼,害你丢掉性命。”

    袁海双目圆睁,气得全身剧烈颤抖,却是说不出话来。

    ……(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