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八十二章 故意杀人(书号:13524

第八十二章 故意杀人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倒茶的仆人连声赔罪,却是被江辉扬起手掌,“啪”地一耳光扇倒在地,同时听他斥骂道:“狗奴才,磨蹭什么,还不赶快去叫那小出来!”

    那仆人是一名通灵境的少年,捂着脸颊,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满脸惶恐,却是不敢离开。

    杨缺住的院落,岂是他能够随便进去的,就是无缺府总管事栾一,也只能站在外面等,何况是他。

    “江爷稍安勿躁,栾管事已经去后院了,我家小爷应该就快来了。”

    那少年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却是不敢擦拭,低着头,目光闪耀一抹屈辱的怒意,嘴里却是诚惶诚恐地解释。

    “哼!小爷,就他那乳臭未干的小,也配称作爷?”江辉等了一个时辰,心火气甚大,听到他的话,满脸轻蔑,冷嘲热讽道。

    少年不敢争辩,心里却是暗暗冷笑:我家小爷连元神境的修士,都能灭杀,东城北城,哪方势力能够抵挡?你不过就是一名玉神境后期的修士,仗着城主是你堂兄,就来我们府耀武扬威,哼,一会儿待小爷出来,看你还敢嚣张跋扈,恐怕一会儿比我都还要恭敬。

    “狗奴才,你耳朵聋了?让你去叫那小你没听见?”

    江辉身居要位,又是荒罪城一城之主江良的堂弟,平常都是别人毕恭毕敬地等他,哪里受到过今天这般待遇。

    他见栾一去了半天,那杨缺却是迟迟没有出来,心以为那小是故意要给自己难看。顿时又怒又恨,双目一瞪。就要继续拿这仆人撒气。

    那少年被他突然散发的戾气吓了一跳,惊惶后退。却退在一个人的身上,他转头看去,顿时骇的面无人色,“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声道:“小爷赎罪,小爷赎罪……”

    他撞着的人,正是刚刚走进大厅的杨缺。

    栾一看到这一幕,顿时脸色一沉,几步走了上来。扬起手就要给他一耳光,却被杨缺拦住,对那少年道:“起来吧,没事。”

    那少年惶恐道谢,颤着身站了起来,脑海里想着今天早上听说萧府被灭的事情,双腿忍不出发软起来。

    眼前这小爷,心狠手辣,会不会直接杀了自己?

    他紧紧低着头。脑陷入一片空白。

    杨缺却不看他,目光直接看向了眼前那名叫江辉的人,语气带着一丝清冷,道:“你是城主府派来的人?”

    江辉刚刚虽然在仆人面前嚣张无比。此时看到杨缺,脸上的怒意却立刻敛去,勉强一笑。道:“这位就是杨道友吧,江城主派我前来。是有事要与你说的。”

    临来前,城主江良专门认真地叮嘱过他。见到眼前这少年时,千万不能随意招惹,要好言好语的说话,他的修为,根本就不够人家随手一击。

    所以,他心纵使在愤怒与不屑,此时也不敢表现出来。

    那仆人少年,此时在一旁偷偷地看着他脸上略带恭敬的笑容,不禁暗暗鄙夷:刚刚不是还很牛叉,现在怎么犹如老鼠见了猫一般呢。

    杨缺看了江辉一眼,自行走到一旁的椅上坐了下来,也不请他入座,抬眼淡淡地道:“说吧,什么事。”

    江辉见他如此狂妄无礼,心咒骂一句,脸色的笑容有些挂不住,眼露出一丝怒意,道:“我家城主说了,今晚请杨道友去府赴宴,顺便商讨一下东城和北城的归属问题。”

    杨缺端起茶,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方看着他,眉头微微皱起:“我不太喜欢吃饭。再说了,这东城已经是我的地盘了,那北城呢,我也准备分给别人,你家城主找我商讨,是什么意思?”

    江辉听他理所当然的说完这些话,差点气得半死,脸色的笑容顿时敛去,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杨道友,你未免太自大了一些吧。这东城和北城的地盘归属,都是我家城主说了算,纵使你现在暂时住在这里,没有我们的公,你这身份,也不合法。”

    杨缺闻言,也不恼怒,放下了茶杯,道:“你的意思是说,今晚我去你们府赴宴,然后城主会给我公,然后把东城和北城直接划给我?”

    说到此,他也不看江辉脸上的恼怒,摇了摇头,继续道:“这样太麻烦,不如你现在就回去一趟,把我所需要的公都带来,我也不用再跑一趟了,你觉得呢?”

    这一番话出口,不光江辉被噎得满脸愕然,张开嘴巴,就连旁边的栾一和那少年,也听得目瞪口呆,偷偷地看着杨缺,暗暗惊叹:这小爷,果真是神了,这话都说得出口!他不会把东城北城,就当做两颗普通的大白菜吧?

    “怎样,你愿不愿意帮我跑一趟?”杨缺见他不说话,继续问道。

    江辉定定地看着他,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这小胃口之大,简直是无法形容,竟然异想天开的想吞了两个地盘,并且还不愿意去城主府攀关系与送礼,果真是狂妄至极,自大到了极点!

    “哼!既然杨道友故意消遣,那就当我没有来过,不过我还是想提醒道友一句,做人,不要太目无人,特别是在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地方,不然,道友恐怕连自己到时候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江辉脸色变幻了一阵,生生压抑住了心头的暴怒,目光带着一抹阴厉之色,嘲弄一笑,转过身,准备走人。

    此时身后却传来了杨缺平淡的声音:“那么,江队长是怎么死的,可曾知道?”

    他的心,猛地“咯噔”一下,脸色微变,刚要转身说话,耳忽地听到“嗤”地一声异响,随即眼前一黑,颈上的头颅,滚落在地!

    无头尸体犹自站立,鲜血喷涌,如瀑如雨!

    地上的头颅,双眼瞪大大大的,甚至来不及闭上,目光露出一抹难以置信的惊恐。

    旁边的栾一和那名通灵境的少年,顿时被眼前猝不及防的一幕惊得瞠目结舌,呆滞在了原地。

    江辉的头颅,滚落在了他们的脚下,他们犹自不敢动弹,全身忍不住瑟瑟颤抖。

    这……这可是城主府的人,玉神境后期的修为,而且还是荒罪城守军的队长!这样一个跺一跺脚,就能令整个荒罪城震三震的人物,竟然话没说几句,转眼间就给小爷斩掉了头,灭杀了,这也有些太过荒诞了吧!

    何况他如此身份,起初对小爷还带着恭敬之色,只是后来小爷太不给人家面,人家就说了几乎狠话,连怒都没敢发,才准备走的。却不料,就这样,还是被杀了,并且是被从背后一头斩了头颅,连临死之前的骂声都还没有出来……真是死的太冤,太冤了。

    他们心震惊,同样是绝对不可思议,这小爷平时看起来安安静静,对待下人,态度也挺和蔼的,怎么有时候却像是个暴力狂呢?

    动不动,就杀人,还喜欢灭人家一个府的人,这难道是一种抑制不住的嗜好?

    想到此,两人心惴惴,面面相觑,更加惶恐起来。

    厅堂上,杨缺依旧安静地坐在椅上,端起茶杯,慢慢品茶,过了片刻,方抬起眼,看了两人一眼,道:“还愣在那里干什么,把地上的尸体收了,扔出去喂狗。”

    两人身一震,慌忙诚惶诚恐地应诺一声,一人拎起尸体,一人拿着头颅,刚要出门,却听杨缺语气淡淡地叮嘱道:“记住,喂狗的时候,一定要让外面的人看见,并且告诉他们,这个死的人是谁。”

    栾一和那少年闻言,心顿时更加觉得难以理解起来,这小爷,果真是变态,变态的战斗机!

    人家杀了人,拼命遮掩和狡辩,小爷倒好,杀了人,还要主动去宣传,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杀了人一般。

    更重要的是,他杀的这人还不是普通的人,而是荒罪城最高统治者,城主的堂弟。

    “属下明白!”栾一虽然心惊愕,却是不敢多想,答应一声,带着那少年快步走出了院。

    “栾……栾管事,小爷这样做,不怕城主府的人知道后,然后来报仇?”两人各自拿着头颅和尸体,走出了大门,那少年忍不住心头的好奇,问道。

    栾一脸上露出了惊疑之色,沉默片刻,瞥了他一眼,道:“做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小爷的事,用不了你操心。再说了,小爷的心思,岂是我们能够揣摩的。”

    少年却是目光闪烁,低声道:“恐怕小爷就是故意要让城主府的人知道,想让人家来上门报仇,然后小爷趁机,斩杀他们。”

    栾一身一震,停下了脚步,转头目光复杂地看着他,却是说不出话来。

    这样的想法,实际上也在他脑闪现过,只是他不愿意相信,小爷真有那么大的胆,那么恐怖的实力。此时听见这少年说起,他方隐隐觉得,恐怕事情,真的就是这样。

    “别乱说,做事去!”心惊疑猜测了片刻,他神色一凛,不敢再往深处想,对那少年喝斥一声,继续向前走去。(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