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六十四章 将计就计(书号:13524

第六十四章 将计就计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没事,我正想见一见他们剩余的东门三虎。”

    杨缺神色平静,端起茶杯,细细品着茶,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蔡夫人微微一怔,脸上露出吃惊之色,却听秦可儿笑道:“大娘不用担心,我相公要利用他们的。”

    她笑容甜甜,冰雪聪明,对杨缺的意图,一下就猜了。

    须臾,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脸色阴沉地闯了进来,直接大声喝道:“蔡夫人,怎么回事?你耳朵聋了吗,怎么还不出来?”

    话刚说完,他便看到了安然而坐的杨缺,和亭亭玉立一袭白裙的秦可儿,顿时一愣,随即双眼放光,惊愕地看着脸上带着笑意的少女,似乎有些难以置信,这里怎么会出现个如此动人的少女。

    “你……你是……”他看着秦可儿,似乎魂儿都飞了,说话吞吐起来。

    秦可儿自然不会理会他,拉着小小,站在了杨缺的身后,明媚的眼眸,露出了不屑之色。

    青年怔了怔,清醒过来,心暗暗大喜,刚要开口向蔡夫人要人,鼻忽地一动,似乎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夹杂着阵阵血腥味。

    他疑惑片刻,心头猛然一跳,脑海里浮现出了之前不久,东门五虎的三爷和五爷满脸喜色,匆匆从府出来时的情境,当时他在花园无意间看到,似乎还听他们说了蔡夫人家的一些事情。

    “三爷和五爷不在家,应该是来到这里了,他们身上的气息我似乎还能嗅到,可是他们的人呢?”

    瞬间,青年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想着刚刚那阵血腥味,再想着临来时,田相巫忽然变得温和的语气以及不合常理的叮嘱,他的心,顿时一紧。

    他站在原地,后背冷汗涔涔,目光看了一眼四周,再看向坐在椅上,自始至终都神色淡然的少年,心似乎忽然间,醒悟了一些东西。

    “蔡夫人,你快跟着我走吧,我家田爷还等着你在。”他心惊疑忐忑,不敢再打秦可儿的主意,面上故作轻松,对蔡夫人道。

    蔡夫人微微叹息一声,点了点头,正要答应,却见小小挣脱了秦可儿的手,直接过来拦在了她的身前,小脸上带着愤怒,瞪着那名青年:“坏男人,我不让你欺负我娘,我也不会你把我娘带走的!”

    “小小……”蔡夫人心一酸,把她拉开,苦涩笑道,“这是我们作为宜男国女人的命,谁都改变不了,小小,听话,不要在这样了,不然会害了我们一家人的。”

    小小听了娘的话,眼溢出了泪水,倔强道:“娘,他们要欺负你,我不会让你走的。”

    说罢,她转身行到杨缺身边,眼眸闪动着希望,乞求道:“小缺哥哥,你救救我娘,你刚刚不是杀了两个坏男人么,你快把这个也杀了。”

    此话一出,那青年顿时身一震,脸色剧变起来,他看着杨缺,眼闪过一抹极度的惊恐,更加肯定了之前的猜测。

    那两名爷,定然是被眼前这少年给杀了,连尸体也毁去的了无痕迹!

    杨缺见小小满脸期待地看着他,不禁微微一笑,点头道:“好,那我就杀了这个人吧。”

    语气轻描淡写,就像要杀一个微不足道的凡人一般。

    那青年脸色“唰”地一下惨白无比,他双膝一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满脸惊惶道:“小爷饶命,小爷饶命啊,我这就走,再也不来蔡夫人这里了!”

    能够斩杀那两名爷的实力,岂是他能够抗衡的,他甚至根本就没有想过要逃跑,因为他心里很清楚,他绝对没有任何机会能够跑掉。

    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求饶。

    小小见杨缺仅仅就说了一句话,连身都还没有站起来,那刚刚还趾高气昂的坏男人,竟然立刻就跪在地上开始求饶了。她张大了小嘴,怔怔地看着杨缺,亮晶晶的目光露出了疑惑,实在想不明白,这叫小雀雀的大哥哥,到底哪里长得可怕了,竟然直接就吓倒了对方。

    “小爷饶命,我该死,我以后再也不来了……”青年跪在地上,满脸惶恐地哀求着。

    杨缺双眸安静地看着他,沉默片刻,手黑芒一闪,追魂鞭凝现而出,他伸手一抖,“啪!”地一声,鞭身急速变长,犹如一条毒蛇般直接向着那跪在地上的青年蹿去,一下缠绕在了他的左臂上。

    “不要反抗,我不杀你,就要你一条手臂。”杨缺见他满脸惊恐,准备作垂死挣扎,冷声开口提醒道。

    那青年脸色变幻,身微微颤抖,果真跪在地上,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咔嚓!”杨缺手微一用力,追魂鞭往回一抖,直接撕扯掉了青年的左臂。

    顿时,鲜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弥漫而出。

    青年痛得脸色惨白,死死咬住牙,不敢吭一声,身犹自直直地跪在地上,也不敢动一下。

    杨缺收起追魂鞭,淡淡地看着他,果然不再动手,道:“你可以走了,以后若是再来,就要留下人头了。”

    “多谢小爷。”那青年颤声道谢,忍着疼痛站了起来,不敢丝毫犹豫,慌忙转身走了出去,待走出院落时,心一喜,赶紧催动法力,落荒而逃。

    “相公,怎么不杀了他?如果不想杀他的话,为何又要断掉他的一只手臂呢?”秦可儿秀眉微蹙,这些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了。

    杨缺祭出灵鬼,让它去吞噬掉那半截手臂,淡淡一笑,道:“我这样做,是要让他发现我的修为,然后回去对那东门五虎的老大禀告,免得他们惊疑,不敢来报仇,或者要找更多的修士前来。”

    秦可儿双眸一亮,喜道:“相公是想麻痹他们,让他们剩余的三虎一起过来,然后全部灭杀,对吗?”

    杨缺点了点头,道:“是的,为了积攒雪灵,也只能将计就计了,他们既然派刚刚那人过来,肯定也是想试探我的修为的,我告知他们,也无妨。”

    听了杨缺和秦可儿的话,蔡夫人双眼睁大,脸上露出了惊愕至极的神色,忍不住颤声道:“公,恕我直言,那东门五虎的头目田相巫的修为已经到了元神境,只是他一个人,公就对付不了,何况还有两名玉神境后期和期的人,公是不是有些鲁莽了?”

    她的确难以想象,从刚刚的斗法来看,杨缺的修为不过是玉神境后期,和元神境的境界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若是和人家对上,那是必死无疑,根本就没有哪怕是一丝一毫的胜算。

    所以她完全无法理解,杨缺竟然故意透露自身的修为,想让对方亲自上门来报仇,这样的做法,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秦可儿听了她的担忧,双眸流露出了一抹得意和自豪,神秘一笑,道:“大娘就不要担心了,我家相公这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你和小小尽管看好戏就是了。”

    “可是这……”蔡夫人见她貌似自信满满,更加惊疑不定起来。

    旁边的小小却双眸闪烁,目光看着杨缺,带着一丝希望,脆生生道:“娘,你就别担心了,既然小可姐姐说大哥哥行,小小也相信大哥哥行。等他把那些坏男人都杀掉后,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了。”

    妇人闻言,勉强一笑,疼惜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微微叹息:“希望如此吧。”

    ……

    东门五虎的府邸,田相巫神色凝重,坐在椅上,正与身边的老二和老四说着话,院落里忽然奔进来一道身影。

    那青年全身染着鲜血,捂着左臂的伤口,满脸惊惶地跑了进来,“噗通”一声跪在了三人的面前,脸上带着心有余悸之色,颤声道:“田爷,二位爷,那蔡夫人家来了一名少年,修为高深,直接砍断了属下的一只手臂,把我赶了出来,属下任务没有完成……”

    三人看见他活生生回来,并且还断了一只手臂,竟同时心一喜,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眼,田相巫冷冷地看着他,道:“栾一,任务没有完成,就算了,只要你没有事就好,那少年对你动手,你应该看清了他的修为吧?”

    青年心一动,抬眼看着他,终于醒悟过来,原来这一切,都是一场骗局,这三人早就知道那少年的厉害,是故意让他用姓命去试探对方的修为的!

    想到此,他心产生一股怨恨之意,却不敢表现分毫,恭敬道:“那少年的修为属下的确已经知道,是玉神境后期的境界。”

    “玉神境?”三人闻言,微微一怔,田相巫神色惊疑道,“你确定,你没有看错?”

    青年肯定道:“那少年动过功法,属下可以确定,绝对没有看错。”

    田相巫与两位兄弟相视一眼,心同时一松,脸上都露出了喜色。

    “好,栾一,这次的任务失败,我不会怪你,你先下去休息吧。”田相巫看了他一眼,脸上没有半分怜悯,立刻打发他走。

    青年应诺一声,站起身,退了出去。

    “哼!那小既然是玉神境的修为,这下就好办了,咱们也不用再邀人了,直接过去灭杀了他,把那少女抢过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