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四十四章 不祥之刃(书号:13524

第四十四章 不祥之刃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清晨,朝阳初升。

    杨缺突破至玉神境后期,精神饱满,体力充足,用尽各种手段及其方式,终于在天亮时刻,让名女孩身满意足,瘫软于地。

    凌恬看起来,似乎比其余五名女孩要安静矜持一些,但是在缠绵时刻,杨缺才知道,她竟然比任何女都要疯狂与渴求。

    昨晚第一个上,今日最后一个下,当其余五名女孩都全身疲软躺倒在地不能动弹时,她才意犹未尽地停止了动作,爬在杨缺的身上,娇躯战栗,回味着攀上顶峰的浪潮。

    过了许久,她才稍微恢复了一些力气。

    当五名女孩都爬起来穿衣服时,她也深深地看了杨缺一眼,默默了下了他的身,开始穿起衣裙来。

    穿好了衣裙,五名女孩相视一笑,皆神色满足地看着杨缺,那圆脸女孩本要调笑两句,却见凌恬也穿好了衣服,拉着她道:“走吧,让他休息一下。”

    圆脸女孩低声笑道:“凌姐,看起来,你是喜欢上他了啊。”

    凌恬轻声笑了笑,也不反驳,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杨缺一眼,方带着五名女孩,锁了牢室,相携离去。

    喧闹了整整一个夜晚的牢室,终于安静下来。

    杨缺穿好了衣服,盘膝坐在地上,细细感受了一番体内的法力和修为,待外面完全陷入安静之后,他方神色凝重起来,右手一张。掌心里出现了一座迷你鬼府。

    他放出神识,谨慎地探查了一番外面的情况,右手一动。鬼府悬浮而出,落在了幽暗的角落里。他不敢耽搁,快速催动着体内的鬼府之令,身影忽地模糊不见,钻了进去。

    待他到了鬼府的大殿时,还未出声,眼前忽然黑雾翻腾。鬼府之灵似乎知晓他已突破,赫然而现。

    “很好,看来你已经突破到玉神境后期了。这里是第二层的所有灵宝和功法,你随便选吧。”

    鬼府之灵神色冷淡,看了杨缺一眼,伸手扔给他一枚玉简。让其自行查看。

    杨缺微微一怔。拿着玉简贴在额头扫了一眼,惊讶道:“原来这是第二层功法和灵宝的目录以及详细的介绍,倒是省去了查找的许多麻烦。”

    他神识透入,细细观看,里面的功法千奇百怪,应有尽有,看的他眼花缭乱;而灵宝更是数不胜数,各式各样。也让他目不暇接。

    约莫半个时辰后,他方看完里面记载的所有功法和法宝。他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脑海里慢慢回味着刚刚的那些详细介绍。

    许久后,他方睁开双眼,把手里的玉简恭敬地还给了鬼府之灵,道:“前辈,功法和灵宝我都已选好,请带我去第二层。”

    鬼府冷淡地看了他一眼,道:“我知晓你的时间不多,也不用去第二层了,你告诉我你的选择,我帮你拿来就是了。”

    杨缺连忙道:“那就有劳前辈了,晚辈选的功法,是专门以太阳炼体煅身的金刚烈日诀,至于灵宝,则是可排列阵法的不祥之刃。”

    鬼府之灵听完,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道:“这两样东西,现在的确对你很有些用处。”

    说吧,身影忽地消失不见,数息间,又出现在了原地。

    “灵宝拿好,法诀等使用条件都在刀身里记载着,你祭炼后,就可以得到。至于这功法,你现在就记下,然后把玉简毁去。”

    鬼府之灵扬手扔给他一柄三寸来长的飞刀和一枚玉简,脸色冷冷地交代道。

    杨缺恭敬地接在手里,先把不祥之刃收了起来,然后拿起玉简,开始记着里面记载的功法。

    不多时,他已复制在脑海里,刚要把玉简还回,却见玉简体表光芒一缠,“噗嗤”一声,犹如泡沫一般,忽地破灭,消失不见。

    “你先在这里把功法和灵宝都参悟透,然后再出去,这里的时间是不会耽搁你外面太久的。”鬼府之灵说完这句话,身渐渐模糊,直接离去。

    “多谢前辈。”杨缺答应一声,站在大殿,闭上双眼,开始细细咀嚼着金刚烈日诀的法门来。

    外面的时间,缓缓流逝,牢房,静悄悄的。

    凌恬和五名女孩被杨缺折腾了一夜,此时疲惫不堪,都盘膝坐在各自的地方,开始默默修炼起来,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人再去牢室查看杨缺。

    在城卫府邸,张倩用尽手段,玩弄了两名男一夜,直到天亮,方把那两名全身疲软的男赶走,她自己,则躺在床上,很快入睡起来。

    然而睡不多时,她突然全身一震,犹如僵尸一般,直挺挺地坐了起来,双眼瞪的大大的,脸上的神情似惊似疑,似怒似痛,嘴里喃喃道:“心儿……心儿……为何我会梦见心儿全身是血,连心都没有了呢?”

    神色变幻了良久,她忽然从床上起来,穿好了衣服,匆匆出了房门,对着外面喊道:“来人!去看看小姐回来了没有!”

    守卫在门外的护卫答应一声,慌忙向着张婧心住的地方跑去,很快,她就返回,恭敬道:“禀告大人,小姐并未回来。”

    张倩心“咯噔”一声,眉宇间露出了一丝焦虑,道:“马上派人去小姐经常去的地方寻找,找到后立刻回报!”

    “是!”那护卫答应一声,心带着疑惑,慌忙离去。

    张倩站在原地,目光闪烁了片刻,脑海里忽然想起了上次去牢房见杨缺时,看到牢室的一幕,她心一动,不待吩咐侍卫,立刻动身前往牢房。

    待匆匆来到牢房外面时,她见燕浪正闭着双眼,躺在在阁楼闲喝酒,顿时心大怒,上去喝道:“让你在这里看管犯人,你倒是清闲,竟然如此玩忽职守!”

    燕浪放下酒壶,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道:“大人放心,牢房里很安全,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脱我的神识探查的。”

    张倩心为了女儿的事焦虑,也懒得与他啰嗦,道:“我问你,最近你有没有看到婧心?”

    “婧心?”燕浪闻言,微微一怔,“昨晚还看见她来牢房了,怎么了?”

    张倩闻言,心顿时一松,沉吟片刻,脸色放缓道:“那她最后出来了没?有何异状?”

    燕浪点头道:“进去了片刻,就出来了,和平常一样,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不过,昨晚走路的姿势实在有点……”

    张倩微怔,随即想起了她的脾性,嘴角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道:“看来牢室里的男人,昨晚又被她折磨的够呛。”

    她想了想,还有觉得之前那场噩梦来的太过诡异和突然,以她的修为来说,换做平常,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噩梦的,既然来了,就一定预示着什么。

    她看了一眼燕浪,道:“今日是给那少年的最后期限,待一会儿找到婧心后,我就会来亲自听他答复。若是他还冥顽不灵,那就把他押赴刑场,凌迟处死!”

    燕浪点了点头,道:“好。”

    张倩抬眼望去,看了一眼平静的牢房,也没有了进去的心思,转身下了阁楼,准备回家等待消息。

    不找到女儿,她的心里就难以安宁。

    然而当她回到府邸,等待了许久后,回来复命的城卫队员都一致说没有找到小姐的下落,她的心,终于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她派人唤回燕浪,让他亲自带人去探查,凡是昨晚看到她女儿的人,都要询问,一个也不遗漏。

    终于,消息传来,昨日深夜,一名老妪在街上闲转,曾看见过一身红衣的张婧心,向着刑场的一条街道上行去。

    动作鬼鬼祟祟,左顾右盼,似乎做贼一般,很快就隐入黑暗,不见了踪影。

    后面,再也没有任何人看到过她。

    “也就是说,她在去刑场的那条街道上消失的?”张倩心脸色阴沉,目光惊疑地问着身前的燕浪。

    燕浪点头道:“的确是这样,并且我还亲自带人去住在刑场附近的居民家里,都挨个问过,他们都说没有见过一名身穿红衣的少女。”

    张倩心脸上露出了冷笑,道:“难不成,我的女儿就这样平白无故地突然消失了?”

    燕浪见她脸色难看,身微微颤抖,心嘀咕一声,不敢再说话。

    “啪!”地一声,张倩心目光露出凶色,扬手狠狠扇了他一个耳光,尖声喝道:“你聋了?我问你话呢?我女儿这么大个人,就这样消失了?”

    燕浪脸颊上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巴掌印,他却是目光平静,低头道:“大人息怒,先不要着急,说不定小姐离开城南区域,去了别处。”

    “放屁!我的女儿我没有你清楚?”张倩满脸阴厉,冷寒的目光盯着他看了片刻,冷哼道,“真是废物一群!白养了你们这么久!”

    她胸口剧烈起伏,目光闪烁,沉默片刻,忽然道:“走,去牢房,昨晚的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而此时,杨缺终于在鬼府里熟练了不祥之刃,也把金刚烈日诀揣摩透彻,他不敢耽搁,很快出了鬼府,重新回到了牢室里。(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