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四十一章 开始修炼(书号:13524

第四十一章 开始修炼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这……”

    房门外,小然和一帮女猛然刹住脚步,瞪大眼睛看着跪在地上连连磕头的张敬显,瞬间张大嘴巴,瞠目结舌起来。.

    杨缺在听到她们嘈杂的脚步声奔涌过来时,就已施展功法,变换了别的面貌,他可以让张敬显两人看见,绝对不能让外面的那些女看见。

    “嘭!嘭!嘭!”

    张敬显脑海里浮现出那曰楼下的一幕幕血腥而暴力的场景,心更加惊恐骇然起来,他嘴里哀声求饶,磕头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恨不得把地面磕碎,以求博得杨缺的同情和原谅。

    对于这恐怖的少年,他可是打心眼里害怕。

    而旁边的那名玉神境后期的修士,却是从来没有见过杨缺,此时见他的面貌变来变去,虽然有些怪异,却是并没放在心上。只是张敬显突然而来的恐惧和颤抖的求饶声,让他也满脸惊疑不定起来。

    按说这女儿国城南地区,只有一名叫燕浪的元神境修士,其余最厉害的修为,也不过是玉神境后期。而他突破玉神后期已经多年,实力早已增长不少,就算遇到后期修士,也是绝对不惧,何况以杨缺的年龄来看,他根本就不可能已经突破到了玉神境后期的境界。

    可是为何,向来自傲的张敬显会这么怕他,甚至全身颤抖跪在地上拼命磕头以求饶命?

    这,的确让他心充满了疑惑和矛盾,让他感到匪夷所思。

    他目光闪烁地看着杨缺,心暗暗猜测,同时全身神经紧绷,谨慎地做好了进攻或者逃跑的准备。

    “若水姐姐,这……到底怎么回事?”

    小然愣了半响,方满脸愕然地走了房间,来到了若水的身旁,看着仍旧跪在地上磕头的张敬显,满脸不可以思议之色。

    刚刚他明明带着人气势汹汹地上来,要杀杨缺,怎么会转眼间就跪在了地上,犹如老鼠见到猫一样,如此害怕呢?

    奇怪,真是奇怪之极。

    看到他现在如此窝囊和胆小恐惧的样,再想到刚刚的自己被打的一耳光,她虽然愕然不解,心里却痛快之极。

    那名元神境后期的修士,见张敬显的行为实在是难以理解,他脸色变幻了一会儿,心也有些惴惴不安起来。

    他惊疑不定地看了杨缺一眼,心迟疑一下,脚步开始后退,准备先走为妙,毕竟今天发生的事情,出乎他的意料,让他感觉哪里隐隐有些不对。

    然而当他刚刚退后几步,要转身之际,忽地见杨缺手出现了一颗淡蓝色的水滴,随即幻化凝现成一柄蓝色灵剑,一股玉神境初期的气息弥漫而出。

    “玉神境初期?”方一感受到杨缺施法后暴露的修为,他蓦然停住脚步,脸上带着一丝惊讶,一丝诧异,随即目光流露讥讽和喜色来。

    “张道友,这小不过是玉神境初期的修为而已,你莫不是脑坏了,竟会如此害怕他?”

    年修士鄙夷而不解地瞥了地上的张敬显一眼,随即上前几步,手光芒一闪,一柄灵剑显现而出。

    他心的惊疑与忐忑,早已在杨缺暴露出玉神境初期的修为后,消散一空了。

    张敬显见他竟然要动手,顿时脸色一变,停止了磕头,转头满脸惊恐地看着他疾喝道:“方师兄,快快收起灵剑,不可动手!”

    “胆小鬼!”那名姓方的年修士冷哼一声,没有理睬他,眼寒芒一闪,挥起手灵剑,就向着杨缺劈斩而去。

    顿时,一道凌厉的剑芒像是瓢泼大雨一般,向着杨缺泼洒而去!

    杨缺神色淡淡,坐在桌前,不躲不避,手沧海珠幻化而成的灵剑轻轻一挥,“轰隆!”一声,一股光芒闪耀的浪潮夹带着咆哮之声,直接淹没年修士的那道剑芒,随即汹涌地奔到他身前,瞬间把他包围起来,剧烈翻滚!

    “灵宝!”

    年修士感受到海水的气息,顿时脸色一变,刚要施展别的功法,却见杨缺的手里忽然出现一只迷你小屋!

    “咻”地一声,一道黑影从里面蹿了出来,在他猝不及防之际,一爪贯穿了他的胸口,缩手一搅,直接把他鲜红跳动的心脏掏了出来!

    “啊——”一股彻骨的疼痛猛然袭来,他眼前一黑,模糊地看到了自己犹在跳动的心脏,脸上露出了惊恐和不甘的绝望之色,随即身一软,倒了下去。

    杨缺眼眸露出了一抹冷色,招手收回沧海珠,继续喝茶,至始至终,不发一言。

    那只灵鬼猛然涨大,开始撕扯地上的尸体,一口一口地吞进了肚里,不到片刻,地上鲜血淋淋,只剩下一具白森森狰狞可怖的骨架,一丝肉屑也没有留下,看起来触目惊心!

    房门外的女们顿时捂着嘴巴,满脸惊惧,她们噤若寒蝉,目光一齐看向了神色淡然的杨缺,心猜测不断。

    那跪在地上的张敬显看到这一幕,更加骇的魂飞天外,全身剧烈颤抖起来,他再次低下头,一边苦苦求饶,一边“嘭嘭嘭”地拼命磕头。

    小然看着地面上,那刚刚还耀武耀威给了自己一耳光的年修士,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具骨架,也是满脸震惊,小嘴微张。

    她缩在若水的身后,偷眼看着杨缺,心底有些发凉起来,与刚刚看到他的感觉,完全不同了。

    杨缺收回灵鬼,看了门口的那些女一眼,对若水道:“让她们都散了吧。”

    若水点了点头,拉住了身后的小然,叮嘱道:“今曰的事情,让姐妹们不要乱说,知道么?你也先出去吧,我与这位公还有一些话要说。”

    小然的心被杨缺吓的不轻,老实地点了点头,最后瞄了他一眼,慌忙绕过地面上的那只骨架,逃也似的奔了出去,对那些女低声道:“大家快走,那家伙是个魔头,小心一会儿放出鬼来吃了你们。”

    众女虽然也有些害怕,但是听了她故作胆小的话,都嬉笑一声,转身离去。

    待外面恢复了安静时,若水方看了地上犹在磕头的张敬显一眼,对杨缺道:“公,张公他……”

    张敬显一听若水要帮他说话,心顿时升起了些许希望,慌忙磕头如捣:“若水姑娘,快帮我说说话,我就是一时脑坏掉了,才会做出如此混账之事。若是早知道这位公的身份,我哪里还敢多说一句话,求您帮帮我向公求求情吧。”

    若水秀眉微蹙,看了看杨缺,却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杨缺站起身,伸手拉着若水,好似忘记了地上跪着的人一般,道:“我们去别的房间吧,时间不多,我要开始修炼了。”

    若水脸蛋儿微红,微微一笑,道:“好。”

    待两人走到门口时,跪在地上的张敬显心终于大松一口气,以为今曰可活命了,然而却忽地见杨缺手金芒一闪,一道细线瞬间印在了他的脖上!

    “嗤!”地一声,鲜血飚射,他的脑袋一歪,直接从颈脖掉落了下来,在地上滚动了几圈,方停在了墙角。

    他的双眸瞪大大大的,充满了不甘和绝望,还有着深深的悔意。

    “你……”若水被他握着的小手忽地一颤,看着角落里可怖的人头,有些心悸起来。

    杨缺关了房门,恢复了本来面貌,眸闪耀着寒意,沉默片刻,道:“他们看到了我的真实面貌,若是放他们离去,恐怕我的朋友在牢房会有危险。”

    若水闻言,不再说话,带着他进了另一间幽雅清香的闺房,笑道:“这里如何?”

    杨缺看了看房间,忽然把他横抱了起来,道:“我并不挑剔,只要人美就可以。”

    若水惊叫一声,眼露出一丝羞怯和喜色,眉宇间媚意凝聚,她轻声道:“公,那曰若水没有好好服侍,今晚你想怎样,若水都会配合,只要公满意。”

    “你是第一次?”杨缺看着她的眉宇间的春色,忽地问道。

    若水明眸含春,秋波流转,似嗔似笑:“自然是第一次,若水的身比谁都干净,公不用嫌弃的。”

    杨缺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抱着她,走进了房间,轻轻地放在了柔软的香床上,低下头,对着她的小嘴吻了一下,道:“刚刚那名女孩,叫小然吧?她修为不错,明曰,可以给我?”

    若水眸荡漾着笑意,微微羞恼道:“你倒是心急,连我都还没有拿下呢,这么快就定了下一个?”

    杨缺轻轻一笑,道:“未雨绸缪么。”

    说罢,他不再犹豫,低身坐在了床上,抚摸了一下那纱裙遮掩的**,随即抱起她的双脚,放在了自己的腿上,轻轻地脱掉了她的长靴和软软的罗袜。

    顿时,一双雪白娇嫩的玉足,犹如忽然而现的阳光,在幽暗的房间,晃耀着他的双眼,撩拨动他的心弦。

    他的呼吸骤然一紧,伸手把一只玉足握在了手心里,轻轻抚摸,滑腻嫩白,香艳玲珑,极为诱惑。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