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四十章 磕头(书号:13524

第四十章 磕头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小然,你先出去忙吧,我与这位公说说话。”

    若水心的感觉愈来愈强烈,她盯着杨缺的神色看了一会儿,对小然道。

    “哦,悄悄话啊。”小然调侃一笑,对着杨缺抛了个媚眼,转身出了房间。

    待房门关好之后,若水凝眸而视,迟疑了数息,刚要问出心头的疑惑,却见杨缺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伸手在脸上一抹,光芒闪耀间,真实面目赫然而现!

    “真的是你!”若水方一看清他的真实面貌,身顿时一颤,脸上露出喜色,双眸亮晶晶的,带着些许惊愕,些许惊喜。

    杨缺看着她,眼露出了一丝复杂,道:“真的是我。”

    若水脸上流露出了激动,站起身,坐在了他的身边,道:“你不是被城卫关押进牢房了么,有人救你?”

    杨缺摇了摇头,道:“这些都不要再提了,我今日来,是有些事情要找你的,希望你能帮助我。”

    若水眸光芒一闪,道:“公尽管说,能够帮助的,若水定然不会推辞。”

    杨缺伸出食指,在桌上弹了弹,思索片刻,方看着她道:“若水姑娘,当日我在楼下作词,博得你的亲睐,你曾许下承诺,我可以住在这香红楼,并且楼的女,我都可以随便叫来服侍,此话,现在可还算数?”

    若水闻言,怔了怔,方“噗嗤”一笑,道:“原来公还记得这事。今日前来,难道就是为了这件事?你不怕,整个香红楼的女人如狼似虎。把你给吞了?”

    杨缺脸上并无笑意,顿了顿,也不隐瞒,认真道:“我需要女,是为了修炼。待我突破后,我就会去找那日害死小可的人报仇,所以。现在你若是能够做主,希望可以给我更多的女人,并且修为越高越好。”

    若水神色一凝。道:“你还要报仇?那可是一名元神境的修为?”

    杨缺眼眸露出一抹寒意,道:“元神境又如何?我要杀他,他就必须死!”

    说到此,他忽然又想起了一事。问道:“当初我来女儿国之前。曾听说,你们女儿国似乎只有一名元神境的修士,现在怎么会又出现了一个,并且似乎还受到区区一名玉神境的女管制?”

    若水听了,解释道:“原先的确是这样的,我女儿国只有国王是元神境的修士。不过随着发展,女儿国的治安越来越不好,很多地方出现的玉神境修士都很厉害。于是国王就下令,让城南城北这两个地域。想法设法招收一名玉神境修士,然后她亲自出手,给他们体内下了禁制,让他们帮忙管理这两片区域。所以现在张倩的手下,才有那名燕浪帮忙的。”

    “原来如此,难怪他不敢丝毫反抗。”杨缺眸精光闪耀,恍然点头。

    若水看着他,神色间带着一丝忧虑,道:“你真的还要报仇?”

    杨缺脸上露出坚定之色,点了点头,道:“所以,希望你能够帮忙,我现在身上没有你们女儿国流通的钱币,若是没有你,恐怕很难找到女修炼。”

    若水心稍一思忖,就下了决定,道:“公,既然当初我承诺过,现在,自然也不会反悔。你什么时候要,我便喊妹妹们过来陪你。”

    杨缺心微松,道:“那就多谢了。”

    正在两人心思各异,说着话时,香红楼的门口,忽地匆匆进来两名男。

    其一名,正是去而复返的张敬显,他怒恨而走,脑海里想着自己垂涎已久的美人儿,在厢房里和别的男人亲亲我我,他恨得咬牙切齿。出去后,立刻找来一名玉神境后期的朋友,准备回来驱赶杨缺。

    “哟,这不是张公么,小女刚刚见你离去不久,怎地又回来了?”

    张敬显带着那名修士刚走到楼梯,立刻从上面下来一名衣着暴露,身材火辣的女,看见他,满脸揶揄之色,身却拦在楼梯,不肯移动。

    张敬显冷眼看了她一眼,哼了一声,道:“小然姑娘,我现在带着人要去找那骗的麻烦,还请你让开,免得一会儿去晚了,若水姑娘上当受骗了。”

    小然满脸媚笑,打量了两人一眼,道:“你可真够赖皮,和那位公比试输了,却不认账,现在竟然又带着人回来找人家麻烦,真丢人。”

    张敬显脸色一沉,不喜道:“小然,我现在是来你们香红楼的客人,希望你说话客气点。我来人回来,也是为若水姑娘好,她若是被穷光蛋骗了,你这做姐妹的心里好受?”

    两人僵持在楼道说话,很快吸引来了许多人观看,有男有女,好不热闹。

    “小然,你怎么拦着张公的路呢,快让开。”一名年龄稍大的管事,从人群钻了出来,看着小然吩咐道。

    小然身一扭,道:“我偏不让开!花姨你不知道,这人不要脸皮,明明打赌输了,却要赖账,现在若水姐姐正与她的朋友在聊天呢,他却要闯进去打扰,我才不会让他得逞。”

    说罢,故意放大声音,把之前房间里发生的事情对着围观的人群重复了一遍,道:“各位姐妹,你说这人要不要脸。”

    许多女满脸嬉笑,却不回话,不过看向张敬显的目光,却是充满了鄙夷之色。

    张敬显脸色涨的通红,心怒极,瞪了小然一眼,声音冷寒道:“再和你说最后一次,希望你让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他身后的那名玉神境后期的年修士满脸不耐,直接上前“啪”地一耳光甩在了小然的脸上,冷笑道:“一个肮脏的妓女而已。也敢在我面前嚣张,滚开!”

    小然被扇了一耳光,脚步踉跄。让开了身,却是满脸惊怒:“你敢打我?”

    而楼上楼下的女皆脸色一变,大声咒骂起来,片刻,五名香红楼请来镇场的玉神境修士,汹涌而来,立刻把张敬显和那名修士包围了起来。

    小然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喝道:“给我上!打死这两个王八蛋!”

    那五名修士眼凶光一闪,手祭出法宝,就要想着两人围攻而去。

    年修士脸上露出一抹轻蔑。右手一伸,一柄灵剑赫然而现,轻轻一挥,一道凌厉无匹的剑芒泼洒而出。瞬间把那五名修士击飞而出!

    同时。他目光厉色一闪,玉神境后期的气息猛然爆发而出,一股巨大的杀意,突然弥漫了整个香红楼。

    “玉神境后期!”

    那五名修士跌倒在地,本来要爬起来再战,此时稍一感受到这足以碾压他们的气息,顿时脸色一白,难看无比。畏缩着不敢上前。

    那些破口大骂的女,也是脸上露出一丝忌惮。看着那年修士。

    张敬显见众人害怕起来,顿时满脸得意,轻蔑地瞥了一旁捂着脸颊对他怒目而视的小然一眼,冷哼一声,带着年修士大步上了楼梯,向着若水的房间杀气腾腾地行去。

    “小然姐,你怎么样了?”待两人离去后,香红楼的许多女都围了上来,满脸关心地询问道。

    小然望着他们向着若水的房间行去,顿时心焦急起来,顾不得脸上的疼痛,拉住身边的一名女道:“快去韩姨家里喊她过来,告诉这里出事了,只有她能够阻止那玉神境后期的修士。”

    那女愣了愣,“哦”了一声,慌忙转身奔了出去。

    “怎么办,小然姐?韩姨和管事的她们都不在,这下可糟了,若水姐姐会不会出事啊?”

    许多女脸上带着担忧,却是实力不济,不敢上去阻拦。

    小然摸了摸脸上的红印,眼眸带着怒意,咬牙道:“放心,他们不敢动若水姐姐,他们是要找那位公的麻烦,很可能会杀了他。”

    众女闻言,眼带着惊惧,其一名少女皱眉道:“听说那位公是若水姐姐的朋友,他们若是要杀他,若水姐姐会不会帮他出头?”

    “那就麻烦了,刚刚那名修士是玉神境后期的修为,若水姐姐怎么会拦得住。”另一名少女担心道。

    小然眸也闪过一丝担忧,她脸上露出恨色,目光看向了那五名看场的修士,道:“你们都随我上楼,保护好小姐,不然有你们好看!”

    那五名修士一听,却是满脸迟疑,不敢上去,其一名修士满脸苦色道:“小然姑娘,人家是灵动期后期的修士,虽然我们人多,但是若是惹得人家发怒,照样杀了我们。刚刚你也看到了,我们在他手里,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另一名修士也为为难道:“小然姑娘,韩姨当初招我们来时也说过,只要是我们能力之外的,可以不用管。你们是女人,上去惹怒他们,他们不敢杀,可是我们是男人,如何敢招惹他们?您就行行好,放过我们吧。”

    “你们!窝囊废!”小然一听,又恨又气,跺了跺脚,转头道,“姐妹们,我们一起上去保护若水姐姐,我就不信那人敢动我们!”

    “好!一起上去,就算他再厉害,也绝对不敢向我们动手。”

    其余女闻言,没有丝毫犹豫,满脸怒色,跟在小然的身后,奔了上去。

    厢房里,杨缺正与若水说着话,突然“嘭!”地一声,房门被踢开,张敬显带着一名年修士满脸杀气地闯了进来。

    “好小,幸好我来的早,不然若水姑娘就被你骗上床了!现在,我给你个活命的机会,跪在地上,给我磕一百个响头,然后发誓再也不来香红楼了,我便大发慈悲,放你走。”张敬显一进门,就满脸轻蔑地看着杨缺,嚣张地道。

    杨缺扫了两人一眼,神色平淡,不理不睬,继续喝着茶。早在他神识感应到下面的情况时,他就运用千幻石,变化了成了之前刚进香红楼时的容貌,所以此时,张敬显还没有认出,他就是那日在香红楼秒杀两名修士的少年。

    若水站了起来,秀眉微蹙:“张公,你这是什么意思?带人来砸场?”

    张敬显冷哼一声,道:“若水姑娘不必生气,我来这里,就是想要教训一下这个骗,把他赶出香红楼,免得你被骗。”

    若水眸露出一丝讥讽,脸色清冷道:“就算他是骗,我也愿意被骗,管你何事?”

    张敬显目光怒意一闪,恨恨道:“我怕你现在被他迷惑了,到时候会追悔莫及!若水姑娘,我张敬显仰慕你很久了,自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陷入别人的陷阱。”

    说罢,他不再与她啰嗦,目光直接看向了杨缺,冷冷地道:“小,别怪我没有把话给你说清楚,今日你若是不磕头滚出去,我就让你命丧于此,谁也救不了你!”

    杨缺依旧神色淡淡,喝着茶,也不看他,道:“随便。”

    张敬显见他如此态度,顿时忍耐不住,脸上闪过一抹凶狠之色,阴森道:“好!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说罢,他手光芒一闪,一柄寒光森森的灵剑而现,他嘴角露出一丝狞色,刚要动手,却见杨缺转过头来,脸上的容貌突然变换。

    “你……”张敬显神色一滞,看着他真实的容貌呆了呆,刹那间,脑海里浮现出了那日在大厅里出现的那血腥的一幕,和那名手持弯刀满脸冷寒的少年。

    “哐当!”

    他手的灵剑跌落在地,脸色“唰”地一下惨白无比!

    “张道友……”旁边的年修士见他如此,神情微微一怔,脸上露出了愕然之色。

    张敬显充耳不闻,身瑟瑟颤抖,双眼,露出了极度的惊恐之色。

    杨缺缓缓地放下手里的茶杯,嘴角带着一丝冷意,看了他一眼,道:“你要让我下跪磕头么?”

    “噗通!”一声,他话刚说完,张敬显全身颤抖,双膝一弯,直接跪在了地上,满脸骇然道:“公饶命,小人向您下跪磕头……”

    “若水姐姐,你没事吧!”

    正在此时,小然带着众姐妹满脸战意地出现在了门口,嘴里刚喊出声,就看到了跪在地上脸色惨白,对着杨缺“嘭嘭嘭”连连磕头的张敬显。

    “公饶命,小人该死,小人给您下跪磕头……”张敬显带着哭腔,一边颤声求饶,一边把头拼命往地上叩,声音响彻整个阁楼。

    地面上,鲜血斑斑。(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